查看完整版本: [-- 色狼计划 ----888 --]

珠海金湾区论坛-千罗网 -> 『情感小轩』 -> 色狼计划 ----888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   1   2  >>  Pages: ( 2 total )

long 2007-05-20 20:37

色狼计划 ----888

第一集 色狼挑情 序章 阿尔特星-不得不说的故事 \ub (9  
__lxT-H  
作者:hhh hyFn Caf  
.8h?QW{  
阿尔特星。 Jt:P~$x-!8  
'E<#zJ^  
长达十三年的战争,终于以人类为首的盟军获胜而宣告结束。 5 p4f1-\  
^%c5=t27  
战争刚刚开始的时候,相对于魔族和兽族联军的强大战斗力,人类四国盟军的抵抗就显得有些苍白无力了。随着战争的升级,阿尔特星除了少数几个种族以外都加入了战争并且和人类的盟军一起抵抗魔兽军的进攻。可是就算这样,也只不过是让魔兽联军前进的脚步稍微放慢了一点点而已。战火几乎席卷了整个阿尔特星。 +g'd9"/TN  
BIH}om  
就在这个时候,东方那片神秘土地上,出现了一个神秘的家族。 #r[:nl  
5~y:M Y  
在盟军帅营中,其中那个家长模样的人说了一句话“他们闹得太厉害了,让我们来结束这场战争吧~!” Wb`wS_}$^n  
G{D\iF  
当时已经不能算是战争的白热化时期了。“盟军失去了将近五分之二的土地,而剩下的是什么呢?不足三百万毫无士气可言的士兵,还有几千万没有战斗力的平民,只够不到两个月的粮食贮备。你们只靠这些就想与七百多万士气高昂的魔兽联军作战?”当时的盟军元帅是这么说的。 TjEX0iE+  
gPHw$x  
不管是士兵还是平民还是帅营里的将军,一个一个都是耷拉着脑袋,眼睛里写满的是绝望。 (=,Rw:Q  
?G/`6lCk>  
转身看着东方正在生起的朝阳,还是用那种淡淡的却充满自信的语气“你们需要的是希望,那我就给你们希望。” ,Q~a<{yJ#  
=ot\h"9+  
十万盟军士兵伤敌八万俘虏四万,自己死伤不到两万。虽然说战斗场面不是特别大,只不过是端了一个魔兽联军的一个先锋部队而已。但是这里面的意义却是不言而喻的。 ^]vW?|g9  
{N&:E8{u  
这么多年来的短兵相接虽然盟军也有过几次胜利,但是付出的代价却是沉重的。最好一次的死伤比例是1比3最惨痛的一次是1比12 l}GIi1E)n  
~A|b_{6  
头抬起来了,目光变得明亮了,士兵们开始整理自己的装备了,后方的平民也开始生产武器装备粮草了。当然原来的那个盟军元帅也兴高采烈的变成副的了。 ) q~F4uH  
%b%?\^  
还可以看到这样的画面呢! HHE2Ngkw  
.TK[]XfHU  
“妈~!您把家里的菜刀拿回去吧……”一个年轻的枪兵可能还想说什么,却被打断了。 (K3[$b#  
)&'n`6O4  
“孩子你留着,在战场上替我丢那些该死魔族兽族……” %q9=Pk% ^  
edPydOT  
“……那好吧!……” | _QT]^B  
){a''BBw  
一个美丽可爱的少女和即将参军恋人,在村子的树林里散步。 Zu;gKS  
J JB RH  
“亲爱的,我会带魔族特产的红晶宝石,来向你求婚的。” %. LY9gXhg  
NDD:tmf  
“我会一直等你回来,亲爱的其实兽族的绿水晶也不错哦” P@|CW2ldi  
j0<Gk=,a  
“红宝石看着多喜气啊~” `42C0:#H&  
YH^ N o  
“但是绿水晶比较漂亮……我还是喜欢绿水晶多些” E_$nB9  
LMZ '!UKK  
“那这样好了~我两个都带回来,你看好不?”  ul! .  
\N@Ss[+4  
“嗯~!你真好!塞尔,我好爱你哦!” ;%MEC=][t#  
<06ze`:J  
征兵处。一个长官和一个愤怒的大叔。 o3 {4gSW  
kx`Awm  
“兄弟,别在添乱了好不?你儿子看样子根本不到17岁。还有!昨天你是带女儿来的吧~!还说她很会煮饭……” ebhkjW}h5  
Fu6uSY  
“报告长官!我儿子今天刚刚满的17岁,别看他小,但是我从小就开始教他箭术了。”  xQqW  
V#o,E.hx  
“是啊!长官我可是很准的哦~!也想成为和父亲一样的弓箭兵,要不咱俩比比看……” E{]_jI/  
MW`Q3sC{  
也不知道新上任的元帅用的什么办法,居然说动了那两个高高在上,骄傲无比的,龙人族(拥有龙的血统人,成年后可以变身为龙的民族)和凤凰族(同龙族一样有凤凰的血统,但是不能变身)加入到盟军中来。 cHfG%N(GS  
9H{;G35  
这就是那个黄皮肤黑头发黑眼睛的家族带来的――希望!!! Km"\f  
(BjP/-c  
有了优秀的领导、高昂的士气、强大的后援,盟军开始反攻了。就算这样战争进行的也不是一帆风顺,毕竟对手是同神族对抗了的几万年的魔族和拥有强大陆上战力、勇猛彪悍的兽族。最后促使魔兽联军战败的原因,是因为他们的补给舰队在途经欧帕奈尔海域的时候,遭到了人鱼族的毁灭性打击。 nk@IP&T  
( zrA,\@  
号称海上霸主的人鱼族在已往的大大小小的争斗中都没有直接参与过。这次会向魔兽两族宣战的原因,是从后来盟军各族颁布的《禁渔令》上是看出来的。“凡本国渔民注意了,希望大家考虑转职。从本令颁布日起,将不得以任何借口任何理由,在本国海域以内从事捕鱼活动。违者将以破坏邦交正常的罪名处死。” (I4puC{ i  
`U1Uf&n\  
争胜利了,新的秩序也产生了,人们开始思考了,疑问也就随之而来了。“魔族的老对手、我们膜拜的对象-神,在我们最绝望的时候到那里去了?” X$ryv5  
%\#w(Ju)  
空中之城,神王殿 qyr(0=6q  
ANrONA$AI  
“陛下!我有一点不明白的地方”说话的是身着金黄战甲的战神高多尼斯。“为什么这次战争我们神族袖手旁观。要不是那个后来出现的神秘家族,我们的信徒将会出现灭族的危险啊!到时候我们这么向他们交代呢?” < 7T?W"hv  
f/8J4S  
“高多尼斯你个四肢发达的家伙,难道不能用用你的脑子好好想一想吗?这次的战争你看到魔皇了吗?就连魔族的大统领和四大魔将都没用出现,你说我们能轻举妄动吗?” vD1o:  
#-^4(?6G  
耿直的战神对神王的回答不是十分满意“可是不管这么说,就算不用我们这些神将出手,也应该派遣一些我族的战士参战。那样人类和各族的盟军也不会出现这么大的伤亡……” wY7h  
%`<sg)>\  
“我当然有自己的打算,好了不要再多说了。如果没什么事情的话,你们都下去忙自己的去吧!” R[ {pnEX  
IPX)|)f  
那个从东方出现的神秘家族,却在战争结束以后消失了,就好象蒸发掉了一样。 y%|:#a)e  
|[/Xh9;  
现在的和平能保持多久呢?和平的背后又蕴藏着什么呢? l@o8=WD u  
*G {z4 P  
大战过后人类出现了历史上的第一次统一,成立了“阿尔特星人类共和国”由于原来的四个帝国中的三个国王在战争中死亡,幸存的原新月帝国国王伯纳德成为第一任共和国国王。  !|j#_.t  
[+Z yET:  
还有一个变化很大的种族,就是战败了的兽族。兽族是狮、虎、狼、豹、狐、猫族的总称。他们每五年推选出一个总指挥使。听说新一任的总指挥使是狐族的族长,这在强调武力第一的兽族里还是第一次。看来他们也在思考什么是计战了。 :@]A m0JC4  
DF$"3D  
狐族是两个比较特殊的两个种族之一,在所有的种族里她们是人口最少的,只有不到300人,而且全部是女性、非常优秀的女性,是美貌和智慧并存的那种。还需要说明一点的是关于血统的问题。阿尔特星上各个种族之间是可以通婚的,但是生下的后代如果是男性,那么他只拥有父亲的血统,如果是女性,那么她拥有母亲的全部血统。这指的是夫妻是来自不同的种族,而且不包括人类。人类就是另外的那个比较特殊的种族,也只有人类才有融合其他种族血统的能力。如果看到一个猫族的美女领着一个狮族的小男孩,别人说是母子,而你表现很奇怪的话。那你就会被人笑话没文化的。要是听到“亲爱的老婆,我儿子真的很喜欢你的女儿。我看那天把他们的事情给办了吧!你说怎么样?”这样的对话,也要表现的若无其事才好,不然后果同上。 ~@`zv_.>+d  

long 2007-05-20 20:38
第一章 快乐为主 7z></37/M  
_| (T   
作者:hhh /m/L}e~t7:  
TuuE!Vs  
我叫邢风是个孤儿,今年都快26岁了还是光棍一条,高中毕业了就没有继续念书,所以没什么文化是正常的。我想父母遗弃我的原因,应该和我先天性的心脏病有关系吧!我的心率时快时慢,快的时候和正常人一样,慢的时候,你就算用听诊器也不一定能感觉的到。可是我不觉的有什么不正常啊!带在身上的救心丸还从来没用过,就算是工作的很辛苦,消耗了大量体力的时候也一样。 2U2&6(S.  
4*8.HH+^  
别看我没什么文化,工作可是十分理想的。我有两大爱好,一是美女二是钱。能把这两大爱好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就是有钱的美女了。我通常把她们定义为“软饭”,我的工作就是吃软饭。 j<z,Tcuv  
N n3vl3Ry  
不用鄙视我!现在都什么时候了?当今是一个笑贫不笑娼年代,是一切向钱看的年代,我的思想也不过是和社会接轨而已,而且我敢肯定的是,鄙视我的人,都多少带点吃葡萄的心里。男女早就平等,女性都成为大半边天了。女强人遍地都是,她们有钱吗?有钱!但她们中有一部分人是寂寞的,而我就能安慰她们。还有一部分能力不怎么强、长得很漂亮、还和我一样爱钱的。怎么办?傍大款当“小蜜”、做情妇、当二奶就是她们的手段了。她们有钱吗?有钱!但是她们有很多是“欲”求不满的,而我就是能满足她们的。还有我要强调一点的就是“吃软饭”和做“舞男”是有区别的。后者是要钱,有的还明码标价,一次多少或者一小时多少。而我呢就要高级很多,向来都是女人主动把钱放进我的口袋里面。 =zrTodRX*y  
b@8p  
这样的工作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够胜任的。首先你要有一副出色的相貌,其次你还要有一个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的小弟来和你配合。如果你只有这两个条件的话那还不够,多说你能成为一个舞男。还有一种本领,那就是察言观色、能说会道,说的白点就是要会哄女人。不要以为很简单,其实这才是最难的。满足了以上三点!恭喜你!可以成为我的同事了。不过想要达到和我一样的境界,那就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实现的了。套句话来说“路漫漫,其修远兮。”哥们儿!你还是努力吧! x '*_S7A_  
2CKcwd6n  
还有一种女人是我非常尊敬的,看见她们只会让我觉得惭愧。我的青梅妹妹小蛮就是那种。她叫许云裳,小我一岁也是孤儿。我们在福利学校一起读完高中,不同的是她靠着打工念完了大学(学的是中医)。毕业以后回到孤儿院从事那种近似于义工的工作。 XxIpvHG5  
I;p?t!Ff_~  
她的人同她的名字一样美,我很奇怪“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一个男人能走到她的身边。”不会是他们也发现了她野蛮的一面吧!可是不应该啊!她对别人都是开口先笑很温柔很温柔的,野蛮那面是只有我才能独享到的专利。只要她一出现,孤儿院的小朋友总围着她转来转去,男孩女孩都有。每当这个时候我的脾气都很暴躁,恨不得把那些小家伙都撵到一边去,我不愿意在她的身边出现和我同性的人,就算是毛头小子也不可以。要知道小时候,她总在我身边转来转去,到后来我就习惯被人取笑。“不管到那里都有个小跟屁虫。”还说我“长大不怕娶不到老婆了。”现在想想,还真是怀念那时的生活啊~! ]-xqS(^23  
S_ Mx<  
她现在对我的感觉,隐隐约约可以感觉出来,应该有一丝喜欢吧!我对她的感觉却是非常鲜明,我喜欢她,非常的喜欢、我爱她,非常的爱她。可是我只能把这种感觉放到心里面,因为我自卑、因为我知道自己配不上她。 ,Um&aueN  
~&2ZlV  
我工作的地方虽然在床上,可是大部分时间都在大大小小的酒吧里,寻找工作上的伙伴。在那个名叫“醉红叶”的酒吧,我认识了一个特别美丽的女人、一个刚刚离婚,爱爱的时候发现还是处女的女人、第二个走进我内心的女人,她叫沈轻红。 6 R]ZCN\  
'RMaaTP|P  
我的工作计划,就在认识她的时候开始乱了。虽然最后变的面目全非不是因为她,可是我始终认为我的幸运是她带来的。 |73SFb?.[@  
'_%MuB6=#M  
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下午6点多钟了。看着原本应该左拥右抱的双手,现在空空如也,估计那两个小荡妇早就回她们老板那里去了。 Y!V4) )I"  
A$4fhh5?  
苦笑了一下,“靠!走的真他妈快,枉费我昨天晚上那么辛苦,加班加点的工作了。睡了这么久才恢复体力,也不知道犒劳犒劳我,真是无情啊!” BEz;Q8;  
f:w~7,\  
“不过那两个美女的味道真是不错,嘿嘿!让我抽支烟好好回味回味吧!” ?-2}9D!:  
eC/U"  
当我准备拿香烟的时候,发现旁边还有一张纸。抓过来一看,上面写着一行娟秀的小字 Z$`{ 3& B  
 >1=#9  
“风:你昨晚和今天早上的表现,让我和妹妹都很满足。也知道,你是不可能对我们姐妹产生感情的。既然在你眼里已经是庸俗的拜金女了,那么就让我们用庸俗的方法来感谢你带给我们快乐吧!支票在抽屉里面,桌上的2000块现金是给你零花的。我们还有事,不能陪你了,回国以后我们会再给你打电话的。拜拜~!吻你” P}@BW.L0\2  
AGK yK$*+  
字写的不错,快赶上我家的小蛮了。 lGs?i 2 4K  
aBR&0o%'4  
小蛮你知道吗?相对你的优秀,我们之间的差距,在我的堕落中也越来越大。今生都不可能拥有你了吗?我的心好疼啊!”别看我平常把吃软饭这种工作,看做是伟大的、是对人类人类进步有贡献的、是利人利己的。可是还有句话说的好啊!‘就算你是对的,可当一百个一千个人说你错的时候,那么你就是错的’何况我的工作是找不到人说好的。” I7iDsM  
hVnL.9`  
等我精神焕发出现在街头的时候,已经是8点多钟了。在此之前我消灭了一包香烟、两听啤酒,毕竟身体是一切的本钱嘛!所以还有一份香喷喷的炒饭。 \/Z 4R1  
Q1x.qT  
北方的冬季,是很冷很冷的那种。这时候在街头闲逛,再也看不到夏天那种波涛汹涌、呼之欲出的景色了。我有一种了无生趣的感觉!。 c#8m:=F]  
 vQ31S" p  
不管男人还是女人,都把自己打扮的象粽子一样,有的甚至只给我留了一双眼睛。脸都不给我看,我把她们定义为“长得丑、没脸见人一族”。看我黑色的薄绒衣外面就一件薄棉风衣,多简单多帅气啊! Bjl+AKUBn  
JkI2 Vo  
听说前面新开了一个酒吧,不过我还没有去过。不由得加快了脚步“寂寞的美女们,我来了!到时候你们不要抢哦!”向大家保证!是看到了美女在向我招手,绝不是被冻得快跑的,你们一定要相信! yT}Y1(  
]5[1])zp  
“醉红叶”,装修的风格不错,是我喜欢的那种。四周的墙壁和几根柱子上,挂了几副我看不懂的画。圆形的吧台在中间稍微靠后一点的位置上,几个调酒师在里面忙活着,也只有吧台上面的射灯,发出的光线还算明亮。要是坐在其他地方,大概你连对方的长相也看不清楚。虽然酒吧里的光线很是昏暗,但是却让人感觉不到压抑,反而会让人觉得很舒服、很轻松。 E {iD<*u  
J f"U4F  
当熟悉了这里的昏暗后,我把目光锁定在那个坐在角落里,有着浪花般美丽头发的女人。 Vg%C;e  
}VZr!9  
喜欢一个人有时候需要很长的时间,有时候却就在那目光交错的一刹那。不知道多少年以后,每次欢爱结束,轻红都总爱趴到我的身上,看着我的眼睛。不用问她为什么,我知道我们都是在重温那时心灵上的震撼。 u1(2pgH{  
~%dY>eX  
要了一杯和她同样度数不是很高的酒。没有多余的语言,就好象是认识了多年的老友,开始了我们之间的谈话。 '?ba {>H  
W*+j^:@%  
“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不等我开口,放下手中的酒杯继续说道“七个小时以前,我刚刚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 j~ :Lei)T  
mk xB Y{  
第一时间就可以肯定前夫不是傻瓜就是白痴。要换了是我,无论什么情况,绝不会放弃眼前的这个女人。因为光是她的眼睛就够我看一辈子了。你见过星光和大海吧!她的眼睛比星光还要耀眼,比大海还要深沉,却没有星光的闪烁,也没有大海那么难以琢磨。。 "V,=a\D!  
8f!cgUedC  
“是吗?那太好了!”压抑不住心中的兴奋,连拿着酒杯的手都开始发抖。 M;85qC0u  
+,ebN/}  
“你说什么?”显然是没有听清,而且身体还向我的方向靠了靠。如果是夏天的话,那么我现在的角度肯定会看到无限的风光。 M l? ,$#,'  
sMP=X@GF  
“我在替你的前夫伤心,没‘能力’话就别娶这么好的老婆,他是自找的。”我当然不会傻的把刚刚说的话,再重复一遍。 g!whC6.  
`pBv3`#ni  
“你错了,我才是被抛弃的那个。” >PIxk[)7  
\/upe~'  
“我是不是听错了?怎么可能呢?”如果不是,你会自己一个人喝闷酒吗?不过就算看出来了,在这时候也应该表示一下惊讶。 *Z;!sqYmi  
aC* `4tXQ  
“和你听到的一样,我是个被甩掉的女人。” |h^,j /K  
o(txlh;K  
“那样的话你也不用难过了,失去你是他的损失。不要再喝,喝的太多会伤身体。”看她一口喝光杯中酒后,我抓过她的手,打消了她再要一杯的念头。“嘿嘿!终于被我抓到了。好嫩好滑的小手哦!”难免的一阵暗爽。 LYW,9ZIA  
r(m[?6jl  
长得好就是有这点好处,她象征性的挣扎了两下后就放弃了。也不知道是酒精的原因,还是因为被我握住小手。反正她的脸红扑扑的,害得我费了好大得劲儿,才克制住想去亲亲的念头。我承认自己是个色狼,我也不介意趁虚而入,但我还不想因小失大。“为了性福,一定要克制。”这是我经常用来告诫自己的话。 5in %  
o:^> |  
“你身上有种很好闻的味道,靠在你怀里应该很舒服吧!” qHQ b.~6  
b'={ZG  
人家都这么说了,我能什么都不做吗?那不是我的作风。再说了,在她的面前我感觉自己有点象一个很纯情的小男生。 _ @~"vF<  
sGER*F!8e  
她的身体很软、很香但绝不是香水,这种味道我在小蛮身旁也闻到过。 }Phfk!1M|  
E+.>(aK<#=  
可以仔细端详怀中的美女了,但是我找不到语言可以形容她的美丽。呵呵!不要生气,早就承认过自己没什么文化,可能只有奥林匹克山的维纳斯、人面狮身像旁的克里奥佩特拉、浣纱的西施、醉酒的贵妃、出塞的昭君、照镜梳妆的貂禅,才能和现在微醉的她媲美吧! R<SMt<%tW  
H.>#'i  
由于我搂她的时候用了一点点技巧,让她的身体和我成九十度。这样的话就算隔着几层衣服,我仍然能够感觉到她的丰满和坚挺。我是一个很正常、很健康的男人,身体上会有什么变化?大家心照不宣啦! `2))XH%v  
#St 9%H!  
“你也很坏哦!”看来她喝得也不是很多,还能注意到我的变化。 RE]<dO-@_  
KH*Y=nvT  
“呵呵~!是你低估自己的杀伤力了。” \+^~[b]x  
Cg,FkhT  
“你真的喜欢我吗?” t:4p;Pn L;  
gkY\:*`xo  
“是的,我也想撒谎,但身体已经把我出卖了。” L!+gj @OL  
Q}$y\y[1  
“呵呵!你很会哄人呢!”她说话的语气终于不在那么低沉了。“那你会开车吗?” wG #qQ  
]p-Y9a4  
“我不会哄人,向来都是实话实说。会开车,技术很好。” iE5:BXcK  
S_ZJ2?s  
“我车在外面,去我家吧!你家的床我会睡不着的。” W% P@ T  
keJ6 ]mP+s  
“你说什么?”真的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那句话好象应该由我来说才对啊! g) z1fbaze  
+RT#xW%zJ  
“你……你不是想同我……上床吗?”声音越来越低,最后的几个字还是我配合她的表情猜出来的。 +jvc `~  
KfG;A0;Lm  
那还等什么?赶紧结帐走人,连找回的钱都没要。这可是我第一次给人小费哦! [((!/`?  
nX%2 Y%E  
新款的奔驰小跑,完美展现了我娴熟的车技。按照她说的地址,应该三十多分钟的路程,我只用了一小半的时间就到了。技术是一方面,另一个主要的原因就是我现在很急。 52VEuLk  
;qZ+#-fSqr  
32000一平的房价不是随随便便能消费起的,眼前的这栋别墅的价值,少说也有一千多万了。有钱人还真是很变态,这里不过就是环境好了点、空气好了点吗?剩下也没什么大不的啊,用得着花那么多钱,在一个连公车都没有的地方买房子吗?那是一千多万啊!省着点用,照现在的生活水平,够我花一辈子的了。妈的!真是不平衡啊! nzJU0#u^o  
43rA81:0  
应该是酒精发作的原因,下车以后她几乎是没有走路,从车库就挂到我身上直到屋里。美人在怀,那儿有时间打量室内的摆设。直接上楼找卧室要紧。 YJR7<`a`cV  
rS6(*eAMKV  
“还是我抱你上去吧!看你都左脚踩右脚了”(呵呵~当然没有那么夸张了。反正一会儿还有更亲密的接触!)也不等她同意就打横抱了起来。 nw {iyqR4B  
c4oER]/Jp{  
“这间不是啦!……这是客房……你好笨哦!书房都看不出来吗?……这间也是客房……还要往里走……停!就是这间,我们进去吧”她搂着我的脖子,说话的时候嘴正好对着我的耳朵。强烈的刺激下,好几次都差点把她弄掉地下。 ]Vs *FVZ  
 Dvva  
“拜托……不要这么刺激我了好吗?知道不!我正努力的控制自己,不要走廊长就把你吃掉!” 9UEM8Z;bE9  
<_;Cmks !  
“男人……这就是男人吗?怪不得人家都说‘男人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我还以为你是不同的呢!” n4k?,-ts|?  
t .h 80m  
这是哪儿跟哪儿!简直就是对我专业的污辱嘛!!!愤怒是愤怒,可是话还是要说的。调情吗?我可是高手哦! oiMgPth  
n i6~U<qQ  
“马上就让你知道我和别人有什么不同了,而且你这么说可不对哦,我相信在这种情况下,要是还有男人可以用大脑思考的话。我建议他去医院检查检查,看看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这时候我故意用火辣辣的目光,盯着她的丰满做了一个吞口水的动作,然后继续说“而且以后的时间还长着呢!你可以慢慢教我,怎么用上半身考虑问题” Qj,V2*FEp  
uOa7VpmW  
当我把她轻轻的放到床上后,她不自觉的缩了缩身体,眼睛就再也不敢落到我的身上了。“嘿嘿!小样害羞了吧!不要着急,一会我就让你忘记什么是害羞了”她的肢体语言,只是让我体内的火焰烧得更加旺盛了。 Q5Hma)0N  
eu'ZZt  
不等她开口说话,就堵住了那个猩红、性感让我飞流直下三千尺的小嘴。刚刚接触的一霎那,我感到了她身体上的僵硬。可是3、5秒钟以后这些又被火样的热情所代替。使劲地抱着娇软的身躯,恨不得把她挤入我的身体里面,贪婪的索取着她的甜美,就连她的双手什么时候缠上我的脖子都不知道。 2BlcqOt  
pRIj'j  
感到快要窒息了,才极不情愿地离开她的微肿的唇瓣。 ZMVi!d  
,sSrH,0<  
就在我目光下滑到她那因为急速呼吸而上下起伏的胸部的时候,我的大脑再一次的充血了。用最快的速度解除了她上身的障碍,把脸埋了进去,窒息就让他窒息去吧!!! x#7G:E2  
-u+i"M u  
融化的感觉,我还是第一次体会到。 Q}KuXg  
2*MQb  
在我准备解决掉最后的障碍物的时候,她却轻轻的推开我“卫生间在那边!你先去洗个澡嘛!”说完就把身体藏到了被子里面。 c,`HQMtts  
p/z>(_`i  
“姐姐……这个时候……停下来……好难哦!”真不知道我是应该哭,还是应该笑。 A ERLG.)|  
#[xN|z/  
看到我的犹豫,她也知道好象有点强人所难,就换上了那种可以腻死人的腔调。“听话啦!你就去一下吧!人家还没有准备好呢!给我三分钟就三分钟好不好?” S vIM**M  
n4o[!dA  
唉……!谁叫咱天生就吃这一套呢,只好摸摸鼻子朝卫生间走去。边走边想“小宝贝!等会儿用你的身体,好好的补偿我吧~!” 3g  <C  
$I69P  
水温放的很低,我洗我洗我洗。  #$@?)@  
_{i==9%Gz  
在人生最漫长的三分钟里,我知道了度日如年不是最痛苦的事,你试过什么是度秒如年吗?三分钟就是一百八十秒,其实我只数到一百六十五就冲出来了。 We+i]d  
[{?'NGGlM  
“咦!灯怎么关掉了?时间到了哦!”在靠近床边的时候终于听到了一阵急促喘息的声音,对现在的我来说,这种是最好的音乐。 c}V#t_  
[U5@3$UB?  
“我要把灯打开,开关在那里?” IJKs[rk  
=-y2X^gd  
“不要!” ?nwsUlG  
g cF~+Ev  
“那会失去很大乐趣的,听话打开啊!打开好。”终于在床头的位置我摸到了开关。嘿嘿!这下什么都会被我看到的。 .Z.p/+R  
|5H?L0&  
“说不要了,你怎么又打开了呢?” Js!7\XJN  
/`W=LLnv  
关灯爱爱可是我的大忌之一,就给她来个围魏救赵吧!想到这里,一把掀开盖在她身上的被子。别说!还真的让她目瞪口呆不知所措了。 yVH5W!`n  
f\'!Tf`.  
可是我也好不到哪儿去。前一次的接触,我是把整个脸都埋了进去。还没有好好欣赏她的坚挺丰满呢,这次就不同了,知道什么叫完美的视觉冲击吗?她那如白玉、似凝脂般曲线完美的身体带给我的就是这种享受!!!“我是在人间?还是在天堂呢?” YdP=`X'  
\9AkWo?*x  
就在她快要恢复过来的时候,我已经被欲火支配着压了下去,开始了“第一次亲密接触”……………………

long 2007-05-20 20:39
第二章 美女如红 Wj=+QE\  
Jr  x;  
作者:hhh _#f| g  
oPQ~)z=S4|  
在极度的疯狂中,两个小时过去了。 E?_& |  
X,Xs.>s^  
当一切平静下来,怀中的美女也不在象刚开始时那么害羞了,毕竟更害羞的事情我们都做过了嘛! W5_z  
&n8^  
“怎么还没看清楚吗?”她正准备起身去拣,那条被我踢到地上的被子的时候,刚一抬头就注意到我眨也不眨一下,盯着她猛看的目光了。“没见过这么色的,要看不会偷偷看吗!平常你也这么死钩钩盯着看别的女人吗?” "z9@c,$U4  
(x!T`orBR  
眼睛在享受的时候,手自然也不会闲下来,正在她光滑的背部不停游走呢!我只好用嘴堵住她的嗔怪。可能是识破我的计划了,她用手在我背后拧了一下。躲开我的嘴唇,把脸贴在我的胸膛上然后小声说 Gu7 =kW_  
f&T`} sv=  
“你先老实一会儿,人家的身体也是肉做的。” rCXTQFH,  
v~v27:jKZ  
“可是我很想要啊!” C(!+^w{w  
cY1g+mF[r  
“你就先忍忍吧!我都快要散架了。” uLpx$%0{  
4-yp#]Xd  
“那我问你,你可以压抑自己的魅力吗?不行吧!所以要我压抑自己的欲望也是很难的哦!” 2HA@nA~oe  
_ &rJ9{  
“根本就是两回事嘛!让我休息休息,明天!明天再给你好不好?” iqK<?4ux+  
VFjDE@  
“好吧!说好了明天还要给我,不许反悔哦!”哈哈!要的就是这个效果。知道她再也经不住一轮风雨了,我把目光就放的长远一些。谁叫怜花惜玉是咱最大优点呢! #VCn(klF  
{!7TN< Be  
“我叫邢风,你可以叫我风,也可以直接叫我哥哥。宝贝你呢?” pC\rV D  
IejPZmBmh  
“什么都被你碰过了,现在才想到要问人家的名字!不知道这样很过分吗?哼!不告诉你。”说完一边用左手在我后背来了下重的,一边用右手握成小拳头在我眼前挥舞。“再说了,我很可能比你大,为什么要叫你哥哥?” Mm ^ nS9  
]B.pXte!c  
美女就是美女,每个动作都那么可爱。在她的小拳头上轻吻了一下后,我第一次用深情的语气说“我承认是被你的美貌迷昏头了。你相信吗?在酒吧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我还以为已经认识你好久好久了,所以就忘记问你的名字。” 9juha{c  
G3j1QgX8  
“那就原谅你一次吧!。其实我看到你的时候,也有那种感觉的。”顿了顿才继续说“我叫沈轻红,你现在是不是还很奇怪,为什么一个结过婚的女人还是个处女?” <@\DZNP-&  
y Y#d%  
“是的!轻红宝贝。把你的一切都告诉我好吗?我很想知道。” )kvmQ0*x  
z4xA^ E  
“原本我想把事情了结一下,然后就回父母身边去的。没想到会遇到你,更没想到自己会和一个,第一次见面的男人上床。你会认为我是个坏女人吗?”这时她的表情很落寞。 89+C WO_a  
@3qj"Wg-nL  
“当然不会了,可是你把你的处女膜养的好厚哦!刚刚我可是费了好大劲才进去的呢!你看你自己流了那么多血就知道了。”开玩笑!那可是货真价实的。别人能看错,我还能看错吗?也不想想我是干什么的。 ?t: 4`bv,  
S!wR/}  
这句话的后果,直接表现在胸口的牙印上,还有就是她的脸象块大红布似的,再也看不到一丝落寞了。我还知道自己有一点点得便宜卖乖的嫌疑。 "d ZbS<x8Y  
LSbc'l@Y=  
“你真是的,那样的话也说的出口!”说完还不忘狠狠的给我一记白眼。 Ez$IRj?(c  
q]81?,TA  
如果不是想听她的故事,我肯定会吻过去的。 #6a8- F$  
omlV*|4E>n  
“我原来的老公叫金俊贤,是个韩国人比我大两岁。是我到韩国留学的时候认识的。他长得很美,而且经常做一些中性的打扮,当你第一眼见到他,如果没人告诉你,肯定会把他当作女人。我们相识很偶然。那天我因为思考一些问题,不小心就把他撞到了。一看撞到人了,我就过去扶起他并且向他道歉。听到我说‘对不起!姐姐!’就笑了,说他是是男的,就这样我们认识了。那时我到韩国还不到一个月,有许多不方便的地方,他就热心的帮我,教我说韩语、帮我采购一些生活上的用品,而且他的学历很高,在学习上也给我很大的帮助。一直到他拿到计算机硕士学位,成立自己的网络游戏开发公司。我们的联系都没有断过……” i3{{7Pbox  
'BTWy3Od  
看自己心仪的女人在怀念别的男人,我的心情当然不可能爽了,就忍不住打断她“所以你对他就产生好感了!进一步以身相许了。是不!” xIe+e(s>.  
;#y4CR`,q  
听出我话中冲天的酸气,用小拳头锤了我一下“你什么意思呢?不想听的话我就不说了!”话虽然这么说,可还是继续说了下去“当时我是对他产生好感了,可要说以身想许还没到那个地步。直到有一天他来找我说有件事要我帮忙,以前一直都是他在帮我,我也找不到回报他的机会。所以问都没问就答应了,后来才知道他是要我做他临时的女朋友,也是从那一天我们开始正式交往。等我拿到‘国际注册会计师’证的时候,他也在中国开了一家叫‘俊宏’的网络游戏公司。我成为那家公司的副总经理兼主管会计。回国后我们就结婚了……” n( ?sRpfS_  
>I5DPga  
“轻红!红红!宝贝红!主题!赶快进入主题吧!”我在说话的同时,侧身捡起地上的被子,把我们的身体裹了起来。要是美女着凉的话,可就是我的罪过了。既然没那么多钱泡妞,那就用我的温柔体贴大法吧! z!&Ei\X:R;  
A[}jN6wisV  
效果很显著,要知道美女可不是随便献吻的哦!这次的热吻持续了将近十分钟,最后还是在轻红的挣扎中结束。喘息了好久,她才继续往下说。。 Aj5~gGd  
O1 8Xtt  
“结婚的当天晚上,他因为喝了很多酒,早早就睡了。第二天我醒来的时候,他已经不在了。还给我留言说韩国的总公司出了点事情,要他火速回去处理。当时我想正事比较重要啊!也就没怎么在意。这可好他这一去就是两年,头一年就算其中因为公事见过他几面,也是匆匆的来又匆匆的走,更别提什么夫妻生活,一年后更是连人影也看不到了。我还以为是我工作的事情做的不好,让他看不起了。就开始没日没夜的工作,让‘俊宏’成为全中国最大的网络游戏公司,由我们公司推出的三个网络游戏,也成为最受欢迎的游戏,公司的月收入上亿元,而且是纯利哦!我想这样他应该满意了吧!可谁知道还是老样子,没有一点变化。我当然很生气,就跑去韩国想问问究竟。当再看到他的时候才知道,我不过是个幌子、一个用来掩饰他同性恋身份的幌子。” |l!R2\  
XSo)^f~U  
可以感觉到她这时的愤怒,是啊!就连我听了都很生气,更别说做为当事人的轻红了。“混蛋!他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为了自己,就不顾他人的幸福!” xh) L|  
(H  0g  
“那时我也是这么质问他的。他也没有想到我会跑去韩国找他,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看我准备离开,连衣服也没穿就急忙跑下床拉住我,要我听他解释。我才发现,做为一个同性恋,他做的很彻底。韩国的外科医生真是了不起呢!他说‘既然你已经发现了,我也不奢望你能原谅我。求你不要把这件事说出去好好吗?不要让我父母知道,他们只有我这么一个孩子,我不想让他们承受这样的打击。我们离婚吧!我会补偿你的……’他的真是一个很自私的人,从头到尾都没考虑过我的感受,也没对我说过一句对不起。” yYg {Gr  
5 y6p1#zH5  
说道这里的时候,美丽的双眼中浮现了一层水雾。女人的眼泪对我来说是一种致命的武器,所以绝对不能让它滑落下来。吻过她的双眼后,紧紧的抱住她“不要难过了,他不值得你落泪啊!”在我心里虽然同性恋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但要是为了掩饰自己的同性恋身份而伤害到别人,那就是不可原谅的了。 ZvJh&C/  
rMFIvzJ>`7  
“把你的心交给我好吗?我保证会细心呵护她的,不会让她再受到一丝伤害。”脱口而出的一句话说完,我沉默了。我真的可以吗? !9sEP? 7  
h(~ 4bHe  
轻红确实让我产生了那种想要保护她照顾她一辈子的念头,不是因为她的遭遇,而是她的善良。但她不是唯一的那个,还有我的小蛮。是不是我很自私也很贪心?逃避——那种软弱的事情我已经做过了,不想再做。嘿嘿!不管用什么手段,轻红和小蛮我是要定了。 ]D&H{  
+J"n#KP@  
没有想到的是,我的话和轻吻不但没能阻挡她的眼泪,反而让它更加泛滥起来,于是我一次又一次的去尝试。 ^75<edt  
ty'gE(>  
轻红这个美丽的女人,让我第一次接触到失败。 pu{<x>\9  
j|WC@Vc"  
慢慢的她的双肩不在抽动了,呼吸也平静下来。原来她已经睡着了。不敢惊动她,我动了一下身体,只为了能让她在我身上趴的更舒服一些。 a[=rZ(@  
j7FeUKU%  
清晨的第一屡阳光照射进来的时候,我醒了。 @MA3Afp'0A  
]=Kr"7  
几年来的第一次早起,我不是很适应。轻轻的扭动几下脖子,望着仍然再我怀中熟睡的佳人。拧在一起的眉头已经打开,睫毛很弯很长向上翘着,眼角虽然还保留昨夜哭过的痕迹,可是红艳艳的小嘴现在是微微带笑的哦! D%g$Vs9;  
K5 BEF:9  
做个好梦了吗?会是因为我的原因吗?满足的感觉让我产生一种从来没有过的念头:如果有家如此,有妻如此,那该多好!嘿!要是小蛮也在旁边的话,就更美了! #TRo#X  
6_,>N61  
卧室的设计很简单。浅黄色绣花的窗幔配以纯白的窗纱,红木的床放在靠近窗口的位置,和床配套的衣柜很大,快要赶上一面墙了。旁边就是卫生间,我最漫长的三分钟就是在那里面度过的。唯一让我觉得刺眼的,就是淡粉色的墙壁上,那副放大的结婚照。就象轻红说的那样,照片中的男人(虽然现在不能算,不过拍这张相片的时候应该还是男人吧!)很美,也很瘦弱怪不得当初会被轻红撞到。他放在轻红身上的手,让我想道今天的早餐应该吃些什么。就是不知道轻红冰箱里面有没有猪爪,有的话劝她也啃一只! 8<V >BK|,<  
|`5([5b  
简单但是别致室内设计加上轻红娇慵的睡姿,组成一副完美的画面。让我有些痴了,咦?我嘴角流下的是什么东东?口水耶!糗大了,还好没有被怀中的美女发现。不然我的形象何在?哈哈…………  o:mw+OF  
ppQIig(  
可能是因为热了的缘故吧!轻红动了一下,挣脱被子的束缚,这下可好她的香肩就完全暴露出来。在加上昨晚欢爱过后我们睡都没有穿衣服,她还是趴睡在我身上的,情况马上变得香艳起来。正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用在此时就再恰当不过了。我想这时候我家小弟配合她一下也是理所应当的吧! 2%p?{F t  
}QWBda  
忍无可忍也就无须再忍,色狼的嘴脸此时已经被我演绎的淋漓尽致。原先她的额头在我下巴的位置,想要吻住她的小嘴有很大的难度。那怎么行哩!这是我首要应该解决的问题。再有,从昨天晚上起我就在下面被她欺负,虽说不能同小女子一般见识,可前辈不是教育过我们,什么‘你近我一尺,我进你一丈’,什么‘来而不往非礼也’,什么‘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吗? W Lf_9*u  
*F%35^] q  
伴随轻红一声娇呼的,是我那个漂亮的‘二人快速翻身’。动作做的十分标准,整齐划一,毫不拖泥带水。这个动作的难度系数达到9。8,弄不好的话就会伤到怀中的美女。可我是谁啊!经历过无数次的实践,已经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可就算动作做的在怎么娴熟,也会让人惊醒的啊!轻红怎么还紧闭她的美目呢?她忘记刚刚的那声娇呼已经出卖她了吗?还在给我扮鸵鸟?那就看你能扮到什么时候了。 s`8go(s  
:cDH  |`  
其实她如果现在睁开眼睛的话,我反而不敢做什么,毕竟我也会害羞的啊~~!她既然假装睡觉未醒,我正好可以当成是一种无言的鼓励。哈哈 _1i mU[  
P|HL<\ur:W  
轻轻落下,吻上轻红柔软湿润的嘴唇。单以左手肘支撑我身体的重量,抽出环抱她的右手,放在雪白的丰满上来回抚摸。还不到半分钟就可以感觉到,身下的娇躯快速升温,经我抚摸过后的胸部也逐渐变硬,顶端的那粒红豆则更加尖挺了。 Ry)'%3!Y=  
$ 6n!di  
放开轻红的小嘴,用舌头在她小巧的鼻尖不停的舔动。为了让她可以完全体会到我的重量,我把左手也抽了出来,加入到侵略战争中去,目标就盯在轻红纤细腰部和结实翘挺PP上。 S-/rGY+32  
qz@13kEy(o  
耳边传来轻红细细的呻吟的声音,她的双手也在强烈的刺激下,不自觉的搂在我背上,可她还是不肯睁开眼睛。看来鸵鸟精神在轻红身上,得到了发扬光大。 id|FdL9 b  
4uJ `R3t  
我不下猛药想必是不行了! ":<zK#swp  
09x} +g@  
右手再度攀上她的高峰,用食指和中指夹住那粒尖挺的红豆,先按兵不动。左手放在她的PP下面,也按兵不动。舌头放弃鼻尖转向纠缠她的耳朵,同时做了一个深呼吸。等我准备就绪的时候,三路大军同时发难。口中的热气向她的耳朵眼里猛灌、食指和中指一起施力、左手的五指快速收拢抓住她的翘臀。 3kRQy}$j  
C3MN  
“嗯!……啊!……” a]j>":  
&/}>p  
对狠人就要下猛药。这不!拥有卓越忍耐力的轻红也大声欢叫出来了吗? EL)i~5+0@  
^%enZ"lv*  
“终于清醒了吗?轻红宝贝!”我带着一脸的坏笑说“为什么不张开眼睛,看看你的男人呢?” _dXUp;6  
hXJ}ej1.  
“你还好意思说呢!大早上的就扰人清梦,还是用最坏的那种”不敢直视我的眼睛,带着一脸娇羞侧过头去。 S1orS  
,Ez7%p T  
“呵呵!……” CVozD^  
5zA&Za  
“你还笑呢!昨天把我折腾的还不够吗?难得一个好梦,都被你打断了。你说要怎么陪我?” _cVX9rA  
)}7q$ Zn  
“谁叫你又勾引我的,害得我控制不住自己。说到头上早上的冲突,还不是你点的火吗?” ^y/Q7m1  
4E{?+^  
“你在强词夺理呢!人家在睡觉,什么时候勾引你了!你给我说清楚了。” 0IJ,z( H;  
}Fl[p,rv  
“昨晚就对你说了,要你压抑一下自己的魅力。你偏偏不听,还要拨开被子用你的香肩诱惑我。是可忍孰不可忍啊!就把她当做是对我的邀请了,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摆明了强词夺理你又能奈我何的表情。 k 6OL=c)vL  
t) 6?  
“你……” pkIH;`pV  
^QELrkM4  
“我怎么了?” V@0V\Rzl  
T3K`WX   
“你无赖!” Q+D4qcB6j-  
9}+=%`T"YK  
她那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好可爱哦!刺激的我家小弟更加骄傲。轻红也感觉到了,俏脸一下子就红了起来。扭动身体,企图摆脱掉我家小弟带给她的威胁。她想不到这样的扭动,不但达不到她原先的目的,反而会火上浇油。 FHp?|6#  
^XXlPiGG  
“轻红宝贝,给我好吗?真的忍不住了。让我进入你的身体里面吧!” ,+`yAMxc  
lnnA_MM"X  
“风!你还不是普通的色呢!昨晚要了人家的第一次不说,今天早上还要变本加厉。” F]M/62<h8  
ymQZ$ILh\  
原本急速升温的欲火,就在眼看就要到顶的时候打住了。对啊!轻红是不同的!在我接触过那么多的女人里只有她还是处子之身,不象她们可以一战再战。我该怎么办呐!难道让我去卫生间冲凉水澡?要知道现在可是冬天,弄不好会出人命的哦! 3r^h4V%  
i;j#D|z"  
轻红那双美丽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好象看出我心底的犹豫。也不敢乱动了,只是静静地等待我的决定。 cB7 LKb  
)1&IbOdGk3  
现在我的脑海异常凌乱,我仿佛看到一个脑袋上面长着两个尖尖的小角,屁股后面拖着一条小尾巴,还露着虎牙的小恶魔拽着我的耳朵大声吼着“笨蛋!还等什么呢!快去上她啊!你不是已经欲火焚身了吗?想想昨天晚上她在你身下承欢,那带着妖艳的娇羞样子!你再别的女人身上,有过那么美好的感觉吗?顺从你身体的决定吧!她是你的……” H,jAG%N6I  
CCOjo  
被欲望支配的我,顾及不了那么多了。粗暴分开轻红的双腿,狠狠的压了上去。就算她的眼睛里流露出一丝失望,我也没有停下来的打算。 DJUt 5Y  
5{ N8;!@v  
在我快要进入的刹那,另外一个声音又在耳边响起“邢风你在做什么!难道你想让轻红再一次对男人失去信心吗?难道你忘记昨晚你对轻红说过的话了吗?你不是说你要保护她、照顾她一辈子的吗?你不是说不会在让她受伤吗?你现在做的又是什么呢?” ~6wrB  
3$\,A]  
虽然我是一个吃软饭的男人,但我还是一个男人啊!说过的话就要作到啊!妈的!要是知道这样就不说那么早了,今天要了她以后在说也不晚啊!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脚、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啊! E9QD|6W  
A#D4ho%[+  
轻红看我的样子非常奇怪,不由的笑出声来。我懊恼的从她身上爬了起来,准备到卫生间用收拾掉,上下晃动身体不停抗议的小弟。 z>FB+9  
ri'CXD[av  
我刚刚下床,轻红就从背后抱住我低声说“你过关了,不用去卫生间,到床上来爱我吧!”我敢打赌她应该是个妖女。从奴隶到国王、从冰天雪地到百花齐放,她给我一种死而复生的感觉。 .ip7Z~)  
=IT*We5P  
看我好象傻了的样子。轻红从背后伸过手来,握住刚刚还在抗议的小弟“傻子,不想要我了吗?那我去穿衣服了哦!” Uk~tk I  
oNVs0`e'  
“真的可以吗?我的巨大不是昨天晚上才破身的你,可以承受的。我去洗个澡,顺便在教训他一下就好。”说完我的手覆在轻红的小手上。 >q=<6vY&  
a={{bBKo  
“你还真是失礼哦!还要让女人求你做爱吗?那好吧!我告诉你刚才是和你开玩笑的。在说了人家又不是木头人,被你挑逗了那么久,也会很想啦!”  f-YW] g  
2Tm2EF  
“哪怕是你好几天都不能下床?” yDBNv(dL  
nD= /W :a  
“要是好几天下不了床,就当做是对我放浪的惩罚吧!” wc`;=c[e  
ObLubIAsZ  
取消刚才说过的话,她不是“应该”是个妖女,她“绝对”是个妖女。我当然不会再“失礼”了!!!

long 2007-05-20 20:40
第三章 干了一架 l^.*b3x-  
 RKf[(  
作者:hhh FXH&"jEd  
%`-Ph H7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后果,就是让我和轻红都吃到了苦头。 d:>PM  
 MXxfh  
由于离婚后法庭把位于中国的网络游戏公司判给了轻红,现在她是老板了,不去上班也没人会扣她工资,鉴于她以前的英名领导。公司早就步入正轨,就算她不去,一切也能按部就班。不需要操太多的心在上面,一天顶多几个电话过去就一切OK了。 e4]M P<N  
b8"u E;>  
她打电话的时候就是我最佳的娱乐时间。一只手抓住她空下来的手,另外一只手就再她身上游弋,而我的嘴当然闲不下来或者在她耳边吹气、或者在她脖子上亲吻,有时干脆含住她胸前的尖挺。看着她不堪刺激痛苦的样子,却还要维持正常的说话语气,别提多爽了。每次电话结束我们都会在床上笑闹好久才会罢休。 r:4`g|%  
Ok^>|1)@]  
我呢?为了一时之欢,禁欲了快半个月不说,白天还要照顾轻红的起居,吃饭、穿衣就连去卫生间都是我抱她去的。晚上还要忍受轻红对我的诱惑。自从那天以后,这妮子就把勾引我当成了一种乐趣。 6O? ,p  
2 Vi Pxw  
面对她的勾引还好办,反正她下不了床,只要我睡到地铺上,或者干脆到客房去睡,她也拿我没办法。最让我头疼的就是做饭了,我就会两样一是下面条二是蛋炒饭。虽说我已经领悟其精髓了,可是总吃那两样谁都受不了啊!后来还是轻红想到的办法才解决这个问题。从此后每天我都要开车到“大富祥”酒楼去打包一些好吃的饭菜,顺便带一些时令的水果,回去喂家中的小馋猫。 c)~36& W  
t%$IERW  
清晨,城郊,轻红的别墅。 n kQFG:  
:g6'Q,|Z6q  
浴室中传来男人的高呼和女人嬉笑的声音。 i `1"KX-  
`Jv 5#.q;f  
我仔细检查完轻红的全身以后,忍不住高呼“万岁!禁欲期终于结束了!轻红宝贝让我们现在就爱爱吧!”我激动的差点落泪。 ?A|fA2  
]Ys, g  
“讨厌啦!你。一天到晚都想着做那种事情,你说你还算一个有做为青年吗?”坐再浴缸里的轻红,手脚并用企图阻挡我的攻势。 ;?'&Z`/E\  
~eEQaG<  
“我怎么就没有做为了,忘了谁被我“做”到一个星期下不来床,接着又巩固“治疗”好多天了吗?” VffQ0o.C  
yto5-hku  
“还好意思说,连怜花惜玉都不懂的蛮牛。人坏不说,连那个东西也跟着坏,没事张那么大干什么?” $!X:z"N  
,hQ\x!;  
“哈哈!我可以把这句话当成是对我的恭维。” KE{+!2Owd  
k+#Bm(]  
“不要脸!谁恭维你了,小色鬼!死色狼!” `8dQwtW  
- a!1Z!  
“轻红,红红,轻红宝贝。时候不早了,你今天还要去公司呢!我们开始晨练吧!”逮到轻红的一个疏忽,现在的我象八爪鱼一样,紧紧的抱住她,说完话后就吻住她的脖子,打死也不松开了。 .z]UQT}-  
[67cE?R22  
“快住嘴啦!知道我要去公司你还捣乱!弄出吻痕要是让职员看到了我还怎么见人啊!” 6c UttUP(  
FCbz]4a  
可是她的娇嗔很快就被呻吟声所代替…………………… c?x a c`  
k0u,_\  
云雨过后的女人果然显得分外美丽。带着一脸满足后的娇慵,轻红正在缓缓的穿衣服,每个动作都象极了舞蹈。脱衣舞我是见过的,可是那种东西和轻红的穿衣舞比起来简直就算个P。 *sC j(   
"s FhyP  
扣好最后一个纽扣,轻红的美目向我瞪了过来。 7#H'9=r!`  
]?j^U#s  
“都告诉你别在人家的脖子上留下吻痕了,你怎么不听呢?还弄了好几个出来!” ]H4X1cQ~?(  
_Ve%ozFP/  
“呵呵!我是在宣布我的专有权嘛!那是我的标记哦”我都弄出来后你才说的。一不做二不休多弄几个出来,免得大家看不到。 *T NEZuf  
l}&3jsJ!{  
别人看到了还不笑死我!” YnZeV?i.  
\ |B, o`&/  
“那绝对不会的,他们只会羡慕死我这个元凶,有幸能得到你这样绝世美女。”这句恭维的话,对轻红来说不过是‘实话实说’而已。 )srXa@X*  
8n8i%  
“反正就是你不对,快给我想想办法。” )A]D]M  
{,v_ |tO*  
“那还不好办?找一条丝巾盖住它不就行了吗!” mo!,Qm  
XV_J]m]/  
“好主意!奖励你一下。”说完轻红就坐到我的腿上,搂住我脖子在我脸上来了一下重的。 (6iIkc!~  
|u8;q}@+  
吻别以后,轻红开着她的奔驰小跑绝尘而去,慢慢地踱回此时显得十分空旷的别墅。十几天的时间不算短了,我发现轻红住的别墅,就算在这样一个随便抓过来一个人,都不是一般有钱的小区,也不是多见的。一直以来我都在美女与金钱中摸趴滚打,钱财来的快去的也快,通常都是今天到手,最多一个星期后就干干净净了。剩下来的只有那些同各种女人有关的记忆。想想这样的生活,还真他妈惬意啊! zt{=ezmzW  
KDj{5S!  
“先生!等等好吗?”一个男人的声音打断了我的飘飘然。 X>r\<5ZV  
y"_$}P_  
回过头来打量了一下发话的男人。看样子年纪和我差不多大,长得还算英俊,可跟我比起来,也是该扔的货。(其实也没那么惨,不过和我没法比是一定的啦!)深褐色的西装给人一种稳重的感觉。总的来说,可以放到青年才俊那边了。这样的人我通常都没什么好感! -BzphHsb  
zN}I5m8hxC  
“哦!和我说话吗?”看看旁别没有别人“有什么事情可以帮忙吗?”就喜恶不形于色这点来说,对女人而言我做的可能差了一点点,要是对象男人嘛?嘿嘿!轻松轻松 F+Q XI  
{<ZpCj{qB  
“你好!我叫宋文斌,是‘新思路’广告公司的经理,这是我的名片……” cTuXxk8  
!n&qLw  
那个广告公司我是听说过,很有名气!很多电视台黄金时间都有他们的作品,应该赚了不少钱吧!我对英俊、年少、多金的这类男人都怀有莫名的反感,因为他们是我猎艳计划中的绊脚石。所以没必要装下去了,在接过名片的时候,就用了一种极不礼貌的方式。 8!"c02e  
P*@r,Il  
“我们之间好象没什么瓜葛!也没什么业务来往吧!” ,&W j$.$  
J@s+Ts %}  
见我不过是伸出食指和中指,夹过他双手递上的名片再眯缝着眼睛扫了一眼,然后用一副吊儿郎当、外加讨打模样和他说话。宋文斌把这些定义成‘对他的挑衅和污辱’。由于不清楚我的来历和身份,只好压住怒气沉着嗓子继续说“请问你和住在这里的那位……那位漂亮小姐是什么关系?你是她老公吗?” n'(~]vD  
lD%m8F 66  
什么玩意嘛!果然没安好心。妈的!看你一副有色心没色胆的样子,还敢打老子女人的主意? 9j;GGa{   
NK|~rgo*  
“嗯!说轻红吗?没错她是我的女人。你有问题吗?” 2SL"g?&d  
5l C$opT  
“轻红!她就是那个女强人沈轻红?难怪!真人比照片还美。” p#++3f~  
OuH1`8#  
靠!看你大吃一惊的样子。要是我不说,连名字都不知道,这样的笨蛋也敢学人家做色狼?!哪儿凉快上哪儿玩儿去吧你! h&:*UoYW  
NJ wf*F  
见我没理他,就接着说“我在这里住快两年了,怎么今天第一次看到你?我还以为她是单身的呢。你们难道是两地分居的?” /:W<KI8wK(  
&]P@$@ML  
“呵呵!她刚刚告别单身,还有一点你要注意!我说她是我的女人,没说我是她老公。不过我蛮喜欢‘老公’这个身份的!”有了那种‘懒得理他’的感觉。本来嘛!快两年的时间还不知道人家的名字。这除了说明那个叫宋文斌的是个笨蛋、蠢蛋、傻蛋以外,还能说明什么?看来他的公司能有今天的规模,不是靠‘老子关系’就一定是靠‘裙带关系’。 ~^;DJ/P  
{/=^%y?N{'  
“你说什么?!刚刚告别单身?你不是她老公?原来她是那样的女人啊!”宋文斌此时的目光狰狞起来,咬牙切齿的说道“她妈的!还以为是圣女呐,没想到是个荡妇!早知道这样就早点上她了!” ;^%rDr-  
XP$C9P~  
我最看不惯自己得不到,就诋毁别人声誉的这种男人。“操你妈~!轻红和我在床上的时候,是个荡妇那没有错!可那是只有我才能享受到的。你小子他妈的给我滚一边去!我的女人还轮不到你来评价!!!”话音还没落,一个楚炮就向那小子的鼻子招呼过去,当场就让他见红了。 /YZh.} A  
nf-*Wv=  
“你敢打我……” levm|~I  
/<B#h56  
“打的就是你,怎么不服气?起来啊!看我不打你全身随便才怪!” X6[`aq)2  
w3!0-RI5S\  
他当然不能认为应该被我白打,爬起身就向我冲了过来。 U|oJ%rRE  
SRM4O!}Y  
想打架?!好啊!就他那副不堪一击的样子,就算两个绑起来也只有挨揍的份“哈哈~!让我替你妈好好教训教训你!”我怒极而笑,拳头更是记记带风、拳拳到肉。 JnAG~TG~  
*{eIzhc  
等他的脑袋变成和释伽摩尼一样的时候,我才住手。继续下去会搞出人命来的“滚的越远越好!以后别让我看到你,败类!!!”然后丢掉手中的名片“你叫宋文斌是吧!什么玩意嘛!往屁大个纸片印名字,连给我擦屁股都不够!还以为叫我有什么事呢?原来是讨打啊!”头也不回向大门走去。 DR0G  
ORpOft Gn#  
在关门的时候,探出脑袋对仍然躺在地上的宋文斌说“你记住了我叫邢风!别做噩梦!” |r-5]O4  
J{ u*&8  
“邢风是吗?你给我走着瞧!我一定会给你好看的!!!”宋文斌目露凶光的咆哮。 crB-T8/v  
+;~yk o=  
我没有想到的是,那厮以后还真的给我找了一些不大不小的麻烦。 |PPxaRsO  
L|5g'k  
“嘿嘿!爽啊!在轻红身上没有得到完全的满足,没想到剩下的火气都出在那个混蛋脸上了。” ]^ghsWc  
u-1\+o U  
“看来好几年不打架,身手有些退步。”诺大的房子只有我一个人,显得有些冷冷清清,只好自言自语起来。“那家活的脑袋还是挺硬的嘛!打的我手都疼了。” [SA h)cQB  
?X\bQPV-  
“一个人住这么大的房子,还真是无聊啊!我才这一会就受不了了!这些年轻红是怎么过来的呢?” 6z7Qx+  
9*b#n'ag]  
“才简单运动了一下,就有些饿了。嗯~决定了!先吃点东西,再美美的补一小觉,完了就准备一份浪漫的烛光晚餐等轻红回来。最后嘛?当然就是她感动的主动投怀送抱了。嘿嘿~!就这么着了。” `}:KAF  
]MO;BpNd  
等等~!提到吃的才记起来。我和轻红‘晨练’兴奋的过头了,她连早餐都没来得及吃就去公司了。想想可能会饿坏我的轻红宝贝,心疼啊! nhka9nl9z  
"bjN>b/n.  
“不行我要打个电话,关心关心。问问她公司的地址在那里,给她送点吃的过去。”等拿出电话的时候才发觉,我根本就不知道轻红的手机号码。 !&k,;-g  
n;}7\`$F  
晕菜了!这样算不算‘废寝忘食’呢?还好这样是难不倒我地。打架开始到现在已经过去三十多分钟,算算时间轻红应该到公司了吧!。 n% "5  
,Cywy-<  
“到卧室里去!那里的电话有她公司的电话号码,就是不知道能打到那个部门去。”至于我电话中,那些因为好久没开机,而积攒一堆的短信,只好先放放了。现在还是轻红的小肚皮比较重要。 ws~9j~ En"  
DJH~\n;[W  
电话接通,传来柔美的女声“您好!这里是俊宏资讯总经理办公室,请问有什么事可以为您效劳。” LE~N.N`8  
$xsU+#  
呵呵!一听就知道不是轻红的声音。不过也很甜很脆,不知道人长得漂不漂亮,有机会一定要看看。“秘书小姐,你的声音很好听哦!人长得也一定很漂亮吧!轻红再吗?我有事找她,麻烦你帮我转告一下好吗?” }ni.mw@78  
a!Bx?W  
“嘴巴蛮甜的嘛!算你好运总经理刚到……咦!怎么是表姐家里的电话。你是那个混蛋的表姐夫?不过声音不对呀!不象那个娘娘腔。你到底是谁?和表姐是什么关系?怎么会在表姐家的?” ^kG#=TGOa  
2 E_)Myo  
再次晕菜。这丫头怎么那么能讲啊!问题那么多要我回答那个? (ep*X+GmU  
!AtC6s^^y  
“停!停!小姐,你的问题留着问你表姐好吗?拜托了帮我转告一下,谢谢!谢谢!”烫手的山芋被我不体面的扔给轻红。死道友不死贫道嘛! )F'?t62  
@qxce_ c  
“那好吧!你等下。”说完就大声喊了起来“表姐~~!快过来!你电话!是个男的!从你家打来!不是那个混蛋!” J=qwgKk9  
6BMHetd+  
“陈晓燕!喊什么?不是告诉过你吗!在公司不许喊我表姐,又忘了是不?”没错了就是这个。了不起啊!就连训起人来声音都是美美的!舒服死我了。 .sW4Uv Yk  
[Pexn)nH  
“风是你吗?” ze x,$3  
R $\=` G}  
“嘿嘿!当然是我了。”  Au;C't  
'xFQdh  
“才刚刚分开,就打电话?” A8nh0gYpJ  
D2)?m|z1  
“什么才刚刚分开啊!都过去半个多小时了,刚刚那个是你表妹?不是你秘书?” W0DBnY3IV  
wcv?F("G  
“在说晓燕?她是我表妹也是我秘书。你得罪她了?” _Eyj  
`M?Z ,_8+  
“那到没有,不过她问了我好多问题。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她,就叫她一会儿问你。” 2[LJ 9nq<  
v#Q!eHy  
“都问你些什么了?” ld?<$  
[ C]u&\E-*  
“呵呵~!还不是关系我们两个的事吗!轻红~我感觉你表妹的话好多哦!她是不是很大嘴巴?” |h>_Q7?Zl  
5w%cqg  
“是不是大嘴巴不清楚。我想提醒你的是:你要倒霉了!忘了告诉你,晓燕的桌子就在我旁边,而且这部电话听筒的声音很大,她现在正对着电话运气呢!”轻红的话还没说完,隐约听到旁边晓燕的娇嗔传了过来“臭男人!你给我等着瞧,胆敢说我是大嘴巴。看我怎么教训你!” k?B3sO  
=bd   
“啊~!你怎么不早说”别看我话是这么说的,其实我不怎么担心。女人嘛!见面的时候哄哄她就没事了,这个我最拿手。相对而言轻红的小肚皮,才是首先应该关心的事情。“对了轻红!你的公司地址在那里?” SJ8u;+&L,  
`IO8F~o  
“问这个干嘛?” JM0hKx`f  
oN8|Og>MA  
“我是关心你呀~!我们早上晨练结束,你早餐都没吃就去公司了。担心对你身体不好,想买点东西给你送去。” 0iLH  
)(+"KD#$q  
“………………” r,'XT=  
!'cXxrG  
“怎么不说话了?告诉我啊!” 7;j'1>?B  
?5C-Jo$.  
“谢谢你风!被人关心的感觉真的不错!” V0Y'-1/  
oH/h-ti/  
“跟我还客气什么?” rg9%C;lo  
Mey "py1  
“以前都习惯不吃早餐了……” s)^"z" h  
ar*=ck5QY  
“那怎么可以!要是饿坏我的轻红宝贝,还不心疼死我啊!地址在那里?快告诉我!” ]-}lL["  
&cOCLb`G  
“话还没说完呢!人家说的是以前习惯不吃早餐的,可是今天早上因为……因为晨练的缘故,所以就有一点点饿了,所以在下面的时候就买上来了。” LaShyoP*  
vf) 9=c~h  
“哦!这样啊~那我去看看你也好……” u6P[ Wb\j  
nN1|{$?g  
“不要!等会儿人家都不知道,怎么同晓燕解释我们的关系呢!再说了,那么多天没来公司,还有好多事情等我处理呢!你就别来添乱了。” mAXt AwW  
!{VAN0  
“哦!这样啊~那我去准备一份烛光大餐,下班早点回来,不要乱跑记住了吗?” :P|Vht$  
 )8owy  
“真的假的?是蛋炒饭还是饭炒蛋?是煮面还是炒面?”真是的!这妮子什么时候都忘不了糗我一下。 d'V@_HZ_  
!'M [Mff  
“统统不是啦!真的是好吃的哦!” 6u -}JnH  
!ih8p-A  
“嗯!我记住了。那就这样吧!我先……” IP@ V(e  
^n/qE\aHB  
“等下在挂。”说完我就对着话筒重重的亲了一下。 N)p@K0RqZ  
,B@{j6,;P  
“讨厌啦你~晓燕会听到的。好了我真的要挂掉了……” <oL t_t  
H2l%Zm  
“再等等~!着什么急呀!把你的手机号码告诉我。” 4:&7+8h  
x V,F8"=%  
“………………” 4bkFV=O<  
"~'|XT'k  
“再等一下!你今天……” 68q7K7lQ  
7!Gy-rGd  
“………………” T9L2<   
?<N.Fy(h  
“轻红宝贝!还有最后一个……” 8VmsAA  
3k<!?6c  
“………………” [1%c [.  
v^ ViGBq\  
当我决定可以挂掉电话的时候,已经过去一个多小时了。最后听筒里传来的声音是晓燕的“天啊!这个男人讲电话,比我还厉害。表姐带给我看看好不?”人们都说女人褒电话粥厉害,其实我也没有差多少啦!哈哈哈

long 2007-05-20 20:41
第四章 忙碌的一天 uV5\^n  
w G >  
作者:hhh i@jHWo3T  
66|z$&eL)  
刚刚睡了一小会儿,讨厌的电话铃声就响了起来。 Dy!*q,r  
?*#n[%ZR  
懒得里他啦!天大地大睡觉最大。抓过被子把自己的脑袋捂了个严严实实。世界从此清净了!^_^ JDYF,Z{  
tXM vqj)]  
再次把脑袋露了出来,享受了一下清新的空气,然后翻了一下身让自己睡的更舒服一点。当我准备找周公陪我继续泡妞的时候。那……那可恶的铃声居然又响了起来“天啊!小蛮你就不能让我在睡一小下下吗?”除了她谁能把时间差掌握的这么好?! [oA3k$t  
apZchB:  
“小蛮!”这个念头刚从脑袋里出现,睡意马上消受不见了。嘿嘿~!我怎么会怕她呢?你会怕水浇、掀被子、敲脑袋、捏鼻子、抓头发吗?反正我是不怕的。 ?diGEW+C\  
E82>7t2  
“喂!小蛮吗?什么事啊!大清早的就不让人睡觉。”  D$]W7l4  
.>C%&/O  
“风哥!你睡糊涂了吗?快十一点了还大清早?”传来的是小蛮的笑骂声“那么多天都不开机,你干什么去了啊?” uIzL+jU[  
&nSr E"<dI  
“你有把我当大哥吗?不开机当然……当然是有事情了呗!小丫头别管那么多?” ,}tOM*!  
s%e7CO  
“臭大哥!死猪头!人家就比你小一岁,早就不是小丫头了。”我想她在说这话的时候,应该是跺着脚、舞着拳头吧!哈哈。 3]Wke-  
,hn]Leh-d  
“哦!哦!那好那好不是小丫头了,有什么事?说吧大丫头!” ^3\-FLE  
U2(3z?%'!  
“你……算了,懒得和你争。也没什么事情,就是给你打了好几天的电话都没开机。还以为你出什么事了呢!今天刚打通了你又不接,想一想你肯定是在睡觉……” s2RLId!  
w:|`ZhAH  
“………………”我终于体会到轻红说的那句话的含义了‘被人关心的感觉真的不错。’ ,g-i0l"  
pot{v8&N  
“臭大哥你怎么不说话了?” 8Qi,(a\7  
nwvHkRFG0  
“我……在死去活来呢!” p0UGL|v9e  
=x>[9!  
“什么意思?” zegdr()7  
m/8_R?U   
“我被你感动死了,然后又活了过来,准备以身相许。好不好?以后你要对我负责哦!” @7AkT4W"  
\ `w<  
“去!去!去!我还有事情要做呢!不和你瞎扯了。好久不见了,记得来看我啊!拜拜……!” dO4GHt  
**PO  
“嗯!有时间我就去。拜拜……!” @Y`mR`]|:  
?;cC4vB=E  
挂断电话以后我沉默了好久。轻红也好,小蛮也好,还有我拥有过的女人,她们都有自己要做的事。那我呢?我要做什么呢?我能做什么呢? u4v"+  
+RGt >XI  
也不知道过去多久,我忽然想通了,大笑起来“邢风你最大的理想不是吃遍天下‘软饭’吗?你只要做个‘极品小白脸’就好了啊!让身边的女人们幸福快乐,就是你能做、你要做的!”既然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应该怎么做就好办了。马上行动!!!到卫生间洗漱一下,把自己打扮的帅帅的。好了!出去采购,准备我的烛光大餐了。 YLFHBVS  
hyw]"5;`R-  
谁叫我不会做饭呢!所以第一站就是本市最大的西餐厅。问我为什么是西餐?虽然那个东西我也不喜欢,可是你想想。在美妙的音乐中、温柔的烛光下、花瓶里玫瑰正努力的绽放她的娇艳、面前还有一杯飘香的红酒。这样浪漫的环境,如果对面的美女在你揭开盖子后,看到的是两只猪爪……虽然我也很想看美女啃猪爪的样子,可是你能保证你的头不被人家敲? ^6U<$M+s!  
.1!21#oG:  
“你们这里给送餐吗?” Xv/I`c ~!  
n03> &nU  
“嗯!我要一份这里最好的情侣套餐。” p!>0:t0{  
p!E;>zm  
“给你地址,要在今天五点十五至二十送之间送过来,记得要准时不许早也不许晚。” m|laQ[~q7  
i%]\DJ3-?7  
“什么?用餐时间要加小费!那不是问题!” 9Ct .l  
(.AH{^f2>  
“对了!再来瓶红酒。还有就是全新的像什么餐具、酒架、烛台,那些烛光晚餐用的上的东西给我来一套。” ,rwoX1K(  
],f.p(gH`  
食物的问题就这样搞定了,现在去花店。在我的记忆里还找不到,不喜欢花的女人! I\L$3p A  
*a@AE!  
“小姐!把你们这里最红最红的玫瑰给我来一束。” S { N hA  
|p<8+qx  
“卡片上就写「轻红:你看!在你的微笑下,这些玫瑰都失去了颜色。」落款是「风」嗯!你还是拿来我自己写好了!” Re,<nSM  
O]Wt>Q  
“不行!这束太小,换大点的来。” ;Si2kkX  
J))iBAtt  
“不行!再换!” 9cN6.\k/2  
@pz-f~HK1  
“好了!就这样,谢谢你漂亮的小姐。我叫邢风,还会再来的!”最后在花店小姐的帮助下,我才能抱着那一大束花,坐到车里去。然后抽出一支盛开的玫瑰,对仍然站在车外,爱脸红的花店小姑娘说“送给你!小姐你脸红的样子,很可爱哦!”车子已经开出很远了,那小姑娘才转身回去。我想今天她的心情会很愉快吧!。 C7#fqiWlr  
tnMm$]P  
这么一大束红艳艳的玫瑰,就连我看着都很兴奋,轻红她也一定会喜欢的。打小我就非常非常喜欢红色的东西,看到鲜血的时候就更加兴奋。要不是这样,轻红第一次和我爱爱的时候,也不会被我弄的那么惨了,而且我保证,那不是我的处女情结在作怪。在孤儿院的时候,打架是少不了的。有一次小蛮被人欺负了,其实也没什么,就是玩具被抢了嘛!我就去报仇(自己的女人被欺负了,不去报仇还算男人吗?)对方有四个人呢!当然开始是我被打的很惨了。后来我打倒时胳膊擦破点皮。见到血了!突然之间就兴奋起来,也不知道那里来的力气。一会儿的功夫就把那四个家伙打的爬不起来了,当时小蛮那丫头简直要崇拜死我了!!! 3HY}pU]nW  
.W pRV#5  
回到轻红住处的时候,看了一下,时间才过去一个多小时。看来效率还是蛮高的嘛!后来我发现了一个问题,我买的那束花虽然很过瘾,可是我找不到够大的花瓶来装。先把餐桌上那只装满。嗯!怎么还有那么多!又把卧室的那只装满。晕菜!没见少多少啊!所以我就开始抱着花,开始四处找花瓶了。最后我愁眉苦脸的打算去卫生间碰碰运气,一打开门就笑了。哈哈!轻红回来后先来个花瓣浴……这样就太完美了! C%'qtnX  
?-p#*  
总算一切完工,看下时间。“靠!忙活这些竟然花了我两个小时时间。下回不买这么多花了,累死了!累死了!”嘟嘟囔囔地爬到了床上。靠在床头使劲伸了个懒腰,然后打开电视看了起来。 jXq#FrA+  
v %))Kg  
“妈的!什么烂剧情啊!编剧是干什么吃的!” ,\ac  
-a  `G0;  
“导演是怎么搞的,弄个‘花瓶’上来做主角。花瓶!我讨厌花瓶,那妞肯定跟导演有一腿!” G9q;  
=)8`bJr  
换了几个频道,发了几句牢骚。本来就是嘛!现在的电视剧,大多都是些无病呻吟,在不就是娇柔做作,要不然就是小题大做的。算了!还是古龙大侠那部,已经记不清翻过多少遍的《多情剑客无情剑》看起来要爽些! +Aa:),8  
|V<>.:   
我第一次接触武侠小说,是再小学五年级。看的第一部武侠小说就是《多情剑客无情剑》,看过以后就开始疯狂迷恋小李探花的飞刀。说实话李寻欢的性格,还真是让人哭笑不得。特别是他对感情的处理方式,是我不敢苟同的。他还算是男人吗?因为朋友喜欢上自己的未婚妻,就抛弃那个深爱自己的女人,还把人家拱手送人?他以为自己很了不起,很讲义气了是不?以为时间能让林诗音忘记他,从而喜欢上别人?可是结果呢?他能忘记林诗音吗?林诗音忘记他了吗?明明只要伤害一个人,大家就都会没事的。他却偏偏搞的那么多人一起跟他伤情,那种事我绝对做不出来。跟他比起来不管是阿飞,还是那个我最最喜欢的孙小红都可爱了许多。就连那个笨苯的林仙儿,也比她的原型,《三个火枪手》里面的恶女‘米拉迪’可爱多了。 an1c@ep_  
^]7:Og# k  
“嘿!太帅了!小李飞刀,例不虚发。”看到李寻欢解决掉上官金虹的时候,我把书一放,找了副扑克牌出来。一边飞一边喊“例不虚发!例不虚发…………”  ZIh(;  
H]70q4 2P  
哈哈!大家不要笑我,都说过了我是疯狂迷恋嘛! vROj .  
nK^n_I/We5  
玩儿的正爽呢,好象听到有什么东西倒地的声音。不会进来小偷的吧!妈的!物业费交那么多,保安怎么不干活呢? lQE,D1i4  
9"b(pXBf  
到大厅一看。晕菜了!那个贼还不是普通的笨。被凳子就给摆平了,此时还四脚朝天躺地上晕着呢!走到他身边,用脚踢了踢他“起来!起来!没见过这么笨的蛋。哪儿有象你这样不小心的贼啊,偷东西都会被凳子绊晕?” wBi}d!rws  
l^Z{7S  
“别跟我装死,喂!我在跟你说话呢!”还是一动不动,那家伙衣服的样式比较少见,除了那些亮晶晶的纽扣还发着光以外,连衣服的颜色都看不清楚,以为上面黑一块黄一块的“你怎么把自己弄的象泥人,看你挺俊秀的样子,怎么那么不讲卫生?醒醒!装死也没用,警察局你是去定了。”

long 2007-05-20 20:42
第五章 神浩之谊 zB\\:\vm  
<IqE)C  
作者:hhh m0a/f_ '>  
P,*{lNlG  
“不会死了吧!”伸手在他鼻子前探了探。还有呼吸,吓死我了!就算是小偷的话,要是死到你的房间,那也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在他身上翻翻周围看看,没发现什么可疑物品,我就打算把他弄醒。明明门窗都关的紧紧地,他还能进来,就证明这小偷的技术不错。“如果能威胁他教教我,他那么笨都能做到这种程度。凭我这么冰雪聪明,还不青出于蓝啊!嘿嘿!到时候做一个采花大盗,也会很拉风很爽的哦!” ];kNT   
u,---d*  
不要指责我的想法龌龊,那个谁不是说过要“活到老学到老!”吗?我向来都很听话、都很乖。 M-t3Rl U{Q  
XpHC5jZOP  
小蛮用来叫我起床的招式基本上都被用过了,那小偷居然还是不醒,看来他睡觉的本事跟我有一拼。 ]2_d=Z6  
eQ1{RmFG  
还是那句话‘对狠人就要下猛药’。 {q+)g"^d:  
[A66+/K  
“爆豆超杀「冰水之洗礼」!”小样看你还不醒吗? LG@DS v`  
*oG|@COH'  
事实证明超杀就是超杀,果然拥有遇神杀神遇佛斩佛的威力。可是我没想到那家伙醒来的第一句话,就让我对他产生了好感。 {X~`YF/_  
.KfX<h   
“小妹!别闹了,让我再睡一小会儿。”声音很虚弱,但是我听得很清楚。 B]a b.u_Z  
&]&1^~O{  
深呼吸一下,忍住眼看就要滑落的泪水,我温柔的趴在他耳边说“哥们儿!你终于醒了,我不是你小妹……”那种遇到知己的感觉,大家都能体会吧?同是天涯沦落人啊! dX$ig,q  
w=*p?L4  
“这是什么地方?我这是在哪儿啊!”他想坐起身,可挣扎了两下又放弃了。 ^v(h f  
[29+#q&  
“这是我家。你在我家。”(对!就是你!凭什么说我不要脸!我怎么就不要脸了?我和轻红是什么关系?她的不就是我的吗?) l]KvS?R]  
QNgzsA  
大致看了一下四周的环境。“看来是真的离开阿尔特星了。”然后又看看我“问一下!这里是神州大陆吗?” *&@TIc9Ru  
??(i+kT'k  
“??????”用手摸摸他的额头,又摸了摸我的“哥们!你也没发烧啊!呀~!你不会摔出什么毛病了吧!” &_d9Z:  
X5S-63"9v0  
“你才有毛病!我正常的很,你快告诉我这里是神州大陆吗?小妹!我小妹到哪儿去了?”看他样子,真的是很急,把我手都握疼了。 %ZgUEt .5  
b\uwv83  
“你先放手!事先申明我对男人可没兴趣哦!你说的神州大陆可能是这里,不过那是很早很早以前的叫法了。现在这里叫‘中华人民共和国’简称中国。还有!我就看到你一个,没见到你小妹”顿了顿,然后盯着他的眼睛“你小妹也来了吗?长得怎么样?漂亮不?不会躲起来了吧!要不我帮你找找?” By-D\(>  
,"lk!6Y<  
看我提到他小妹,原本无神的目光一下子就亮了起来。“那还用说,我小妹可不是一般的漂亮。”叹了口气,目光又变暗了,垂下头低声说道 6N!o5 v'  
Qpd>2C  
“她也就是我亲小妹,不然我就泡定她了。” ^/Vh%2W=  
"7?/zf  
………… BWilNR$W  
Q^POb~  
我无语了好久,这家伙果然比我狠,原来还以为是个同道中人,没想到面前这家伙却是个前辈。单说好色这点,他可以做我师傅了!这下的打击对我来说可谓不轻“前辈!可以解释一下吗?我有点头晕。你从什么地方来?那个……那个……还用我帮你找小妹不?” V5*SF3p  
_M3A I"k  
“我来自阿尔特星,具体位置不知道。我和妹妹是用上古流传下来的魔法卷轴才能回来这里。你也不用急着帮我找小妹,因为用魔法卷轴不一定会传送到什么位置!” f/J/`0EP  
#^L6Nz:<9l  
“阿尔特星!魔法卷轴!传送!”怎么有那么多小鸟在我脑袋上飞来飞去? @-V ]f  
Nm.8;Q|  
看我一头雾水的样子,就知道是越听越迷糊了。透过他的眼神我也知道自己很笨,不过要是这种情况被你遇到了,你能明白吗?“我说前辈啊!你可以说的再详细一些吗?我很笨的!” YCbtHV:G  
_ O\hp  
白了我一眼,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先扶我坐起来,这次你要听清楚。我受的伤很重!没能力说第二遍,况且我们还有一些事情要做。” Y`ngRE6  
:L, .#v>"  
“我们家族也是发源于神州大陆,最早的族长是个叫做‘炎帝’也叫‘神农’的人。在炎帝和另一个族长黄帝联手打败并彻底铲除了神州大陆上的魔族和兽族以后。法术高深的炎帝和武力强横的黄帝,都了解到只有魔武共修才能获得可以向神挑战的强大力量。因此两个家族合并为一个大的家族,相互取长补短。后来又不知道经过多少年,他们的直系后人却发生了争执,一个说应该以法术为主以武术为辅,另一个就说应该以武术为主以法术为辅。结果在各不相让的情况下,炎帝的后代就带着同自己保持一样观点的人,用传送之法去阿尔特星定居下来。这就是我们家族的来历了。” (4\(vw8  
;y6O q_d  
“后来呢?后来怎么样?”我不禁两眼放光,急声追问。 `nJ~'  
mFWr&  
“那时的阿尔特星,还叫阿尔特大陆呢!别看各个种族多多少少会些法术,可还是面的很。不过也拥有一些,对修炼法术来说,神州大陆没有的条件……” <A6h~GM&l  
tm6% D=  
“前辈!现在全世界人民住的地方,我们都称她为‘地球’!” %*C<!j,Q!h  
uN)\ .Oa  
“哦!这样啊!听族长说我们刚刚发现阿尔特大陆是圆形的时候,有人提议把‘阿尔特大陆’改名为‘阿尔特球’结果那人差点被人骂死!最后才定为‘阿尔特星’哈哈哈!‘阿尔特球’……”刚笑两下,就开始剧烈帝咳嗽起来。 8|=!$yyj  
<\x"`p3'Q  
“前辈!别急别急!一会儿说完了再笑也来得及,快!继续继续!有什么这里没有的条件呢?” ]AI/- W]B  
i&#@sm?  
“那还不是被你打断的……阿尔特星虽然各个种族之间也发生过战争,但是各族也都延续下来,各族的法术也都流传下来了。当时我们的族长大喜,就开始游历于各个种族之间融合各家之长,到后来就演变为阿尔特星现在的魔法文明。” ^} z9O I  
+B/Zq\sk#  
“发现阿尔特大陆其实是圆形的,也是我们当时的族长。传说他那时刚刚学会飞行术,就想看看这片大陆到底有多大!然后就朝一个方向飞呀飞呀飞,结果发现又回到原来的位置。当时他不能理解,又开始飞呀飞呀飞,还是一样!后来仔细想想就得出‘阿尔特大陆是圆形的’结论。你不知道当各族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才有意思呢!” E !~G]RV  
q>98|<H,  
看来魔法那个东西还真的好用,要是他们族长当时还在地球的话,那第一个知道地球是圆形的就应该是个中国人。我现在才真正了解‘保持一个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有多么重要了! AI61  j  
c\e"5%  
“怎么有意思呢?你快说来听听!” -WI0v19r)  
$lmB5r{aV  
“我也不知道!书上又没写,到那儿就完了!” [>H[Mahd  
C8f4ZB5NG  
“照你说的来看,在阿尔特星你们家族是最强大的喽!” 9QA%Zv  
n2SjX=1o  
“当然了!除了那里的神王和神王手下的主神,还有魔皇和魔皇手下的魔王以外。就连魔族和神族都不是我们的对手!”他的语气中充满骄傲“因为我们是「炎黄子孙」,是「龙神」的传人!” ("Sy{hU{  
"(wtEg06)  
“你来地球的目的是什么呢?” i7]rF?m-  
EUWGe{  
脸稍微红了一下停了一会儿正色说道“因为不够团结,做为炎帝的直系传人也就是‘神农氏’的守护者,当初我们不负责任的离开,导致魔武不能共修。结果我们的家族被阿尔特星的神王灭族了,只有我和小妹用魔法卷轴逃了出来,而我因为走晚一步还被打成重伤。如果我们是魔武共修的话,管他什么神王还是魔皇的都只能算个屁!父亲让我们回来的目的,就是寻找黄帝的直系传人也就是‘轩辕氏’的守护者。让我们重新融合两族的力量,魔武共修重振「炎黄」的威风!” CaQG  
}}5sI<)  
此时我的情绪也被完全调动起来“你看我怎么样?是不是也能魔武共修呢?” vpN3f9B\:  
9 -RyMg  
“虽然你也能魔武共修,但是你能够拥有的力量却是有限的!” 'lccBe   
mW C_E&  
“为什么?我也是「炎黄子孙」啊!”这句话我是用喊出来的。 P"'_1FG  
]*]> o  
“因为你不是守护者!不过就算这样,如果魔武共修的话,得到的力量也是不可小瞧呦!”说到这里换上一种诱惑的语气“其实也不是没办法解决……” V#9Q>u$Iv  
=9=rjd O  
“什么办法你快说来听听!”原本我快要耷拉到地上的脑袋,马上就抬了起来,目光成心形放射状。 ?o/ukZtJV  
<5ZVm  
“你要答应我两个条件才行!” l 9o>D@M  
g~]TSvK  
“没问题!只要我能做到,一切都好说。” -xpxQ|&%  
_&Z%JoOT  
“第一个条件找到我妹妹并且好好照顾她。她叫神绯,我叫神浩。” _am2a?Tv  
#8\aI%  
“没问题!没问题!这个我答应了”你把你小妹说的那么好,如果找到了就算你想不让我照顾她,我都绝对不会同意的。 %E0p2l !j  
]v-9 qs^.  
“第二个条件如果有一天你足够强大了,你要回到阿尔特星,杀掉神王替我和我的家人报仇!”说完他的眼睛死死盯着我 #\ek$IK3  
F6? S ]  
我也盯着神浩的眼睛,正容说道“要是有那一天的话,我不敢说神王必死无疑,但是我向你保证!当我遇到神王的时候,不是他死就是我亡!” AV2M Q[  
+e<r0%  
“那好!你去拿把刀过来。” c:zNqvZ*O  
OWz_G7{  
“干什么用?”虽然不知道拿刀干什么,但是前辈的话我敢不听吗?“对了!你是怎么知道是神王下的手呢?” iUT/$Th  
qzyGS_  
“原先我也不知道,那些没脸见人的家伙,是神王和他手下。但是我拣到了这个”等我拿着刀回到他身边,神浩从怀里掏出一个指环放到我手上。“这个东西我在书上见过,它叫‘逍遥指环’是只有神王才能使用的武器。那个没脸见人的家伙可能是怕别人认出他的身份吧!要是他打我的时候带着这个东西,我就没办法和你说这么多话了!” P% ns;  
EE#&oy  
“就它?有那么可怕吗?不会是假的吧!”说完我还把那个东西放的嘴里,用牙咬了一下。 {cINU3 OW  
X[\ qnih  
神浩看的是哭笑不得,敲了我一下“你当那么轻松就能做出来啊!这个是最初的神王历时万年打造出来,并用自己的鲜血和一半的法力赋予它灵魂,如果不是因为打造它,第一次魔神大战时,最初的神王也不会和当时的魔皇同归于尽了,要是最初的神王不死,说不定也就不会搞出这么多事情来了。” =RHq[ >P  
Jv8ARl`R |  
“打造出来了,那个最初的神王还是被挂掉,这东西还不是没用?” G?U>k  
Q#U+ w7  
“你要记住了凡是有灵魂的东西,都需要成长的,经历的时间越长,它的威力也就越大。从第一次魔神大战到现在,已经过去好几万年了,你说它能不厉害吗?” ~8GJ?jL Q"  
g6[q6,#Z  
“乖乖!这么变态啊!可是我还是感觉不出有什么出奇的地方~!” K wPw);S  
<m-n"kagT  
“废话!就凭现在的你要是能感觉到它的力量,那才见鬼了呢!以后当你修炼精神力量,有了一定成果的时候,你就能感觉到它的强大了。你把它收好,这可是最有力的证据!要是弄不见了,我就是变鬼也会回来掐你的!” Cz0{[pa|  
# T nb  
“遵命!遵命!别说的那么恐怖好不?” 'i[>U3fx  
LQDgyp*9  
“如果你没有问题了,我们就开始换血吧!”说完神浩就接过我拿来的刀,再他的左手上划了一个是十字。“你拿的是什么破刀,怎么这么钝!你也在左手划个十字,然后握住我的手。” *(uyvB[Feb  
*^kczYifAK  
“等等……!你说什么?换血?你的是什么血型?会不会有生命危险?呀……!你的血这么是金黄色的?” .{jnp=|d  
Wr\A?$u V  
“你……废话还真多!说是换血其实就是融血。跟你说的什么血型没有一点关系,融血成功的话可以加强你许多自身的能力,从而使你也成为守护者的一员。我们守护者的血液当然是金色的,慢慢你体内的血液也会变成那样的。你是没什么危险!可是我就会灰飞烟灭。” lR@* [  
`9FDr~nW  
“那样的话,我就不换了。我带你去医院,你会好起来的……!”我是开始喜欢那种神秘力量了,可是我不是冷血动物。“如果我得到的力量是你以生命为代价换来的,那我宁愿不要!” 5O++W'I  
ewp0X8  
“他妈的!你有完没完!现在我是靠体内的魔力勉强在支撑,早就说过我马上就不行了。一会我挂了的时候,还是会灰飞烟灭,结果是相同的。与其那样还不如在我死前送你份礼物,要我替你划吗?快点!别让我死不瞑目!” VB, >JP  
W@tq*4\  
当我们的双手重合到一起的时候,神浩的身体被白色的光芒包围了,颜色逐渐加深直到变得金黄。最后凝聚到一起,在我们的身体上不停的游走…… BVLu|YEW  
y5^AOZ@f  
金色的光芒已经消失不见,手仍然握在一起。是我不想放开,第一次我感觉到男人的手,也是那么温柔。“神浩!你放心,我邢风用生命发誓!答应过你的事情一定会做到!” &qk/-ihe  
%F9D~fko_F  
“笨蛋!别说傻话!你可不能挂了,要是你挂了的话,谁来照顾我妹妹呢?”此时的神浩面色更加苍白,看不到一丝血色,生命逐渐从他身上流失。“还有几句话,趁我还有口气,有些事情要交代一下。”等我把头靠了过去才继续说 Cjz)_)@BG  
S3S5] H*  
“刚刚融血的时候,你的身体发出了体抗,这些和书上写的不太一样。可能这也是融血后我没有立刻消失的原因。我不知道这些代表了什么,但是至少你现在已经算一个守护者了。我也可以安心的去见我的族人了,有一点你要记住,融血虽然成功,可并不代表你已经拥有魔力。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要想获得强大的力量,还要靠你刻苦的修炼。至于修炼的方法,只有你找到我妹妹的时候由她来告诉你了。要想给我报仇,你还要找到‘轩辕氏’的守护者才行。” yLaA uR  
"0%\UK4  
“这样啊!那我算不算上了贼船?是不是上了你这个书呆子的当?”说话的同时我重温了一遍已经快要忘记的,那种流泪的感觉…… U[WSET  
B[Cw'q3  
“他妈的!你小子还真是不知好歹。一会儿你可能会晕一下,就当是对你不知好歹的惩罚……还有一点,我总觉得我族被灭,其中可能有什么阴谋,那就需要你去发掘了。”说到最后一个字的时候,神浩的身体又出现了那种白色的光芒…… i,ld~[d  
b4}.y(z9g  
强光过后,大约一分多钟,我才能看清周围的事物。原先神浩靠坐的位置上,只剩下一件破破烂烂的衣服。 (9:'- 2eL  
(=U 3L6Xw  
短短的一个多小时,就让我经历了一次生离死别,第一次看着朋友从身边消失。我无能为力……力量!强大的力量,可是向神挑战的力量,我什么时候才能拥有呢? _y!iC7l  
yEAL62  
取下从小就带在脖子上的项链,穿过那个名为‘逍遥’的指环后重新戴好。眼前一黑……

long 2007-05-20 20:43
第六章 尽情享受美人恩 "sJ In   
|i*.%)]f  
作者:hhh '#]lC`0  
pD_*l{  
眼前的轻红,是那个和我纠缠过多次的人吗? IsX#(ZOpC  
W;,Bp|;.  
熟悉的感觉被新的刺激所代替。 `>g^7z  
l$2^,#Net  
全身只着一层软薄的轻沙,侧身卧床,一只手托着香腮,单靠它来支撑身体的重量。另外一只手落在自己的胸前重地,不停的抚摸着。面上含春眼若桃花。更要命的是,这妖女一只修长、白美的玉腿摆脱轻沙的束缚后,缓慢的曲起然后舒张,接着再重复着相同的动作。那层轻沙虽然可以阻挡一些春光,但是却完美展现了那具胴体的曲线,更何况轻红的身体我已经熟悉的不能再熟悉。 Gk-I! ?  
>TDx#]w:l  
欲火就这样轻易的被撩起。 +eo#%-K  
T*3Qof`  
看见我嘴角的荧光、赤红的双眼、蠢蠢欲动的小弟。她媚笑一声,停下在自己胸前活动的玉手向我伸了过来。勾了勾指头“帅哥!你在那儿做什么?还不过来吗?”…… ; ~WN{jF  
PZ K 1Dd$  
原本就是弥天大火了,这时又被浇了一桶油。 w=Z?<; D_  
3oE.mYj  
一边暴力撕开那层我眼中的废纸,一边大声的咆哮“轻红你这个妖媚的色女,如果明天下不了床!那可是你自己找的!” <POsoBnK1  
Z\Mu6\\Oo  
咦!是谁在打我的头?呜呜……你赔人家美女! \@Wk[)uLnZ  
! FO 9gs  
朦胧张开双眼,揉着还在刺痛的脑袋。“这儿是哪儿啊!轻红到什么地方去了……”话还美说完,我的头上又挨了一下,接着听到一阵银铃般的笑声。“表姐!你现在的男朋友还不是普通的色哦!” I 0H}30  
r`C)|OCD  
讨厌的消毒水味道,提醒我这里是医院。 < F._{  
E/48;%JdF  
站在床前前的轻红,已经被红色完全覆盖。不用问,打我头的一定是这个色女了。在她背后一个小护士正在极力忍住笑意,不过看她咬紧的嘴唇和抽动的双肩,就知道她一定很辛苦。另外一个短发、直腿的女孩儿正用她的小手揉着肚子。至于容貌长得如何?、胸前是否挺拔?,我还看不出来,因为她已经笑弯了腰。不过她的腰还蛮细的,同小蛮和轻红有一拼。 <p-Wz8,!  
FpE$>!a`@`  
这下可真是糗大了!我哪儿知道现场有这么多观众。 h#b9=p7Z&  
?c>S;h  
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脑袋“那个……那个……其实……轻红你也有不对的地方哦!” Q~I )o+r3  
%it4udz~hn  
“你说什么?我不对?你说我到底什么地方不对了?”语气中没有羞怒,只有一点点嗔怪,但是扬起的小拳头告诉我。‘如果说不出理由,它会再次跟我的脑袋打招呼。’ (HOUrC u$'  
D ^YrnO  
“还不是因为你太诱人了吗?让我魂牵梦绕,所以你也应该负点责才对。”梦中的情形,到现在我还无法忘记。 KjCx"B  
mmU+D;  
“想死了是不?一天到晚就知道油嘴滑舌。脑袋里面全都是那些坏东西!”话虽然这样说,可是举起的小拳头却也不肯再向我落下。 M $R+fT8mY  
_kD?:Ds+B  
“表姐!看他的样子,也不象是要自杀的人啊!快问问是怎么回事。”这时那个短发女孩儿插嘴了“话又说回来,也不知道是谁让他发的那种梦,那家伙居然喊的那么大声。真想问问梦到什么了” s| og'U  
Q;.IryI  
轻红再一次被人给“煮”了,这次的凶手就是她那可爱的表妹。旁边那个小护士此时也忍不住了,前脚冲出病房,跟着从走廊里就传来一阵笑声。 N @{:}Pp  
Fi;-*3  
这种程度的调侃,对我来说自然没有杀伤力。我目光被晓燕的脸勾引住了。这对表姐妹出奇的相似,很容易让人误会是双胞胎。比起轻红虽然少了一份成熟的妩媚,却多了一丝青春的活力。奉劝一句,最好你不要到轻红家去住,不然一个不小心我认错人,「错把西湖当西子」的话……嘿嘿! 4 YGc/l  
D| 5Cyo+_  
佳人含羞当然很好看,要是恼羞成怒就不好了。没等轻红开口,我就把话题接了过来“自杀!谁要自杀了?你是在说我吗?小美人儿?”顿了顿,在晓燕的胸部满足了一下眼睛的欲望。“生活这么美好,我怎么会做那样的傻事?” 8[o6:X1  
na>3o)\  
“表姐你也不管管,当着你的面他都敢调戏我!”脸红、跺足,明明她的小手在指着我,话却是对轻红说的。 |Y%=}+S  
r +VcHp6.  
女人的报复心里都是这么重吗?还是默许了我对她表妹的调戏?轻红看了一眼晓燕,没理她。然后把目光落到我身上“你还说呢?那天你告诉我早点回家。等我回去的时候,看到有一辆送餐车还在门口等着。因为早上出去的比较急,钥匙忘带了。车上的人看我敲门,就过来对我说,他已经敲半天了屋子里没人,就让我签收一下你点的东西。当然那时我会比较生气,就想‘搞什么啊!猪头!让我快点回来,自己又不知道跑什么地方去了。’”拐弯抹角的骂了我一句,再送我一记白眼。(我当成是秋天的菠菜)然后继续说“后来感觉事情不对,幸好晓燕手上也有钥匙,我就给她打了电话。进去以后就发现你躺在地上,左手有十字刀伤,旁边还有把刀,凳子还倒了。就以为你有什么事情想不开,要自杀呢?” h"trG71  
B5h)d'a8  
话说完了,气氛也变得沉重起来。轻红原本通红的小脸,此时也血色褪尽取而代之的是让人心疼的苍白。可以感觉到当时她的恐惧与无助,是什么让相识不到一个月的轻红对我用情如此呢?仅仅因为我是她的第一个男人?那第一次相见就似曾相识的感觉又怎么解释?这是不是就是爱呢?她把她的爱全部给了我,我也能给她相同的回应吗? =GuKfmA{  
.?P/G}yz  
我不知道,也不准备去想。 7UR?H}&d  
8J6L57:q!  
张开双臂顺应自己想要紧紧抱住她的冲动。“轻红!过来给我抱抱好吗?”我的话音刚落,刚刚由通红转为苍白的小脸马上又恢复成原来的颜色了。真的好欣赏轻红面部,充血的速度哦! _hiy7.pO  
p^fY]}YO  
“你个大色狼!又想占我表姐便宜是……”惊讶于自己看到画面,什么时候骄傲、冰冷、孤高的表姐变的如此热情了?“你们……你们……还真是不分场合啊……” 8:Z] 6b!  
C5o8wA  
不理会晓燕那个大嘴巴,克制住自己想要揉碎怀中佳人的欲望“小傻瓜!就算不认识你的时候,都不会去做那种傻事。更别说现在了,我怎么会舍得离开你去自杀呢?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以后在跟你说。来让先我亲亲!” 05(ieA;(  
t}ZMrJj>  
轻红虽然被我抱有些意乱情迷,可也没有完全失去理智。左右晃动她的小脑袋企图逃避我的色嘴“不要了啦!晓燕还在呢?” oo.;j-  
V]=HG|o>  
“亏你还知道我的存在!搞不懂你们这对色男色女,光天化日之下……”显然是不好意思继续当‘小太阳’了,一面向外走一面说“居然无视我这个纯情少女的感受……” 4HOULk _  
C<wb\M5  
在往后的话我已经听不到了,因为我全部的感官已沦陷在轻红甜美的红唇里…… g w8xeG  
v{NP47q  
“轻红宝贝!今天还要去公司吗?”轻红的嘴巴刚刚逃开,胸前的尖挺又被我的大手俘虏。有了上次的经验,她想必也了解‘抗争只会遭到更大的镇压’,所以也就任我为所欲为了。 ID )C-_Ux  
B;o5td 5OY  
“早上的时候人家也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才能醒来,就往公司打电话把事情交代过了。”看见过眯缝着眼睛,享受主人爱抚的猫咪吗?轻红现在的样子简直可以腻死人了。如果这里不是医院,换成家里或者是宾馆的话,她马上就会被就地正法的。 tptXb  
[#9m)a[G  
“哈哈!太好了。那我们出院回家吧!” Hgl IP7  
o&oK$p  
“不用这么着急吧!你才刚刚醒过来,流了那么多血,应该多住两天好好检查检查。” +6dyQ>  
)5\INOKK  
“急!当然很急啦!我根本就没什么问题,那点血算什么。我现在的身体可能比以前还好……”提到身体,就让我想到了神浩,心中免不了一阵难过。 ;*-b`44=;  
<f06N[k  
轻红感觉到我的手停了下来,张开眼睛盯着我“风!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告诉我为何你如此悲伤?” BSx/\%  
xT3lRK;  
“没什么!我不过是想起一个死去的朋友。” ErJoP#TS_  
x8MN TPdoF  
“哦!这样啊!是女的吗?是你以前的女友?还是妻子?”女人的想象力还真是丰富多彩的,不管什么事情估计都能和情敌挂上钩。这不!我怀里就出现一个‘微酸美人’。解释是一定要的啦,不然微酸变成强酸或者是硫酸的话,我就死定了。 >T <,|  
`]39^ inT  
“那个朋友是男性的!他和我这次受伤有关系……” =@Us0%]c  
<zN6e<,T^  
处于回忆状态的我,并没有发现轻红眼中的恐惧。直到感觉到她身体上的僵硬。想起她受到的伤害时,我才恍然大悟。 Mm9,3b4  
CD!]|0  
“还是放不下吗?不要怀疑我说过的话,我会照顾你、保护你一辈子的。相信我好吗?叫护士过来我们出院,等到家了,就把一切都告诉你。” =!rVMh  
HhB/[p1  
她的嘴唇再一次被我俘虏。

long 2007-05-20 20:44
第七章 火辣火辣的洋妞 #C8{  
 / }a=GeT  
作者:hhh ^rXh<ygT  
< 7&I&MG  
轻红一句“你是病号!”便剥夺了我开车的权利。呜呜呜!要知道,这次的车子竟然换成一辆‘笨死了的600’。好想摸摸它方向盘哦! >I$uA<^V  
P&Z d@a #D  
一路上难免的会和大嘴巴晓燕斗上两句。开车的轻红因为忍不住大笑,常常作出那些难度很高的‘响尾蛇’动作,有一次差点被一辆迎面而来的‘别克’热吻。惊吓之余警告我们两个“不许再闹了!哪个不听话就踢下车,让他(她)自己走回家。” sBu_@HTdg  
0Aorn; m  
可是你们要知道,车上有两个大美女,我却自己坐在第二排,是男人就都会很郁闷啦!轻红在开车,从考虑身家性命的角度来说,她不能招惹的。那个晓燕更是不可能让我对她动手动脚,所以最后还是忍不住开口了。 #aCx|p*N!  
f@D[Op H  
“我说晓燕,我们讲和好不?” R }4]KHSn  
D[:CFa'.  
“嗯!我考虑考虑再说。” w65!mFlH  
SHTa`!d:)  
“你的名字很好听,说话声音也蛮甜的,我以后叫你小燕子吧?” @0H&+)  
,N(\Y5tq.x  
“不行!我讨厌小燕子。” +G)9Kuwy  
t"I<1btlei  
“不会吧!小燕子……穿花衣……年年……春天来这里……”说完我还唱了一段“你看你看,多好听啊!” dSj -\ai/  
!j>{~K?F  
“好听个屁!你给我闭嘴,再唱的话小心锤你!人家不是讨厌燕子,是讨厌人啦。” h "I5]pH"  
tNZVE)W~  
“哦!原来如此,那好就不叫小燕子了。我想想看叫你什么好呢?嗨!有了!既然你那么能讲话,我看以后就叫你小麻雀好了。哈哈!小麻雀、小麻雀!” EV|!w-; L!  
(f]tIfD{  
开车的轻红这时也一脚踩住刹车,趴到方向盘上笑的花枝乱颤。等她笑够了,就把脸一绷。“风!你刚刚是不是忘记我说过什么了?” o`Q.tN1  
j|<SXted  
“不必这么认真吧!轻红宝贝,要知道我可是个病号哦!你就忍心看我拖着病体自己一个人走回去吗?”我把自己的脸扭曲起来,就好象一个十分好看的包子。 #=aS] 8#  
1mb,2ah  
“…………”绷着脸没理我。 R5 D~E  
P{%$ iZo  
“红红……为夫保证下不为例。好不?”我还不想死心。 j'sR+U {  
i65{}uin  
“…………” UiR"PR5  
7NR%D<T;r  
没办法走回去就走回去吧!谁叫我挑战轻红的权威呢。没有了美女的诱惑,我正好可以整理一下思路。想到这次的奇遇,心里当然免不了一阵暗爽。想到答应神浩的事情,又是一阵伤神:中国这么大,人海茫茫的,我到哪儿去找他妹妹?就算是找到他妹妹,我又要到哪儿去找‘轩辕氏’的守护者?就算是找到了‘轩辕氏’的守护者,我又怎么样才能去‘阿尔特星’?就算我到了‘阿尔特星’,我又要到哪儿去找神王?就算我找到了神王,我又…… q R!2L   
<'Ii>y6  
看来天下还真的没有没有白吃的午餐!都怪我平时小说看的多了,被那些作者愚弄还不知道呢!他们肯定是抱着那种‘我入地狱!你也要入地狱!’的想法。也怪我当时脑袋一热,只想‘有力量多爽’没考虑后果就……唉!悔不该当初……唉!说什么都……唉!……(妖蛙语:笨蛋!现在你回头就能看到,从腰部往下都变成小尾(读yi三声)巴的神浩,在你背后坏笑呢!)垂头丧气的走着,连眼看就要和一棵小树做‘亲密接触’都没发觉到。 VtzHn,y  
P z45h  
结果! 6m!% M\   
8pjADv"g"O  
摸了摸嘴唇,看着那棵风华绝代的小树说“小树啊!小树!希望你是植物家族里面的美女……”(小树语:好讨厌哦!用猜的也可以啊!人家不干啦!) IK AcbVs  
i tv_l8  
“算了!算了!不想那么多了,那家伙不是说他妹妹是个大美女吗?你欠的帐就让你妹妹用她的身体来偿还吧!哈哈……让我先看看你送我的礼物好不好用!那棵大树长得那么丑,也敢出来玩儿?吃我一拳……” ;;- R B  
lay:%'~  
弯下腰左手握紧右拳夹到双腿之间,然后蹲下、跳起,然后再蹲下、跳起,然后……(大树语:谁叫你乱搞男女关系。不!应该是男女歧视了!小样尝到苦头了吧!怎么没疼死你呢!) )_%;)od%  
M9$T`p!L$  
其实身体伤的疼痛算什么呐?受伤最大的是我那脆弱的心。悲痛欲绝、痛苦万分、欲哭无泪等等这些都不足以形容我此时的心情。 &f2<^ $^q?  
(3l@R@](!  
“混蛋!神浩你给我出来,老子要退货!”无语问苍天,好久……好久……最后咬着牙从缝儿里挤出一句话“找到你妹妹以后,你就等着她这辈子还能不能下床吧!”女人我哪儿舍得打呢! 8 ^ .O)s  
ZMU/k2T,  
一边骂一边走,一边走一边骂。 G4#k-Hv^  
Pmd32vLY  
忽然一阵急刹车的声音从我身边传来,扭头望去。 u QOgBeK+d  
]/4nS:8g|U  
“法……法……法拉利……F50!”惊呼一声。原本懒得跳动的心脏,开始和正常人一样了。心目中达到神的位置的三款极品名车,在一天竟然出现了两部!不管它们什么时候出现(除了旁边有美女)!我都会流出白痴一样的口水。 9 !EU S9(  
xhi-$k*8.  
这时,一个身着鲜红色皮衣皮裙,带着墨镜的异国女郎走下车来。 S%E7D^:@+  
M%x>p5*/  
“有必要买那么瘦的衣服吗?还好拉链只到胸口的位置,要不然,把那对超级爆乳挤坏了,还不心疼死我啊!”心里的话当然要在心里说才好,早上在医院犯过的错误,休想我再犯。 IEny<xh2@  
bEK q2C  
一阵微风拂过,扬起她一头银色长发……我的时间全用在看美女身上了。你问我形容她的词汇?抱歉!没空理你,去参照一下「乡村歌后」‘仙妮亚唐恩’的容貌,电影「X战警」中‘风暴’的发色! @bV)S%yU)P  
/hAYPt  
现在可以听到我心跳的声音了,赶紧抹了一下嘴角“仙女姐姐!你有时间吗?眼看还有三个多小时就要到中午了,我请你吃饭。你说我们去那儿好呢? ^;*&iR  
j\)^(L*\  
“呵呵!不行呢!我还有事要做,如果你能帮我一个忙的话,下次见面我请你吃饭。”用摘下的墨镜把被风吹散的几缕发丝拢到耳后,冲我娇声笑了一笑。盯着她淡绿色的大眼睛……要不是我先天心脏就不好,跳的极慢,很有可能会当场猝死欧! mPZ]R'T@K  
.vJeTvN0  
“哦!这样啊……对了!仙女姐姐,要知道现在可是冬天,姐姐穿的那么少。冻坏了可不得了!这样啦!我家就在前面,你到我家坐坐,喝杯热水暖暖身子。要是还不行的话,再洗个热水澡,相信我啦!很舒服而且我还绝对不会偷看。要是还不行的话,我家还有漂亮的大衣,可以送给姐姐你穿。要是还不行的话………”我曾经自学过,广告和市场营销。 VH} 6diB  
uJ"bYJ6$`  
“其实我真的不冷。下次!下次一定好不?现在只想跟你打听一下路……”仙女姐姐不得不打断我。 Atr"Rw  
SW^q+Q^.  
“哦!这样啊!姐姐想去那里?方圆百里没有我不知道的地方。”见自己的阴谋,无法得逞了,只好在仙女姐姐面前吹吹牛,给人家一个好印象也是好的嘛! 5p.4(kVw  
,B=K.$  
“你知道这附近有个孤儿院吗?” 58KG''X  
)Qz*xD|?  
“当然知道了,姐姐去那里有什么事?”别看这座城市不小,可是只有两家儿童福利院,一家在西面,另外一家就在附近。而且我就是从那里出来的。我会不认识自己小时候的家吗?再说了我的小蛮就在那里工作。「我的小蛮」嘿嘿!感觉不错、我喜欢。 cWgMx)>*  
zT?Ll  
“耶!太好了。”打了个响指、加上一个小跳跃,然后欢呼道“拜托你!快告诉我吧!” 1zI\#AR  
L(ekO4,iHY  
心想‘我才要拜托你呢!不要抖的那么厉害嘛!’害得人家眼睛都快跟不上她胸前的‘波澜起伏’了“沿着这条马路往前走,前面不远处有条岔路,左边那条就是去孤儿院的路了。” swYe-#bE&  
n[LG7yP-  
“谢谢你!小帅哥。那我们再会吧!” p >{ u>*  
zuvj^A  
“仙女姐姐,不用跟我客气,能帮你的忙是我的荣幸。”说完我还把身体向她靠了靠。为什么?你不知道外国有那种拥抱、接吻的礼节吗?可是……她好象高兴过头,把这礼节给忘了。 EHf4q53 ?  
N`^dc [  
眼看她就要上车了,我连忙把她喊住。“等等!你可以顺便带我一程吗?我身上有点伤……”说完我把一直藏在身后,缠满纱布的左手和肿的象什么似的右手,举了起来冲她晃晃。心里却想“能少走一段就少走一段,何况还有银发、红衣、爆乳的外国靓妞和超酷的F50。” o1@$pM/f  
y*$F]_5(  
“没问题,上车吧!” ?s(jr`fo  
?`%wg,8B  
……………… C >S_R3i  
W_AbpoZa  
“姐姐的头发好漂亮,你是那个国家的人?叫什么名字呢?”屁股刚刚坐下,我就开始搭话。 )D\[f?l  
X/W3t_O0  
“谢谢!我是法国人,你可以叫我妮亚。”居然就差了一个字,这也太巧了吧! =yU!xz.Sr7  
rrig%kq3%I  
“法国好啊!巴黎雾都多有名儿啊!我最想去哪儿……”等等!前面那辆奔驰600不会是轻红的吧!“姐姐!等一下,我要下车了。” Wsbcl8@'x{  
EfiG_e3  
“怎么了?” QmuNf0pC  
4q48 ].WY  
“女朋友接我来了。” OuM%(=i  
F>A5%4?-  
也不知道那个洋妞是不是故意的,我下车时她也跟了下来,还用她们那边的礼节招呼了我一下。摸着被偷袭的脸颊,我开始苦笑。等会儿要怎么跟轻红解释呢?

long 2007-05-20 20:45
第八章 温柔乡乃英雄居 KpvxBG  
uExvj  
作者:hhh +_q=tzi}+  
Qh \qv 85V  
果然没错,车上下来的美女正是轻红——的表妹陈晓燕。 +\qtUxJv  
kM3FEHKV_  
先是瞪了我一眼,然后把目光向妮亚望去,妮亚此时也在注视着晓燕,气氛顿时变得紧张起来。只见晓燕双手握拳,漂亮的眉毛几乎皱到了一起,顿时让人感觉一股磅礴的气势。反观妮亚,还是那副懒散的样子:单手抱胸左手自然下垂,身体靠在F50上,她的眉头虽然也皱了邹,不过只是皱了一下。总的来说就是「不经意间透露出强大的自信!」。寒风过处,带起的是妮亚的银发和晓燕的衣角。汗水从我的额头渗出,但是……我担心的不是她俩。 P3D.Pd  
9;W(+(x  
“惨了!惨了!死妮亚害惨我了!要亲我干嘛不早点。这下好!被轻红和那丫头看到了,一会儿我要怎么说才好呢?”我正在伤脑筋的时候,听到晓燕轻笑一声。 e.Ti'6`W  
X3fF]-9  
“呵呵!我还想替红姐教训教训你呢,现在看在美女的面子上就先放过你了。”在放松拳头的过程中,晓燕还把它举起来冲我晃了一晃。 W.9f> ~  
rq|\6Kg^y  
不得不承认美女的魅力是无穷的。妮亚的美貌就让我少挨一顿毒打不说,就连原本剑拔弩张的气氛,也在晓燕的笑声中消失的无影无踪。妮亚也在这时开口了:“你是他的女友吗?也很漂亮啊!”说完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J,am:'  
6HRl~-?  
“等等!你先别走,我不是他……”晓燕听她这么说,先是脸红了一下然后又呆了一呆,等想起应该解释一下。她能看到的只是F50的屁股了。 dbWNv  
g0/~A _{]  
当然不会傻的等她过来找我算帐,连忙溜到车上,坐在轻红身边,小心陪笑。“轻红宝贝!你干嘛这么严肃呀!来笑个看看。” @+)L6BP8  
=p-+F  
“你当我不存在是不?在医院里当着我的面就敢调戏晓燕,这个我先不说了,大家都是自己人。现在呢?刚刚离开几分钟,你就又勾搭上一个,竟然还是外国的。你自己说说看吧!应该怎么办?” Z" ~.Y@]@T  
wo.Jgd\d)P  
二话不说,我抓起轻红的小嫩手,轻轻握了握“轻红宝贝!刚刚那个其实和握手的道理是一样的。礼节!纯属礼节。乖!别生气了,不然会有皱纹的……” v>&Y5F:d  
G@#VHB5 Q  
“回去以后,我们再好好儿算帐!”说完猛地一脚油门,可怜我安全带还没系好呢…… bIF*.~sJ  
d1dyD\q`6  
说实话当天我也不知道自己流了多少血。进门看到地上的几块黑斑后,着实让我感动一番。就算杀只鸡,不小心溅到外面的血,也要多出来许多。就这点小意思也能让轻红受惊?真不知该说些什么好。 0h\birlWm  
XR`F{9s  
一把搂过轻红,在她的额头轻吻一下。“对不起!那天让你受惊了……”然后又吻了一下,这次目标是她的嘴唇。“不过,你不觉的。就那点血迹应该不用去医院吗?” U0|.."!>  
U;^c-GEsF  
“见你手上的伤口那么恐怖,再加上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到那么多血呢!当时就把我吓坏了……” $8^=M$  
"S0\c+y+)  
“不是吧!你难道忘了我们第一次爱爱的时候?那次你流的血比这可多的多啊!” x.XT#TgT  
s\U*v<ZZ=  
“你……又不知道死活了是不?那么丢人的话你怎么……”到最后轻红也说不下去了,只是用嘴在我胸口的肉上宣泄着她的娇羞。环住我腰间的小手,也跟着一起发难。 Lq`pNdyW{  
$\ 6+)fsY6  
旁边的晓燕何时听过如此让人脸红的话?便微红着小脸抗议:“真受不了你们两个,以后说这些话的时候,记得要回房间,还要记得锁好门、关好窗。这里是大厅,还有我这个外人呢!” A;:w&TH  
l7W ? fS  
“我怎么记得轻红说过你是自己人呢?而且挑逗你是我的乐趣之一,你想我会让你好过吗?”想归想,我的脸皮虽然很厚不怕什么,可是看怀里轻红的脸红的快要滴出血了。明明这妖女很享受我对她的挑逗,却又偏偏怕被人说,没办法今天的娱乐节目只好到这里结束。 a&!QP2,  
ji hKe  
“不好意思了晓燕妹妹。下次一定注意!一定注意!” e=IJ:Pbx1  
c{QQ5mOe  
“讨厌!谁是你妹妹了。别想占本小姐便宜!” h8Elp ]  
RgJpf8%  
放开轻红,退后一小步,一本正经的说道“轻红你来评评理,好冤枉啊!刚刚我都是一直搂着你的,什么时候占过她的「便宜」了” aBJ[0CTl>  
"9G;AiJ  
“表姐……!”晓燕也拽着轻红的手臂撒娇。 hv"{/IXPw  
U,GD:@W#]  
“好了!好了!你们都给我住嘴。风!你是男人嘛!让晓燕一下没问题吧?”得到我的答复后,又扭头对晓燕说“平常你对那些追求者,不是连半句话都说不到,就开始抡拳头了吗?这次怎么跟他斗得象对欢喜冤家似的?” JfO  
Q%x`Vx}S{  
“他跟别人不一样的,谁叫他是你男朋友了!揍了他你还不心疼死?不然现在那色狼肯定一头包了……” \6C2*rN  
'~>.eT}{]  
“死晓燕,说什么呢?看我不修理你……” 7t<q  
fXeqPaY  
不理会她们姐妹之间的笑闹,我走到当时神浩消失的地方,弯腰捡起他留下的那件破衣服,神情一片凄然。大家不要误会,我不是为神浩难过,而是替自己不忿。心想“邢风啊!邢风。你都到那种不管吃什么,都不会长个的年纪了,居然还会上这种傻当……丢人啊!” @Nm^K;c=q  
(uGd!  
追的晓燕满屋跑的轻红,这时经过我身边,看到我手中的破衣服。忽然她的目光被吸引住了…… Mk"A|ge<  
y-ij_#  
“啊!这些纽扣……这些纽扣竟然……竟然都是钻石做成的!” Wwx;{xmi  
Z\ysEuX0  
听到这话晓燕也围了过来,“真的假的……?” LG7ELLQel|  
KSg*l q=  
“风!这些东西从那里来的,还有你不觉得还欠我们一个解释吗?”轻红看着我说,眼睛里出现的全都是疑惑。 ,/!NzwV  
;v:*#8KoP.  
示意她俩到我身边坐下后,我才开始说“事情是这样的!那天我在房间里,玩儿的正高兴呢…………” xsRMPB  
Ul^q>Q  
…………………… /q3ikf'm<Z  
;!QfBkSA  
“你们都知道了,事情就是那样的。我被神浩那家伙给骗了!”为了加深可信度,我还举起肿起的右手,企图博得她们的同情。 zxj`{q  
j,[N ;j?  
“哈哈!你活该,谁叫你拿鸡蛋去碰石头,有事没事欺就负我。这下得到报应了吧!”说这话的,不用问就知道是晓燕了。 YJ'jfJFOb  
O"^XC2$  
“风!事情不会那么简单的,要是骗你的话。这么解释那些光芒呢?又这么解释神浩完全消失呢?他不是也说过,只能让你修炼到强大的力量,而不是给你强大的力量吗?我看重要的应该是修炼那两个字吧!” gJuk nzQ  
(a~RFq2T<  
“我要到那里去找那家伙的妹妹呢!还有……”真是件让人心烦、头疼外加无聊的事情啊! ).=pdx\  
@m$kDMOW  
“那就先不要着急去找了,你可以修炼的也不是只有他说的那些。要知道中华文化历史悠久,中国武术更是源远流长。” OW|@R0t  
Of*VC01  
“还不是一头雾水,我到哪儿找人教我功夫啊!”这样的情况下我自然是笑不起来的。 J f<fS]M  
Miq2 n .  
“好了!先不说这些了。晓燕你下午也没什么事吧!”说完看了一眼,见她摇头才继续说“那我就要宣布今天的活动计划了!由于昨天我和晓燕都没有休息好,所以上午先睡觉。起来后我们去外面吃饭!最后就是……逛街!!!” 9i [ qp  
L`<!v+tW)  
我到是没什么特别的感觉,要是有的话也在“睡觉”上面。晓燕一听就欢呼起来“太好了!我都好久没逛街了,表姐万岁!” fs% v{(L  
l.?r(MY  
听着从卫生间传来的水声,又让我想起早上那个还算香艳的梦,眼前出现了一副轻红娇躯坦呈、玉臂轻舒、粉腿微抬的画面……是男人的话,这时候都知道该做些什么了吧……!早上被打断的春梦,我会把它继续下去的。 %S) ^=)_?  
#'|*6mm  
卫生间传来轻红娇嗔的声音。 CfWhb;08H  
Np0SsJ,  
“大色狼!谁叫你进来的……” !c%\(rf$  
2~$D< ;$H  
“把手那开不许放那里啦……” 3;W9]e>tR  
E=IJx}  
“讨厌!那地方更不许你碰……” 28YAH5y#  
GTE1_[Mq  
“啊……!” |@J1.6s  
cDLn}-yK=  
望着已经「死去活来」了好几次、再也不堪「风雨」的轻红,我只好苦笑一下,心中暗想“老子原本就颇具杀伤力的武器,竟会变得如此犀利。神浩那家伙说「加强某些方面的能力」,不是就指这个吧!简直就是让我雪上加霜嘛……!”  *HQR[  
p2*f9i{7  
卧室的门,在不知不觉中开了一道缝…………

long 2007-05-20 20:45
第九章 云想衣裳 P5W{-o$(I  
& *O\RH_`  
作者:hhh }NggInA]  
<k?3qR|  
男人最苦恼的事情是什么?当然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AbZ\b0i'  
t+!CWT@Q:  
我却恰恰相反!力有余而心不忍啊!望着憨睡的轻红,她已经满足的不能再满足了。要换做是你!会忍心继续摧残她吗?所以希望大家共勉一下,别把那方面的能力补的太强。要是已经来不及的话,就别象我一样好心。不然倒霉的肯定是我们男人! L:KbLG`  
rU%idRya<b  
现在我考虑的是,要不要偷溜到客房里,把晓燕那丫头解决掉。一时间风起云涌、天人交战、理智和欲望苦苦交战,却稍显败势…… XnvUQCd  
b}Pe hYp  
终于作出了最后决定「为了将来的性福,现在一定要克制」。理由很简单!最近有许多小辫子,都攥在轻红的手上。虽然现在还没有发作,不过我知道已经在临界点上了。为了一碗不知道能不能吃到,也不知味道如何“燕窝”,失去一碗已经到手,而且很香很甜的“燕窝”。那怎么是我的风格呢? :R?-$}G  
: :^ ,Y.x  
至于怎么解决现在的麻烦。那可是个有关个人隐私的问题,还是不说的好。 .fgRy r)81  
fsj]};G  
感觉火气不是那么大了,但想彻底灭掉,还得靠几杯冰啤酒才行。穿好衣服正准备去厨房的时候,才发现卧室的门开了一道缝儿。先是懊恼一番,然后便喜上眉梢。 xV!/n '  
U Yz "n+  
懊恼是因为:刚才热情火辣的A级演出,我出了那么大力费了好多辛苦。却被人免费欣赏,拿不到一分出场费。 0A&ro*s(A  
Ic o"4;x  
欣喜是因为:后来想到,这栋房子里除了我和轻红,就只剩晓燕那丫头了。嘿嘿~!她现在一定是在过春天,我又多了几分吃到那碗“燕窝”的把握。 hC]2rCil4  
pcr0irk`  
不知道是年轻的关系,还是没被累着的原因,晓燕醒的很快。我连第二部电影还没看完(其实是做做理论功课),她就下楼了。我发现她的时候,巴掌已经接触到我的脑袋。(怪我做功课时太投入,大家别学我啊!) al8 H<  
Z7fPrQ+@7  
“你这个臭色狼、死色狼、超级变态、极其恶心的大色狼。这种东西你也看……”我还是没能摆脱,被毒打的厄运。护住脸就好,其他的就顺其自然吧! 15os  
joFe}" m?  
“我去叫你姐,电视你来关……”偷她一个破绽,我跳出圈外后。然后没命地往卧室冲去…… KmM6&~vR  
 O5JQw1  
“醒醒啦!轻红!” g[K u Q}1  
G#G OGWU  
“红红!太阳都照屁股好几回了,快醒醒!” kc=%H;  
/-#:{33$u  
“轻红宝贝!色狼要来吃你了……” W+hv-Ox%  
xTK::&lpL  
一个枕头向我面门飞来,目标是我眉心的天目大穴……跟着又是一个! /ml }B  
5|*Gb  
看来第一种语言方式肯定是不行了,「对狠人就要下猛药」于是换上另外一种名为“肢体语言”的方式。身体与手脚并用、牙齿与嘴唇同行,双管齐下的威力就是不同凡响,轻红终于睁开了双眼。 9GgZ9Gh4  
xC<\R1"1  
“干什么嘛!人家还没醒,你就使坏!讨厌死了!”睡眼朦胧的轻红简直可爱死了。 K46Wcx?  
)Acf~NoCj  
“起来吧!你晓燕表妹等的很着急,叫我上来催催你。要去外面吃饭,还要去逛街,再睡就来不及了!” L+:>qtp0  
}""Qb  
“那还不是都怪你吗?弄的人家一点力气都没有了,今天晚上你去睡客房,不许来吵我!” f5 .G |{  
gGv1oyq  
“轻红!你不会这么残忍吧!想要我命……好吧!好吧!我答应!求你别用那种可怜兮兮的眼光看我,我会起反应的……” &K-&tM  
hDJRq5a_  
“那你出去我要穿衣服了!” 8t;SBY  
p{*-H(  
“想都别想!看你穿衣可是我的享受,这个免谈!”说完就找了个最佳位置,准备欣赏妖女轻红精彩的穿衣表演。 j#>2^S 8  
7* fhBCx_/  
知道自己不能得寸进尺,轻红也就没说什么,不过穿衣服的时候,还是只把背面给了我。她讲道义,咱也不能没义气是不?反正有的看就好。没想到却出了点小麻烦…… Hw5lNGW%/  
R ge|Qkl  
小裤裤穿的很顺利。轮到小可爱的时候不管轻红怎么晃动身体、怎么扭腰摆臀,可就是扣不上。最后还是放弃了,转过头来用她无助的大眼睛望着我。 z<8k]=8Xwj  
[xf3U;B9  
“轻红你还是换一套比较好些。”我不忍心虐待那对宝贝。 h1V}@?  
^nE-ih3}  
“其他也是一样的,我没想到她们会变大嘛!” RaYOiL6  
. +aFWC0y  
“难道昨天也一样?可我明明看到你穿上了啊!” aZ_4- iM>  
8V%9y,&(  
“后来实在是不舒服,我就偷偷拿掉了……”说完小脸还红了一下。 dd*/Pt^T  
!D!_/7  
“这就是你今天准备逛街的原因?”原来她不是在跳穿衣舞给我看啊!彻底晕菜…… _A] QeF  
zzSi `Tn  
搂着打扮后的轻红走出卧室,已经是二十多分钟以后的事了。刚到走廊就听到“哼哼唧唧……嗨咻嗨咻”这些奇怪的声音。久经沙场、经验老道的我当然知道是什么东西发出的,连忙大声喊道:“晓燕妹妹啊!你收拾好没?我们准备出发了哦!”要知道那些是我的绝版珍藏,如果被轻红发现那还了的! u(1T>)8>  
8{VF 59g  
一阵手忙脚乱…… :t KDZ  
HAx3 p*1  
“准备好了,随时出发……!”看到晓燕时,那丫头脸上的红潮还没褪尽呢! K- x/'rP  
u@frZq`  
“晓燕!刚刚你在干嘛?怎么感觉你手忙脚乱呢?还有你的脸怎么这么红,是不是昨晚在医院着凉了?要不我们就呆在家里那儿都别去了吧!”说实话轻红对这个表妹还真够关心的。 wi&ln-P%r  
"~zwwTRt  
“没事!没事!我们出发吧!” piI<d?N  
qg;i,En.  
双手受伤的我更是没有开车的权利,待轻红把车在「大富祥酒楼」门口停好后。我们三个刚想往里走,目光却被旁边一对拉拉扯扯的男女吸引住了。奇怪的是,那女子的背影怎么看怎么象我的小蛮,便向他们走了过去。 n?M4<!:Z  
3(Nb /{-  
“宋先生请你放手,你的要求我不能答应!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nM38Y4d,V  
q:Y/ &Y3  
没错!就是小蛮了。再仔细一看那男的。妈的!太巧了吧!除了那个讨打的宋文斌还能有谁?我见小蛮没能甩掉那家伙的臭手,马上就火大了。二话不说过去就是一个大掰脚,那厮还不是一般的弱,飞出一米多远,爬了两下都没爬起来。向来我打架的原则就是‘既然开打了,就要打的对手失去反击能力’。 ^7%mF3d\=`  
y%rv0 U1N  
跟过去对着脑袋又是一脚。当准备继续踢的时候,却被三个美女拦住。什么玩意嘛?早知道这样,就应该穿一双皮鞋过来。那踢起来多爽啊!不象现在脚上的这双旅游鞋,软绵绵的踢起人来一点劲儿都没有。不过看那厮现在的样子。就算不知道为什么「春天花会开」,也应该可以看到「鸟儿自由自在」了吧! ID1 S"  
OHb; LR'  
在门口保安的帮助下,勉强站起来的衰人宋文斌,开始对我放狠话“邢风又是你小子,上次的帐我还没根你算,这回我们一起来。大家都看到了!是你先打人的,你就给我等着吃牢饭吧!”说完就准备打电话。 |{W& 6y  
eb~+D%j  
“我可是听到有人喊「非礼」才动手的,到时候看我们谁会吃牢饭!你个死色狼还想讨打是不?” QQ!(NTq  
!7 aL"7;  
“你少在那里胡说八道,我有人证的。”说完转头向保安望去“你听到有人喊非礼了吗?”见那个保安晃晃头,就得意的想继续打电话,可那保安说的话却把他气的半死。 0esz .fY  
CfXT]I#  
“我是见到有人打架才出来了,先前什么也没看到、什么也没听到。”顿了一下,望望我们才继续说“不过我想那位先生旁边的两位女士应该清楚吧!” P[dSSd7 }  
A('d uRE  
这样的话事情就简单多了,还不是我们说什么就是什么吗? BNq gZPd(  
\0Tu@TZ  
见那厮灰溜溜的开车走掉后,那保安哥们儿才对我们说“刚刚那小子是这里的常客,可每次到这儿来都牛B哄哄,嚣张的不得了,从服务员到我们保安没一个他没骂过的,也没一个不烦他的,就连我们老板和老板娘对他都很感冒。今天总算是出了这口气。不过我听说那小子的老头挺有能耐,兄弟你要加点小心啊!” fI 7VX8$  
~#pvz],LA  
“哈哈!怕什么!被我教训两回了,他不是也连屁都不敢放一个吗?”让我小心?那种货色他也配? 5!=[fT|z  
'8oD8ADEU  
“今天真是大快人心!兄弟你们是来吃饭的吧?呆会儿我和吧台的MM说一声,给你们打个八折!” U9wCt|h  
lJ$ds,VVOS  
“那就多谢兄弟你了。” EEk 7E9  
mqJ5| pk  
四个人到里面坐好以后,轻红才问道:“风!你认识那个人吗?看样子以前你们就动过手了?到底为什么说来听听!” g[ c6_Hds{  
NXE^`KLm  
“其实也不是很以前,就发生在昨天。情形是这样的……”我就把昨天的经过向三女汇报了一遍。 0]"W<oi.  
NF9Bs&q  
“这么说那个笨蛋还真是讨打呢!”晓燕开口说道“那表姐夫,快给我们介绍介绍吧!这位姐姐还真的好漂亮哦!” AIuiv6R>Tb  
ONtbhe#t  
阴险啊!我还是头一次听晓燕这丫头叫我“表姐夫”,还是在这种情况下。她这是在告诉小蛮,我已经名花有主了。听到晓燕这话后,谁都可以感觉到小蛮的身体震了一下。 /t(m4kM  
Z#%\k/CT  
“好的!你们看我这记性,都聊了这么久了。你们互相连名字都不知道呢?这是从小和我一起在孤儿院长大的许云裳,我通常都叫她小蛮。你俩别被她清纯、可爱的外表蒙蔽,其实这丫头很野蛮的哦!”说完我还故意,摸了摸小蛮的头。当然是要安抚安抚小蛮那颗受伤的心啦,不然好果子就吃不到了! R`~+g$  
'!$WRSMN  
“臭大哥!你少破坏人家淑女形象,要是我嫁不出去的话就赖定你了,看你到时候怎么办!”嘿嘿!果然不愧是我家小蛮,这招出的漂亮之极,反击力度拿捏的恰到好处。而且还是一击而退,毫不拖泥带水。不过我的处境……当然是很惨啦! hQ/ (Tp  
FV 2 }&MM  
硬着头皮,迎上轻红和晓燕的目光。介绍还是要继续下去的“来小蛮,这边这位大美女叫沈轻红。来叫声轻红姐姐给她听……那边那个小美人儿叫陈晓燕,你可以叫她晓燕妹妹,或者是麻雀妹妹也行。” TRBr1dba  
"0SG*sGC  
“死色狼!你也想讨打吗?”难道是我错了?有这么暴力的麻雀吗?要不!给她改名叫“爆竹”?那样才更加贴切些吧! ~KBNOH<(  
~~MRU#o  
轻红当然不能叫她这时候发作了,一下按住晓燕。然后转过头来对小蛮笑了笑“认识你很高兴!妹妹的名字好美啊!人也好漂亮!” bi%pjDM  
+<=>&IL{  
“轻红姐!才是呢!”小蛮这丫头有些不好意思了,红着小脸说,她看轻红的眼神里,好象还包含着一些感激和崇拜。我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虽说她们三个真的很美,但怎么说大家都是自己人,有必要自己夸自己吗?(大家注意了,此时原本火药味儿十足的场面,已经被我完全破坏掉了!哈哈!天才吧!) P!}jE^R  
;$'% EC:c  
“小蛮!该你说说,你是怎么认识那个笨蛋的。” n[r$x!E  
a-k %N  
“前几天有个慈善晚会,到场的都是本市商届有头有脸的人物。我们孤儿院的老院长也应邀参加,由于她老人家身体不是很好,我就陪着一起去了。”说到这儿,就换上刚刚那种感激和崇拜的眼神望向轻红“虽然轻红姐的人没到场,可是派人送去的那张三千万支票,却让全场震惊。别人见到轻红姐这么大手笔,也都不好意思在小气啦,那天得到的捐款,比已往一年都要多好多。其中第二多的就是那个叫宋文斌的家伙,他捐了一千万当时我还以为他是一个极富爱心的人呢!所以,今天他约我出来,说他那一千万已经指定捐给我们孤儿院,要和我谈谈关于那笔捐款怎么运用的时候,我就过来了。没想到他什么不说就让我陪他吃饭。吃完以后,我就问他那笔钱什么时候能到位。你们猜他是怎么说的?气死人了!他说区区一千万,他还没放在眼里,不过他当时也没想拿那么多钱出来,后来听说轻红姐捐出三千万,他才决定拿一千万出来。原本以为这样就能让轻红姐对他产生好感。后来他才知道轻红姐是一个……是一个……” ux0$Z`6  
j]U8HDQ  
我连忙打断小蛮,那厮还能说出什么人话吗?“那痞子的话不用重复了,就当他在放屁,继续说重点。” &K-8P--!  
7DFUKgH.'Z  
“后来他就对我说,要是我能作他的女朋友的话,那些捐款不但一分不少,而且还……反正都不是什么好听的话。在后来你们就过来了……” P Z% H  
nq3q8  
“都怪你们当时拦着我,要不今天非让他去医院不可……”为了加重语气,我一拳向桌子上锤了过去! ~x@t4_d#  
 t\3m%  
结果:我的惨叫声,让好几个人的筷子掉到了地上……

long 2007-05-20 20:47
第十章 暴力小女生 &ov@t9i%  
@BOt5~AE  
作者:hhh o3-Gj{_&]y  
NGM]9:#@  
吃饭能有什么好说的呢?不就是我抢了晓燕的半个丸子,那丫头立刻还以颜色,让我与整只鸡腿泪别吗?我们的表现只不过突出了轻红的举止优雅和小蛮的看似乖巧。 keYV|gn_e  
{}$lDgj  
小蛮听说我们要去逛街,也跟了过来。陪一个女人逛街,很舒服,通常她都是挎着你的胳膊一起走。陪两个女人逛街,如果方法得当的话,就更舒服,一人挎你一个胳膊,再用上一副不鸟别人艳羡目光的表情。靠!会爽死人的!可要是陪三个女人逛街,不论你是方法用尽、还是机关算绝,结果都会象我现在这样:岂是一个惨字了得! #du35(We!  
*2H&5SYB  
小蛮和晓燕这两个丫头,一左一右霸住轻红的两个臂弯,三人现在已经有说有笑了。我只能孤家寡人,跟在她们屁股后面闲逛。真搞不懂她们几个,有必要穿的那么单薄吗?虽说出入有车,下车就进房间了。可是多多少少也应该尊重一下冬天吧!不过这样让我觉得原本看起来满目疮痍的环境,忽然多出了一道由她们三个的翘臀,组成的风景线。其实陪三个美女逛街,也是很爽地…… jE`W^ KPo+  
KJ\0}wzC  
“左右左……左右左……嘿嘿!……就是这样……左右左”我小声地喊着号子,和美女们保持最佳的参观距离。这时小蛮回头瞄了我一眼,见到我火辣热情的目光,不禁好奇的问“风哥你在看什么呢!样子好傻哦!” O&Y:sHbm)/  
H&6rpK =  
此时我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或许也是因为我受到的刺激太强烈了吧!不自觉脱口而出“你们三个的屁股好圆好翘哦!看的我快爽死了……”说到这里的时候,我才反应过来。知道自己已经完了……  K(#{^"3  
R-|KZ&sow  
“风!你这么可以这样呢?”轻红笑眯眯的教育我,说完拧了一下“这样不好呢!会被当色狼的”又是一下…… `M~ _x&m.  
+;HEbtI  
“风哥!你这么坏……”看小蛮害羞的样子,应该不好意思拧我才对啊!可怎么一下一下又是一下…… (lg*#2WrQ  
Ms?u=/B  
“我打死你这大色狼……臭色狼……死色狼……”我腹部丹田向上三寸的位置,先是中了一拳,然后…… ,QsF{e\l  
jTy6N#>7 a  
轻红和小蛮还好说,只是小心翼翼的用两个手指头问候我的腰部。而晓燕那个“爆竹”竟然是拳脚相加,一时间我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奉劝诸君,以后不要象我这般诚实才好! _<n'E$\O7  
uV;?IJ  
“非礼啊!……前面的……帮忙……抓色狼……!” <>oB_ck<_  
frGT7N|#  
这个气喘吁吁的声音是谁的,真他妈讨厌!我们自己人的家事,你跟着操什么心?咦!不对!前面还跑过来一个慌慌张张的人,手里拎个包,还不停的往后瞧。等他面向我的时候,我先是大吃一惊!紧跟而来的就是愤怒!“这人也敢当色狼!妈的!太丢脸了吧!”从专业的角度来看一:长得太高太瘦。二:一张苦瓜一样的脸。三:跑起来被人追。什么玩意嘛!比宋文斌那厮还要低劣许多。我也被三个美女叫做「色狼」,可那是她们在跟我调情呢! IUgj&$(W  
`L_W,"Q4j  
怎么可以让这个「同门」败类继续逍遥法外!基于清理门户的想法,我费了好大力气,终于摆脱六只小嫩手的围剿迎了上去。在那个同类刚刚经过我身边的时候,把脚伸了过去……面朝黄土背朝天就是那个样子了。可以想象!这家伙以后只有花钱安两个假牙,才能享受到美好的食物了。 ~jmt87;u  
'H:[51  
紧跟着的是一道壮硕身影从我面前晃过,扑向刚刚那家伙摔落的包。等她转过身来,我却有点开始同情那个被我绊倒的家伙。不禁有些怀疑“要经过什么样的遭遇,才能让他如此饥不择食呢?”怀疑归怀疑,表情上我可一点都没带出来哦! n(mU;S4'  
/v*j]mJ9  
“我说……我说那位大姐,他真的非礼过你吗?”语气结巴可不是我故意的,虽然那人是个女的。我仍然感到事情绝不是那么简单的。 J} 9=')fJ  
#N><lZ  
“其实也没什么啦!那家伙欺负我胖就过来抢我的包……”喘了口气,胖大姐才继续说“刚才我喊了半天的「抢劫啦!快抓贼!」都没人理我,没想到!还是那句「非礼啊!抓色狼」有效果。这不!才喊一句这家伙就被你摆平了……这是什么世道,每个人都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B?.tlxr9  
pzvX[KJ;[[  
这是轻红他们也来到我身边。 5=5)n  
+_]2b  
“大姐!我们一起把这家伙送到公安局力去吧!”说这话的是小蛮。 G c@{4  
f)sIEW.+j`  
“不用了吧!反正我也没什么损失,我还有事要先走了。”转头对我说“谢谢你了!小兄弟!”说完就叫了部出租车扬长而去…… K-Dp_$F#q  
R <m]cp6  
“刚刚还在感叹「世风日下」呢!也不看看自己是怎么做的!”这下轮到晓燕感到不平了。是啊!受害者都不追究了。我们就算把人送到公安局,没有人证的话,有用吗? 1.o;:^ ~J  
.b$Y{H  
“算了!就算是她跟我们一起去也没用,象这些小混混还不是前脚刚进去。后脚我们刚走他也跟着走吗!轻红你说是不?”我的双手搂上轻红和小蛮的腰“逛街!我们还是逛街去吧!第一站「女士内衣部」冲啊!” G|vq.;  
a09A7  
路人纷纷侧目…… y\*8q $   
O&?-=8pL  
“变态的家伙,用得着喊那么大声吗?看打……!”每当这时候,也就只有晓燕敢教训我。至于轻红和小蛮,她们的双手,连自己羞红的脸都捂部过来呢!那有时间修理我啊! +eHA1w~~  
ni[/Tu,  
不喜欢钱的男人可能有、不喜欢美女的男人恐怕没有几个吧? \z^P;  
#ux%Zh3a  
不喜欢钱的女人也可能有、不喜欢漂亮衣服的女人却绝对没有! %T' gRV  
(`*-Ai#M  
就拿轻红她们三个来说吧!在店门口的时候还是挽在一起的,刚刚迈进店内就分别向自己钟意那类衣服走去,然后展开地毯似搜索…… : `*, YK!4  
Q:9 7=  
当她们试好衣服出来给我看时,我就决心把陪美女逛街进行到底! hzh B.  
'%;#cXi  
最先出来的是小蛮。她选了一件白色的连衣长裙,人本来就不是一般的漂亮,那长裙也不过是着重烘托一下她的清丽、脱俗与恬静。如果说人间真有温柔仙子的话!那么一定是她! 66R}64}  
cm $CW|  
第二个出来的是晓燕。看她刚才拿套牛仔服进去的时候,我心里还想呢!“果然是只最美丽的麻雀,女人如果不懂穿衣的话,永远都不可能变成凤凰。”可她的再次出现,无疑是打了我一个嘴巴。肤色健康的晓燕,敞开上装露出里面无带紧身小背心,再下来就是可爱的肚脐。要是用她的青春活力同小蛮的恬静抗衡的话,估计结果一定会两败俱伤。 J<[(V  
36'zy3jp5  
最后出现的妖女,穿的是一件黑色的晚礼服。她让我有了一种不曾相识的感觉。小蛮和晓燕都是绝色,但是和轻红比起来却少了那份成熟的妩媚。原本认为自己已经习惯了轻红的美丽,可是今天有让我重温了一遍第一次相见时的感觉……真的不知道是礼服衬托了轻红,还是轻红神话了那套礼服! W^ y~d  
b]"y'{4P  
我心想“如果我不是色狼,这三个女人站在面前,让我只选其一的话,那会是一件多么伤脑筋的事情啊!还好我选择了职业做色狼、专职吃软饭……”这个时候,晓燕却作出了一件让我差点暴走的事情…… O  7"I1.  
zL75cNf  
“表姐!你……简直……简直太完美了……!”说完她的手向轻红的胸部伸去…… 'nYJ,l 9[K  
7:TOt@n  
“住手!那个胸部是我的……”在对晓燕怒吼的时候,我的眼睛还是放在轻红身上。 69ueCuRn  
gV"7V4dwg  
一路走来,到内衣店的时候,我的手还是一直放在头上。因为我不想让人看到我头上的包,虽然它是轻红留下的…… "a]@lJ  
=Ln0Wd n\  
结束美好的逛街时间。吃晚饭时为了不让我和晓燕给她俩丢脸,轻红进门就要了一个很大的包间。所以这次晚饭,除了她们留下各自的手机好码,并且发现轻红、小蛮和我的电话是一模一样的以外,就真的没什么好说的了。故事是发生在我们准备取车回家的时候。 [oh>8nHTF  
lAoJGa&Pk  
“云裳、晓燕我看不如这样。我们聊的这么开心,不如你们两个晚上都到我家去住。晚上我们再继续聊……” Q.]#  
h9q4*A  
“好啊!我是没什么问题的。表姐家就是我家嘛!” )6UW)k/;w  
\#D T_:]q  
“不怎么好吧!第一次认识就到你家住!我还是不去了……”小蛮刚开始时也有些兴奋,后来想到跟轻红她们还是第一次见面就又黯然下来。 xz ~J26YE  
O*t!~LB2_  
“没关系啦!小蛮!轻红也是和我第一次见面就……”还没等说完,我的嘴就被轻红捂住了。 \8|X,)3  
2dGbC5e>}  
“你给我住嘴!我看你才是个大嘴巴!一天到晚只会丢我的脸,让我出丑。要是再这样……” FuQQ<3/  
R4DB5B  
这个时候传来一阵男人的淫笑声。 +4eU;_( z  
.iFaTE:  
“嘿嘿~!三个美人儿,我看今天晚上你们还是跟我们哥儿几个回家吧!”顺声音望了过去,带头的是一个三十多岁,一脸横肉的家伙。 : L":S  
8{~,\jw  
大概看了一下,算上他身后的一共有六个人。就算我的双手在没受伤的情况下,膘象他们一样厚的家伙,我要想不受伤的话大概只能对付俩个。看来这次我是真的要去住院了!要是换做别人的话可能会害怕,可我是谁啊!超级色狼知道吗?对我来说女人是最宝贝的宝贝了。想碰我的女人?除非你是跨过我的尸体。 [{1)ku=q  
Pzyj\>`Qm  
知道跟这些人说什么都是废话,所以也就不用说什么了。“轻红!你快带她俩上车。记住马上报警!”丢下一句话后,对着那一脸横肉的家伙冲了过去。 .gZ1s8  
} D!,IGC  
说实话要是单打独斗的话,那家伙是真的很面。迎面冲过去,他还是没躲开我踢向他腹部的那脚。然后伸手挡下他旁边那个,横肉比他少点的家伙打来的一拳,跟着一个侧踢放到他……第一个又爬了起来,在我肩部打了一拳后倒下。第二个也爬了起来,他在我的腹部留下一脚,然后也倒下…… 8L{VWQFU%  
s'@kw2,  
就在他们两个爬不起来的时候,我也被打了三拳、踢了两脚。这时我才想到“咦……!怎么打来打去,就他们俩啊!其他人呢?到那儿去了?”环顾一下四周。我的冷汗流了下来…… $:Cl&c=[;  
d.6(u1Qjr+  
轻红和晓燕在我不知不觉时候,也加入到战斗中来了。而且比我结束的还要早些呢!轻红前面的家伙还好些,我还可以分清他的鼻子、眼睛、嘴。最恐怖的要算晓燕了!一个小女子单条三个大汉不说。而且她面前的那三个家伙,我只能把他们和猪头联系到一起。比较起来,只有对付我的那俩个家伙受伤是最轻的! \RuC2~  
e4hV? vr  
“这些……这些……都是你们……你们做的?”我很小心地表示自己的怀疑。

long 2007-05-20 20:48
第十一章 精武英雄(上) -BRW2b  
hWjA(HN  
作者:hhh WYBn +:pNM  
>MK8 +2  
这次的变故,让我对晓燕油然生起一股敬意。立刻把这个暴力美女封为我的偶像,并且下定决心,以后再也不会故意惹偶像生气了。 |xDNgy;  
.q 'uk<  
‘云裳!就照我刚才说得办,今天到我家去住,不许有异意。‘轻红见小蛮点头同意,就转身对我说‘我们先上车好吗?有什么话回家再说。‘ &7zcD_e  
c  }K'RUn  
晓燕也走了过来。整理一下衣服,见那个长着满脸横肉的家伙还想挣扎爬起,就用脚打消了他的念头。然后抬起头对我说‘怎么样大色狼!这下知道我的厉害了吧!看你以后还敢不敢乱占人家便宜、乱说话。‘ ,u5,N*;r  
LGc6-A`  
还能说什么?常言道:‘识时务者为俊杰嘛!‘想我这么英俊,怎会不识时务呢?‘怎么会?那怎么会呢!我一定会做一个谦谦君子的,晓燕妹妹你就放心好了。‘抓过她的小手,看到关节处的微红。就用一副关切的眼神凝视着她‘你看看你!那么不小心,把手都弄红了。这不是存心想让我心疼死吗?来我给你吹吹……‘说完就把嘴凑了上去。 ~ snk%`L}  
EG[q]5R  
‘放手啦!大色狼!我真的会锤你哦!‘说完使劲抽出被我握住的手,通红着小脸往轻红身边跑去。 XB cVavoOz  
h_jxxK]5K  
‘表姐!你就眼睁睁看那个大色狼为所欲为?忍心看我被那个大色狼欺负吗?‘ Cdu:0  
pc)vB S]  
用手指在晓燕头上轻轻敲了一下。轻红这才说道‘那还不是你自己找的?知道那家伙是大色狼,你还要自己送上门!‘ >x;,DkyW  
TZ2A^Q_  
‘表姐……!‘晓燕一边哼哼唧唧,一边搂住轻红把头靠在她胸部,身体扭来扭去的撒娇。还瞪着眼睛看我一眼…… 9kr>r\+=K  
i0; JFPA  
靠!明显是对我专属权的挑战啊!是可忍,孰不可忍!但我还是要忍。秋后的帐咱们不怕算!送她一记‘懒得理你‘的眼神后,我向小蛮走去。 7lni#aTf 2  
>!=3 WiDm  
‘吓倒你了吧!怎么样?受伤没有?‘拉过还在卖呆的小蛮,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前前后后的欣赏了一遍,最后搂住她的肩膀。‘怎么不躲远一些呢?还好没事,不然我就亏大了!‘ XJK3"Jk$  
LFhHf0x?z  
可能是感觉到我手上传来的热度,醒转过来的小蛮一脸崇拜娇声说道‘轻红姐和晓燕妹妹好厉害哦!风哥还是那么神勇……!‘ '|Ce]F/C  
$9ad\TU3$  
听了这话,就算我的脸皮再厚一些,也同样会红。轻红和晓燕当然厉害,看她们赢的如此轻松,再同我的狼狈比较一下。我能和神勇刮上边吗? fI|< R/}  
z!3~hH(%  
‘走吧!我们也上车回家……‘我的手很自然的从肩膀滑落到腰间。嘿嘿……!真的好细、好滑、好结实哦! 8^+ m zm  
Ak\ALr q  
还是没有开车的权利。不过晓燕也没和抢副驾驶的位置,拉着小蛮两个人在后排,嘀嘀咕咕的不知在说些什么……有了上次的教训,我当然乖乖的不敢多说什么了。就这样一路无话,回到轻红的家中。 >Hh[W'-  
I:~Q-8m:+  
搂着轻红和小蛮的腰,不理会晓燕对我的吹胡子瞪眼,舒舒服服的坐到大厅中间的沙发。然后对她说‘来啊!晓燕妹妹你也坐下,大家都是自己人还客气啥啊!‘看晓燕自己孤零零一个人在对面坐下后。‘你和轻红怎么那么厉害!练过功夫吗?教教我好不?‘ m {TzXol  
{k ]FLml!,  
毫不知情,和我一样一头雾水的小蛮,也挣脱我的手臂、坐直身体、竖起耳朵静静地等着晓燕开口。 2ya+C"m;`  
D })   
那‘暴力美女‘虽然对着我运了半天的气,可最后还是开口说话了‘我是讲给云裳姐姐听的,你要是也想知道的话就老老实实的不许开口,不然我就不说了。这样吧!你先去给本小姐倒杯水来。‘我晕菜……!这丫头还真的很会支使人。 Q"o,n!<  
AG 7v[X(  
给每人递过一杯水,晓燕接过杯子这才开口…… RO:iR6u^  
"b4n<2jy{J  
‘你们都听说过「精武门」和「迷踪拳」吧!今天我和表姐用的就是「迷踪拳」法……‘ em43 'qcu  
Tsd9*-  
“什么?!”这小丫头还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一时间小蛮听的目瞪口呆,而我张开的大嘴也能同时放入四个鸡蛋。真的假的啊!要是假的那晓燕这丫头也太能扯了吧!如果是真的,那这次可发达了! `DIq[)r5  
g`jsmo"{  
要知道那可是「迷踪拳」啊!要知道由李连杰主演的「精武英雄」是我百看不厌的电影哦!我和小蛮都是听老院长讲故事长大的。她老人家也是孤儿,父母都是八路军战士,也双双在抗日战争中牺牲。我们是听抗日战争长大,而老院长却是看着抗日战争长大。对狗日本小鬼子,我们都异常敌视。每次看到陈真狂扁小鬼子的时候,都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兴奋。「陈真」「精武门」「迷踪拳」更是让我迷恋的不得了!原本还以为那些都是杜撰出来的。如今知道「精武门」和「迷踪拳」真的存在,你说我能不激动万分吗?晓燕还是姓陈的,没准她还是陈真的后代呢! ; C{;hm;  
!u\QU+^U  
哈哈……!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无论如何就算是软磨硬泡,我也要晓燕教会我「迷踪拳法」。至于晓燕本身嘛!原本我就打定主意要把她弄到手,这下更是坚定我的决心了。不把她搞定我是决不会善罢甘休!嘿嘿……!晓燕你就等这做我的亲亲好老婆吧!想到这里我禁不住手舞足蹈、连蹦带跳起来。 t/6fS&,  
llSG9  
轻红和晓燕被我的样子逗的笑弯了腰。小蛮害怕我给她丢脸,就装作一副不认识我的样子,等我安静下来以后,在我的头上敲了一记。“还好现在是在轻红姐家里,要是在外面你要是作出刚刚的怪样子,看我给不给你好看……!老实点!听晓燕妹妹继续说下去……” 5+a'7Ww&  
-6o 0Bn8Jl  
我连忙点头哈腰赔不是。“好了!好了!我还不是太兴奋了吗?你们就当我不存在!晓燕妹妹你继续……”做为男人我当然要拿出点风度,不和她们那些小女人斤斤计较,我可不是怕了她们哦! t;#hbqfl  
lYIdR6I  
喝了一口水晓燕才接着往下说“我爷爷就是陈真。”这是她把目光放到我身上,看我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笑了笑“爷爷曾经给我讲过他的传奇故事,前面虽然和电影里的有些出入。但也差不多就是那个样子。这里也就不多说了,我从他逃离上海开始说起吧!” $ W,z  
=HT&mq3 U  
“在农老先生和许多朋友的帮助下,经过许多波折最后回到天津,没想到的是那里的会馆也被封了。经过许多天的明查暗访,终于找到两个原来天津会馆的师弟。打听之下才知道早在半年以前,因为当地馆主刘振声刘爷爷打死几个无恶不作、死有余辜的日本武士,才会被捕入狱,会馆也是那时候被封掉的。听说这两天日本人要对刘爷爷下毒手,原来天津「精武门」的师兄弟们才秘密集合到一起,准备去救人。我爷爷当然不会袖手旁观,救出刘爷爷后两人得知彼此的遭遇后都非常气愤,决定用自己的能力和日本鬼子对抗到底,就带着其他的师兄弟来到了东三省这里。所以今天你们才能见到,我这个武艺高强的美女哦!” 97BMo  
-/a#,LO]  
对于晓燕刚刚讲的这些,我和小蛮是两种截然不同的表现。小蛮是以一种听故事的心态,我的反应却是异常狂热。那些还不足以满足我,我迫切的想要了解现在的「精武门」是什么样状态。  D[ n  
j$% e #G  
“晓燕妹妹对你的武艺高强,我是后知后觉,就这点来说我是该死!不过你的天生丽质,我可是早有觉察的哦!好了!你就别卖关子了,快告诉我以后的情况好吗?” 5UjSxm(  
>W$.~wNO{  
“新中国成立以后,由日本军国主义激进分子控制的「黑龙会」并没有消失,反而有坐大的可能。爷爷和刘爷爷还有当时的「精武门」门主霍爷爷他们三个商量了一下,决定要让「精武门」的精神在全世界有华人的地方发扬光大!这才能让那些小鬼子的美梦再一次破灭!就这样霍爷爷去了美国的唐人街,刘爷爷因为以前到日本留过学,所以他去联系日本的共产党人(中国人有汉奸,这是我们最为愤怒的事。所以我准备了点,崇拜我们中华文化「日奸」让大家爽一爽。毕竟五千年的历史文化,想不崇拜都难啊!),在日本秘密成立分会馆。不能再象以前那样处处挨打,这次轮到我们把尖刀放到小鬼子的心脏上面了。” G_PH.?T5  
h]4nitZ  
小蛮这时也听得兴奋起来忍不住问道“晓燕妹妹!那你爷爷做什么呢?” /G$RAz  
EHC :@  
“我爷爷可是大家公认的武学奇才哦!霍爷爷和刘爷爷说什么都不愿意让他涉险,最后没办法只能留在国内接下「精武门」门主的位置。但是我爷爷不甘心一直这样下去,就在发扬壮大「精武门」的同时,结合了中国各派的气功,创造出独一无二的「迷踪拳」心法。”

long 2007-05-20 20:51
第十二章 精武英雄(下) |E6vG{x  
_x1uqYB  
作者:hhh -@s_o  
f-*C9\ W  
“我爷爷还把几家优秀的拳法象什么『洪门』的『洪拳』、『咏春派』的『咏春拳』、『形意门』也叫『自然门』的『形意拳』(包括『虎拳』、『鹤拳』、『蛇拳』、『猴拳』、『螳螂拳』等等)还有古老的『唐手』、『擒拿』、『打穴』去芜存精改良了霍家的『迷踪拳』。现在的『迷踪拳』已经不再是往日那个单一的拳法了,它由『迷踪拳法』、『迷踪步法』和『迷踪心法』组成,可以说已经是世界上最强的拳法了!”此时晓燕的脸上充满了骄傲与自毫,不光是她就连轻红、小蛮还有我也都被感染的面露红光…… uz$5`r%|  
C{XV/s @=  
“可是晓燕你要知道,世界上还有其他的拳法,比如印度的『瑜珈』、韩国的『跆拳道』、泰国的『泰拳』、小日本的『空手道』『柔道』还有欧美流行的『拳击』等等这些啊!难道他们没有一点可取之道吗?”兴奋之余向晓燕表达一下我的疑问。 }~(#"VfeOS  
;bc% o,'  
“风!你的这个问题,我可以回答……”坐在我旁边的轻红也忍不住开口了。放下手中的杯子,整理了一下鬓角的发丝,这才缓缓道来…… ;\h/Rde  
[0h%Uh5<  
“印度『瑜珈功』的神秘,一点也不亚于我们中国的『气功』,这个陈爷爷当然不会放过的。至于其他那些拳法陈爷爷有他自己的看法。『空手道』、『泰拳』、『拳击』属于至刚,讲究的是一击制敌,力量有余而韧性不足。” R@M%S7(B  
>cBP0c!  
“『柔道』是一种贴身战法讲究的是一个粘字,与人格斗主要靠的是摔、投和推。可是要讲贴身战斗它又这么比得上『擒拿』呢?我们中国的『擒拿』分为『七十二路大擒拿』和『三十六路小擒拿』是利用人体关节、穴道和要害部位的弱点,来使对方身体局部产生剧痛而束手就擒。单单是常用手法就可分成切、点、分、封、锁、扣、压、拧、转等等了,如此博大精深,你想这是『柔道』能比的吗?” &n0=%#j  
u,NO;2  
“最后再看看『跆拳道』和『唐手』,这个就更不用我说了吧!一个是正宗,一个只不过是偷去正宗的一点点皮毛就学人家出来开宗立派。”看着轻红‘现在你懂了吗?’的眼神,我立刻报以恍然大悟的点头与之配合。 e!,0R  
hO3X$ lrM  
“轻红姐!你懂的还真多啊!怪不得你那么厉害呢!”小蛮这丫头说出了我的心里话。同轻红有了这么长时间的亲密接触,居然不知道她还是一个武林高手,我还真是失败啊! ]oEe N=]  
=y_dn6Fe  
轻红的脸上又浮现出可爱的红色,人也有点羞羞答答的,这些让我的心跟着蠢蠢欲动起来。“其实不是那样的啦!我之所以会点『迷踪拳』,都是晓燕教我的。那时我还在念大学,身材有发胖的趋势。有一次我去找晓燕的时候,看见她在练拳,就叫她教我了。也就是说我练拳的目的是为了……保持体形。后来我对各种拳法有了兴趣,就找了很多相关的书藉来看。不过也就是看看而已,我的目的达到了,也就没再深入的练下去。刚刚我讲的那些,有的是陈爷爷告诉我的、有的是我自己看书得出的结论。真正厉害的还是晓燕,她得过全国武术擂台赛得第三名哦!而且第一和第二都是她的师兄……” } 7IS6QM  
1' {~~)  
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总之就是一个字“兴奋”! ;5WI -I  
ia+Xb  
晓燕看到小蛮投给她敬佩的目光后,就接过话题“其实那个第三名不算什么的,真正的高手大都不会参加那样的擂台赛。就说我和我的两个师兄吧!我们因为年纪都不够……反正就是还没有修炼过『迷踪心法』。就我们这两下子,在本门只能是排到最后面……” *0?/vIo  
"ZSiY~cy  
这样还算排到最后面的?那些排到前面的还要厉害的什么程度呢?这下可是真的拣到宝了。我要拍马屁!一定要好好拍拍晓燕的屁股,把她拍的高高兴兴、舒舒服服的…… 7P]U{D{4i  
NUNDHc7  
“美丽、可爱、勤劳、勇敢、善良得晓燕妹妹啊!我真的真的好佩服你呢!能不能把你的『迷踪拳法』,也教教我呢?”你们见过“奸臣”的媚笑吗?我比那些不是东西的还要媚好多哦!还抛了好多媚眼过去。 ;Pq5NGrl{  
<c [{=AS  
“第一你不是我表姐,第二又不是我们『精武门』的弟子,而且和我又没什么关系。所以说……免谈!”晓燕现在的脑袋抬的高高的,连眼睛都是眯缝着的,一副拽的二五八的样子。顿了一顿还瞟了我一眼“要不你就拜我为师吧!那样的话我还可以考虑考虑……” %>DJ2  
0)pE>u (&  
“什么叫没什么关系?小丫头等把你弄到手做我的亲亲好老婆后,看你到时候怎么说?”心里想的话当然不能说出来。转头对轻红道“轻红宝贝!我们已经很有关系了,是不?你总可以教我吧!” ;2},0a%Gs  
R"[FjD|  
说完这句话,感觉小蛮的身体震了一下,不过也没怎么在意。因为一记粉拳已经向我肩部打了过来……我躲都懒得躲哩! N@kES{mL  
}#n"u[n  
我被轻红的刺拳打到小蛮的怀里,闻着少女的体香、感觉着后背的温暖和柔软。 .N8N ^e{A  
1C[lRPNQ  
“这一下挨的真值!”是我大脑作出的第一个反应。在我正舒服的时候,小蛮轻轻的推了我一下,柔声说“风哥!你坐好啦……!让我看看你的手。” 5PVa/Q  
AL0qt<D  
非常不情愿的起身,把右手递给小蛮,用一副悲痛欲绝的口气说“我的命还真苦啊!在外面被流氓打,回家又被轻红打。唉!还好有小蛮关心我,不然还是死了好……!” [7(X KmE  
#5& $Q=LK  
轻红对我还是“打你?活该!”的表情,只有晓燕那丫头时时刻刻都想着,怎么才能拆我的台。“我看人家是不甘心被你占便宜,用的一招『声东击西』吧!云裳姐我说的对不?” :sM b|eU  
VBpHiK_5?  
小蛮的粉脸马上变得通红通红,小脑袋都快垂到胸部了。为我推拿的力道一下没掌握好,害我疼的直咧嘴。“哼!晓燕这笔账,就记你身上。你准备用一辈子来偿还吧!” pO pOL  
od;N=d  
“对不起风哥!弄疼你了吗?”感觉到我的异样,小蛮慌忙问道。 AJXwPk>  
tnwb' Glr  
“晓燕你去把药箱拿过来。”轻红慢慢拿起我的左手。“看这纱布,弄的好脏,我给你换掉把!” (44cM%  
BpJ`OBM  
………… #0O,S>s  
e2M`,~0=  
只羡鸳鸯,不慕仙吗?对的!就是这种感觉!!! EVdgg{ic  
cACn@.4o3h  
在晓燕取来药箱的时候,纱布已经被拆下,伴随它落地的是轻红的一声惊呼“风!你手上的伤疤……不见了!” !PHsI iO3g  
4B flu6  
把药箱放在地上,晓燕蹲下后也凑了过来。看过我的左手后,晃着脑袋娇声说“怪物!这个色狼还真是个怪物啊!昨天看时还是血淋淋的今天竟然全都好了……不可思议!” RfP/a[J4  
e3.==s^A  
嘿嘿……!就连我自己都觉得很奇怪,就别说她们了。“轻红、晓燕你们说这会不会和神浩那家伙给我融血有关系呢?” j'|X}lHN  
%hobh4  
“一定是的!也只有这样才能解释啊!”轻红说道 b'T ]RQ6  
C*GN;#{+  
“没天理!我还记得某个人得了好处,还要埋怨。那家伙真是不知好歹、得便宜还要卖乖!” QV^9?s  
]/ksv  
“风哥!你和轻红姐还有晓燕妹妹在说什么?我这么一句也听不懂呢?”小蛮这时放开我的右手,张大她那双迷惑的大眼睛,向我们望来。 ] r4yy$U  
^#Ax452j,  
“小蛮!事情是这样的……”还没等我开口,晓燕这个大嘴巴就绘声绘色的说了起来。

long 2007-05-20 20:52
第十三章 改头换面 500pJ;!  
83- ,Fi  
作者:hhh M=J}]gO  
Fq,qPlwWv  
“…………听大色狼说,那个叫神浩的人,他的血液还是金黄色的呢!云裳姐你说奇怪不?” P|_VR8 N  
@QnRZE>  
晓燕的话音落下,小蛮好象若有所思的沉默起来。 <N5pzGM  
3|?3E,/V  
良久…… B["C5242=  
q:wm$dB\0,  
“魔武共修……守护者……融血……金黄色的血液……”忽然小蛮扭头对我说“风哥!你忘没忘记三年前的那件事?那个姓笑的老人家?” H|[3cC\i  
 d:,)Ta  
“对啊!你不说我还真想不起来了,他的的血也是金黄色的啊!”要不是小蛮提醒的话,那个老抠门我还真的不想去回忆。有时间想想美女多惬意啊!  % uOYFG  
b;8 ):LF)  
记得有一次,因为孤儿院有个小朋友的病,需要一味重要的草药。至于是什么病?用什么药?不好意思,忘了!我的记性是用来记美女名字的。做为他的主治医生,小蛮跑遍了所有的医院和大药店也买不到那味药。(没办法!因为没钱去不起医院,大家都知道现在的医院有多黑!再说小蛮的医术也是很了不起的)她就想去山上自己采,我当然是不能答应啦!理论到最后也没能说服她,只好陪她一起去了。 4KG 7b_i  
rz'WOq  
两天的跋涉,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大山的最深处我们采到了那味药。往回走的时候,发现了一个受伤昏迷的老人,小蛮和我就把他背到我家里。打开灯才发现那个怪老头的血竟然是金黄色的!当时很奇怪,就准备等他醒的时候问问他。 3pw>Z/[ B`  
[df<Irs78  
我和小蛮很小心的伺候了一晚上,没想到第二天还没等我睡醒,他就已经走了。小蛮还很开心的告诉我说,那怪老头走的时候送她半部叫做「神农百草经」的药典。那老头还说“这上半部是讲药理,是用来行医救人的。”叫小蛮要记住、收好。下半部虽然也是介绍药理的,但那是告诉你这么配毒,是用来害人的。所以就没给她! 79f`[vrb  
xQ)A76  
我听说小蛮有礼物拿,就问她“那老头有没有给我留点什么?”小蛮说没有,我就在心里骂他是个老抠门,重女轻男…… \TNM  
^!6* Qx-;r  
现在想想,照神浩的说法分析。那个老抠门一定就是传说中「轩辕氏」的守护者了。不知道那个老抠门有没有漂亮孙女,如果有的话……嘿嘿!骗来做老婆肯定会很划算哦! 4e\G! Q%  
P1BL,- /  
把认识那个老抠门的经过,给轻红和晓燕讲了一遍。又把我的想法跟她们说了一下,不过还是隐瞒了会让人发飙的念头。 B]d(D;  
VI #fRCR  
她们也觉得一定是那样,让我郁闷的是:事情虽然有了一点点进展,可仍然是没有头绪啊!那个老抠门既没说他家住哪儿,也没给我留电话号码。 0 \>VWK7=  
b=&RflR  
“让我去找他?”那我还不如去大海里捞针玩儿呢!没准儿还能拣根「金箍棒」什么的。 e"Qf@o[^  
M!.fD j"w  
轻红见气氛有些低沉,就对晓燕和小蛮说“两位妹妹,让他自己在这儿闹心好了。我们去试试今天新买的衣服吧!” ~Ah k"5a,  
|x0V`/oE_  
让我自己闹心,她们去试衣服!这么残忍的事情,为什么那两个丫头马上就兴致勃勃起来?再说了今天买的衣服,她们那件没试过?等等!试衣服?哈哈……那样我的眼睛不是又可以看到无边的风景了吗? 2\V]l`u  
zn ' SBF-5  
情绪马上被调动起来……我也跟着欢呼“好啊!好啊!我们试衣服去吧!” Q) =NICO,  
= 9Sn0RmvM  
侧身躲过迎面一击“晓燕妹妹!你为什么总是喜欢对我用暴力呢?” EKT'@jV U!  
Jv2,b@bIJ  
“我是在打色狼、为姐妹们申怨、为社会除害!”晓燕一只手掐腰一只手指着我,十足一个茶壶样。 !FQK'9B  
CA=~3aKBO  
把头靠近晓燕的耳朵,低声对她说道“中午我去叫你表姐出来的时候,你在看什么东西呢?说我是色狼吗?那你不也是小色女吗!我们正好可以凑一对……”话刚说完,我就连忙跑开。要是被这个暴力美女抓到的话,你想除了拳头以外,会有好果子吃吗? rY8j7r C  
:vA?( 1l}  
“你还敢说!臭色狼、死色狼、超级变态大色狼有能耐你别跑……”晓燕红着脸、握着拳向我追来。 6_)& D  
Fr;#t<  
“好男不和女斗!为了证明是个好男,我才跑的,别以为我怕你哦……!”现在斗力我不行,不过要是说到斗嘴!晓燕永远不会是我的对手。 #|d9Xf  
i)7J'  
“看我抓住你,不把你打的象猪头才怪!” .ya|?;cqy  
Jlt0N)5  
可怜这时的我,竟没能反应过来。等晓燕出现在面前,我才想到:她刚刚介绍「精武门」不就说过,现在的「迷踪拳」还有一套步法和心法与之配合吗!邢风啊邢风!你怎么会犯这种低级错误啊! UL?OdTxq$  
?e6|E.S2  
「迷踪步法」真的很神奇哦! B/L*(QH'  
cZ1%MK(c:  
就在我准备忍受‘毒打’的时候,轻红却说话了“风!你刚才说什么了?晓燕会有这么大反应?” c8b)K?!J  
ReH:@fi  
“我说她……” R&'2[Rr  
8hI;j]H  
“你敢说!” B*/K4(;  
:k4RPM7oS  
拳头没有落下,不过还是放在我鼻子前面…… "cbv"ebaZ  
L%T6ai1~  
“我说她今天买的衣服,穿起来很好看……很性感……跟轻红你和小蛮不相上下呢!” 5JI ]VK  
G/J*{5UN  
拳头放下了,我的鼻子也保住了。 @$976-D7s%  
&`Tj/aI/.k  
三个美女上楼后,诺大的客厅就剩下我自己。可怜啊!她们居然还警告我「不许偷看!」真是天大的冤枉,那种想法——只在我脑中出现了一下下啊!我还没打算做呢,就被她们制止了。 FHw=;:\  
V~<`d#v  
想要看电视吧!还没有自己喜欢的节目。珍藏的碟片又不敢看……天啊!郁闷死我了! [qW$gSZvx  
uZm_p"4:  
脱掉鞋子,躺倒沙发上,周围的空气中还残留着美女的味道。长长伸了个懒腰,每当我自己独处的时候,那种落寞、自卑、不知所措的感觉就会占据我全部感官。以前如此,现在如此,以后呢?我不知道!一个只有高中学历,不懂任何一种可以生存下来技能,还没有好的家世背景,这样的人要想在当今的社会上生存,那么他只好不择手段!我之所以每天都和女人纠缠,是因为在当初找工作时处处碰壁。 JVy2UANsS  
umE>0Sk >n  
当别人知道我只有高中学历后,看都懒得看我,直接就喊「下一个」的时候,没有愤怒!我选择的是逃避。我需要一些东西来麻痹自己,有什么比香烟、醇酒、女人还要好呢? n6A:dz}  
$,jkR.35,  
我的第一次,是和一个叫花月容的女人。我们也是在酒吧认识的,那天是我最后一次找工作。 #lA%2*f  
6i8ZmON  
花月容算是我的前辈,区别在于她做的是专职“二奶”,当时我们都喝了很多酒。我醉了!她比我喝的还要多,却仿佛什么事都没有,我能不醉宿街头还是靠她帮的忙! aSCh-#.riC  
Ez77Z:-$ W  
第二天她醒过来穿好衣服,临走的时候在我床头放下八百元钱。并对我说“何必让自己那么辛苦呢?你很有吃软饭的天赋……考虑考虑我的提议吧!如果决定了,记得多买些套子……不管如何!都应该对自己负责不是吗?” RJ-JD&_]*  
1 V$pNM   
她也是个很有天赋的人,就我们这一行来说,她做的很成功!她的美丽、她的风采、她的气质、她的魅力并不输于轻红,不过是少了一点点幸运。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做这样的选择,因为从来没问过。我想就算是问了,她也绝对不会回答! A+;G@~H @"  
*$V4?&Jr  
从此我就正式开始了吃软饭的生活,那年我十九岁…… ahhn{lMW  
SM:w^,  
悲哀的是有时就算是在床上做爱,我却得不到一丝快感。被人当做工具,那种有性无爱的运动,换做是你会有快感吗? 4bL !VA#/  
*8- p&gU  
如果没什么变化,那样的日子还不知道要持续多久。或许有一天厌了、倦了的时候,就让自己消失也说不定。但是我很幸运的遇到了轻红,她让我了解到什么叫做坚强,也让了有了敢于面对一切的勇气。 i >J"KP  
=WA}| 6`  
如果说是轻红给了我改变的理由。那么神浩的出现,就是给了我改变的能力!毕竟那种奇遇不是谁都可以有的! $)"#]fO  
Z|!Y$z)  
也是因为轻红的原因,我决定了!要让原来的自己「下岗」。长久以来承受着压抑和失落,在今天解脱出来后。知道自己变了,我已经被强烈的占有欲充满!没有机会还好说,现在有了机会还不去争取,那就有点说不过去了!我要保护心爱的女人!我要强大的力量!我就要那种可以向神挑战的力量! "!%qa 8  
WvN f0v36?  
猛的坐起身,掏出香烟来,点上一根,狠狠地抽了两口。 rQV:~#cgv  
;nM!qVL?9$  
能让我爱上的女人不多。轻红不用说,那个妖女无论如何都要得到她。小蛮那丫头,从小和我就是青梅竹马,她对我的感情,我比谁都要清楚。以前是不敢面对她,但是现在情况不一样了!我已经完全抛弃原先的自己。此时大家面前的是一个全新邢风。 3. k~^~^  
hRAx_pW  
这么说好象也有不对的地方,因为单单就「对美女的喜欢程度」这点来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嘿嘿……!美女耶!能怪我吗? |5{Y:53n  
==D{(m=7)T  
至于晓燕,她是那种敢爱敢恨的女孩,就象一个跳动的音符。她特有的活力与魅力,时刻都在诱惑我的情感!虽然想让她死心塌地的爱上我,会有点难度。不过我的铺垫工作已经完成的很好了,在对她下一记猛药的话……得到那个姣姣女的爱,也只是时间问题。 }vT3[eaO m  
Y2>kJXG?e$  
现在要考虑的就是“对狠人的那副猛药,应该怎么下才好?药力应该控制在什么程度?” XU~Q|2e  
2}83Kb  
这也是一件相当伤脑筋的事情。药力不够,不会有什么效果。药力如果太猛的话,也会事的其反。偷鸡不成反蚀米的事情,我是决计不会做的! b4LCTkJlt  
9xr4X c  
也该好好计划计划了……

long 2007-05-20 20:53
第十四章 乱性不在酒后 WBj(=RGkc  
B ^up!P,SG  
作者:hhh  U6i<mh  
VrsS>6b  
最好的办法就是把生米煮成熟饭。不过对象是晓燕的话……我看这个念头还是放弃比较好! qeb\4D.}g  
>eo[0j  
“既然“煮饭”的危险很大,霸王硬上弓是不可能了,那么先把“米”淘好总可以吧!而且我早就在心里劝过晓燕‘不要去轻红家住,要是一不小心我认错人,错把西湖当西子的话……’真枪实弹虽然可以免,但是搂搂抱抱就怎么也躲不掉了。” %Z7/k^Ix"  
~zW& !x  
现在还需要考虑的就是该怎样善后,也就是给自己找一个借口。总不能无缘无故就跑到床上去抱人家吧!连自己都说服不了,结果还能不惨? @\c&4zJ*  
C' <BI%  
“怎么办才好呢?既要占到便宜,还不能被她扁。”我低着头在客厅里走来走去,计划了N个方法又都被推翻。唉……!为我阵亡的脑细胞默哀。 u=yQwx6  
]|0\]>3= L  
“不想那么多了,到时候要是想不出什么好办法。只要能抱着美人眠,就算舍生取义也值得。”想到这里,我向厨房走去打算找点酒喝,给自己壮壮胆。“喝酒壮胆!喝酒……嘿嘿!有办法了!”晓燕这次我看你还能跑出我的手掌心吗?! C^Kf7C B:0  
krhJu%f1i  
“不起!我认错人了。真的不是故意抱你的” ; \<  
Zg@l4S  
“你和轻红长得那么像,认错也是难免的啊!” NR3:p8w  
ZT tCU?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都怪我喝多了,酒后乱性。不过你放心我会对你负责的……!”  ~"ZBO<n  
<Iu* lT) ;  
打定主意,就连以后的对白都想好了。我重新回到沙发上坐好,打开一听啤酒喝了起来。刚刚看起来非常无聊的电视节目,现在都觉得可爱了许多。 r(C1[ .0Bp  
Eg9 1Wi  
………… zn3 m6;E  
h!RHrJWV7A  
望着散落一地的啤酒罐,不仅悲从中来。“妈的!看来又是神浩那家伙惹的祸,存在轻红家的啤酒都被喝光了,竟然连点儿要醉的意思都没有。真是浪费啊!早知道这样当初就应该买几瓶二锅头……”「千杯不醉」有时也是一种悲哀!解决掉最后那瓶昨天在餐厅定的红酒,把酒瓶丢到地上。 52&r,r=4  
AG J\dg  
算算时间她们三个应该已经睡觉了,才从沙发里爬起。地上的酒罐、酒瓶是不用整理了,它们可是「色狼醉酒」的有力证据。 ETHy.O(z:  
D"O 3X  
楼梯上到一半又走了下来。不为别的,我只怕说服力度不够,想给自己加点料而已。 z`.Uf  
dW"4z|we%  
拿起红酒的瓶子,把里面残余的几滴酒倒了出来,在自己的嘴角和脖子上擦了擦。要知道这种酒的气味可是经久不散的哦! Vme(dC@`  
?/ _CoxO  
“晓燕这下看你明天还有什么好说的……嘿嘿!” puS8,F"4k  
OPI=8 af  
推了推主卧室的门,发现居然没有锁!这摆明了就是对「色狼」的侮辱和挑衅嘛! oe$, Um@o  
k` `% ^  
我有些愤怒,就算她们是会功夫的,可是对于色胆包天的我来说,也是件不可原谅的事。“好啊!本狼君豁出去了!舍不得成‘佛’;抱不着美人。不就是一头包吗?”她们的挑衅,对我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说成‘火上浇油’也可以。 E95QP:'77R  
Nc|L ki_w  
比脱衣服我从来没输过呢!六秒半钟以后,身上只剩下了一条小裤裤。成绩虽然不怎么理想,比起夏天来多用了四秒钟,不过这是有原因的。一是被气昏了头;二是冬天衣服要多些啊!所以要请各位原谅一下。 G`R`C /  
sPft VkaW  
融血后的身体还真的很好用!窗户上那层厚厚的窗幔把月光完全隔离,使得房间内一片漆黑。可是就算这样对我的眼睛依然无效!不是跟你们吹牛,要是把手伸出来,仔细一点我可以数清上面有几根毛。看来以后晚上跟美女们爱爱的时候,不用刻意开灯了。没发掘出来的优点我不清楚,现在已知的‘武器’强化、恢复速度快、喝酒不醉、眼睛夜视。把这些都用在「泡妞」上,简直可以用无敌两个字来形容。 a%(/(3 .  
7.Q*bU*Pg  
‘武器’强化还用多说吗?美女来一个根本不够看;来两个不在话下;来三个抬抬眼皮;来四个才能算小打小闹。恢复速度快就更好用!要是我一不小心踢到铁板,这下连被人砍都不用怕,能不好吗?喝酒不醉也是很好的,以前还遇到过几个很能喝的MM,丢过几次脸不说,有一个MM居然说“什么时候你能喝过我了,才有资格跟我上床!”虽然事后也跟我翻云覆雨过,可是到现在我都不敢找她喝酒,原因就是丢不起那个人啊!以后有机会可以去找她报仇,到时候看她小样还跟我神气不了?还有这手也可以用到晓燕身上,铁板虽然不好踢可是把她弄醉的话,那还不干柴烈火、为所欲为? ^[g%16  
,a~lYvd  
此时床上的情景十分香艳,晓燕和小蛮被轻红左拥右抱在怀里。小蛮还比较乖,老老实实呆在轻红的怀里,没什么让我火大的举动。晓燕就比较让我气愤,都警告过她了“那个胸部是我的!”她还敢把手偷溜轻红的尖挺上面。不可忍真的不能忍,就算她早晚也是自己人,出于对她的处罚,我也一定要在她身上摸回来。不占人家便宜,不过咱也不能太吃亏了是不? V1"tAOQ8Lv  
>y5nebV b  
三个美女让我真的是难以取舍,每个都那么诱人。想左拥右抱是不可能的,那样动作的话动作太大,把人弄醒就不好了。轻红不用考虑,抱她的危险系数太高,我只好忍痛割爱! 2@, <bL  
\o!jY$PJB,  
晓燕和小蛮到底抱那个好呢?脱去白天那件火爆的外衣,睡着后的晓燕,象极了一只憨态可鞠小猫,散发着一种致命的吸引力,想抗拒吗?很难!更何况我原本就是冲她来的。而细腰长腿经常出现在我梦中的小蛮,也是我很想下手的对象。以前在条件不允许的情况下,可以忍住出手的冲动。现在能抗拒这种欲望吗?更难! M#~WBP;+  
#l^G3iu h  
没有人可抱的时候闹心,不知道抱谁的时候就更加伤神。我就象一个无头的苍鹰(没错!苍蝇那种恶心的昆虫,这么能同玉树临风的相比!),从左边跑到右边,又从右边跑到左边,然后又抵挡不了小蛮的诱惑跑回右边……看来今晚注定要失眠了。 y5y g]hP  
wmh5<! U  
都说鱼和熊掌不能一起吃,那就一个一个吃好了。最后我决定:前半夜抱小蛮后半夜搂晓燕,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不违背给晓燕下药的初衷。同时还决定下来:要加快征服的脚步,彻底解决这个让我左右为难的麻烦! NPU }! tR  
]$$67/}  
悄悄的爬上床,侧身躺在小蛮的旁边。轻手轻脚的把她从轻红的臂弯中解救出来……终于把小蛮抱在怀中了,好多年来梦中的情景在今天得以实现,全部的血液仿佛一下集中到了头部,身体的颤抖是因为缺血的缘故吗?所有的理智为了保护小蛮的初夜,都努力的在与欲望周旋! -mVd(g>$AG  
7<}SWa  
理智虽然稍占上风,却也失去对双手的控制权,他俩做着自己最愿意做的事:在小蛮的娇躯上来回散步。修长结实的玉腿、盈盈一握的柳腰、平坦软滑的小腹还有那对朝思暮想的玉兔,总的来说就是小蛮身体上的每一个部位都不曾放过,而每到一处又只是稍做停留,然后继续对下一个目标进发。统一所有领地之后,又开始一次全面巡查……我对「贪婪」这个词有了更加深刻的了解。 Q@"}Sfu:  
,]2j<dn 9)  
不知道过了多久,在小蛮的耳朵上留下一个轻吻后,才恋恋不舍的从她身边起来。 Z_ACZ=9  
lg2$tc  
在晓燕身旁躺下后,理智和欲望再次点燃战火,晓燕的身体也没能得到幸免。由于某些原因,理智在新一轮的争斗中完全占了上风,双手受到控制不敢再向刚才那么嚣张,就算如此也同样完成了统一的大业。和小蛮静静享受我双手的爱抚不同,晓燕真不愧是轻红的表妹,她还得寸进尺的往我怀里靠了靠,小屁股刚好顶在我的愤怒上面,这丫头居然嫌不舒服,还把小屁股扭动几下以示抗议。原本败势已现的欲望大军,得到强大的后援马上就再次展开攻势。 VKiE a G.  
6OEa*u[y  
我有点搞不懂了,这是给晓燕下药?还是给自己下药?还是晓燕给我下药?最后不堪折磨、筋疲力尽的我终于睡着了,或者说是昏迷更恰当些吧! kMS  
*kLzeu1Aq  
女人的惊叫声把我惊醒,听声音我知道是轻红的。不过既然我是醉宿当然不会这么快就醒过来,况且我还不想被她们爆扁,所以还是眯缝着眼睛装睡好一些。 ]@ iOzu!  
Jn&`T2  
轻红叫的那么大声,晓燕和小蛮想继续睡觉是不可能的了。“干什么啊!表姐!大清早的叫那么大声吵人家睡觉,床上有蟑螂吗?” , n#go}  
=qefa,7`  
“轻红姐!几点钟了?你家的闹钟好吵哦!”小蛮揉眼睛的样子真的好可爱,不过她的后半句话让我差点暴走“在那里买的啊!我也去弄一个放风哥家里,以后叫他起床就不用那么麻烦了。” :4c  
Mj;G:H  
轻红先是对小蛮说“那里有什么闹钟啊!云裳乖你先别捣乱!”然后又转过来对晓燕道“你还是先把眼睛睁开,看看再说吧!绝对要比蟑螂可怕许多……!” tgZy%(3UO5  
.[J^%Wa+rk  
我奇怪的是,轻红的语气中只带有调侃,为什么找不到醋意呢?

long 2007-05-20 20:54
第十五章 不是误会的误会 7a_/$6w,  
Gl G@}'  
作者:hhh OSxf;b@-  
y[?=r\  
“什么东西会比蟑螂还要可怕……表姐!可不可以把放在人家胸口上的手拿开啊?你都放好久了……是不是跟大色狼在一起时间太长,你也变成大色女了……?”被我搂在怀中的晓燕,显然还没睡饱,说话的时候眼皮都不抬一下。 CRbuXUo  
`]q2.66  
“晓燕!你睁开眼睛自己看好了!”做了替罪羊的轻红有些羞怒。“真是好心没好报,不就是昨天晚上碰了一下嘛!再说你不也碰回来了吗?” >$xn@E>1  
80/'xq  
这时旁边的小蛮也插嘴说道“轻红姐!晓燕妹妹说的对哦!你怎么能把人家睡衣解开呢?我也没碰过你的……呀!风哥!为什么会睡在这里?!”当小蛮的目光落到我身上的时候先是一惊,然后全身皮肤就开始快速充血,紧跟着就把衣服拽紧双手抱在胸前。 }bCWJ).J  
s98**?  
我想说的是:“小蛮你藏也没有用,已经来不及了!”暗爽归暗爽,觉还是要睡的。晓燕到现在才把眼睛睁开一条缝“云裳姐你说大色狼也在这里?我怎么没看见……啊!!!”话还没说完,感觉到我手上传过去的热度后也大叫起来。 =FbcA/(w)(  
kJS6)3$vZ3  
我大致比较了一下,轻红、晓燕、小蛮她们要是比谁的底气足的话,晓燕绝对会排第一位。练过功夫的人就是和常人不一样!!! &nT:'nOsP  
735 #\  
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晓燕发现事情真相后,并不是对我拳脚相加,也没去管她的衣服。而是把身体蜷起来,膝盖正好把我放在她胸部的手压住。嘿嘿……!我有永不放弃的理由了。  <#foEo  
l Fqt2]i<  
“晓燕!在风的怀里是不是很舒服呢!难怪你不愿意起床?”轻红终于找到报仇的机会,不由娇声笑骂“你想让他抱到什么时候呢?” py (.Q$y  
Jm ]9Is$d  
轻红话说完后,起床走到窗前把窗幔拉开。金色的阳光照射进来,这样的天气在冬季虽然不多见,我也不觉得奇怪。可是沐浴在晨光中,一身白色沙质睡裙,留着浪花般美丽卷发的轻红却又换了一副模样。此时的她不再像往日的妖女,反而清秀的象一个堕入凡间的精灵,纯洁如一个下到人间的天使。 2^lf /Iz  
k3UJY7K5  
如果轻红生在古代,那她绝对是一个「殃国」的「祸水」!人们常说「红颜薄命」、「天妒红颜」,我不会让那种事情出现在轻红身上,毕竟我也算半个「守护者」了不是吗?我最想做的就是守护轻红的美丽,还有那些心爱的美女。 p}nYSyB  
)!K0U9Pp  
“表姐!你还敢说我,要不是你引狼入室害人害己,会这样吗?等会儿我教训这色狼的时候你可别拦着。”反应过来后的晓燕,从我的怀抱中挣脱出来,整理好睡衣后便开始撸胳膊挽袖子。刚刚还在暗自庆幸的我,马上就感觉到一股冷气从脚底升了起来。 ,|Dm#KFwDm  
zo#t%T 029  
“轻红姐!我的衣服是你解开的没错吧?”得到轻红否定的答复后,在小蛮眼睛里只发现娇羞,没找到一丝不悦。这样就可以肯定这妮子对我的感情了哦!之后的暴风雨,好象也没那么可怕了 =00 Fs  
-[@&byM\  
“云裳姐!我们两个一起联手干掉这个大色狼吧!” {Ng.dYS  
+=|d7*5$  
“是不是应该把风哥叫醒,我们问问他到底怎么回事……” +{uDwniX  
JSm}+ibA  
“这还用问吗?事实就在眼前!”晓燕虽然气乎乎的说,可是也没出手。 !s~lF&E  
;>A d?[  
“云裳!晓燕!你们闻到酒气了吗?我们昨天晚上可没喝酒啊!”不愧是轻红,这么快就发现事情的‘关键’所在。再次爬上床,还把脑袋凑到我身上闻了闻“是从他身上传出的……还是叫醒问问再说吧!”  u$=7c   
2mZmFgi  
轻红的魅力无论何时都不是我能抵挡的。由于她是弯腰跪在我面前的缘故,所以那尖挺的胸部就印入眯缝着的眼睛里,就算是半截也足够让我震撼的了。也算是弥补一下昨晚没有抱到轻红的遗憾吧! !wN_xL0  
{Wyc:DT2P  
我很小心的把鼻子往轻红的领口处移动一下,好多吸收一些从那里传出的香气。 p0oqFvJ):  
YN:,.quj  
这个轻微的动作,还是把我出卖了。轻红面不改色的把她的小手伸到我肋下,用大拇指和食指钳起一小撮肉,先是左转一周半,然后右转两周半,最后还用力拉了一下,直到那撮肉从她指间滑落……鉴于轻红出手的角度比较刁钻,时间火候掌握的恰到好处,于是我便有了:先是欲叫不能,只好咬牙硬挺,然后咬掉牙齿往肚里咽,没想到牙齿还是苦的,跟着就是哑巴吃黄连,这一系列反应。「做人不可以太贪婪!」是我的经验之谈,大家还是引以为戒的好。 gz@Mk^<  
`""Iu-M_  
“看样子是喝了很多酒……”小蛮也走到床边我身后的位置,俯身用力吸了下鼻子。不过她的鼻子有必要离我的脖子那么近吗?弄的我怪痒痒的。 `MI= jyq  
d h[;IBA  
轻红转身下床,还往后多走好几步,一副准备看好戏的样子“是啊!他睡的这么沉,你和晓燕想要叫醒他看来很难喽!” Lx]x&-q}e  
nR4/3;Z_  
“没关系表姐!我给他几拳看他醒不。” M_(#-*(  
RFT~j rYg  
“晓燕妹妹!其实你可以让我试试,叫风哥起床我比较拿手些……”小蛮的语气很轻,声音也很甜美,可是在我耳中却无异于一道晴天霹雳!现在希望小蛮能看这是轻红家,不会使出最后那招「冰水洗礼」了。其他的我都打算挺过来。 \N' |Iu  
# ,<[|  
确定全身上下没有半点绷挂之处后小蛮出手了。刚刚掀开被子却又马上帮我盖了回来。我健美的身材她都看过好多次,应该不会脸红了啊?要不是晓燕的解说,我也不明白小蛮今天为什么会「出尔反尔」。“天啊!我骂他色狼还一点也不委屈,睡觉都不安好心……他的那个不是假的吧!好大哦……!” n!2juVr  
.u ,@5Afa  
“晓燕!你还敢说我是「色女」,这种事都好意思说出来,你才是真正的「大色女」呢!他说你是大嘴巴,也不算委屈你了。” Jt3w-!e2  
yU P U  
哈哈……!看来小蛮的第一试无功而反,已成定局,我在心里面感激了一下轻红。小蛮不理她们姐妹在一旁斗嘴,继续用出第二试、第三试、第四……反正都统统落马无一生还。 wm*}S8i.[  
`nYG@xvr  
当我以为小蛮已经收手的时候,脸上的凉水却在嘲笑我的白日做梦。小蛮她……她……还是发动了禁招!继续装睡是别想了,该来的还是要来。 ;Z I679p  
%-V3o  
我环视了一下四周,此时的轻红和晓燕眼睛和嘴都要比平时大了好多。 J7'T1B`  
0 rRXM W  
“对不起!轻红姐我一时兴起忘记这是你家了”小蛮低下通红的头,看着自己的脚丫。 ~*M0 6d~iG  
TOR, aa|  
“没关系!真的没关系,那些东西换一套就好……”缓过神来的轻红,强忍笑意安慰着小蛮。 J?U Tv*  
#gLg`m5  
“云裳姐!我现在才知道大色狼为什么叫你「小蛮」了!我以后也决定叫你小蛮了,表姐你呢?”轻红点点头表示同意。 [<pv,f  
p?/$kQ%  
“下雨了吗?好大的水啊……!”我装作迷迷糊糊的样子问道。既然是演戏,当然还是逼真点好。 lxH,p^zM!  
[rwru.t  
“下个屁!大你的头!”晓燕那丫头瞪着眼鼓着腮帮子双手掐腰说道“大色狼你到是说说,怎么跑到这里来的?理由不充分,小心吃拳头!” )OKPF2,sg  
g4la{!L  
“我……我……忘记了……!”我还没说完,见晓燕挥拳欲击连忙大声叫道“住手晓燕!我想起来了!昨天晚上你们上楼了,剩下我一个人看电视。当然会很郁闷啦,就去冰箱里拿啤酒喝。不知不觉把家里的酒都喝光了,后来脑袋觉得昏昏的,就上来睡觉。我也不知道会跑错房间啊!昨晚我做过什么?我不记得了,你可以告诉我吗?”然后用无辜的眼神凝视着晓燕。 M:\xJ]X,I  
~nN;r[IP  
我的眼睛可是会放电的哦!就凭晓燕那点功力,是不可能抵挡的。这不!她也开始学起小蛮。低下头欣赏自己的美脚。 =OA`GM|  
.j:9WMF  
“风!你说你喝光所有的酒?可能吗?不算那瓶红酒,就你前几天买的那些啤酒,也还剩十六、七听呢?”轻红有些不信。 jw"uIgrlW  
:@$<KbL@  
“不光那些,你说的那瓶红酒我也……这样吧!我们先不讨论这个问题了。轻红你和晓燕今天要去上班吧!我们去弄些早餐,你俩还没尝过小蛮的厨艺。嗨!那简直棒极了!走!走!我们一起去厨房……”避重就轻、踢擦边球,也是我很拿手的。

long 2007-05-20 20:54
第十六章 捉奸不在床(上) E!)Pq=Pem  
GgxpV? QZ  
作者:hhh k^pq<  
'i vu]9  
人为什么会长两只手呢? =rn-GN-  
FzWT:Es!  
那是在提醒我,应该左拥右抱。轻轻搂在小蛮和轻红的腰上,不理会晓燕在后边唧唧歪歪,连忙往楼下厨房走去。什么“大色狼”“死色狼”“臭色狼”……之类的话,就当她是在说别人好了。 :I./%-[h  
fqlWsCki  
反正都已经喂她吃过药了。要是“暴力美女”反应过来,我脑袋上不定会长多少个包呢?还是赶快转移话题要好些“轻红!问你个问题。” *meyAB^,Z  
3!-P$+Zh  
“什么?你问吧!” *o4ovl!  
N^.:SF}A@  
“房子这么大,你自己住不害怕吗?为什么不找个保姆呢?” j4/W  
GdPQ:eyCkD  
“原来有两个的,后来……后来我准备离婚以后搬回家,跟爸妈一起住,就让她们两个回家了。当初晓燕也是和我住在一起的。” 7n0/BM a[  
NcR6]\.  
“哦!这样啊!那你还准备让她们回来吗?” W$*A  
6D5o_F\)  
“不了!昨天晚上我们姐妹三个已经商量好了,晓燕和小蛮……晓燕和云裳都会搬过来陪我。至于打扫的工作?我看你也挺闲的,就交给你好了!”说完看了小蛮一眼“不好意思哦!云裳!刚刚我随口就……” YdUY:JR  
)5I EqyJn  
“没关系的轻红姐……”小蛮说话的时候猛看楼梯,好象非常害怕跌倒。 \mY$X;  
p, =<F  
“是啊!是啊!轻红以后你干脆直接叫她「小蛮」好了。那样还显得亲切一些,再说了!「小蛮」这个名字多可爱啊!你说是不?”顿了顿“轻红!你看我这么闲,难道不想知道我是做什么的吗?” |W2RTo6mKh  
ZA]6zm#V  
“呵呵!这样也好。云裳!那我以后也叫你「小蛮」吧!”然后转头对我“做什么工作重要吗?你想说呢!我就听,不想说呢!我也不会问。” 4^199~G  
>p"E<^  
“好啊!……”小蛮答了一句,然后就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我想的却是“应该跟轻红实话实说吗?” ? B{1Ve  
A!ru  
………… f*t&xx$J  
G^B\Td4U}  
“小蛮!就等你大显身手了哦!光是想想你做的菜,我就觉得很饿了!” @B2t},~q'  
K0+'1=/J  
最终我还是打消了坦白的念头 x4.nf]   
o4r$;=8A  
轻红和晓燕的理念肯定是「淑女不进厨房」,下楼以后她俩就坐在沙发上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还不时往厨房的方向看上两眼,估计她们两个也有些饿了吧!至于聊些什么?我也不清楚。原本打算先随便找些吃的闲打牙。可是当我的目光接触到小蛮以后,就把一切都忘记了。靠在门上望着她忙碌的背影,我逐渐兽化…… ?<Qq);  
{yF+Ufe7  
现在虽然是冬天,可是屋内的采暖系统是轻红高价定购的全自动家用燃油锅炉,给自己用的能不好好烧吗?另外在加上一个中央空调。温暖如春自然不在话下,高兴的话可以让这儿一年四季都是夏天。所以她们下楼时穿的都是比较宽松的睡衣。 X'"ZAb#>  
GjxXo<F  
小蛮的身上只不过多了一条围裙而已。可就是这条束在她腰间、白色镶着花边的小围裙,勾勒出了小蛮腰部和臀部完美的曲线,再配上做饭时身体产生的扭动。这个组合的冲击,足以击败任何惹火的艳舞表演了。 w gmU h3  
~Oe/^wcn  
可能是听到我的喘息声,小蛮回过头来冲我笑了一笑“风哥!饿了吧!刚刚我看见冰箱里还有几只香蕉,你先拿出去跟轻红姐和晓燕妹妹垫垫吧!等我把牛奶热一热马上就可以吃饭了……”她这一回头不打紧,胸部的曲线也被我尽收眼底!现在我能做的就是召唤出所剩无几的理智,力求能和强大的欲望多周旋一段时间。只为了让自己从厨房全身而退!!! '<?w*  
M<aY` Yh  
“等等!风哥电话给我用一下!我的没电了!”由于刚刚在楼上的变故,所以我的穿戴是最整齐的了。 ynxD,yH:6"  
x /W:bX)O  
最后是怎么打开的冰箱、怎么拿到的香蕉又怎么走出的厨房,我是不记得了。回过神来看到的是:晓燕正往回收的小手、感觉到的是:额头有些疼、听到的是:“想什么呢?大色狼!思想又出轨了吧!” u8vP37"}  
%[PXtT>J  
“没什么!我在回味昨晚抱你‘表姐’时的感觉呢!……”心里却想“小样!我这么说你还能不打自招吗?还不给我回去乖乖坐好!” +dx!5#r  
,nE%B  
晓燕真的很听话。可是轻红却发彪了,随手抓起身边的靠垫向我丢了过来。“大色狼!去死吧……!” Q$sK2Z:1  
W:~mqH0S  
“对不起啦!我为我的诚实道歉!好了!好了!我们一起去刷牙洗脸,准备吃早饭了。” Dw[yTdG z  
J .%+o[C  
只有牛奶、煎蛋和烤面包的早餐是简单的不能再简单。可是经过小蛮的一番调理,从餐桌上的风卷残云和我们意犹未尽的表情上,就可以看出效果是大大不同了。 8T kO 8D"  
V2F>WoaI  
“大色狼!你凭什么抢我半只煎蛋……!我不管!你要陪给我!” K# X|=q  
2M-rn d0]  
“切~!还是练过功夫的人呢!连半个煎蛋都保护不了……” kYSW!} {2#  
qtDBM#  
“那是我准备留到最后才吃的……” U\ r&fpp^  
s01[]G> :U  
“我说晓燕啊!女孩子吃那么多东西很容易变胖的哦!我也是为你好……” x)#E`%Q=OM  
FQ]<y.(  
“变不变胖用不着你管!你陪我煎蛋……” |bfu )%oS;  
USG;GX3\6  
“我都吃肚里去了,你想要?那好来解剖我吧……!” 1goO ]  
8g~24\|  
“真是受不了你们两个,加到一起都快是个年过半百的人了,怎么还象孩子似的!爱吃的话,明天小蛮多做两个!现在你们两个都给我住嘴!” t5t-qOp  
JQM}_kj  
住嘴就住嘴我怕谁啊!反正吃的很饱,暗气暗憋也抡不到我。有了那次被逐下车的经历后,我就决定轻易不去挑战轻红的权威。 1<<p y '>  
6DX2Fs7  
“那我再去煎几个蛋吧!” /KPff> B  
/N-MT)41k  
小蛮说完起身准备去厨房,却被轻红叫住。“不用啦!其实我们吃点东西就够了,这次是你把早餐弄的太香了,所以晓燕才没完没了的。说起来最辛苦的还是你呢!不是还有香蕉吗?没吃饱的话就吃几只香蕉好了!”最后一句是对晓燕说的。 Wc2P`P  
~ .MJ`!  
晓燕气乎乎的掰下一只,拨开皮使劲咬了一口。然后一边狠嚼一边嘟囔“我咬死你个大色狼!我嚼碎你个死色狼!” 7R2g+z%K*  
@?Q  
好男不和女斗,我当然是懒得里她啦! ar.S*YNE  
MLsm@`dJ  
小蛮还是回到厨房去了,不过是去刷盘洗碗。本来我和轻红准备去帮忙的,却被她以“厨房太小,你们会妨碍到我的!”为理由,把我们赶了出来。 .d-FP De  
EHjG>.1M  
见晓燕把香蕉吃的津津有味,轻红也掰了一只下来。与晓燕的吃法比起来,区别可大去了。白色的香蕉送入娇艳的红唇,先是切断然后细嚼最后慢咽,有时还伸出舌头舔一下嘴角。我不怎么会形容,但绝对够「性感」!!! }V5'T3  
Y/Q+{@*-}  
凝视着轻红,我靠了过去慢慢坐下,把她搂在怀中然后在耳边说道:“轻红!你吃香蕉的样子,简直太性感了!来让我亲亲好吗?” ]=i}MUJkR  
i#Py(p'p>0  
旁边好象有人被噎着了,传来断断续续的声音“大色狼……我……真的……很佩服你!……这么烂的理由……你都说的出口!” Zb<l$KGt  
" Y]9vuc  
我充耳不闻努力捕捉轻红的双唇,把她逼到一个死角后我得逞了,跟着不大一会儿就传来一阵呻吟……晓燕看的是目瞪口呆。 l}%R9 v Q%  
c_Q7kZ"I]  
就在我们吻的也是天昏地暗时,大门被打开了…… jp0Aol.n  
2 *ARC  
“俊贤!媳妇!快来帮我们拿行李……!”

long 2007-05-20 20:55
第十七章 捉奸不在床(中) jEPVWS~+  
AB+wl=  
作者:hhh *Q!L{y5  
i pa$  
发音相当不标准,吐字也不清楚。如果没猜错的话,眼前这对老人应该就是轻红以前的公公婆婆。轻红当然然没料到他们会在这个时候出现,连忙挣脱我的怀抱,起身迎了上去。 +#yav5l._  
* &^}E}"  
“爸、妈你们来了……!快进来坐,我去给你们搬行礼……” KV~GO#r).  
b)D*k$BN  
“你别去,叫俊贤去。”轻红前任老公的父亲拦住她,然后用一副献宝的样子“看我刚刚学会的中文!怎么样?俊贤你怎么还在那里坐着?还不快去!” Mt7U#C.R  
n#$-QYD  
晕菜了!年纪大的人眼睛都不好使吗?居然把凶恶如狼(色)的我,当成他们那个毫无战斗力的「绵羊」儿子。不过他们对轻红的疼爱,却显而易见。 NwGfH6l`jQ  
IbXyy\dG  
“爸、妈他……”轻红对那份疼爱不知道如何是好,想要解释点什么,又不知怎么开口。 T.H_m[$l  
}2vkR9~/Do  
“俊贤!你也真是的。不是做妈妈的说你!结婚这么长时间了,就算你们工作在忙!逢年过节的也不说带媳妇回去看看我们!”没看出来,老太的汉语比老头的还溜。她放开握住轻红的手向我走了过来…… a ~=&I>+o  
D6PatsD7  
“老太婆!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到这里了你就说韩语,让我好好风光风光……真是不给我面子……” 4|E^-h]Q,  
' \P ~Q9l  
“要不是这次我们过来,还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面……你们应该生宝贝了啊!在那里快让我抱抱……你……你不是俊贤!”然后对轻红转头怒目而视“他是谁?到底怎么回事?刚刚我看到你们……俊贤呢?沈轻红!!你给我说清楚!!” 1[mSGhQ=  
]`-4ln  
此时轻红就好象一个受惊的小兔,美丽的大眼睛失去往日的神采,取而代之是一片慌乱。原本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我也不知道这么办才好。可轻红的样子却让我产生了保护她的欲望,这种欲望对与面对轻红的我来说,可是极其稀有、不带一丝「色情」的那种哦! &ED OM  
lca/N):e  
从沙发上站起身,绕过金俊贤的母亲,来到轻红的身边,把左手放到她的肩膀上,轻轻拍了两下“轻红!这两位想必就是你前夫的父母吧!” sW&Kz   
!g<Y:) n/  
我向他们递出橄榄枝。“伯父你好!我叫邢风,是轻红现在的男朋友……!”看来「故意示好」这招没什么用处,我只好把手收了回来“轻红跟你们的儿子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他们离婚了!” /E}Fmul7  
dr@K(Ict  
“离婚!!你说他们离婚了!轻红是这样吗?”得到轻红肯定的答复后,激动起来对我很大声的说“我儿子那点儿不好了!一定是你这个混蛋搞的鬼。轻红!你千万别被他骗了……!” Yq99P]<N  
E Ou3FQ  
不清楚状况不说,还骂我是混蛋。很难让人接受不是!“想知道你儿子那点不好吗?没弄清楚状况就先别骂人!我告诉你们!你们的儿子是个……”话还没说完,我的嘴就被轻红的小手捂住了,害我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 /a X}eAB  
AesrU.cs/  
“风!让我来解释好吗?”轻红也从混乱中恢复过来,稳定一下自己的情绪然后柔声说道“爸、妈!我和俊贤离婚,是在认识风以前,所以这件事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我们真的不合适,你们很少见俊贤!我一年到头也看不见他……!” i;{WjC7  
o:]Iiu>j0  
“你就别在狡辩了!我儿子工作忙你很少见他,所以你就发浪了是不!所以就被这个混蛋勾搭上了是不!还说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你想我们会相信吗?”那老家伙越说越激动,抬手就准备给轻红一个嘴巴。 *?#G7zSK  
*:[nD1M  
“打我的轻红宝贝?你想都不要想!”左手把轻红拉到我的身后,右手一把抓住他的手腕。“咦!奇怪了,老家伙的手腕怎么会这么细滑,像个小姑娘……” BM:{RHe  
V5 "O  
仔细一看,原来我握住的是晓燕的小手,她又一次让我领略了「迷踪步法」的神奇。 wuBB'rJ'G  
y82F.Vhn  
将错就错我也就懒得放开了,恶声恶气的对老家伙说“老人家……!年纪大了最好留点口德。既然轻红不想让你们知道,我就不多说什么了。等见到那个金俊贤后你就什么都清楚了!不过我要警告你:要是你们再伤害到轻红的话,无论什么地方!哪怕是一根头发!我都不会放过你们全家……这个你给我、记、住、了!” b6\)7z  
 ifa:  
那老家伙认定我是个吃软饭的小白脸,当然不会把我放再眼里。用力甩开晓燕和我的手,一边揉这手腕一边跟我比狠“就知道骗女人的混蛋!你就等死吧!”呵呵……!这算不算一个不是误会的误会呢? h>fq^;Eo  
({!9lB6T#|  
扭头对他老伴说“秀珠!我们走……!!” &$Oa-Iyt  
k\f i:~  
**************** - bQYn  
$u!WqxR-  
双手放在轻红的小腰上,轻轻把她揽到怀里“过去的事情,就别想那么多了……轻红宝贝你也要记住:只要我还活着的话,就决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到你!以后你只需要用心去享受幸福,就对了……” @nn}$uB  
gug>62?  
小蛮这时也从厨房出来了“轻红姐、风哥!刚才我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好大啊!你们不会吵架了吧?” c0.Mtv$  
X1Or=8vQ1  
“小蛮姐!刚刚是有人吵架了,但不是表姐跟大色狼……”看着小蛮不解的望着自己,那个「大嘴巴」的「爆竹」才继续说“表姐的前夫的爸爸妈妈刚才过来了、吵架的是大色狼和表姐的前夫的爸爸!” n|&0a;N4  
n~8)%\92W  
“我说晓燕妹妹啊!你别弄的跟绕口令似的。”放再轻红腰部的双手紧了一紧,让我们之间没有距离可言。然后扫视了一下晓燕和小蛮“这件事就这样算了,以后大家都不许再提……轻红!今天不是要去上班吗?我陪你和晓燕一起去吧!” *UQD >  
>[NDY;T  
“你去干什么?” N?^lOvp  
):a@G%C  
“你们公司不是做网络游戏的吗?我去玩游戏好不?你们那里的网速一定很快,玩起游戏来一定很爽……” zd7fe8o:  
rfVt2X>H  
“不行!” 9w=lpAu  
U &-rR  
“那这样好了……你们工作那么辛苦,我去给你们端茶送水……?” zfHN}(E  
,Q7s7r /X  
“那也不行!!!” _ Xti :+  
iU4PqZG3P  
“那我……” l|-b.n  
i),c\,U]  
“反正就是不行!!!”顿了顿又说“去了只会添乱,你自己找地方玩去……” !+y>^XDP`  
SB#DL=o?  
我再次晕菜,轻红的话怎么听怎么象打发小朋友。为了安慰自己因为轻红无情而受到伤害的心灵,我撅起嘴巴向那个伤害了我的红唇吻去…… &[@Z= Z*  
yoK-" c  
“大色狼!不要再做这些色情动作!”没想到这次我连边都还没碰上呢,就遭到晓燕强劲的狙击。脑袋上的天灵大穴中了一招! OoF fD0u  
D a I/  
“风哥!还你电话……”小蛮轻声说道,语气有些幽怨。看着她的眼神,我觉得自己好象有些过分。摸着自己的脑袋我是这么说的:“用完了吗?没用完继续用!我还有很多电呢……!”我的不知所云、小丑样的动作。马上得到轻红和晓燕的嘲笑! ]q0O0ml  
Yid)bSkDQ  
金俊贤父母来的匆匆,又走的匆匆。好象他们只是为了破坏我们的好心情而来……好在这些是可以补救的。 }Ip%c]fh-  
&N,B$j{<x  
**************** , A{"?  
\i$y  
同轻红、小蛮、晓燕她们三个告别,看着已经消失的车屁股。 Sq:-e5TmE6  
+|A#4q$4v  
我又无聊起来“她们都有自己的事做,我要做些什么才好呢?”无所事事的日子还真他妈难过。 CSn`/:sc%B  
o8wU#_  
“那方面太强横了,也是一种悲哀啊!小蛮和晓燕还没搞定,轻红自己是不堪重负的。谁叫自己还是个好心人!不忍心折磨轻红呢?弄的像现在这么难受……!” d 5jU*f  
EkzV=JX6s  
“嘿嘿!明星都有告别这这那那的什么什么会,既然决定告别「饭坛」,那我也搞个最后的「聚餐」吧!”打定主意的我,想到那些荒唐画面,便忍不住「兴」奋的叫起来。“打电话!打电话……!美女们我来了……”

long 2007-05-20 20:56
第十八章 捉奸不在床(下) C?1$e[u(  
6%D 1gUt  
作者:hhh 6:JNb9^GQ  
KmZ:18^`-S  
“喂!是小丽吗……?” 3 .wQ  
e2vA"VER  
“你有没有时间?出来见个面吧!” u5||J~  
, O`#K.y!  
“什么!打错电话了!你忙你的以后在联系,拜拜……” BV-8u#  
F q&:%F%{  
其实电话并没打错,谁会有不方便的时候不是。「打错电话」也就变成公开的暗号,她是在告诉我“现在有事,走不开。”没关系!此路不通我还可以另觅它途。继续拨打电话,联系了四位关系比较好的美女,叫她们下午去我家叙叙旧…… *= t L^5@  
fmz=0u.A6  
最后找的是我的前辈花月容,和她聊了足足二十多分钟,我们才放下电话。因为她不愿意同其他女人一起跟我在床上赤膊相见,所以时间提前了好多。好在轻红她们走的时候,给我留了一部车。算算时间马上动身的话,到家还能洗个小澡哦! \bqru  
4F`7g,`)|  
事不宜迟,拿起钥匙开车回家。 b$1$ 9)  
"AgX*oDP  
我把车蓬放了下来,敞篷车当然还是敞篷开比较帅啦!车开起来的时候,车蓬除了挡雨外就没什么用处了。再说了对于我融血后的身体,那点儿小北风也根本不算什么。一路走来不管是行人还是其他车内的司机纷纷侧目。奔驰小跑SL600外观上虽然不如S600那么庄重典雅,也不如S600开起来舒适。可是要讲拉风程度和整体性能,却是轻红她们开走的那辆S600不所能比的。在我骚包的心态得到了极大满足的同时,不仅感慨起来 4-=F~EY  
ND*VHs  
“有钱真他妈好!要不是轻红的话,还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我才能摸到这种名车的方向盘呢!” 4!x^ _=  
6nbEvx\@9  
“哼……!哼……!等我有钱了一定要把法拉利的F50和林宝坚尼的Diablo都搞到手……” J<m_"3m  
;gTH @  
一路无话!到家后我就一头扎进浴室,昨天为了保护一身酒气就没洗澡了,今天能不好好洗洗吗?而且月容对这方面的要求可不是一般严格呢! \N5l}^Vc2  
Hnb\H;PY  
一边洗澡一边嘴里还哼哼着范晓萱的那首《我爱洗澡》。“……上冲冲下洗洗……左搓搓右揉揉……噜啦啦噜啦啦噜啦噜啦咧……”“我洗!我洗!我洗!洗!洗!” @_jo5I*Tv  
:CQu9@<t  
就在我洗的不亦乐乎的时候,先是传来一阵开门的声音,然后又传来个有一点点沙哑却非常好听的女声“邢风……!你在吗?” wk ~ DLf.}  
|b~Ix $]t  
没错!就是月容了,她独特的嗓音也是非常让我着迷的。有些象香港某个明星,不光嗓音容貌也有些联相哦!我曾经开玩笑的说过“月容……!如果你去拍电影的话,那会有她红的机会啊!”而且除小蛮以外,她也是唯一有我家门钥匙的人。 6Z{yb_3i  
r<643Dvk  
她给我的感觉有点不好说,有时像我的长辈、有时像我的朋友、有时像我的小妹但更多时候是做我的情人,我们之间除了第一次她给过我钱,以后就再也没有金钱上的关系了。我也跟她说过“月容你知道吗?和别的女人做爱以后我都感觉有些失落,可能是做过太多已经麻木了吧!可是跟你在一起就不一样了,每次结束我都会感到非常快乐、非常满足……” f1+nCBfx u  
"YP<k  
以前还想过“如果有一天,我们两个都厌倦这样的生活了,那么让月容成为我的妻子,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毕竟「同时天涯沦落人」嘛!” m)ca-i"I}  
15 ein||D  
“月容!我在洗澡呢!你自己先坐一下,我马上就好了……” SVInM^zI  
&JP/I{9C0  
“嗯!不急,你慢慢来,洗好了在出来也不迟。” G7iJ,i;e  
!=U%?s Kf%  
“呵呵!我不是怕你等的不耐烦吗!要不你也进来?我们一起洗?”我打了个哈哈,一脸坏笑的说。 5m ~ na22  
Ni4F  
“你想的美!来的时候已经洗过澡了,我在房里等你……” ?13`RgJ>/  
PUs!+o4  
“别那么绝情好不?进来嘛!我们又不是没在一起洗过。” 7lmX5)s  
1ASdLm   
“少来……!那次是我实在懒得动了,才会便宜你的……邢风!你的房间里怎么这么多灰?床上也是!脏死了!” vV''u^nf9  
rR#aS^1s  
“哦!我差不多大半个月没回来住了。电话也是今天才开的机……你真的不进来吗?”嘿嘿!跟轻红在一起的时候,我怎么会给自己找麻烦呢?就算那些麻烦比较香艳,也是不可以的啊! O7c8|qk{  
Ou[=yH=  
“怪不得前几天我给你打电话,都说没开机……!你自己洗吧!我给你打扫一下房间,顺便把床单被罩换了……”也不知道是尊重对方的隐私,还是刻意去回避。我和月容之间从来没有「这些天你做过什么?」、「最近忙什么呢?」之类的问题。 v;pZ1e$  
wL7SUw=c  
“呵呵……!月容你想我了吧!我也好想你哦!” )~yxRJ|  
G /v*J%  
“你别在那儿自作多情了……” FF?g~nI[  
D}=^> 2M  
………… cm\   
dnU=j2Fe@  
等洗完澡出来的时候,房间里已经被月容打扫的干干净净,床单被罩也都换上新的了。人家都准备好了,我还能多说废话吗? z}k$WE.4  
A:H$!La>  
我和月容在床上的那番‘做为’可以说……唉!还是不能用语言去形容,大家只能靠「意会」了。(我总算知道学习文化知识,有多重要了!) J&[1w8  
Ix}6=5u,y  
“几天不见……你……你这方面怎么变的这么强了?我都高潮四次了,你竟然还这么生龙活虎!刚刚不是吃了什么「坏东西」吧!”好象是出水芙蓉一般,大汗淋漓的月容趴在我胸口,用她独特的嗓音说道。 oA|<YP  
%>oX  
在她的翘臀上抓了一把后,我才开口“月容!想我这么神勇,用的着那种东西吗?你说那话可是对我的污辱哦!做为惩罚我们再来一次吧!” e?7MN$}  
[F<pJ)Z,A  
“不行!……真的不行了!……你别乱动!……嗯” w rm6IuPm  
|7?c/i~Lf/  
我一边挺动身体一边说“月容!……我也舍不得折磨你呀!……我也心疼呀!……不过惩罚你是一定的……不然「有法不依」或者「执法不严」……造成的后果……可是相当可怕的哦!……我只能含泪……咬牙……辣手摧你花月容了……” o1u-M  
k 8nXvKb  
嘿嘿!其实我含个屁泪、咬个鸟牙啊!现在如果换做是你,除了暗爽以外还容的下别的吗? 6ed'Tdb8;/  
V RaV q  
男人和女人之间持续了几千年的战争爆发于什么时候?由于年头太久我就搞不懂了,反正双方各有胜负,总体来说好象还是女性那方占有优势。但是我和花月容之间的冲突,却是以我「完胜」她「惨败」而告终!不过这样的胜利我是非常不喜欢的。 ,Z ftqR"5  
I&&,6ii/  
“怎么搞的?现在都一点半了……罗妮她们几个也应该来了……啊!!!”我抱着软作一团的月容,还没等嘟囔完事儿呢,就被她在肩膀上使劲咬了一口。 } T /3OC  
X Q991  
“月容你住嘴啦……!疼死我了!真搞不懂你们女人,怎么都喜欢咬人吗?” pD],!wYa  
^/;!Imb#  
“谁叫你那么过分了!抱着我还想其他女人!咬死你活该!”说完又是一口…… ko1C; M=  
zo<M')EQE  
“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你先把嘴松开……”揉了揉肩膀才继续说下去“你看你都五次了,我还……你说!我不多叫些人来的话……行吗?”此时我还没注意到自己已经犯了一个错误。要是换成别的女人我会小心。可是跟月容在一起时我觉得很轻松很舒服,跟她说话我不会思考,通常都是有什么说什么。 v8"d^&  
.~Yq]>  
月容听道这里,身体震了一下。过了一小会儿才开口幽幽说道“邢风!我还以为你跟其他男人不一样!是真的喜欢我,看上的不是我的身体。现在我知道了,你也只是把我当成那种工具!哈哈……!可笑我今天还想告诉你,我已经解脱了、不用再作有钱人的情妇、不用做二奶了。如果……看来是我错的太离谱了!!!” ,p V%%_  
?=L@shL  
说完后就打起精神,下地开始穿衣服。我当时也被她的那番话弄的目瞪口呆,躺再那里愣了好久。不过还好这次的反应比较快,在她眼看就到门口的时候,我冲下床一把抱过月容把她锁在怀中,任凭她的小拳头再我背后飞舞。 %lMi' +V  
u`"1U/  
轻轻吻掉她眼角的泪水后我说道:“月容!你个小笨蛋、大醋坛,听我解释完了再决定走还是不走好吗?” jiPL5.3K  
q.^!6qxn  
“还有什么好解释的!快放我走……”飞舞的小拳头停了下来,身体却开始不安分的扭动。 R%JdHR.<  
_w\o ^> x=  
“你只听了一半,其实这次我找她们来,应该算是「最后的晚餐」。我也准备告别以前的生活了,没跟你说就是因为我还想和你继续!这下……这下你明白了?” Ob JrCaNF4  
&tdi\`A^  
“你说的是真的?会这么巧?不是骗我的吧!” %>OCgJx.  
m[Tu<) l  
“是真的!就这么巧!没骗你!” u`yo0:P?1\  
Z'nDs?&x  
“还是不信。我看你肯定是忘不了那次乱来的情形,准备再搞一次「大被同床」……” V!1h yK  
f7*yK ]G  
“本来是有一点点想啦!”看见怀中的月容瞪我一眼,连忙继续说道:“上次真的是因为我们几个都喝醉了,才会……不过月容!我真的是喜欢你,从来就没把你当成过……” fs<h#8m  
bs5i<@ 7  
“你说的都是真的?”看来她也没想到,我们今天会这么巧目的都一样。 r^6/Pt|a4  
4Od+'L9Nw  
“都是真的!” eBW`ORzu  
N+U#e!'ND5  
“绝对没骗我?” h6D?KWq2  
)PwZ Wz  
“我发誓还不行吗?” ' Tes^4  
mIKAq5m9  
“会相信男人发誓的女人,才是笨蛋呢!” 6CHPAJ|z5,  
'+?7,@ ]  
“那你要我怎么做,你才信?” PHLMeGM  
>Krg\oPxN  
“算了吧!这次就记到帐上。先告诉我,你怎么会决定放弃原来的生活呢?” f_Pf(aB4]  
{~+|hB8dv  
见危机解除,我就在月容的脸上偷香一个“你饿不?‘运动’那么久我可饿了哦!我们一边弄东西吃,一边给你讲好不?” DD~=<n>z  
iSC)G a  
“也好……你先看看冰箱里的东西还能不能用!半个多月了……” S2P!9L  
U)]}!7_L  
“没关系!至少还可以煮面……” f2Ut{[O(K  
pt,dE7  
我在厨房里「浴血奋战」,她却回到床上「春眠不觉晓」,这些都先不说了。最让人气愤的是:当我把辛辛苦苦煮好的面条端过去的时候,月容竟然叫我喂她!!!最可悲的是:我居然被她的美色迷惑,照她说的做了!!! $)KiLfU3*  
GPbvRj.f  
手在喂美女吃着面条,嘴里讲诉着这些天来发生在我跟轻红之间的事。讲完了才发现:我煮的两人份面条,被月容全部消灭,我没的吃了…… s_~!+o}  
y nd."7^r  
“看我辛苦煮回面,好歹应该给我留点,哪怕一口也行啊!”我苦兮兮的说。 P]dL0M6a*#  
~eh (gvX  
月容送来一个微笑“我难得吃这么多东西,这说明你煮的面条好吃嘛!就别那么小气了,再去煮点吧!” kYY 8Sr8\_  
{.?&{ AW!  
“谢谢美女夸奖,可是你刚刚吃进去的……是我家最后一点粮食了”看着她那一口小白牙我想到了一则广告「牙好!胃口就好!吃嘛儿嘛儿香!身体倍儿棒!」 leU~wxj-  
8?I#$2  
“那你准备怎么处理咱俩儿的关系呢?让我做你的地下情人?既然我已经决定放弃,那么以前那种偷偷摸摸的事,就再也不会做了。” Tsrj  
V@~,Lu-a]  
“那当然不会,我会让你光明正大的做我的女人!” /? 41d9  
9~rPF(n  
“虽然现在男人再外面拈花惹草,甚至包养几个女人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可是沈轻红那么优秀的女人,她能同意你有拥有除她以外别的女人吗?比如你刚刚说的晓燕、小蛮。就算沈轻红同意她们两个跟你在一起,也不会答应咱俩儿的事。毕竟我以前做的事就算再高级,也算「妓女」……我看还是算了吧!” &|<c,Y  
[Kl=UQU5  
“月容!你别这么说!我们两个是一样的,虽然没有问过你的过去,可是我想一定是有原因的。你现在都决定放弃了。那么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我们可以重新生活。” l5.@M9s  
}tfmnmL-  
“算了!先不说这些让人头疼的事情了,你还是跟我说说,打算怎样搞定另外两个美女吧!不说别的,就那种事而言,时间拖久了对你和沈轻红的身体都没什么好处哦!” KV8yFbA  
xGt.`41  
“跟你说实话,这也是最让我头疼的……具体办法我还没想到呢!” 1Nh&]}  
Iaol gE  
冬季的夜晚来的很快,这不刚刚五点多一点,夜幕就已经降临。月容准备回家,我也到时间接小蛮一起去轻红家了。锁好门后我和月容一起往楼下走去。 1$"7{]6Z  
a =~-fw  
“真是的!就算不过来也应该打电话告诉我一声啊!害我等了那么久,都要饿死了!”我刚刚抱怨完事儿,肚皮马上响了两声以示配合。 |!2 V  
>)M4+i<rt  
“对了!忘了跟你说。今天在你给我打电话以前,我也给你打了一个,是呼入转移,接电话的是个女人。我还以为拨错号了呢!刚刚挂断不到一分钟你就打过来了,我也就没在意。你看看是不是忘记改回来……” l9lrop =KB  
XQLYQ08_  
“不可能!这几天我没用过几次电话,也没设定呼入转移,肯定是你打错了。” d ZZL)P  
MA-7-mx  
说着说着就来到楼下,道别后我们走向各自开来的车子。就在准备上车的时候,傍边那辆大奔引起了我的注意。 F9p- Eh<R  
- OmIZG/  
“咦……!这辆车子好眼熟哦!” J a^m +  
.?%~D] KG  
“靠!又是S600,帅呆了!”我先是一阵激动。再看看车牌:XC52525!!!身上马上冒出一身冷汗。“轻红的车子,怎么会在这里?”最后往车里一看:面色平静那个除了轻红还能是谁?幽怨的那个是小蛮、咬牙切齿的那个正是晓燕。 $pz<-MRV  
N`5X^oE  
“天啊!让我死了算了!刚刚和月容的吻别都被她们看到了!!!”

long 2007-05-20 20:57
第十九章 计划受伤(上) &[z5,  
$f3'3@"  
作者:hhh tj ts(B  
SrA4;pbI  
据说要想达到「寒暑不侵」的地步,需要相当高深的内家功夫,可是在我看来那也没什么难的。这不!零下十八度的低温、大概四到五级的北风也遭到我汗水的鄙视。 *?Ku#  
7>!F,5l6  
我走上前,打开车门正想跟她们说些什么。轻红忽然发动车子,冲了出去……那速度!就算换成是我也没那么猛! "`$*`'\V  
S+eD&J  
“这次死的一定很惨!怎么办?应该怎么办才好呢?怨天尤人是没有用的。现在还是赶快想想办法,看怎样才能补救。不过在这种被逮个现形的情况下,难度好象大了些吧!谁能帮我出出主意啊?” 7~ y~I]  
ao'` PV=?  
月容也从刚刚发动的车子上走了下来“这么冷的天,不赶快回家,你在这儿发什么呆啊!” Q,pa["  
b*c#9J2Z  
“看到刚才开走的那俩车了吧?” -Pg1,/-k)  
Fr>U=*  
“嗯!看到了!车子很好!司机的技术也蛮不错的……!” (Y&Z*O C  
I/ :1<]E  
“我说的不是那些……车是轻红的、开车的也是轻红、小蛮和晓燕也在车上……” <mRl{I  
Q *"e  
“什么!!!那我们刚才在楼下……不是都被她们看到了!” s*G~IsaQ  
A0vr\u3 >  
月容说完后张大她的小嘴望着我。样子很可爱,可是我也没有心情去欣赏了。如果轻红大发雷霆的话反而还好一些。要命的是她一句话也不说,也不给我说话的机会,直接开车而去,这种沉默才是最让人担心的。 J$6**B'QO  
v Pnd\%  
“不!绝对不可以!绝对不能失去她!”想到有可能失去轻红的时候,就算寒暑不侵的我也打了一个冷颤。连忙一把拉住月容急声说道:“月容!你快帮我想个办法好吗?我绝对不能失去轻红……” 68wh AW  
B3pdQV'$S6  
“我?我能有什么办法?既然她对你来说那么重要?为什么你还要去招惹其它女人?为什么还要来招惹我?今天的事早晚都会发生,你还是自己想办法吧!我无能为力……” TV!,sKE [  
0nPPg*D"&  
我现在虽然可以说是「关心则乱」,但是月容话里包含的那丝酸涩,还是能听出来的。心中暗骂:“邢风!亏你还自诩为「极品色狼」、亏你还吃了那么多年的「软饭」!你今天到底是怎么了?接二连三的犯这种低级错误!” 9/l  
rhu0NdP5  
“月容对不起!我是急昏头了。跟你,我向来都是有什么说什么。这次也不例外,说实话我知道自己不是什么好人,甚至有些下三滥。我跟大多数男人一样喜欢美女和金钱。对于金钱我一不偷、二不抢就算有些不光彩,我拿的也是属于自己的那一份,这点比某些人要强吧?对于女人我很多情,或许在别人眼里是滥情。可那是我真实的想法啊!我喜欢轻红、喜欢你、喜欢小蛮还有晓燕。我想拥有你们,想跟你们一起生活。我想会尽自己最大的能力让你们快乐。轻红她们生气走后,确实让我有些手忙脚乱。换成是你,我也一样会的。所以请你不要胡思乱想了好吗?” (C[yGAW  
?enw?I@  
“行了!行了!我才没胡思乱想呢!这种事情都敢做出来……你不觉得对我们女人来说很不公平?你可以一次爱几个。我们呢?是不是也可以?” Em.$F ?*(  
kBadrp/  
“还用问吗?当然不行!!!” 0-D`?SY2s  
*Z.FLG"  
“你很不讲理哦!” ,D^CP{W  
l `dFpI   
“上哪儿去找那么多理给你讲,我就是这么霸道!反正你们几个是跑不掉了。”说道这儿我把嘴向月容的耳边靠了过去。“话又说回来,在床上我可以同时满足你们几个。你们谁行?所以你们还是乖乖的爱我一个吧!” Greq {o  
tc(pVM  
“你……你还是想想怎么说服轻红吧!霸道的男人……!”月容把她的身体靠进我怀里,双手揽在我的腰间。“我是真的帮不了你。” ~=wkF,t6  
v;Rf*Us,  
“看来轻红那里是回不去了,月容你说到我家还是回你家?你那里我还从来没去过呢?” +g(opj^  
rv ?@H.fG  
“懒得回去了,还是去你家吧!还有……今天……我们可不可以……不做了?” s ]m,zg  
}S 5` b  
“拜托!别把我想的跟色情狂一样好吗?我的意思是找地方好好想想,怎么样才能让轻红不在生气了!”月容的话让我哭笑不得,我给她们的印象真的那么差吗? ZW48  
SDLj* sD.  
心情不好弄的我什么胃口都没有了,买了几碗泡面后,又和月容回到家中。具体的办法还没想到,还是先给轻红打几个电话吧!虽然明知道她不会接,还是一定要打,不然真的会尸骨无存。 qd1s9RsVY  
7icFBN F~-  
“嘟……嘟……嘟嘟嘟嘟嘟嘟”第一次呼叫先是响了两声,然后就被挂断。 ufqQ\Of@  
s1t'Juw/~!  
“嘟……嘟……嘟嘟嘟嘟嘟嘟”第二次呼叫同上! 7 0sIPZs  
?u=(   
色狼精神是什么呢?首先要不怕吃苦,其次还要会死缠乱打、软磨硬泡,要有那种到了黄河心也不死毅力。知道爱迪生为什么能发明电灯吗?凭的就是那股毅力!所以他是我的偶像。 PN-,'rZ  
smd*OUNd  
第三次、第四次依旧无功而反,在我重拨到第五次的时候终于有人接了。不过传来的却是…… oZt{el k  
og[DfE  
“大色狼!给我去死吧!你敢再来烦表姐!小心我打爆你头!!!” V  |O_y  
9 }{<<  
果然不愧「爆竹」的封号,就连在旁边看电视的月容都被吓了一跳。可怜我的耳朵,被晓燕那丫头就这样强奸了。手中的电话也被吓得丢到墙角。 wXTv17Mq  
BO,C[65>  
一动不动坐在沙发上好久了,眼睛盯着电视却不知演些什么,脑袋里面也是一片空白。月容这时轻轻拍了我一下。“发呆有什么用?泡面好了,还是先吃了再说吧!” Y7 h|KE   
e\u"/\ :  
“嗯!知道了。”应了一句后,我没去碰那碗面条,反而点燃一支香烟。没想到刚刚抽了一口就被月容一把夺下。 U:B(4R!XI  
$bGh#T`YK`  
“你以后应该少抽点烟了,最好戒掉!” Vpd9|mf  
aaAhZ :  
“不是吧!月容……太残忍了吧!”我把手指和嘴唇分开,苦着脸说道。 nQWrFEl'  
K3zf~|hL  
“什么太残忍啊!你知道刚刚电视里的那个男主角是怎么死的吗?”没等我说话就继续说道“女朋友跟他分手后,开快车发泄。还一边喝酒一边抽烟,就在他点第二支烟的时候,发生了车祸。所以……你应该戒烟了!” UN];1CcGq  
h"`T@"x1  
“月容!我才拜托了,那么烂的情节你有必要这样认真吗?”月容的解释,让我很是不忿。“那家伙死不死的跟我有一毛钱关系吗?再说了我是坐在这里抽烟,又不是开车,更不可能会出车祸……车祸……哈哈!我想到办法了!” L}o{&=z  
Oiym+_C  
看到我跟别的女人亲热,会有这么大的反应,说明轻红很喜欢我。在金俊贤给她带来那么大的伤害后,还在替他隐瞒,就算被人误会也不肯说明,这说明轻红很善良。利用以上两点,如果我现在受伤了,比如说被车撞到……那样的话轻红还不……嘿嘿!我果然是个玩儿阴谋的天才啊! Rxu|4_m![  
A/aPD'%*41  
见我刚才还闷闷不乐,转眼间就眉开眼笑,而且还笑的很阴险。月容有点搞不清楚状况了,于是便问道:“你想到什么好办法了?让你笑得那么奸诈?” y#lA-ywa  
hd}dU,<  
“嘿嘿!月容你听我慢慢跟你讲。我的计划是这样的……”把想法从头到尾解释了一遍,我端起碗喝了口面汤。然后接着往下说“计划最后能不能成功还要靠你帮忙呢!把我的安危交给别人,还真有点不放心。所以我决定就撞你开的车了,为了保险起见等我吃完面,我们下楼练习练习……” )f]Y)L=[  
E#|hR!  
“月容……月容……醒醒……醒醒。你的样子好呆哦!”伸手在月容的粉脸上轻轻掐了一下,才把她从失魂落魄中唤醒。“怎么样?我是天才吧!你佩服不?” W 0O]l1W  
=0',@  
“邢风……你……真的……够……阴险……!天啊!我爱上的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男人呢?我是不是应该离你远一点?” qt4yz=B6l  
"#Rh\d0u=  
“想都不要想!不管是轻红、小蛮、晓燕还是你花月容。为了让你们只爱我一个,为了让你们的这辈子都属于我。我会不择手段用尽卑鄙、无耻、下流的方法!” 7-+qR0  
1%KT%_-j<  
“我……只是想不到你会这么坏,更想不到听了这些后,我竟然有些兴奋……!”话没说完,月容的小嘴就被我堵住了。 J^}F-'t  
Q3F.=>qtk  
良久…… G&>UM}2/  
gb<I6[h  
为了给月容喘息的时间,我才恋恋不舍的分开。左手搂着软绵绵的娇躯,右手抬起她的下巴,凝视着那双毛茸茸的大眼睛慢声说道:“这是不是就应了那句「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呢?”

long 2007-05-20 20:57
第二十章 计划受伤(下) '8OfX.[y<(  
A6i8iB+UX  
作者:hhh I#c%#JX9  
.D=> |  
本狼君做事向来都是雷厉风行!三口解决掉面条一口解决面汤。否掉月容看完电视的申请,飞奔楼下。 58%ULX  
LVIr.HbdL?  
上车后月容鼓着腮帮子气乎乎的说:“具体怎么做。你都没告诉我呢!怎么帮你演戏啊?”。 HrIP3{I0=  
CveiXh> *  
我也不知道她生气,是因为没让她看电视?还是在吃轻红的醋?估计后者居多。头疼啊!刚刚不是已经说好了吗?女人还真是说变就变,哪怕没有丝毫理由。(吃醋也算是理由吧?)不过美女就是美女,就连生气的时候都十分可爱哦!如果以后为了欣赏月容这种可爱的表情,而故意惹她生气。算不算她自找的呢? Caihk!*  
,x.t01  
现在的情形我只好动用「马屁心经」和「哄骗大法」了 zz$AjE[E  
xx}UZrHl;  
“拜托了!乖月容最好心、最可爱、最漂亮了……帮帮忙嘛!要是成功了的话,我记你一大功。来先给你一个奖励。”说完就在月容的粉腮上亲了一口。 ]`gY~ +  
e1oM3 i  
“哼!谁稀罕你给记大功,什么奖励啊!明显就是占便宜……!”话虽然不依不饶,可是神情明显缓和了好多。我的功夫果然不是乱盖的。 9g8NTY_O  
wy[&0  
对她的嗤之以鼻,装作没听到。一本正经地给她讲解我的详细计划。“乖月容啊!这次行动成败关键,是需要天时、地利人和着几方面协调配合。你认真听我说完,我们再讨论讨论……” l.21jcf>%M  
)X'B[la~"  
“首先是天时,也就说我们一定要掌握好,给轻红打电话的时间。不能早也不能太晚,太早的话轻红还在气头上,在效果上会大大折扣。太晚的话我又不放心她一个人出来,所以暂且定到九点至九点半。”看了一眼月容,见她很听话,听的很认真、很仔细。很好!那我继续!   J%OZxv  
g+17@.m #=  
“其次说说地利,我把它定在「醉红叶」酒吧门口。那是轻红跟我第一次见面的地方,我想在那里轻红的心会软很多吧!这样就会大大增加成功率的……” |}=eG^!  
tmt="x  
“最后的人和才是最主要的。这就需要乖月容的技术,还有我的身手了。不过这也是最不好掌握的,所以等会儿我们找个地方好好练习练习……就这么多了,月容你还有什么补充的吗?” p;m-9x  
Xe(#;3ze  
“你还真舍得下本钱!这算不算要色不要命呢?” +\`]4X  
5 H!HWV  
“呵呵……!过奖!过奖!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啊!我容易吗!要被车撞啊!” h(/ SuEC)  
\cW$4}  
“少在那儿臭美!我什么时候夸奖你了?”月容气的在我脑袋是敲了一记重的后。才继续说“而且你的计划又不是没有漏洞!” ,0WrW<@  
'eM}|  
“什么!有漏洞?在那里?快说来听听……” zEH`h5nv  
F4*C0Ht  
“你们刚刚闹矛盾,就有人打电话,告诉她说你出车祸?为什么不送去医院?要是送医院去了,你还不马上穿帮?就算你说伤的不重,没穿帮。那这个「苦肉计」不就失去意义了吗?还有……” `J"tuU D=  
({NJvD3N1F  
“什么!还有?我的计划有这么多漏洞?”月容的这番话,对我的打击可谓不小。足以让我目瞪口呆了! b.#jeac~i  
i1dUj9/m\p  
“你先别打岔!剩下的也不能算是漏洞……你想!照你说得那样,我们有必要练习吗?到时间了我开车直接撞你,完了就给轻红打电话。岂不是省事多了,你也不必吃那么多皮肉之苦……” C;nbXY  
~1(Fh4  
汗……!暴汗……!瀑布汗……!(来自起点书评^_^)如果说刚才的我是目瞪口呆,那么现在的我就是呆若木鸡。看来月容可以做我军师了。还有就是我以后要想再月容面前,耍什么阴谋诡计还是多加小心的好! ta0g](-d  
 S; /  
挥汗如雨、坐立不安、冥思苦想是我一系列的反应。大概一支烟的功夫,我才重新把头抬起来。笑眯眯的对月容说道:“我把计划修正了一下,不过车还是要撞的……” `rXuK1%*I  
8/GdIi4i  
“还是撞车?你不是江朗才尽了吧……!”月容笑着调侃我。  %>L{S;  
+?aa{xqc  
“我给撞车安排了个理由,那就是「醉酒」!(又是醉酒???)失恋后酗酒总可以吧!然后不醒人事、然后你打电话、然后撞车……最好是在轻红扶我出来的时候,那时我会想办法推开她,然后你就开车撞过来……” 0&A>Q](%u  
2m{hMMj  
“还是不行啊!她今天见过我了,一看就知道是假的……这招没用!” saCm}0?  
_ '}/41  
“小笨蛋!撞了人你不会跑啊!” Ru|PKO_9  
-Ah&MpE~rc  
“难道她不会看我车牌?早晚都会查出来的啊?” 3I< tb  
j;SAK  
“等查出来的时候,我们早就和好了,那时候感激你还来不及呢?还会找你麻烦吗?再说了!撞车后轻红肯定是先查看我的伤势,我估计她不会去留心你的车牌号码的……”  a`'}3s  
:L6f`?h  
“还是不干!凭什么为了让沈轻红跟你卿卿我我,就要人家去演坏蛋……!” Q_}vQ i,>  
2Nk:Y!wt@a  
“就算我求求你了!月容小姑奶奶!这也算助人为乐不是?你就帮帮忙吧!” `QI)cD (  
Cb]1=y  
“……………………” <g2^PbT  
*:h/fCe  
最后我挖空心思、好说歹说、费尽唇舌总算让月容答应与我配合。然后就找了个人烟稀少的地方,开始练习撞车了。 y)x}I\g  
DY#,;FXc@  
个中滋味……唉!不说也罢!奉劝一句「这种运动的难度系数太高,希望大家不要效仿!」 AT|]  
@ZSk*6a  
现在的时间是八点四十分,去「醉红叶」的话开车不到两分钟。月容车开的很稳,这也是我选她配合的原因。要是换成某个「爆竹」的话,就算我的身体再好上一百倍,也绝对不敢恭维。 Jr0iJ,S  
AomXxok<  
酒吧还是这间酒吧,时间也几乎是同一时间,可是却没有那种第一次来这里时的感觉了。不禁低声吟道:“当日今时此门中;灯光酒色衬轻红。今时轻红拂袖去;可怜冰冷如邢风……可怜啊……!可怜……” V7!gsTr,  
TF Q;6  
我知道自己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可是那个调酒师有必要这么惊讶吗?真是的!没见过世面。还好现在是冬天,不然苍蝇肯定能飞进去。 x2+ [MG  
O[;@ _E  
“你们这里有什么烈酒吗?二锅头有没?给我先来两瓶!” | ~/8g'^h  
&%[RaE?  
“不好意思!我们这里没有二锅头,不过有伏特加,先给您来一杯怎么样?” t' $}Z!\  
dyllJE(g  
“伏特加也行!我先要两瓶……快拿来啊!发什么呆!开酒吧还怕酒量大的吗?”上次喝的是啤酒跟红酒,不怎么好掌握自己的酒量。这次害怕丢脸,我都比较保守的估计了,调酒那家伙的反应让我很是不爽。“快拿吧!你放心!我不是来闹事的!” =-N2j uI  
]xRjPv;:Y  
月容停好车走进来的时候,伏特加只剩下一瓶了。她想要一杯白兰地,被我坚决制止了! (QodD2Z  
7&kj1Ah  
“再给我来一杯低酒精的饮料,要非常低的那种。这美女一会儿还要开车回家呢!”开玩笑!我的身家性命可全在她手上啊!白兰地那东西的后劲很大,要是月容也喝醉了。我还有命去猎艳、泡MM吗? ,![}qn%=s  
(JDap[  
“真小气!来酒吧不请喝酒,叫人家喝饮料……” ?rz ;^l  
m%)+)~B  
“月容乖!饮料好!多喝多漂亮嘛……”转头对调酒师,晃了晃手中的酒瓶说“给我再来两瓶伏特加……” iMy4&]c^g  
#NP*kZtV  
搞定五瓶酒后,才算有了点醉意!还想继续喝时。那调酒师才回过神来急忙说道:“先生!您不能再喝……!五瓶啊!那是伏特加,可以放到好几头牛……!”然后瞪大眼睛看我好半天“而且我们这里也没有那种烈酒了。” K;} ~RnO  
$b dVcAq  
他一定是没见过我这样,喝酒象喝水的人(还是怪物?)因为打我在这儿坐下后,他的嘴就没合上过。 9~x ]w  
y deahw4  
“哦!那你应该有空酒瓶吧!给我拿几个来放到这里。” QMtcqI  
));<faT,  
“好的!好的!马上!马上!您稍等!” Sr1 H=U  
Yl=x@= R  
旁边的月容也被我吓到了哦!她反应过来后用胳膊肘碰了碰我。“原来你也没这么能喝酒啊!看来你说的都是真的!对了!时间到了,可以打电话了吗?” k83OZF8"Z  
(O*/:^%  
“嗯!打吧!想好怎么说了吗?” 8Jc{~  
(yj!3.o/  
“没呢……这些不是应该由你考虑的吗?” ; 3j0cT)/  
x)hxjo6EQ  
“什么!!!”这次轮到我卖呆“那就靠你临场发挥吧!我喝醉了……晕会儿先!” y}O4Y 0L  
,U@K@R) a  
“你怎么可以这样?起来啦……!快起来!” { ~%zm  
ib5h1;._V  
见我身体幻化成泥状,处变不惊。月容也没办法只好说“算了!再帮你一次吧!电话拿来……” 7cLMKDZ h  
\+Q_a O  
“嘟……嘟……嘟嘟嘟嘟嘟嘟” qo=oL}  
~x9<E{ )8j  
“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家里的情况又一次出现。“她还是不肯接听,把手机都关掉了。怎么办?” s;$@W, *  
WS,n5!vo  
“往她家打!号码是52252525……”觉得眼熟吗?没错!轻红家的电话就比她的车牌多了三个数字。 Ku5<iE7`Tr  
3(CU]pR~w  
“嘟……嘟……嘟……嘟……嘟……嘟……嘟……嘟……” G<YVUMdv  
CPrWx  
“还是一样,看来轻红是把电话线拔掉了!你还有办法吗?” Z}Gi,  
Cf)tifx;a]  
我体会到那种叫做「欲哭无泪」的感觉,那样的真实、那样的刻骨。“现在怎么办?怎么办才好呢?”忽然眼前一亮,小蛮还有小蛮啊!她不是搬到轻红那里住了吗?“月容你往小蛮的手机上打,号码是:131××××××××”这是我最后的希望了,但愿小蛮的电话充完电了、但愿轻红她们知道我醉的不省人事后,能过来找我。 8e=*,a  
ev`w@EJ#3B  
“嘟……嘟……嘟……” 3;YiWg|,zf  
T!Y+b~WCLx  
“你好!请问……”感谢如来佛祖、感谢观音姐姐、感谢四方菩萨、感谢书友!!!月容的声音,让我得到新生。

long 2007-05-20 20:59
第二十章 计划受伤(下) m${PW2  
pK|( s  
作者:hhh aEit\_5AZ  
)',gOs< WW  
本狼君做事向来都是雷厉风行!三口解决掉面条一口解决面汤。否掉月容看完电视的申请,飞奔楼下。 Af!x468 e  
VRbE`<  
上车后月容鼓着腮帮子气乎乎的说:“具体怎么做。你都没告诉我呢!怎么帮你演戏啊?”。 S)*KWd12  
GUs-,D  
我也不知道她生气,是因为没让她看电视?还是在吃轻红的醋?估计后者居多。头疼啊!刚刚不是已经说好了吗?女人还真是说变就变,哪怕没有丝毫理由。(吃醋也算是理由吧?)不过美女就是美女,就连生气的时候都十分可爱哦!如果以后为了欣赏月容这种可爱的表情,而故意惹她生气。算不算她自找的呢? ;u&`wJlt}^  
9Z&/Qv} P  
现在的情形我只好动用「马屁心经」和「哄骗大法」了 hjD"#J  
!{[ ;-)<  
“拜托了!乖月容最好心、最可爱、最漂亮了……帮帮忙嘛!要是成功了的话,我记你一大功。来先给你一个奖励。”说完就在月容的粉腮上亲了一口。 &H=oGR5  
 gK9SY=*  
“哼!谁稀罕你给记大功,什么奖励啊!明显就是占便宜……!”话虽然不依不饶,可是神情明显缓和了好多。我的功夫果然不是乱盖的。 9Q>R#d8?  
1QS+1r!Xs  
对她的嗤之以鼻,装作没听到。一本正经地给她讲解我的详细计划。“乖月容啊!这次行动成败关键,是需要天时、地利人和着几方面协调配合。你认真听我说完,我们再讨论讨论……” rCLCuUKj  
! tE&!0Q  
“首先是天时,也就说我们一定要掌握好,给轻红打电话的时间。不能早也不能太晚,太早的话轻红还在气头上,在效果上会大大折扣。太晚的话我又不放心她一个人出来,所以暂且定到九点至九点半。”看了一眼月容,见她很听话,听的很认真、很仔细。很好!那我继续! Z C2HF>'BE  
ln~ ^s(  
“其次说说地利,我把它定在「醉红叶」酒吧门口。那是轻红跟我第一次见面的地方,我想在那里轻红的心会软很多吧!这样就会大大增加成功率的……” I0I]:-nQ  
KO'AR 0M  
“最后的人和才是最主要的。这就需要乖月容的技术,还有我的身手了。不过这也是最不好掌握的,所以等会儿我们找个地方好好练习练习……就这么多了,月容你还有什么补充的吗?” Ii:}ZOKD  
ohSljc ~  
“你还真舍得下本钱!这算不算要色不要命呢?” 8NH87}u  
c>9@/A  
“呵呵……!过奖!过奖!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啊!我容易吗!要被车撞啊!” 7popqin  
VuUkyoM  
“少在那儿臭美!我什么时候夸奖你了?”月容气的在我脑袋是敲了一记重的后。才继续说“而且你的计划又不是没有漏洞!” 6|I BL[',P  
*%vGa]NV4  
“什么!有漏洞?在那里?快说来听听……” 0/{ kGSsC  
o],v0t<  
“你们刚刚闹矛盾,就有人打电话,告诉她说你出车祸?为什么不送去医院?要是送医院去了,你还不马上穿帮?就算你说伤的不重,没穿帮。那这个「苦肉计」不就失去意义了吗?还有……” %z2M8wjy  
c%s^d 8 -  
“什么!还有?我的计划有这么多漏洞?”月容的这番话,对我的打击可谓不小。足以让我目瞪口呆了! VAK ]!0  
?[H`_X!  
“你先别打岔!剩下的也不能算是漏洞……你想!照你说得那样,我们有必要练习吗?到时间了我开车直接撞你,完了就给轻红打电话。岂不是省事多了,你也不必吃那么多皮肉之苦……” hi'*P?W  
Uj.o*nK7v  
汗……!暴汗……!瀑布汗……!(来自起点书评^_^)如果说刚才的我是目瞪口呆,那么现在的我就是呆若木鸡。看来月容可以做我军师了。还有就是我以后要想再月容面前,耍什么阴谋诡计还是多加小心的好! Z H,(r8w  
7W< |  
挥汗如雨、坐立不安、冥思苦想是我一系列的反应。大概一支烟的功夫,我才重新把头抬起来。笑眯眯的对月容说道:“我把计划修正了一下,不过车还是要撞的……” \[OWD,*mk  
9BP l+e-  
“还是撞车?你不是江朗才尽了吧……!”月容笑着调侃我。 +]:FsA{  
V?,!ad  
“我给撞车安排了个理由,那就是「醉酒」!(又是醉酒???)失恋后酗酒总可以吧!然后不醒人事、然后你打电话、然后撞车……最好是在轻红扶我出来的时候,那时我会想办法推开她,然后你就开车撞过来……” A<ANU>`S  
Lv1_bYi./p  
“还是不行啊!她今天见过我了,一看就知道是假的……这招没用!” 9b6t7hVK  
~?aJe]S`  
“小笨蛋!撞了人你不会跑啊!” "(vBo DD  
o'`zStW&K  
“难道她不会看我车牌?早晚都会查出来的啊?” 6 , ?8U<  
LknxTN-  
“等查出来的时候,我们早就和好了,那时候感激你还来不及呢?还会找你麻烦吗?再说了!撞车后轻红肯定是先查看我的伤势,我估计她不会去留心你的车牌号码的……” x,uU <D  
JNw/YqQ[o  
“还是不干!凭什么为了让沈轻红跟你卿卿我我,就要人家去演坏蛋……!” ZC\R&6pf  
sh2$/&*`  
“就算我求求你了!月容小姑奶奶!这也算助人为乐不是?你就帮帮忙吧!” 5& $xG  
>;j8W*N<  
“……………………” ,S4vk0+Z  
8s$O[_  
最后我挖空心思、好说歹说、费尽唇舌总算让月容答应与我配合。然后就找了个人烟稀少的地方,开始练习撞车了。 ,n'PM  
Ly)-\ L78  
个中滋味……唉!不说也罢!奉劝一句「这种运动的难度系数太高,希望大家不要效仿!」 :4t||xwO  
MiPFZ7H59|  
现在的时间是八点四十分,去「醉红叶」的话开车不到两分钟。月容车开的很稳,这也是我选她配合的原因。要是换成某个「爆竹」的话,就算我的身体再好上一百倍,也绝对不敢恭维。 -$0 (MHqD  
p 'S^eyr6  
酒吧还是这间酒吧,时间也几乎是同一时间,可是却没有那种第一次来这里时的感觉了。不禁低声吟道:“当日今时此门中;灯光酒色衬轻红。今时轻红拂袖去;可怜冰冷如邢风……可怜啊……!可怜……” [2 A/u[\  
<-qP 9t  
我知道自己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可是那个调酒师有必要这么惊讶吗?真是的!没见过世面。还好现在是冬天,不然苍蝇肯定能飞进去。 Znn  
UJUk[kq<  
“你们这里有什么烈酒吗?二锅头有没?给我先来两瓶!” ua>sr?8k/  
>I>eA8e5v  
“不好意思!我们这里没有二锅头,不过有伏特加,先给您来一杯怎么样?” L V=l  
=_I Sy  
“伏特加也行!我先要两瓶……快拿来啊!发什么呆!开酒吧还怕酒量大的吗?”上次喝的是啤酒跟红酒,不怎么好掌握自己的酒量。这次害怕丢脸,我都比较保守的估计了,调酒那家伙的反应让我很是不爽。“快拿吧!你放心!我不是来闹事的!” FN =7I>  
;VJk.;H{   
月容停好车走进来的时候,伏特加只剩下一瓶了。她想要一杯白兰地,被我坚决制止了! \kif/zL  
!5rCfID`  
“再给我来一杯低酒精的饮料,要非常低的那种。这美女一会儿还要开车回家呢!”开玩笑!我的身家性命可全在她手上啊!白兰地那东西的后劲很大,要是月容也喝醉了。我还有命去猎艳、泡MM吗? H@fpig:=  
puVAw1D  
“真小气!来酒吧不请喝酒,叫人家喝饮料……” .jb45$+e  
YQ;vt3d=  
“月容乖!饮料好!多喝多漂亮嘛……”转头对调酒师,晃了晃手中的酒瓶说“给我再来两瓶伏特加……” a_d5ZZ=~D^  
};mOI!el  
搞定五瓶酒后,才算有了点醉意!还想继续喝时。那调酒师才回过神来急忙说道:“先生!您不能再喝……!五瓶啊!那是伏特加,可以放到好几头牛……!”然后瞪大眼睛看我好半天“而且我们这里也没有那种烈酒了。” um .qBu  
T9/gBMBa  
他一定是没见过我这样,喝酒象喝水的人(还是怪物?)因为打我在这儿坐下后,他的嘴就没合上过。 `8r<Co&<  
O-%))f p  
“哦!那你应该有空酒瓶吧!给我拿几个来放到这里。” Q%r+@Y.X  
F|+rW#a2 |  
“好的!好的!马上!马上!您稍等!” 2f5&fg%M  
@NRd8N  
旁边的月容也被我吓到了哦!她反应过来后用胳膊肘碰了碰我。“原来你也没这么能喝酒啊!看来你说的都是真的!对了!时间到了,可以打电话了吗?” raiTiM0E  
Cv'Dgi8&  
“嗯!打吧!想好怎么说了吗?” As1g 9X~  
?k e R\fc  
“没呢……这些不是应该由你考虑的吗?” _6K%np$  
b/ c{|#! f  
“什么!!!”这次轮到我卖呆“那就靠你临场发挥吧!我喝醉了……晕会儿先!” cIj/RjFG  
Iv, ; S:Wc  
“你怎么可以这样?起来啦……!快起来!” F6jN*bqX  
.xd2^+* A  
见我身体幻化成泥状,处变不惊。月容也没办法只好说“算了!再帮你一次吧!电话拿来……” Yh@\;  
~sI^m-y  
“嘟……嘟……嘟嘟嘟嘟嘟嘟” sXJ@93]kH  
A3|I( 47  
“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家里的情况又一次出现。“她还是不肯接听,把手机都关掉了。怎么办?” 7|RUOv~U;  
*d+F.^&9  
“往她家打!号码是52252525……”觉得眼熟吗?没错!轻红家的电话就比她的车牌多了三个数字。 Ay_@ Pr  
.e Zb3  
“嘟……嘟……嘟……嘟……嘟……嘟……嘟……嘟……” ,e> `_,  
Ie.&<IU&A  
“还是一样,看来轻红是把电话线拔掉了!你还有办法吗?” 7'].wI9o  
>*\]hEF Z  
我体会到那种叫做「欲哭无泪」的感觉,那样的真实、那样的刻骨。“现在怎么办?怎么办才好呢?”忽然眼前一亮,小蛮还有小蛮啊!她不是搬到轻红那里住了吗?“月容你往小蛮的手机上打,号码是:131××××××××”这是我最后的希望了,但愿小蛮的电话充完电了、但愿轻红她们知道我醉的不省人事后,能过来找我。 sfyp  
;!eAKn@  
“嘟……嘟……嘟……” >lqT>]H  
}w;L{:KyO  
“你好!请问……”感谢如来佛祖、感谢观音姐姐、感谢四方菩萨、感谢书友!!!月容的声音,让我得到新生。

long 2007-05-20 20:59
第二十一章 撞车 3O%0@ MIN  
Fb6>i3s`  
作者:hhh nyDG&(xnBG  
Er49NX[c  
“你好!请问你是许云裳小姐……?你认识这个电话的主人吗?……是这样的……他在我们酒吧喝了好多酒!现在已经人事不醒了,我拿他电话给你打的……能麻烦你来一下,把他弄走吗?……好的!非常感谢!地址是永昌街二十八号「醉红叶」酒吧。……对了!你来的时候最好把钱带够,他喝的不是一般多哦……!” 8 .V@|  
'B"uXtI  
“月容!不就是五瓶伏特加,这种酒很便宜的啊!”我很是不能理解。等月容放下电话后,就连声发问。 ? nt<X%H  
Cp"9@- u4  
用手指了指调酒师刚刚给我拿过来的那些酒瓶。“这些加到一起呢?既然是做戏,那就做足点吧!叫轻红请我喝瓶酒……想你也不会反对是不?”然后对调酒师笑了一下“麻烦你给我拿一瓶VeuveClicquot” CzT85?7  
"zd4=|<<9  
“不是吧!月容你……太狠了!那种顶级香槟贵的要死!你……” i[.}~zBM  
As|}'qmF  
调皮的冲我挤了下眼睛,笑着说:“呵呵……那可是我的最爱哦!沈轻红那个小富婆又不是请不起,你操什么心?” ^)GfFn h  
s4?& e~  
“我不是担心轻红请不起!而是担心轻红生气不肯见我,要是只有小蛮自己过来,她肯定拿不出这么多钱。这瓶酒还是我请好了……” (i' a 4  
-s[931k  
把钱递过去后,心里还在暗骂那家法国酒厂。出的破酒又不见得好喝到那儿去,偏偏死贵死贵,有那么多钱不如买两瓶茅台来喝,还有的剩呢! -E\rS9Dr  
Wd3DklJN  
“这样也好!谢谢你的礼物。好了!我去外面准备准备,你先在这儿晕着!一会儿记得给我暗号哦!” JH3% LfL7  
Lqaf}50j  
美女不管在什么地方都是焦点,在众人注视的目光中,月容转身走了出去。直到月容的身影完全消失后,吧台里面的调酒师才跟我没话找话,带着一脸的惊艳说“先生!刚刚的那位小姐是你女朋友吗?太漂亮了……!” 9m,;  
~gYd~\R  
“嗯!一般!一般!跟她不相上下的女朋友我还有几个……我们的对话都听见了吧!一会儿记得不许多说话!要不然我剁了你”说完就趴在桌子上,眯缝着眼睛装出一副很醉很醉的样子,开始期待轻红她们的出现。 K[5`; ZSC  
W7-Cq@nD  
…………………… @6+CAmRN{  
 i3$D D  
希望有了,当然什么心情也都跟着有了。凡是从眼前经过的女人,我都忍不住给她们打打分。还别说,真有养眼的呢!其中有一个摸的跟妖精一样小妞,长的虽然不怎么样,可是胸部很大,衣服穿的不多,领口还开的很低。我的位置刚好可以看到她的……撩人的风景,配合正在播放的钢琴曲《给爱丽丝》,这些也算一种享受吧? "t|eBk!(  
`V2]xG   
音乐是轻快、活泼的,可是我的眼皮却越来越重。眼看就要迷糊着了,也不知是那个笨蛋换了张CD,古筝替代了钢琴而且还是那首《高山流水》“搞什么啊!这里是酒吧,又不是棋院!有必要弄的这么悠扬、这么清雅吗?”轻红她们马上就要到了,环境浪漫一些的话,多多少少也会有点儿帮助的。岂能容忍他人破坏…… Rw5M_d{ ,  
}Z?Dz:Vc  
就在我应声而起,对着吧台里嚷“怎么变古筝了?换回去!换回去!我要爱丽丝……”的时候。小蛮的声音传了过来。犹如当头棒喝一般! +ZoMLS [ :  
6 [J0q3  
“风哥……!你好些了吗?” m}cbl(/|  
WH*g:F  
还好我的反应比较快,也就愣了三分之一秒。合上瞪起的双眼,迷迷糊糊的转过身去。“轻红……!是你啊……!不生我起了吗?那好……我们……我们来下棋吧!”我是故意叫错的,说完还装成摇摇晃晃、快要跌倒的样子。眼睛往小蛮的身后瞄了瞄,遗憾的是!没有发现轻红跟晓燕的身影。“她们两个会不会在外面等我呢……?” g3sZ})J52  
Pe'Z%M,"+  
“我是云裳,轻红姐……她没来。”扶过我的身体,在她怀里靠着。“你喝了多少酒?怎么醉成这样?”小蛮说到这里看到了那一桌子,足有十二、三个空酒瓶“这些……这些都是你喝的?身体不想要了吗?找死的话出门撞车来的更痛快!”声音很大,跟平时文静容易害羞的小蛮,完全不一样。终于还是露出了真面目! +]bf kB  
lMj^VO y  
晕菜……!那么完美的计划不会被这小妮子看出来了吧!按理说我应该惊惶失措才对,为什么鼻子会是酸酸的呢? g4}g,o |  
12 JI1fC?"  
轻红、月容和晓燕,再加上所有我认识的女人,要论我带给她们的伤害,小蛮无疑是受伤最重那个!多少年来她一直在身边陪伴我、照顾我、洗衣、做饭、收拾家务……只是没有那种最亲密的接触,可我知道只要一句话,小蛮就会成为我的妻子。 {8|*2TC  
2+M4)R5IN"  
以前一直都在逃避,不敢面对她的感情,给她造成很大的伤害。虽然现在不去逃避了,也敢于面对小蛮的感情了。但还是给她造成了不小的伤害,轻红的事情如此、晓燕的那次如此、月容这次还是一样。 :SKH*jO>  
j-}zQ60i  
对于小蛮百分百的付出,我能给予百分百的回报吗?答案是:不能!在心里我也是这样对她说的“小蛮!这辈子我欠你的债,肯定是还不清了。所以也不准备还了!如果你愿意接受一份不完全的爱的话……不!应该是不管你愿意不愿意,我都会爱你、保护你一辈子。准备跟轻红她们一起做我的妻子吧!” C_!7yKM  
soV3[a>  
我就是这么自私、就是这么霸道。只要是我喜欢的女人,一定不会让她跑掉,也一定会让她死心塌地的爱我。玩儿阴谋,我一向都很有自信。 Kmn Lgp  
E [UI8  
还有!那个叫神浩的家伙不是给我融血了吗?力量也会有的,还怕什么?只管遇神杀神、遇佛斩佛、遇见美女就拿下。我只说过不打算继续吃「软饭」,可没说不做「色狼」了。不光要做还要做好!现在的目标是:成为「极品色狼」。我们要「干一行、爱一行、专一行」嘛! WOzG>  
ud( JVw}  
“风哥!我送你回家,有什么事明天再说把!”说完扶着我,来到吧台“麻烦你!给他结帐……” +Qv)HjNL\  
%GIH8'e*D  
……………… &5"uiN* {  
WW&5 I]  
踉踉跄跄的走出「醉红叶」时,才发现竟然下起大雪了。周围白茫茫一片,就算视力绝佳目光如电的我,想看清远处的事物也很不容易。老天!老天!我爱你!就象色狼爱美女!万事俱备连东风都免费送,等会儿的车祸更找不到人为迹象不是? G8X^qk^][  
Nn?g@B`\  
“风哥!你喝醉了……慢点儿走!” $cZ ,  
Y8I&C='  
对于小蛮的关心,我无暇感动,还是正事要紧。恋恋不舍地离开她的怀抱,倒退好几步,把刚刚顺手拿来的酒瓶放在嘴边倒了倒……(本来就是空的,当然什么都倒不出来了)使劲把瓶子摔到地上,(给月容的暗号)然后一副懊恼的样子。“谁说我喝醉了……轻红……你不知道……我的酒量……变的好大了吗?……给我拿酒来……还能喝呢!”这时我已经退到了马路上。 ,|_jBUb  
g(TTc/wg  
“你真的不能再喝了,我们回家吧……风哥小心!!后面有车!” .^TD'  
gM}P K6q  
还用你说,我早就知道了。早在摔碎酒瓶的时候,月容便把车子启动然后加速冲了过来,如风驰电掣一般。 9@=^8?!Q  
^}6Qg] 0  
说时迟那时快,当月容开车经过身后的一瞬间,我转过身去,用左肩擦了一下车屁股的边儿,借着惯性腰部再一使劲……就这样完成了一个标准的空中转体两周半,不过落地的姿式有点儿不尽人意----四脚朝天的躺在地上。 #Im;q2  
nO%)Hu  
小蛮吓得不知如何是好,在原地用手捂着小嘴呆立好久,才一边哭着向我扑了过来…… RI!N+C}0?  
s+]"CQu9  
“真的很对不起!又让你担心了……傻丫头!”抱歉的话,我也只能在心里说说。

long 2007-05-20 21:00
第二十二章 弄云 gaWEvy=  
[WsGb<l  
作者:hhh B"iF$Z_j  
;E)+#PG  
就在刚刚落地的时候,臀部摔的很疼很疼。小蛮往我身上这一扑不打紧,又从臀部传来一阵钻心的刺痛。那种感觉不怎么好形容,好象有什么东西钉到上面。为了不叫出声只能咬牙硬挺,话是一句也说不出来了。 xi8R-Mz-  
K!i|<\%7  
“风哥!风哥!你没事吧!别吓我……说句话好吗?”由于惊吓,小蛮的声音有些颤抖。“医院……现在应该去医院……风哥你坚持一下,我这就送你去医院!” R1XI]bfB"  
{t'9tNk@i  
站起身顾不上擦干眼角的泪水。小蛮跑到马路中间拦下一辆的士后,又跑了回来,弯下腰非常努力的想把我抱到车上去。可是她过于高估自己的力量,也过于低估我的体重了,更加没注意到周围的状况。我的臀部刚刚起来二十公分,小蛮脚下一滑,那具香喷喷的胴体又重新扑到我怀里。我的臀部也与路面再次短兵相接…… Px/_Hb.eVV  
<TA.xIK9O*  
“啊!!!”我大叫一声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跟小蛮互换了一下位置。 Y{f2gY  
onWF  
“风哥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摔疼你了吧……!快让我起来,好送你去医……”说到这儿发现我还是生龙活虎的,便停了下来。紧跟着搂住我的脖子,忘形的在我脸上亲了一口。“你没事?!太好了!” bq8N(Ege  
G#u51!v t  
“谁说没事?我的PP都要疼死了。” EX2~Li!Ws  
2<r)  
“被车撞的吗?还好是屁……那里!刚才我叫你,怎么回答?害得人家以为……呜……呜呜……呜……” 4(\|ogu  
0Z7tPQ3Eh  
“别哭……!你先别哭好吗……?” G|9dHE  
G>QjK  
“呜呜……都是你……不好……呜……总是吓……吓人家……呜呜……” P{__H1?7  
a#[Jv$v  
“对!对!是我不好!吓到我家小蛮该遭天打雷劈!乖……别哭了好不?” PjtR7(  
(?*|wxK  
“你……你还说……!” `At #qR$  
W^e#/b%y  
好话说过了,可是没什么用处,反而有愈演愈烈的趋势。臀部的剧痛让我暂时失去思考的能力,一时间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来止住小蛮的哭声。只好动用最卑劣的手段! pVtg'-'  
G_Zja1\  
双手把小蛮的头部固定好,然后对准着她的小嘴,吻了下去…… R4 Wda  
+$bPuI57q  
八年!这一天足足等了2920多个日日夜夜。终于被我吻到了,还是在双方都清醒的情况下!小时候的不懂事,大家不必计较。自从长大以后,这可是我们之间最亲密的一次接触。(在轻红家那次由于小蛮处于睡眠中,所以也不算数)八年一梦今朝得圆,还能不吻的天地无光、风云变色吗? Sj(>c8f{W  
\JL4Jg0cLg  
刚开始小蛮那一番挣扎是可以理解地。毕竟这是大马路啊!人家害羞一下不可以吗?渐渐的……哭泣的声音被呻吟、娇喘代替,和我一样她也沉醉其中……我地吻也是小蛮所期盼的吗?「秀色可餐」是谁说的!不完全正确,我来补充一点。「秀色」不光可餐,而且还有「驱毒」、「疗伤」的功效哦! Et=hA1qs  
B LFY[  
“嘟……嘟嘟……嘟……”就在我们你来我往、乐此不疲的时候。那个被小蛮拦下的、讨人厌的出租司机按了几下喇叭!“不知两位还要不要车了……?不要的话我也回家找老婆……” 0P_"kVW  
\ 6p [it7  
“要!”小蛮的脸红的可以滴出血来,推开我后大声说道。“麻烦你一会儿送我们去医院……” a07%=P  
* )J"T  
“不要!”我的PP是受伤了,不过可以肯定不是被车撞的。要是去医院被检查出来,我不是白忙活了吗?所以医院绝对去不得。 '1^%>QpYd  
#7Jk9<  
还要想办法说服小蛮不去医院才行,眼睛一转我就计上心头。“小蛮!不用去医院。我伤又不是很重,回家休息休息就会没事的……” $_v]L3* [  
tg1l Hw   
“不行……!怎么说也是被车撞到了。检查后确定没事我才能放心!” S6Z"N"<4  
~oK -]O  
“就是因为不能检查,我才要求不去医院的啊!” cF?}?^Q  
ak^  sRB  
“为什么?” fPTX`D  
mO<21i-  
“撞的不重,就是PP上粘呼呼的,肯定是出血了!” Ru=u..Iy  
8B KH,sZ  
“这跟上医院有什么关系?” OtU  5%  
MN,iK  
“难道你忘了?我曾经跟神浩那家伙融血的事?” 3v)5 P Y:  
3-e8Ruu@`&  
“还是不懂……” =kH\}QQ  
BLbzdN2(=  
“虽说现在血液不是金黄色的,可是也跟正常人不一样啊!要是去医院了,他们还不把我当成小白鼠?” d5[IJp%  
CE]Q?]pRM  
“那……你真的没关系吗?” uXyx6:L8  
Me"|q'A  
“你就相信我好了!” >NA&/ +  
}0l'm29+P  
小蛮爬起来才发现,我右边PP上扎了一块好大好大的玻璃瓶底。晕菜了!肯定是我摔碎的那个“信号弹”!人们常说「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就是指这个吗?她拔了两下都没能拔出来,反倒让我受尽折磨。最后还是靠那个“好心”的出租车司机帮忙,我才从苦海中解脱出来…… CkN0_{|X`  
# K]@v>9(9  
坐车回家是不用想的!趴在小蛮腿上,感觉着小蛮放在我PP上那只小手的热度……也算是对我的一点点安慰吧! ] %.U s\5  
b8fDPi',]  
转眼之间就来到我家楼下。揽着小蛮的肩头,一步一呲牙两步一咧嘴才上得楼来。进到房间往床上一趴,就一动也不肯动了。 9FXBA@  
A 7p"m{f  
过了一会儿,小蛮走到我身边轻声说道:“风哥!你把裤子脱下来。”当场就被石化了!难道她不知道,这句话会给她造成多大的“伤害”吗? Pv`H?n  
vfjGGT:C]  
“小蛮!虽然我也很想……可是现在有伤在身,做起事情来难度会很大的。不过……你要是坚持的话,我就勉为其难好了……”没等我说完,耳后风池大穴(就是后脑勺往左边一寸的位置)立刻遭到软绵绵的一击。 WHXx!#  
tblC'|[  
“臭风哥!你说什么呢?难怪晓燕妹妹总叫你大色狼……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 XAhdvMu  
aCT7K)]:<[  
“冤枉啊!不是你叫我脱裤子的吗?” }=009f5a  
]xYOoygJ  
“那是叫你准备一下,我好给你上药……才不是你想的那样哩!” M$ 5%a  
x'<i#\&@Y\  
“是你自己没说清楚,不能怪我的。” u*&fVp  
2{}T$+eQ?  
从颠峰一直跌落到低谷,心灵遭受了最无情打击,她想不补偿我是绝对不行的。“没钱吗?那用身体来抵债吧!俗话不是说「折日不如撞日、撞日不如今日」吗?就选在今天晚上!小蛮你准备成为少妇吧!”我心里这么想的,嘴上却说“小蛮……!你可不可以把脸转过?我会不好意思的……” JiQRE3  
@aWa}  
“切……!谁稀罕看你似的……”话虽然这么说,不过小蛮还是把羞红的小脸转了过去。确定她没有偷看后,我把裤子褪了下来…… .]8|[tAEZ  
]m$nfwdG  
“脱好了!你转过来吧!” 3#h_JJ  
vn<au8~^  
当小蛮扭回头、目光接触到我的美臀后,随即大叫起来“臭风哥!大变态!暴露狂!谁让你把裤子褪那么低了……” "Jz^h&Q*  
~% L-;Wt7  
“别叫的那么大声好不?还是要怪你没说清楚,我又怎么知道褪到什么位置正合适?” R=@<P{  
.I%Och$\  
“你没打过针吗?” rC- :_};6$  
c0BwNevC  
“你啥时候见我去过医院?”这可不是吹牛喔!我从小就百病不生,连感冒都没得过呢! u|L TRh;  
VXSR(+_jr  
“不跟你废话了,快把裤子提上去,露出伤口就行。” L>67t}Y:  
&z<1xs^ $  
“将就一下吧!要不你给我穿?” HQ*lx"bSQ  
O7sWZG%  
“想的美!凭什么叫我帮你……帮你提裤子!” f9Z'aO*g  
sTVGR%EY  
小蛮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我一把拽到床上。在她粉脸上亲了一下后才说道:“凭我真的很喜欢你……不想帮我也可以啊!把我们那个被打断的吻继续下去吧!”眼看就要亲到她的小嘴了,却被小蛮用另一只手挡住。 #18<"Sm  
UI s1dSO3  
“不可以!快停下来……” e/OK qm  
wB, pg 8O  
“小蛮!你不喜欢我吗?” 18M(Rt"g  
AH@7'  
可能是害怕我误会,(有轻微的自恋倾向)望着我的眼睛连声解释道。“不是那样的……!你应该……应该了解我对你的……那份感情,已经……不能用喜欢来衡量了,我……我爱你!”一句话被她说得断断续续,末了把通红通红的小脸扭到一边,再也不敢多看我一眼呢! 5Ypj1E  
@5'sto`l 6  
虽然很早以前就感觉到了。可是当这句话清清楚楚的从她嘴里说出来的时候,激动万分、兴奋无比都不足以形容我此刻的心情,或许用五雷轰顶应该更恰当一些。一时间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只好紧紧的搂住小蛮,恨不得融于一体、全身都能感觉到她的存在……热情的拥抱,终于打消了小蛮的顾虑,她重新转过头来面对我说了一句。“风哥……轻点儿好吗?你弄疼我了!” KqUh+z/P8  
nFDb~P[:  
“对不起!小蛮我实在是太高兴了,又不知道怎么表达,所以才会……” R>29d  
_q|f}@#1A  
“风哥!你能告诉我吗?” gaz)-@2  
?(dU7!W  
“告诉你什……小蛮!我也爱你、真的很爱很爱你!” 2M+\t&>  
r~Ux<y4  
“真的吗?没骗我?” tdJ Ak   
\!dr!H,Eg>  
“真的没骗你,好早好早以前我就爱上你了……” YN.c^G8T 7  
h] dZ]  
“既然这样!为什么我感觉你总是在躲避我呢?为什么每次快要提及我们之间的事情,你就惊惶失措、不知所云?看你那时的样子,我真的好伤心好伤心……都是你不好……每次都要让人家哭好久……”说着说着眼泪顺着眼角流了下来 &:Qk&W4  
gmJ}F5"  
“还有……还有……第一次……看到你跟轻红姐……姐……在一起的时候……你知道人家……有多难过吗……还要装成……若无其事的样子……还怕你误会……误会人家跟那个……叫宋文斌的……有什么关系……急忙跟你解释……你却不放在心上……还跟晓燕妹妹……打打闹闹的……你知道人家有多难过吗……今天你又跟……别的女人……一起……一起……你知道人家的感受吗……呜呜……呜呜……呜……为了轻红姐……你喝了那么多酒……还被车撞到了……你知道人家……有多担心吗……这些你都知道吗……呜呜呜……都是你最坏……最坏了……呜呜呜……呜呜……呜呜……” NX[9a+E  
z&5gQY!  
小蛮那压抑了许久的感情终于完全爆发出来了!她的哭诉让我无地自容!天啊!这些都是我做的吗?别的女孩子在尽情的享受着阳光、享受快乐!小蛮她美丽如精灵、温柔如天使,原本应该比别人更幸福更快乐才对,却被我伤的如此之深!而我呢?一边口口声声的说“要爱护她、要照顾她、要让她幸福、要让她快乐!”一边又在做着那些伤害她的事。除了自私以外,我还能找到别的原因吗,来解释我的所作所为吗?我真的是一个很残忍的人吗? _ep]\r}{  
kzr8A *7#  
等小蛮哭累了才开口说道“对不起!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q%+p!;  
&AK1Lk  
“全都说出来了!好痛快啊!现在没事了……而且我也不会真生你气的……不过你要记住!以后要对人家好一点哦!” _|3vHG>7  
}";C{[G  
“我知道无论我做过什么,你都会原谅我的……你永远都是这么善良,所以我才会肆无忌惮、所以你才会受到这么大的伤害……!我发誓!保证以后不会再让你哭泣了……永远都不会了!” 2_biu=3{  
IJq}uXhc  
“风哥!我相信你!……还有……你能告诉为什么今天……今天你没有避开这个话题吗?” FuFc_x  
>Q\[<.?uE  
“小蛮!你知道我以前是做什么的吗?我以前是……” _G^Mr  
qn"G>\i5}  
“别说了!我都知道!” c E+?F  
e5J*8:>  
“怎么会呢?我掩饰的很好啊!” K2%)f_S  
v 8*6]"  
“先别说这个,还是快回答我的问题吧!” v!Hre  
4z!%Pfo@ep  
“就因为以前是……我一直都觉得,自己配不上你这么好的女孩儿。那时我想把你当成是我的亲妹妹那样来照顾你、保护你。所以才会逃避你对我的感情。一直到半个多月以前认识了轻红、前几天还在她家遇见神浩……我的生活才发生变化,想了很多事情。当问自己‘能看着你再别人怀里撒娇吗?能看着你跟别人结婚吗?敢想象你跟别人做爱的情景吗?敢想象你跟别人生儿育女吗?’这些问题的时候,才觉得后怕……所以就决定不去逃避了,无论如何也要让你成为我的妻子……” `VR!PS:   
5NCA1  
“那轻红姐这么办?你舍得离开她吗?” (c&M`J$A`)  
6Ieutty  
“这个……你也看到今天的情形了,你说我们还能在一起吗?” 44 Mk=[B  
1HKxkYg8  
“风哥!跟你说实话,今天之所以会这样……”说道这儿的时候,小蛮咬着嘴唇,停顿了好长时间,才继续说下去。“跟我有很大的关系喔!你知道以后会原谅我吗?” 2 ^&R5(  
D}A>'rh.  
“怎么可能跟你有很大关系呢?” AI.L!uCCoA  
PL"fS\   
“…………” eJ06FK<3  
: P@)[  
“小蛮!你怎么不说话了?” g_GG7wF2  
BqS2>l)Y^  
“还是以后再告诉你吧!” _sYkzvd_pJ  
0nu<esPu  
“胃口被吊起来的滋味实在很难受很难受……,你先透露一点出来好不?” 0vba6o  
<ax:mw  
“不说就是不说……风哥你不是想让我成为你的妻子吗?今天……今天晚上……你……你现在……就……要了我……好不好?” 8H$cUV7  
p<p_wt  
虽然我的好奇心比较重,但是我更加不忍心拒绝美女的要求,更何况是如此香艳的提议啊!至于PP上的那点小伤?忍一忍就过去了,根本就不用放在心上……  z.O5  
bA]M(WDk  
“风哥!你先住手啦!等我把灯先关掉的……” xi$QXzAz  
cFG0FeS  
“不行!关灯就看不清楚了……” )PoD}1Z=  
bOb[o;-Xx  
“人家是第一次嘛!难免会不好意思的……下次……下次就不关灯了……好不?” zaJR$  
gT3eaNb'V  
“那我们就说好了……到时可不许反悔……” yD*"oiA{\  
vJNG$_VS  
“嗯……就知道你最好了!” :D<ZaVJ?  
zWM#P g  
“…………” hUkH a3  
%+?\}qo;O  
晕菜了……!从最坏到最好,变的是不是有点儿太快了?不过还好!没把我的眼睛可以夜视这个能力告诉小蛮,不然肯定会一次没一次……还讲什么下次?!

long 2007-05-20 21:01
第二十三章 真爱我的云 /k.o# FHg  
(y=Yi$0]  
作者:hhh ^@?}~I3G  
!]nb?7.  
小蛮有个习惯,每次当她害羞或者难为情的时候,总是喜欢用自己的牙齿咬住下唇。她的这个动作我都记不清看过多少遍了,但是都没有现在这次让我迷醉…… 6EVMyP&1@  
B #JL"aY  
身上的衣服早已被丢到地上,小蛮已经身无寸缕跟我坦诚相见了。那具完美的身躯散发出来的魅力,足以另任何一个男人窒息,可怜我这匹色狼,还要苦苦支撑着做一些准备活动。 L knsH   
J cg~c:7  
小蛮的胸部不是很大,但也正好可以另我一手掌握。抚弄之下,小嘴里传出的呻吟之声变得越来越大,胸前的那粒红豆也在轻轻颤抖……圆润的尖挺、白皙娇嫩的肌肤、结实修长的美腿、平坦的小腹、没有一丝赘肉的小腰无一不令人魂飞神痴,也无一能逃脱我的狼爪。女人是水吗?不!女人是火、是烈火!我已经被小蛮完全融化。 &nF9cklfl  
rH-HMWO  
我正盯着处于乌黑油亮的芳草之中,那个鲜艳细润的……一边猛看一边吞口水的时候,小蛮终于开口了。 >?"=I>#j5Z  
Hs4} )AC  
“风哥……人家……好难过……好难过哦!” .pH'{wY[  
 c xz$  
“小蛮……我也坚持不了多长时间了……在此之前让我再多看两眼好吗?” Y Y.-vh  
*\Q;AB  
“那么久了……还没看够吗?……我真的漂亮吗?” 8]2uc3H8~  
+E+/?  
“是啊!她太美了……” k.;{ZdE3X  
Jpx]F;[  
“你瞎说!人家长得……没有轻红姐跟晓燕妹妹……漂亮!”说到这儿忽然想起什么来了!“风哥!你在看那里?天啊!我都关灯了啊!你怎么还能看……风哥你讨厌死了!快把被子盖上啦……!” '}5BeG{t  
m0dxyu_  
三个禁区被两只小手保护起来,我的眼睛只能夜视又不能透视,好在该看的地方都看过瘾了。欲火也无法忍耐下去,不降降温的话会烧死人哦!  R]Q~!u  
T02~nhbJ  
用身体代替棉被覆盖住小蛮的全身,在她的耳朵上亲了一下。“被子不好用,你盖我好了……” k+ ?U{O  
SN1iq&J  
“臭风哥!大色狼!我不理……”话还没说完,她的小嘴也被我堵住,缠绵了好久才放开。 NA3,`V7s  
Zg6"wGO$  
“准备好了吗?我要进去了哦……” upY/F  
`{!bpuXsP  
伴随一声痛呼,我再一次“伤害”了小蛮。我的……也被一片温暖的柔软紧密地包裹住了!仿佛置身于仙境之中,如痴如醉…… GhF=F   
b8L$bf  
历时一个多小时,潮起潮落到潮落潮起最后风平浪静。 Yx@J3$W  
N_:KMTM+  
小蛮连动一下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趴在我怀中,用娇慵无比的语气说道“风哥!我终于成为你的女人了!终于可以不用羡慕轻红姐了……!” ` 1_h'9~`  
C|NcOe  
“都怪我不好!早点要你就好了,那么多年的时间都被白白浪费掉了……” =;mEiyc  
/F k* aI  
“讨厌!不理你了……对了!风哥你屁股上的伤不要紧吗?” Lyr9&%R>  
1"bOA:Um6  
“没关系!没关系!你风哥是无敌铁金刚,这点毛毛雨样的小伤我还没看在眼里。就是……” A ioT$>N  
qpp(L+`  
“就是什么?别卖关子了,快点说!”小蛮得语气有些焦急,看来她还是很在意我的PP哦! /.n*{L1:   
r}zQA!K!  
我把搂着小蛮的双臂紧了紧,让她的双臂暂时失去行动自由,然后才在她的耳边小声说道:“就是想问问你打算怎么处理,身下的这条床单……那上面可是粘有我们两个人的血迹哦!” DbP:<At8  
Qz5 ' S_  
小蛮面部立刻充血,一边快速晃动她的小脑袋,一边大声嚷嚷着。“我不听!我不听!风哥你坏死了……” #{v-t43\  
^9w*] pK  
不理会她的抗议,继续说道:“小蛮!我都好嫉妒你呢!” Kx,;Y:Bm-  
|/JPfKlq%  
“嫉妒我?你嫉妒我什么? ;D9LLY*  
D?4>KHS  
“我看这次受伤,应该是老天故意安排的……” I@~[PLT='  
)baS 8 :  
“何以见得呢?” ((y>%HLS  
~< T J  
“他知道你今天晚上会有血光之灾,又不忍心让你一个人受罪。所以就故意安排我也受伤,好陪你一起流血……” }XP.c,F~]  
n*?=aY  
“你还说!你还说……快放开我啦!看我不锤死你!”小蛮在我怀中挣扎一番后,因为我抱的太紧,无奈之下也只好作罢。 t^| ldZI  
La ;R,SrG  
“快回答我啊!准备怎么处理这条床……你快住嘴啦!我不说了还不行?” ,ErmU4Ru  
7K3xkG  
原来就在我得意忘形的时候,居然忘记防备小蛮的另外一件颇具杀伤力的武器……伶牙俐齿。结果旧伤未愈又添新伤,下午刚刚被月容咬过的肩头,再次留下小蛮的牙印。真搞不懂女人为什么都喜欢咬人呢? RSR) (  
lCkvN+!#0.  
“乖小蛮!听话哦!快点把嘴松开啦!我不提这事了还不行吗?我们聊点儿别的……你说好不?” .!hYzcU  
FPaWp?   
“你要聊什么?” .|u4D7:}l_  
n(O&$ !i  
“那个……那个……是人就都会有好奇心的是不?先前你不是说过,今天的事跟你有关系吗?说来听听……” O?4P|a:8Zj  
w pVy:|  
“我有点困了……先睡觉吧!” j"P `~[(  
9<DOF~ 5  
“小蛮!你到底说还是不说?小心我「鞭策」你哦!” Jm|y}@X<Mk  
^/8[PXs  
“我知道风哥最疼我了!才舍不得欺负我呢!” V+FE}JJ`|  
kmQGR S&  
“没错!我是最疼你了。可是不知道这个家伙疼不疼你……”说完我晃动了一下「家法」。 %~N*gvhCp  
^s!~(iu)  
“你好烦哦!人家累的都快散架了……那事我们以后在谈。我要睡觉!”说完还打了个哈欠,用来增加说服力。 5;&k>))#_0  
MhAqL\  
要知道我的本质可是很善良、很温柔的哦!那种狠话也只能说说而已,真让我去做的话,还是舍不得地!所以只好看着小蛮趴在我怀中,带着笑容沉沉睡去…… OAyg}MQ\  
;g8&QW  
醒来的时候,阳光已经照过屁股了。我连怀中的小蛮是什么时候起来的都不知道,想必是睡的很死很死。 Z;6y9<  
?<_ q4  
正闭着眼睛回味昨晚跟轻红、月容、小蛮、晓燕胡天胡地的美梦呢,忽然从客厅里传来了轻红说话的声音! L[w 4?!";  
EXwME[Kr  
“小蛮!快告诉我……风……他伤的重吗?现在好点了吗?怎么会这样呢?” 4}a;(A  
|w=ENa=I.x  
没错!就是轻红的声音了!“可是她为什么大清早的就会出现在我家呢?听她那焦急的语气,还是很在乎我的啊!”立刻我就睡意全消、精神百倍了……

long 2007-05-20 21:01
第二十四章 最难消受美人恩 Z>&vE P<K}  
Y;QUelX7&  
作者:hhh b5DO^/4  
9];<K%L  
“风哥他昨晚饮酒过度,被车撞到了……” P =\3'8I  
A<s%t"S  
“什么!被车撞了?要不要紧?在哪家医院……快点带我去啊!”轻红原本焦急的语气,更添许多慌乱。听到这儿我就塌实下来,看来她还是很关心我嘛!不过害她那么担心,我心里多多少少也有些过意不去。 @j;J nz /  
' lSs8'  
“轻红姐!你先别着急,我话还没说完呢!他伤的不重也就没去医院,不过他在倒地的时候……坐到一块好大的玻璃,而且还被我……反正就是出了好多血!” co<?kTI'/I  
UlY=p>h}  
轻红听说我没什么大事,才把心稍稍放下一点,不象先前那么紧张。“就算是伤的不重,也应该去医院看看。怎么说那也是车祸,况且你还说他流了好多血……” KMz1y  
(O4k|C  
晓燕如果不说话,我还不知道连她也过来了,可她一说话差点没把我鼻子气歪。“表姐……!小蛮姐不是都说他没什么事了吗?你就别着急了!再说了,谁知道这起车祸是不是大色狼故意安排的,好让我们同情他、不生他气呢?我们先进去看看那只色狼……”这个「大嘴巴」还真是乱说乱有理啊! {>ru;"  
2lk92WqvQ0  
她的话着实让我感动(其实是兴奋)一番。因为她刚刚用了两个“我们”,还有从她话里话外透漏出的一丝关心……这些是不是说明晓燕这妮子对我有点儿……嗯嗯那个意思?嘿嘿……爽啊! PXjfFN9)  
Fn+~&dGas  
“轻红姐!当时我也是那么跟风哥说的。可是却他说‘因为跟神浩融血后,血液会跟正常人不一样。去医院的话会被人当成小白鼠……’我看他说得有理,而且也真的没什么大事。所以才没去医院,轻红姐你就别担心了。” vqrq/sI:  
s() ]C[C  
“那好吧!”听了晓燕和小蛮的劝说,轻红这才平静下来。“小蛮!你带我们去看看他吧!” 8QP>j Ci:e  
pKnhQw$:  
“嗯!轻红姐、晓燕妹妹你俩儿跟我来……” e?jt0GPV$"  
$0uU39w  
眼看她们就要进来了。在不知道最终结果之前,我还是决定「示敌以弱」继续睡觉,先听听她们是怎么说的。想到这里就翻了个身趴到床上。(其实PP上的伤早就没事了,趴着才显得严重一些啊!) B ^0\Gv  
HPYb9`  
小蛮一边走一边说。“轻红姐!今天给你们打电话,除了告诉你们风哥受伤以外还有别的事……” 91vf$~~x  
I4 xI  
此时已经进到屋里来了。晓燕见我还趴在床上梦周公,就很不礼貌的打断小蛮的话。“都9点多了,大色狼怎么还在睡觉?等我先把他弄起来再说……” L^M |'jI#  
gg[gk1x  
想必是上次在轻红家的时候,小蛮那些叫我起床的办法让她心驰神往。今天在这里碰巧我又在睡觉(又在装睡),晓燕就有些手痒了。到我床边后,她先是摩拳擦掌,然后是闭目吸气(我猜的),最后抓住被子猛的一掀…… "^ F>`^  
/r E2/o`  
当场被石化!!!不过这次换成轻红、小蛮、晓燕她们三个。而释放「石化」魔法的元凶,就是我那个除了美臀带伤以外的魔鬼般的身材…… &}c%\~IP'  
w5 H0Dy  
只有墙上的挂钟发出滴答……滴答……的声音,剩下的一切都仿佛静止下来。 y#g;u'L  
*J#'c/  
过了一会儿,大概有半分钟的时间。 )V;vYB3x)  
b];&]<"k  
一个女孩子,就算她再马大哈、再不拘小节,当她面对这种情况的时候,都应该只有一个反应,就是红着脸‘惊声尖叫’才对。可是晓燕就偏偏与众不同!再次展现出她独特的魅力…… eg0[01c&C  
u]k$#=5x  
第一个从「石化」状态清醒过来!只见她伸手整理了一下鬓角的乱发……面色、呼吸、心跳一切正常,然后不紧不慢地说道:“很好!伤口已经结疤,看来没什么大碍。还能做‘坏事’说明体力也恢复的七七八八了。两位姐姐!既然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上去公司……先回去……我还是先下楼溜达溜达吧!”说完不理会轻红和小蛮投向她的诧异的目光,从容不迫的走了出去…… hC-&>o.  
hZYnC=ya  
估计走的时候连大门都忘记关了,因为随后从外面的走廊传来她震耳欲聋的吼声。“大色狼!又让我出丑!等着看我以后怎么教训你吧!!!”晓燕的吼声过后,轻红和小蛮当即笑的花枝乱颤、搂作一团。好在她俩都是「见过世面」的人,虽然也会不好意思会脸红,但是也没有出现晓燕那种反应。 Npm83C$w  
!npu7 c6  
过了好大一会儿,轻红才上气不接下气的说。“没想到……我那表妹……居然这么……这么……哈哈……哈……笑死我了……” , IS^_*FS  
ajc :oHxq  
小蛮也跟着说道:“是啊……我也想不到……晓燕妹妹……会这么幽默……啊!” uX6].aq  
h(H! '  
又过了好大一会儿,她俩才算是止住笑声。小蛮走过来重新给我盖好被子,然后对轻红正色说道:“轻红姐!昨天离开这里后,虽然你很生气。但是那副失魂落魄的样子!任谁一眼都能看出你是真的很喜欢风哥。” f?GBxO  
~W4paf  
“小蛮!别乱说!谁会喜欢这个大骗子、大色狼!” H*mYV7s  
%T/w={K  
“轻红姐!你先别忙着掩饰,听我把话说完……你跟风哥之所以会弄成这样,其实都是我搞的鬼!” }>^p L OT  
fLkas-  
“是你?怎么会……?” U{5 2>jJ$  
m!W] p  
“对!是我!因为我嫉妒你!嫉妒你比我早一步得到风哥的爱!”说道这里小蛮把头低了下来,过了一会儿才迎上轻红的目光。“还有……轻红姐!你不觉得奇怪吗?为什么明明是找风哥的电话却打到你的手机?” A8 #qTg  
<+cb@d  
“也想过,可是后来只故着生气就没去多想……” M Km),n"zW  
p7d9?0:  
“我知道风哥在外面有过很多女人,虽然很难受却也不担心,因为我知道风哥不会真的爱上她们……那天在大富祥遇到你跟晓燕妹妹的时候,我真的好害怕!好害怕!轻红姐你是那种,就算女人看了都忍不住会心动的女人,这是我根本就没法比的!晓燕妹妹不光是很漂亮,而且她那活泼、开朗的个性也是我没有的! 9) $K%\)Y  
!2^0QXwY:  
……虽然跟你们接触的时间不长,只有一天!但是这一天的时间,却让我越来越害怕了。害怕有一天风哥会真的不喜欢我、离开我。 h/ ;!Vu  
LQ#)&]W,F  
……昨天早上我从你们的对话中得知,你那时还不知道风哥的过去。所以当时产生了一个很坏很怀的想法,就是「破坏你们!要是轻红姐知道风哥的过去以后,一定会很生气!然后就会不理风哥了!这样风哥就又是我的了」。我打定主意后,就在做早餐的时候借来风哥的电话,把它的呼入转移改到你的手机上。果然!不到下午你就来找我了。说实话当时我心里还暗自高兴了好久……” JPbo" (Ov  
R[\tWIb  
听了小蛮的话,轻红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只好问道:“既然这样!那你今天为什么会把这些都告诉我呢?” 9^+d&z ?az  
ojZo5KaP>  
“原本在我看见风哥醉酒以前,这些话我都不打算告诉任何人……轻红姐!你还记得昨天晚上我接的那个电话吧!那就是酒吧里的人打过来告诉我风哥喝醉了,而我却骗你说是孤儿院打来的。后来我找去那家「醉红叶」,见到风哥烂醉如泥的样子,我才有一点点后悔。出门后风哥又是被车撞,又是屁股受伤。就连昨天晚上睡觉做梦都喊着你的名字……这时我才真的很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 ?dGmqJ  
qv41})COq  
“可以问你个问题吗?” X314t_4W2  
?]RT=>,z  
“轻红姐你问吧!” 3;L)`N @  
SR`J/[R,<  
“照你说的来看,应该在很早以前你就什么都知道了,为什么还会爱上这个家伙呢?你一点都不介意吗?”轻红说完,还拿手指了指我。 @`FtI0Y46  
8N7Ke#]  
“要说一点儿都不介意,那是骗人的!可是对风哥的感情已经日积月累了那么多年。而且风哥会那样做也是有原因的!所以我就不怪他了……” M/V7  
?]>;$b*~?  
“小蛮!你快解释解释……!我是怎么也想不通的!” x54'BE;  
qcUT JH  
“轻红姐!你是体会不到我们这些孤儿在生活上的苦处了,那些不说也罢……我和风哥在福利学校念高中的时候,还是同班同学呢!高一高二那时他的成绩很好,等到上了高三就变了。书不好好读、还经常旷课,成绩一下就下滑了好多,我们大家都很失望。找他谈过多次都没有用,他依然我行我素,也是从那时起我开始渐渐疏远风哥了。” "y6)}(@S  
r8&c_)  
“那你怎么又会爱他爱的这么深呢?” FRa+D"  
3eIMQ>c  
“直到我高中毕业考上了XX医科大。正在为交不起学费准备放弃的时候。风哥跑来找我了,看着他被晒的黝黑的皮肤、满头大汗的从怀中掏出的那一叠钱,我才一切都明白过来,原来风哥他是为了我,放弃了他自己……到现在我还记得那叠钱的温度,真的好烫好烫!” a&H(1(j}  
&wAwl2}u  
“你是因为感激才爱上他的?” dt{Cwu$=^  
4S))p5 sZ  
“绝对不是!说了不怕你笑话!还在很小很小的时候我就偷偷喜欢风哥了,高三时疏远他也是因为恨铁不成钢的缘故!” 7J!vlXQQ  
E>(g+.9#x  
“可是!这算这样也不能让人接受……他可以……可以去吃软饭啊!” aQ:;$D  
T6|UxNJu  
“大学毕业以后,我就回到孤儿院工作。轻红姐你知道为什么孤儿院都需要大批大批的捐款吗?因为那些被遗弃的孩子,大多数都患有先天疾病,单单是医疗费每年都要几十甚至上百万……后来风哥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带来一张大面额支票。我也问过他那么多钱是从哪儿来的?他总是支支吾吾不肯明说。直到有一天早上我去找他的时候,在桌子上发现那些女人给风哥留的字条,我才知道他的钱是这样来的……” %5 Xe {U@9  
d8zmqv~7  
听到这里我不禁在心里大骂自己。“偷吃过后不知道擦嘴。”留下那么大的尾巴给人抓不说,还对留字条这种事,乐此不疲……糊涂!真是糊涂啊! T.XB)N]o%  
;;OCKu*  
最后小蛮十分诚恳的对轻红说道:“轻红姐!该说的我都说完了,原谅我好吗?不要生风哥的气了,他真的很喜欢你!” Y ?A0a  
@rjv^yS#  
“小蛮……我不知道说什么好……是我抢了你的风哥,应该我跟你道歉才对。至于那个大色狼邢风!不给他点教训可不行……大色狼!你应该听的很过瘾了吧!还不快点穿衣服起来!!!”  =A* OfL  
xKxrQN`  
晕菜了!怎么又被轻红这「妖女」揭穿了啊!没法睡下去了,只好叫小蛮给我找来裤子(从最里面到最外面),穿好衣服裤子后,来到她俩中间把她们一边一个拥在怀中。 ~ kHoUoNn>  
*D6SU@n9  
“我都被教训过了啊!你看又是撞车又是流血的……多凄惨啊!” (dCg#*0E4  
d;lZwf  
“那是你活该!你倒是说说看,准备怎么处理我们几个的问题?”小蛮在我怀里很乖很乖,轻红就不一样了,几乎是每说一个字,就要在我腰间拧一下。唉……!没办法谁叫我得罪过她呢?忍吧! |5PFSX  
+N%oaO+q+  
“这个……这个……你们两个我都很喜欢啊!不管少了谁我都会受不了的!” :0 rvv B  
xFK#L{u_R  
“轻红姐!如果你能容下我的话,我可以什么都不要……” o:+^tPl9#  
F17eau@4  
“小蛮!真受不了你!我刚刚为难他一下,就把你急成这样……你都叫姐姐了,我还能亏待你吗?只是便宜这个色狼了……” YGFk<$[hXJ  
d ?^ /  
“轻红!你太好了,来亲一下……”咦!我怎么遍地都是鲜花啊!美死了! >;'J-  
rA-ms!8]  
伸手拦下我的双唇后轻红才继续说了下去“本来昨天早上因为俊贤父母的事情就弄的心情不好,又得知色狼的事情,再加上后来看到的事情!所以当时我才会很生气很生气啊!晚上的时候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就想了很多关于我们的事情。最后才确定自己真正的心意,说出来你们可不许讨厌我……” Lp?#b+<M  
DVy3 ^  
小蛮在我怀里娇声说道:“不会的啦!我和风哥怎么会讨厌你呢?轻红姐你还是快点说吧!”我现在懒得说话,就绕过轻红的小手,在她的脸上亲了一下表示支持。 J? BcQ1D  
GV`==@c  
“我发现……除了你这色狼以外……我还喜欢……还喜欢……小蛮和晓燕……!” h9dO <=  
iKB=1lvt  
“轻红!你真是的!想让我发疯啊!……等等!你说你还喜欢谁?小蛮和晓燕?”不光是我感到惊讶,就连小蛮也觉得不可思议。“轻红姐!你说的都是真的?怪不得那天在你家,睡觉前你对我和晓燕亲亲抱抱的……!” lZR<+3Gfu  
X'Q' i*{r1  
“我自己都不清楚是怎么回事。自从发现俊贤是个同性恋以后,我就开始非常非常讨厌男人!可是那天在酒吧遇到你这色狼后,却有一种想把自己交给你的念头。我想如果没有你的话,我可能也会变成一个女同性恋者吧……!就算这样!当我看到小蛮和晓燕的时候,也会有想去亲亲的念头” )`Y,'_}g  
$:DPE=gK5  
“轻红……”她的话让我产生一股异样的冲动。 nM5)+fb8  
-l2<Oeu  
小蛮腻声唤了一句“轻红姐……!”后,便没了下文…… Zy[-)F  
_I@9zn&Uw2  
轻红见小蛮羞态可鞠,忍不住再她亲了一下“其实我早就有给风再找几个女朋友的计划,晓燕就是我找的第一个目标,现在又加上你了……小蛮你别这样看我好不好?昨天晚上你不是也「体会」过了吗?你说说看,如果不多找几个姐妹的话谁能对付得了那个色狼?再说了我也喜欢你和晓燕啊!” ?_-J}'Q[  
FYwYc0_|  
既然轻红这么开明,我何不跟她提提月容的事呢?“轻红!你还记得昨天跟我一起下楼的那个人吗?她叫花月容,我想……” .LYfUh *  
Q`HI)  
“你想都别想!我当然知道她叫花月容,我还知道她是个高级交际花、是专门等着被人包养的职业「二奶」呢!” Hh*[&_  
OWl_; _y:e  
“其实月容跟你想的不一样,你说的那些我也知道,还是她自己亲口告诉我的……虽然我没问过,但是我想她那么做也有不得已的地方吧!而且她昨天还告诉我说已经不做了啊!轻红你可以原谅以前的我,为什么不给月容一次机会呢?” *Vo1s'V  
2}1!x>   
“这样啊!那我先考虑考虑,找人调查一下再说好了。” n2YT`?/M  
Y]7Azh%}  
“呵呵……我就知道轻红宝贝最好了!”心情大好的我,怀中还有两个超级大美女,当然不可能就这样算了!把她俩丢到床上后便扑了上去,大施轻薄……轻红这妖女对我的攻击,来者不拒大小通吃!最可怜的还是小蛮,她要防备我跟轻红的双重进攻…… KsN8pDdOQ  
c5952i 79[  
“风哥、轻红姐!都怪你们不好啦!看把人家的衣服还有头发弄的……乱七八糟……”笑闹过后的小蛮,坐在床上发牢骚。 +uLqw,#{  
c0VXjZ  
“没关系!没关系!一会儿姐姐给你梳!” >.@T?V#Iw  
A6!;ftMJw2  
“轻红姐!我真没想到你会是个「大色女」!看来还是晓燕妹妹有见地啊!” VFDuG3   
&{19wo K  
“哼哼……等色狼把她也吃了,看她还怎么说!” m:~ JVl@  
.4NfH/je  
“我看晓燕妹妹总是喜欢跟风哥作对,她会喜欢风哥吗?” nVPf@IB/i  
yMG?{?OY.  
“我们几乎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她在想什么、是不是喜欢色狼,我是最清楚不过的了,你们就相信我吧!”说到这里轻红把身体往我怀里靠了靠,找了个最舒服的位置。“第一次肯定会不好意思啦!我们应该理解她。实在不行就叫色狼给她下药……先把生米煮成熟饭。然后……” yp; Zht;  
rubUFY7  
还真应了我那句「对狠人,就要下猛药!」。跟小蛮目瞪口呆不同,我发愣是因为有种找到知音的感觉。 }H!,e><n  
xM'.: U  
“表姐……!表姐……!刚刚出什么事了?”在我准备跟轻红进一步探讨探讨。「药!应该怎么下?下什么好?」的时候,晓燕这妮子又风风火火的冲了进来。 [{EwZHb/  
/{ G^/  
“晓燕!出什么事情了?让你大惊小怪的?我跟色狼还有小蛮正谈到你呢!”  nwY{H{  
->ycfH<[0  
“我刚刚回到楼下的时候,看到昨天跟大色狼在一起的那个女人从楼上跑下来,开车走了!好象还哭过的样子……”

long 2007-05-20 21:02
第二集 云起风动 序章 把酒言美人 /iD>r/n =n  
@sc)}{em  
作者:hhh Pe*;< ^  
^N.|S ?kq  
大家好!我们又见面了!嘿嘿…… 0Mv~RsIx  
;nGjjEr#  
今天在这里主要是回答一些,书友在QQ里提出的问题。俺总结了一下,大家对小蛮的做法和轻红的性格,还有月容的结局和晓燕的未来,都有持有一些疑问。 Bt g!X+  
wQy yhN  
首先感谢这些认真看过俺拙作的朋友!先说说小蛮吧!她为什么会这么做呢!大家可以想象一下:一个受过高等教育、并且在其他方面也都很出色的现代女性,就算她感情的对手比她要强上那么一点点,她也不会轻易服输的不是?吃醋是难免的了,制造一些麻烦也是难免的了!如果她不这么做那才不正常呢!虽然这是一部YY的小说,可是妖蛙很努力的去写了,也很努力的去分析人物的心里了。俺想大家也不愿意看到那些……那些……盲目花痴,的女角是不?俺努力的去把她们写成一个正常人……还望大家支持妖蛙一下! 51&x5>D5  
% +OO|%Wt  
再说轻红:其实在第一集里面,轻红她自己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之所以会心里上有障碍,大多数都是金俊贤的,俺在这里也就不多说了。而且大家不认为,「美丽的女人,真的连同性吗都无法抗拒吗?」轻红如此、小蛮如此、晓燕如此。也不是完全说不过去的不是?!而且俺也没把她们写成真正的同性恋不是?!再说了,现代社会压力如此之大,不管大家承认不承认!我们在心里上多多少少都有一些出轨的地方!!!所以轻红这样也是很正常的了。 - \vAuhc  
5*`fr26A  
再说晓燕:我还没让她跟主角XX呢!虽然到现在为止她跟主角没什么大的牵连,不过她的故事俺会在第二集里面补上的。主角跟她「先上车;后补票」!(第二集第一章就会出现)这样也不算过分啊!早在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色狼就开始挑逗她了,况且还有轻红的鼓励呢!再况且色狼也给她下过药了啊!再说……!不说了反正俺就是这么设计的! zpfxS  
om,8z:Mf$  
最后说说月容:其实她没什么好说的……大家先别动手!俺说还不行吗?她在这部小说里面是最惨的一个了!!!俺只能说这么多了……(当然不会象你们想的那么惨……)她的故事,俺会保密的!反正这回就是不说!打死也不说!!!

long 2007-05-20 21:03
第二十五章 一日之计在于晨 WJ#Tk&zK  
w5ke]h&JU  
作者:hhh kG6Wasb02  
0>%+JV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间就过去了一个多星期。 q +MrIpq  
$\=T0~]PW,  
沐浴着夏威夷午后的阳光,靠在轻红怀里,手上夹着香烟,嘴里嚼着小蛮精心制作的点心,旁边站着端着橙汁的晓燕,还不住的打量四周穿着泳装的美女。洋妞就是大胆啊!那么一点点布也敢往身上穿!今天挺风和日丽的,当然也就感觉不到「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的壮观了,但是却另有一番「波涛汹涌」的景色哦! "Kkw-& 8.  
YKXjUt  
你最想实现的愿望是什么呢? Xaqa3-  
{;gq5{M,=$  
我曾经羡慕过古龙笔下的楚留香,羡慕他可以靠在苏容容的怀里、吃着宋甜儿做的美食、听李红袖讲故事……现在想想也不过如此嘛!而且他肯定没见过穿比基尼的洋妞吧! ""b' IM  
N_UPXtm0Ga  
就在我感慨幸福、览尽风光的时候耳边传来小蛮说话的声音。“风哥!该吃早饭了……” *f_Ez*"  
GU^:v)+  
用鼻子哼哼两声,算是对她的回答。心里却想到“小蛮是不是被太阳晒昏头了?大中午的吃什么早饭?中午饭也不对啊!我不是正在吃吗?” $j T!<  
][pV&jwx  
不知为什么那些沙滩美女都向我跑了过来,难道她们终于发现我的存在,是被我的魅力所吸引的?唉!长得太帅也是一种悲哀啊!还好我身经百战、骁勇无敌。要是换成一个普通人,面对这么多的美女肯定会不知所措的。 EnLrOH;>y  
.mLuT<@  
从轻红的怀里站起身来,闭上双眼张开双臂,准备拥抱这些热情的洋妞……片刻之后,闯进我怀里的不是金发碧眼的外国MM,而是一波滔天巨浪!可是很奇怪,为什么打湿的只是我的头部?身上为什么还是干干爽爽的? GqAaov  
 dA"  
带着一脑袋疑问,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哪儿有什么夏威夷的海滩、穿着比基尼的洋妞啊!不过是一场春梦而已。不过眼前的小蛮比梦中那些洋妞要可爱多了,穿着一件粉红色纯棉质的睡裙,上面还印着小熊宝宝的图案。长发被随意的披在脑后,小脸上带着调皮的微笑,手里拿着的正是我用来漱口的杯子…… DsgIS65  
yE.9Ib8^  
水,这个万物的生命之源!已经成为小蛮“叫床”(叫我起床)的最犀利的武器、已经被她使用的炉火纯青、出神入化了。我的面部早已面目全非,可是其他地方居然找不到一滴水珠。原本以为小蛮成为我的人以后,对我会更加温柔、更加体贴。没想到还是老样子嘛!有变化的就是她“水系魔法”的使用技巧在这一个多星期当中飞速提高。天才!果然是天才啊! _=+xxm M*C  
46T'H4;_  
以至于后来形成我的条件反射「小蛮的话要比任何一个闹钟都要管用!」卧室里经常出现这样的情景:只要小蛮一开口,无论声音多大、也无论我睡的多死,都会从床上惊坐而起然后大声嚷嚷“小蛮老婆住手!我起来了!真的起来了!”这个算是「闺房之乐」吗? ho{O[K`=  
Mz,R  
“我说小蛮啊!咱能不能换种比较温和的叫床方法呢?” q!~EsNF&+  
:K(pxMHYF  
“你还说呢!别的方法管用吗?快点穿衣服刷牙洗脸!” ^Rafk'H  
[\,;5 V  
“洗脸就不用了吧!你都给我洗过了……” <fhy3p5  
H"An<~  
“不理你了……快点吧!饭早就做好了,轻红姐和晓燕妹妹也都等了你半天。要是不快点儿的话,小心没有早饭吃……” `n(f|l81  
k; =Tv+  
对啊!不能赖床了!记得前几天有一次,因为晚上有些操劳过度“起”来晚了一“点”。我的早餐就被晓燕那个「大嘴巴」洗劫一空。害我只能恨恨的吃香蕉,要知道那些香蕉可是我买给轻红宝贝的啊!想到这里便急急忙忙爬起身来,准备同晓燕展开一场早餐保卫战! b^ sq+  
+Xj4nGZ  
看着小蛮夺门而去的狼狈身影,我又忍不住嘟囔一句“真是的!又不是不知道我有裸睡的习惯,有必要那么大惊小怪吗?再说我们都曾坦诚相见过、也被你抱过、摸过、睡过了,用得着那么大反应吗?” c+y^{.Pq`  
^p{JobMa(  
………………………… $c}h**bU  
iDX?>N&PYV  
下楼以后来到餐厅,轻红她们早已围坐在桌旁了,正在那里闲聊着什么。 msGDS@_R\  
/~/OFr] 7  
见我来了轻红冲我俏皮的挤了一下眼睛,她还是那么风情万种,全身上下散发出致命的诱惑力。晓燕这时也看到我了,她同轻红的优雅、小蛮的恬静完全不一样,给人一种轻快、活泼、耀眼的感觉。说出来的话也是火药味十足“大色狼!还没睡死过去啊!要是再晚来两分钟,你就等着吃盘子吧!” b'ZxPJzYEI  
WXU$oOFE  
“罪过!罪过!真是为夫我的罪过啊!害得三位美女老婆饿肚皮,就让我多吃点儿,撑死算了……!还等什么呢?大家开动吧!” 8]X>/J;  
K}Jj#=n  
“美的你!做为惩罚应该剥夺你早餐的权利!” z]]QQm  
7,zFEq  
“晓燕不用这么狠吧?我不吃早餐吃什么?吃你吗?可是在床上的时候你也没有这么强大的战斗力啊!还比不上轻红跟小蛮呢……你还是乖一点儿的好!”由于我偏好红色,所以看美女粉脸通红的神情也是我几大爱好之一,而她们三个又特别爱脸红,我会养成经常逗她们脸红的习惯,只是为了满足那个极度BT的心理。 0#9Bo(fpg}  
K AT?^/t4  
“表姐!小蛮!你们不跟我一起教训教训这个大色狼吗……” I{M.2P=$  
MZGc3  
轻红看了看晓燕,然后用哀怨的语气对我说道:“风!你跟晓燕俩儿斗,别扯上我跟小蛮好不?我们又没招惹你们……” 7/*5_y  
DNp7K\D2^  
自从轻红、晓燕再加上我,我们三个“合谋”算计晓燕(这么说有点儿冤枉轻红跟小蛮),让她也成为我的老婆以后。她每次面对晓燕的时候,都带着一丝心虚。 Wh@5D38  
H6!Iy+\  
话说那天…… x{}`vA8}  
U_nmBsfk  
正好赶上晓燕的20周岁生日。吹完蜡烛、许完愿、分完蛋糕并且解决掉以后,吃正餐时晓燕跟轻红请求想喝一些酒,却被轻红严词拒绝。理由是「当事人的酒量不好且酒品太差!」。晓燕当然不会轻易放弃了,就以「今天是我生日,而且还在家里,不会出什么事的!」为理由来反攻。 R.KJ+ULzu  
dkv?i~a  
我对晓燕深表同情,再加上早就对她存在非分之想,这么好的机会怎么可以放过呢?就在轻红的耳边小声吹风「轻红宝贝!我看你还是让晓燕喝吧!她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上次你不是说要把晓燕也拖下水吗?现在机会来了哦!虽然方法不一样,但是也可以达到殊途同归的效果……」 2 JVz]o:i  
{!* !J  
轻红考虑了足有半分钟才开口「那好!既然这样我们就一起喝吧!」结果那天晚上除我以外,轻红、小蛮、晓燕她们三个都喝的醉眼迷离,不过还好,没到人事不知的地步。晓燕还说了好多废话,多数我都记不起来了。只有一句让我印象最深,那就是「大色狼!知道吗?有时你真的是有色心、没色胆呢!」 3 {>$Db  
JBrQ;;J3  
我能被小女生这样“污辱”吗?肯定是不行的!所以就在那天夜晚、那个风雪交加的夜晚,晓燕的初夜被我拿下了,随便也把轻红跟小蛮拉了过来,来了个一床四好…… V@e %V5  
{]4U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晓燕很生气。可是有什么办法呢?木已成舟、米已成饭最后在轻红的劝说和我的哄骗之下,晓燕也只好认命了…… (9Bx4',  
]W]Zxvm,  
还有一点我搞不明白:晓燕那天是很生气!为什么呢?被我吃掉吗?从当时的情况看,不象啊!到底因为什么呢?我有些郁闷……

long 2007-05-20 21:03
第二十六章 被蹂躏的狼 &c/;,M~  
YjF7&H?  
作者:hhh jmbR{yq  
;t"x{BVx  
“可是表姐!你就忍心眼睁睁的看着,天真可爱的表妹我被大色狼如此欺负吗?”晓燕又转头对小蛮说道:“我知道小蛮姐最善良了……你会帮我的是不?” ^^+Y Jb  
Mo}+5vmO  
“嗯……我去厨房看看水烧开没有……” D&p8 ag  
hZQ=A9f.  
就在小蛮准备落荒而逃的时候,轻红开口了“晓燕!风!你俩儿别一天到晚斗嘴……快点吃饭!不然谁都没的吃!” 39vocy  
z}LG#q  
同往常一样,每次我跟晓燕餐桌上的小规模冲突,到最后都会被轻红制止。我是无所谓啦!晓燕就要可怜多了,每次看她鼓起粉腮暗气暗憋的样子,都会让我十分难受。便忍不住用最温柔得语气,关心了她一下“晓燕!吃饭的时候别生气好吗?你要是得胃病了,还不心疼死我啊!” &X7Q04nC  
r!-Z I@P  
“表姐!你看他……”刚刚端起碗、扒了两口饭的晓燕,象火山一样爆发了!“我要锤他一顿,你们谁都别拦着……”放下碗筷向我走来。 #u=R;J/  
*rL` S  
眼见情况不妙,我连忙大叫一声“住手!”然后用手指了指晓燕的脸。“先等一下!看你脸上那个白色的东西是什么?”美女当然会注意自己的形象了,晓燕也不例外。伸手在自己脸上抹了一下…… 1IJBRE  
&V|(2uHFt  
“什么也没有啊?大色狼你别转移我的注意力!” nJ3n,z:  
R(Fwfi>Q  
“不是那边啦!过来!我帮你弄掉它。” S{H#n*4,r  
j+u.2Y-  
等晓燕来到身边以后,我便把她牢牢的固定在怀里。先把她嘴角上的那颗饭粒纳入口中,然后再吻上娇艳的红唇。在我的注视之下,晓燕原本睁的很大的美目渐渐的合上了、危机就这样解除了…… eHVup6J  
8p+q @esjL  
********************************************** l/~=0dY+  
AOi[7O-  
目送轻红和小蛮上班走后,我一回头看到的是晓燕带着微笑的脸。真是人比花娇啊!可是她的笑容里面好象有一些特别的东西,也就是那些特别的东西让我感觉到凉意。 Y6B8wL'7`i  
=E7PG0 (  
刚刚在餐桌上,我由于比较无聊就跟她们建议去夏威夷度度假、旅旅游(嘿嘿!心照不宣啦!)。原本还以为她们能很高兴、很赞同我的提议呢!没想到却被轻红以「公司现在很忙,我们自主开发的大型网络游戏现在正出于关键时期。这你也是知道的,等忙完着阵子再说好了!」为理由、小蛮以「现在孤儿院的孩子们还离不开我!」为理由否决掉了。而晓燕的理由更是让我无法接受。 H f2=Jjl8  
2`+%p6V`h  
「我……我讨厌夏威夷!」她……她居然是这么说的! _AQ&$ft+  
!UEDx;(?  
我是真的不知道应该做些什么。去找神浩的妹妹?没有一点儿线索我要上那儿找?难道叫我挨家挨户问去? hg,lKj8  
DLgw$ <a  
还象前几天一样去轻红公司跟晓燕一起玩儿游戏?现在的网络游戏还不都是大同小异,除了练级打宝还是练级打宝。没到一星期就腻味了,我感觉不是我在玩儿游戏,而是游戏在玩儿我啊!当时我把这种感觉告诉轻红宝贝的时候,她说她早就注意到这种情况了,公司正开发的那款游戏就是为了改变网络游戏现状。 '#+taK   
Am)jSxB  
孤儿院要是没有特殊事情的话,我也是不愿意去的。因为每次看见那些小不点儿围在小蛮身边转来转去,我就很烦躁。我一烦躁就会产生打沙袋的欲望。 |c2g!";kP  
2ZcrF=I\  
最后还是晓燕提出让我跟她学习「迷踪拳法」和「迷踪步法」,我当然很兴奋可是也有些担心,就问她「晓燕你不是轻红的秘书吗?你不去上班没问题吗?」。还还没等晓燕开口,轻红就拍板了「嗯!晓燕的这个建议不错,别的问题你就不用担心了!除了晓燕,我另外还有两个秘书。晓燕原先的工作就是替我挡掉那些无聊电话,她不去没关系,我的工作效率反而可以提高……」这时我正在喝水,轻红的话让我足足咳嗽了三分钟。 !D>@#=a{E  
f+["6+p:  
「风!你不是早就想学了吗?原先你即不是「精武门」的弟子,跟晓燕也没什么“特殊”关系。她是不方便教你的!现在什么关系都有了,当然可以练了……」这时晓燕正在喝水,轻红的话让她也咳嗽了三分钟。 h.  MqU  
!? 7v,@P@_  
于是我今后的任务就这样定了下来! Fp'{T,>  
o >lI  
晓燕笑眯眯的看着我说道:“老公!我们去换衣服吧!我在三楼的练功房你还一次都没去过呢!让你的乖晓燕带你去好不?”然后也没等我表态,就挽住我的胳膊往三楼走去…… M Z%]Ry0"  
5kg4:wuA>  
虽然她笑得很甜,说话的声音也很腻,她还把脑袋靠在我肩膀上,作出一副小鸟依人状。由于她挽的很紧我可以感觉到她胸前的……但是我却无心去幻想了。晓燕刚才的那番话让我的凉意变成一股寒气,蔓延到全身…… irMm!m4  
 *8}}  
在我的记忆里,除了在床上她向我求饶的时候,会用这种撒娇语气跟我说话、会叫我“老公”以外,其他时候晓燕都直接叫我“大色狼”或者单呼一个字“郎”(狼),现在这种媚态是绝对不会出现的!你们说我能不「香汗淋漓」吗? vdUQ`cOL  
C5:Jb(L0D  
进门以后,晓燕把我一个人丢到这个空荡荡的练功房里,自己跑去换衣服了。我原本是打算一起去的,可她说啥也不肯。“什么道理嘛!都老夫老妻的人了,又不是没看过,再多看一下也不会死掉!”暗气暗憋原来这么难受啊!时间长了的话。很容易得内伤哦! PnFBRc[W  
S` ;LzYTI  
这个房间很大,快要赶上二楼的主卧室加上两间客房的面积了,看来一定是后来才打通的。窗户上也没挂窗帘,由于这几天比较冷,前阵子下的那场大雪还没有融化。一眼望去,远处那个的光秃秃、白色的山包也不觉得刺眼。房里的陈设非常简单。地板中间的那块毯子也不知道铺了多少层,反正是很厚很厚的。我还在上面模仿了一个中枪倒地的动作(直挺挺仰面跌倒)。呵呵!我保证就算被人猛摔,也会一点儿问题都没有的! ]C \Arw~  
`/cB2tRA3  
对着门口、靠近窗边的那个角落,零零散散地摆放着一些健身器材。斜对角的位置上掉着一个大沙袋。沙袋旁边还有一个长了好多“手脚”的木桩。这也是让我感觉比较奇怪的地方。“这儿又不是土地,那个木桩是怎么埋进去的呢?”就再我准备上去看个清楚的时候,晓燕已经换好衣服走了出来。那套黑色的紧身衣,完美的勾勒出她的玲珑曲线,我的眼睛再也舍不得移开一下了。 (F]# z1/  
FcF7?3b:V  
“别看了!过来帮我把这个毯子收起来……” #KF{}t^  
aRh^bQn  
“收起来?我们不是要练拳吗?” 3Kn3'sh$  
!K;Zs_K  
“对啊!是要收起来!我们是练拳又不是练体操!这个毯子是表姐做垫上操用的。” fLdgL|g>  
o1H;t^jU>  
看来我是白高兴一场了。心不甘情不愿的把毯子卷好立在墙角后,我正打算去换衣服。 }{}k"|b  
w;^yI]  
“老公!不用去了,就穿你身上这套运动装吧!还是你想穿跟我一样的舞蹈服呢?”晓燕的话彻底粉碎了我想去多穿几件衣服的念头……该是你的,真是躲也躲不掉啊! 52>a*uTom  
[bpE|X\{  
“那好吧!我们从什么地方开始呢?” :}JX-F#  
]5%9n6v  
“先给你具体的讲解一下「迷踪拳」,然后我们再开始练习吧!” LM(q7&M  
}:<Fg"z$  
我连忙把耳朵竖了起来。 ~du zd  
d $ \?JR  
“迷踪拳古老博深、身法独特并注重实用,招招式式非打即防,不强调外形的美观,没有一点儿花架子。据史料记载,它出自少林,最早为达摩所创。相传,宋代的周侗精习此艺,燕青、林冲、卢俊义也是习练此拳的高手。 ^ruLwat7  
H%xr!za/  
后来我爷爷融百家之长,进一步改进了这套拳法。现在的迷踪拳配合步法、心法使出来更是威力大增。它的特点就是:大起大落、大开大合、轻灵迅速、自然圆合、复杂多变、身法灵活;从劲力上看,化拙为巧、易疆为灵、有明劲、暗劲、横劲、竖劲,刚柔相济、借力打力……” >P^<l*?K  
V`sN_im  
晓燕说的眉飞色舞,我也听的热血沸腾,禁不住吐口说道:“晓燕!你说的是真的吗?真的有那么厉害吗?” 9,<r u[E  
$A<[RZu  
“怎么!你不相信?呵呵……不如这样。我们俩个来演练一次,这样你就知道我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了。”说完就往房子中间走去,期间还补充了一句“正愁找不到借口呢……!” Aq]qAI  
&MU[=r@  
虽然他说话的声音很小很小,几乎没办法听到,可是大家别忘了我的耳朵可不是一般的灵哦。只好一边苦笑一边解释“晓燕你误会了,那么说只是表示我很惊讶、很兴奋!绝对不是你说的那个样子。对练我看就不必了吧!要不你自己打趟拳给我看看就好!”跟她动手?开什么玩笑,到现在我还忘记不了,那三个流氓被晓燕打的象猪头一样的脑袋呢! +\]Fvb:&3D  
(x}^"  
“光是用看的,怎及设身处地的感觉清晰呢?过来啊……不用怕!你是我老公,我怎么忍心打疼你呢?再说了,要是弄疼你了,表姐跟小蛮姐也不会放过我的是不?” /.d '  
(kd GB@t}  
“你是怕打不疼我吧!”心里是这么想的。眼见躲不掉了,也把心一横走上前去“我怕的不是这个!其实我也是很能打的。俗话说「拳脚无眼」!打到我当然没什么事……我怕的是:一不小心碰到你的话,还不让我难过死啊?” :RBYr^4az  
A/is$}>  
“哦!既然这样那你就光躲闪、不出拳好了!”话刚说完,就动起手来…… dd9L;R  
*fJ[Ms}  
一时间晓燕便多出几个分身,我的四面八方都被她的影子包围起来!就在我眼花缭乱的时候,前胸跟后背几乎是在同一时间中拳。紧跟着后脑中一掌,力量虽然不是很大,可是也有点儿疼啊!我刚把身子转过去,还没等看清晓燕人在那里呢!屁股上又被狠狠踢了一脚。这下可不是“有点儿疼”了,而是“真的很疼”!然后我再次猛的转身,企图寻找伤害我PP的凶手(脚)的时候。左边耳朵又被拧了一记…… /:L66o0  
>`/jlA]SgC  
就这样,不停的转身、不停的遇袭。不到20秒我就放弃了!此时的我神色自若,一切变故都能泰然处之。 /)]fN$t|  
 waqj992  
我不是没有抵抗,而是完全无法抵抗!原先对自己从小磨练出来的身手,还有些信心!现在才体会到什么叫业余、什么叫专业。平静下来以后,我便开始专心为晓燕记点(有效得分点)…… +]KcdG k  
X7#&TAA(`  
渐渐的晓燕也住手了。不知道是她已经打的很爽了。还是觉得欺负一个放弃抵抗的人肉沙包,不是习武之人该做的事!“怎么样?这下知道迷踪拳厉害了吧!也知道我的厉害了吧!” GRI0feh(Z  
*\0JryiK  
“知道了!我终于知道了!”我猛点几下头,才继续说到:“晓燕你好了不起哦!这次比武前后加起来还不到一分钟,我胸前就被打中了51拳、后背中了28拳、屁股被踢了23脚!嗯……再加上两个耳朵被拧的那19下……共得121点!最了不起的,还是你自己一点不失!完胜!经典啊!” @)@\|`  
Mt-;c%4IU\  
“呵呵……其实也没什么可骄傲的!我对自己有点儿不满意,刚才发挥的不是很好。可能是这阵子舒于练习的缘故吧!要不我们在来一次?热身完了,再来的话成绩会好很多哦!” jWnUTn!1  
*D=>Q%u@  
“那个……那个……我看还是以后再说好了!你今天的任务是教我拳法,不是跟我比武!不要本末倒置了才好!” yb We8k  
4 b'?~*N  
“嗯……也是个理由!反正欺负‘面瓜’也没什么意思,还不如等你学的差不多了,我们再比。那好!我们开始了!” 9 w `mW  
 ,sQ`  
「面瓜」吗?跟晓燕比起来,现在的我好象是吧!经过刚刚的那番剧烈运动,晓燕说这话的时候仍然是面不改色心不跳、脸上也是早先那副笑眯眯的表情,我不得不佩服她的好体力。同时也有点儿可惜“要是她在床上的时候也有这样的好体力,那该多好啊!”

long 2007-05-20 21:04
第二十七章 男女战争 2v|q ag)  
HW`#qkC:&  
作者:hhh UKA\Z]k{  
3H7OO|!  
记得在《金瓶梅》这部小说里面,开篇的部分有一首诗是这样写的「二八佳人体似酥;腰间仗剑斩愚夫。虽然不见人头落;暗里使君骨髓枯。」(时间太长妖蛙有些记不清了,错误之处望大家见谅。)虽然用来形容我和晓燕不见得全都对,但是有两句到也颇为贴切! DzAnF>lv  
SD_O7F;"  
跟随晓燕学习迷踪拳法的头几天,我被操练的真是惨不忍睹!科目之一每天都要学习几个新的招式。科目之二招式记住以后每天还要打沙袋五千下。当我打完沙袋、筋疲力尽的时候科目之三又出现了!晓燕美其名曰说是“看看你练拳的进展如何!”其实是拿我当人肉沙袋使唤。结果…… w'f|\$5  
4B7otaF #l  
那时我还不是她的对手,怎么办?当然是晚上的时候在床上找平了!这就应了那句「二八佳人体似酥」。然后第二天练拳的时候,晓燕又从我的PP上把平找回去。这又应了那句「暗里使君骨髓枯」,或许改成「暗里使君无完肤」更恰当一些吧!就这样,我和晓燕过了几天冤冤相报、恶性循环的日子……不过也就是几天而已。 kh{]\;m  
;s _7*a=_  
不是跟你们吹牛,象我这么冰雪聪明、天生丽质的人还真是不多见。 JKx+RcOh  
Xps \fP  
随着时间的流逝……(哈哈!土的呛人吧!)我发现自己不管是体力、耐力、战斗力还是速度、力量、敏捷都得到了很大的提高,再加上对迷踪拳法和步法的了解逐步加深。虽然现在仍然不是晓燕的对手、虽然我的PP比早先更疼!可是输的也比原来要好看多了。原因是这样的…… GgtG]~  
{N7CC17r>H  
自从跟神浩融血以后,我的视力就越来越好、又经过好几天的锻炼、还做了好几天的人肉沙包!现在我的眼睛已经能够捕捉到晓燕的动作了,并且具备了反击的能力!无法反击的时候,我很郁闷!等有能力反击的时候,还是郁闷!“晓燕是我的亲亲好老婆,能真的拿拳头去碰她吗?”我被这个问题困扰了好久。后来实在是没办法了,只好化拳为掌……大家也知道晓燕的身材是很惹火的!所以当有一次不小心拍到她PP上以后,我就上瘾了、所以我就以迷踪拳法为基础,创造了另外两种绝世武功,一个起名叫「追花觅香迷踪掌」一个起名叫「黯然销魂迷踪爪」!晓燕就成为我的试招对象,有时还会奋不顾身,目标锁定在她的PP和……上。 LyR*U/m Jr  
!s %JeF"  
晓燕羞怒之下含恨出手!理所当然我的PP就要比早先疼上许多了。这里我还要再次感谢神浩,感谢他使我身体的恢复速度变的很快。就算伤痛来的更猛烈些,我也不会皱一下眉头。 ;r5_{&jQs  
&tg.f\f6  
今天上午同往常一样,科目之一已经轻松完成,科目之二也已完成大半。中午的时候我和晓燕一边吃饭一边闲聊…… II;iG&>  
C^/n57?  
“大色狼!真看不出来,你还是个练武的奇才呢!短短一个多星期就有这么大进步了。” xoA |H3v  
=0sp sqW~  
“嘿嘿……!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谁?没有两把刷子的话,敢讨你们三个做老婆吗?” >`*g4CL0   
#.G=0n' d  
“你还真是不知道「谦虚」两个字应该怎么写呢!刚刚夸你两句,就美的不知道北了……”晓燕的话虽然这样说,可是从表情上能够看出,她对我的表现是相当满意哦!“要是你能改掉毛手毛脚的习惯,就更好了!” -:T*Q|8Xv9  
nm?U^@43  
“那恐怕很难!谁叫你长的那么漂亮、身材又那么完美了,你又是我老婆!我又不忍心用拳头打你……晓燕!你就多担待一下,随我去吧!” |..Rn}|7  
 @28y *-  
没有一个女人会不喜欢老公夸自己漂亮、迷人的,也没有一个女人会不喜欢老公疼爱自己。晓燕当然也不例外,这不!听了我的话以后,她正用那种难得一见的含情脉脉的目光看着我,娇羞说道。 ;lZ;;GV~7  
+a[Qh5N  
“就算这样!我们练拳的时候,你也不能老是拍人家屁股、摸人家脸、抓人家胸……那里啊!会被别人当成色狼来打的!你应该多学学柳下惠,多学学人家坐怀不乱……” GpPhd;aP  
eK(1mIN+  
“有什么关系!你不是早就知道我是大色狼了吗?至于那个叫柳下惠的……我可是个「堂堂正正」、「顶天立地」的大色狼!可不想跟那个「阳痿」的家伙比什么坐怀不乱……!” j:NHR  
d&;`  
“你……!胡说八道!不理你了……!” <5P,,O  
V9mgHe]F$  
“晓燕老婆!眼看就要过年了,是不是跟你轻红姐说说……工作不要太辛苦了!应该劳逸结合,我们一起去夏威夷之类的地方旅把游。怎么样?” NS{b'.=2  
s|-1WD3}pZ  
“你不提我还差点儿忘了!今天早晨我和表姐还有小蛮姐姐,就商量过年终计划,旅游你可以不用想了……!” ;&Wg]2vCX  
s XtTa  
“你们是怎么计划的?” {gy>Fzu[`  
`lW  
“我跟她们说你进步的很快,除了实战经验不足以外,我已经没什么可以教你的了。加上我爸、妈他们有事今年不能回家,所以就提议今年我们一起去我家,陪爷爷过年。而且还能叫爷爷教我们迷踪拳的心法。” NA|\!6  
yQH* q`l  
“好啊!好啊!是不是学会心法就更厉害了?”能见到心目中的偶像,我能不激动万分吗? l5*W  ~  
Z :%V0,b  
“那是当然……!” ?%Jdm wj  
UCQ>;8Hn  
“轻红跟小蛮是怎么说的呢?她们同意了吗?” z6@?} !Mf  
8pV4//G  
“她们同意你跟我回去了,但是表姐和小蛮姐却不能一起……!” <hp7*)AH  
Vjeg(yvS  
“为什么?” x_$*hN1  
|:~ Hl  
“表姐昨天才和家里通过电话,阿姨说他们会过来的,还有事要跟表姐说呢!小蛮姐是放心不下孤儿院里的小朋友们,才不准备一起去的!” .n6AQ  
=zOIkS(]\  
“哦!这样啊……!”听说她俩不去,我心里难免有些遗憾。 ~KIR^0s  
:^9 $_  
说到这儿我们都沉默了下来,一边吃着午饭一边看着电视新闻。不看不知道,看了气死人!那个叫台湾的小岛,又要闹独立啦!搞不懂那些家伙是怎么想的,大家都是中国人,干嘛非得弄的那么不愉快?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真要打起来了,还不是亲者痛、仇者快吗? `74e`//  
;*uHsWe)G"  
什么某某国又对某某国指手画脚啦!什么旁边的某个大国又开始核演习啦!什么某个小屁国的首相又参拜什么破社啦!看的我更是郁闷……算了!那些大事不是草民我能管的了的!还是继续和晓燕聊天要来得舒服一些。 ]TPa|6x}t  
x'4J4UI  
“晓燕!爷爷有什么爱好没有?我打算买些礼物……” W!/90U  
KH)1W\/1>  
“好象除了打拳以外就没什么爱好了!” 4 #Nl  
lQ'V~@  
“他老人家不会是个武痴吧!你再好好想想?” 2Y>H9_(6p6  
9sB>Eix*  
“嗯……对了!还有就是平常爱喝点儿酒!” C&P]- 3,Mx  
YS7?/@ST$  
“呵呵!那就好办了,我拎几瓶茅台回去!看我到时候不把爷爷灌的满地……灌到桌子底下去!”嘿嘿!打架我不行,要是论喝酒的话,谁会是我对手!  w X4tA*  
wp.5Gh  
“你说什么?找死是不……?” S)L0GgPRA  
aAtQl!eH  
晓燕正好吃完饭了,放下碗筷就要过来锤我。就在我起身准备逃跑的时候,电视里的一条新闻引起了我俩的注意!!!

long 2007-05-20 21:04
第二十八章 一波一折 vE2s=;  
q$\fN-;  
作者:hhh 4XFsO$  
I|S~*@Rf  
“今日凌晨5时30分,于本市城郊东山隧道口,发现一具无名女尸。经法医鉴定死者大约18至25岁,生前曾有过「被迫性行为」,由于颈总动脉被切断,导致大量失血而亡……现在播放死者照片,请死者亲友尽快与警方联系、协助警方破案!让死者能够早日瞑目……!” Ro*E&  
"k{`?`/e  
紧跟着画面中出现一个年轻女子的照片。我和晓燕双双停下脚步,目不转睛的盯着电视画面。那张照片显然是经过处理的。如果按照主持人的说法,是大量失血而亡的话,死者的肤色绝对不会象普通人一样正常!死者的年纪不大,在我看来肯定不会超过20岁。长得很秀气、头发齐肩,属于“我见犹怜”那个类型的。可是那双已经失去神采的双眼,依然带着临死前的绝望与恐惧,给人的是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Dm*;. s^_  
Tg{\NVuN.  
凶手的心理要变态到什么程度,才会忍心侵犯,并如此残忍的杀害这个女孩?此时的我感到无比愤怒!不知不觉握紧双拳。 U036F  
Xp0UAgd  
人们经常称呼那些变态的强奸犯,或者对美女耍流氓的下三滥为色狼。其实他们根本就不配!虽然我也对美女动手动脚比如轻红她们几个,可那是不同的。不管世人怎么想,我早已把她们当成是我的妻子,她们也已把我当成是她们的丈夫,闺房之乐岂能与那些恶劣行径混为一谈?我心目中的前辈就是古龙笔下、大名鼎鼎的「盗帅」楚留香。他才是我要超越的目标!谁会比我们(我心目中的色狼)更加懂得珍惜和疼爱女人?女人是用来疼爱的不是用来伤害的! V&|%P;h'  
12{s#]WJ+  
晓燕这时走到我身后,把脸贴在我背上,紧紧抱住我,柔声说道:“老公!不要生气了好吗?你现在的样子让我好害怕……” &{o!]NqxN7  
Q6I %bwP  
顿时清醒过来,刚刚的那则新闻确实让我很愤怒、很是替那个女孩可惜,也恨不得亲自出手解决那个败类。可是那毕竟跟我没什么「直接关系」。而且让心爱的女人担心害怕,不是我这个极品色狼该做的哦! WUO32 -  
IIwWfO xx  
“没事了晓燕!让你担心是我不对……这样好了……让我亲你一下,当作赔罪吧!要不……你亲我也可以啊!” QcIl[B  
:CRFs7}#  
“你……还真是正经不了2分钟……”晓燕见我转了过来,自己已经无路可逃!只好认命的说道:“说好了只许亲一下的!不许赖皮哦!” &d WlgO6  
S3Im / QM  
原本我只是说说而已,没想到这个有暴力倾向的小美人儿居然能够同意!能不喜出望外吗?一下就一下!不是没规定多少时间吗?嘿嘿!来个长吻好了! 5#(<f=@  
j>47oq;IH  
当我凑上双唇的时候,晓燕已经柔顺的闭上了眼睛。 d@S7b fn  
8nR(3pyT  
…………………… vM'?,7h  
I)Rjf:2QX  
“真甜!”好不容易分开以后,这是我说的第一句话。怀中的的晓燕象是快要融化一般,小脸红扑扑的,眼神也有些迷离。难怪人们常说越是脾气火爆的美女,动情以后就越是热情如火。实在是忍不住了,便又在她的小脸上亲了一下。 n O<]y1&w  
M<h\@4l  
“大色狼!你犯规了,说好了就亲一下的……” *H { e?N  
,`K "Bz?  
“呵呵!都是自己人,何必那么斤斤计较呢?”再亲一下,然后问道:“晓燕!你为什么会爱上,我这个「大色狼」呢?” $qI  # K  
y9i  
“我也不知道!或许是你的吸引力太强了吧……!” !-7g+|u  
r99X4jf5  
“别打马虎眼!不说实话我要「用刑」了哦!”双手移动到她的肋部,这妮子最怕痒了。 Cw-/  
{?2w*|v)  
“住手啦!我说还不行!我说还不行吗……?” QoM nGN  
MB 68"J3  
“第一次认识你是在电话里面,听表姐说完你们的事以后。我就很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男人呢?能让表姐如此付出?」,看到你昏迷不醒的时候,我也有那种心急如焚的感觉。那种感觉简直是莫名其妙,要知道我们是第一次见面啊!那时我还认为,你是表姐的男朋友,我之所以着急应该是爱屋及乌的心态…… $yii|= 3Xf  
1LoOXn$lZ  
后来不知道你是有意还是无心,不管是说话还是那天错把我当成表姐,抱着……抱着睡觉!这些我都应该生气才对!可我的心却是很乱很乱的,说不出是高兴还是失望! Uo@jH+s>  
9PeOfJE]V  
再后来你的所作所为,就让我大失所望。那时真的好讨厌好讨厌你,要不是表姐拦着,我真的会锤你一顿哦!然后你就撞车受伤……我又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当我从你家跑出来又回去的时候,看到你跟表姐和小蛮姐亲亲热热的时候,我就很奇怪。抽空问过表姐,知道你跟小蛮姐的事情以后……才有点儿……有点儿喜欢你!” aN4zuqk  
=)gGH8v  
晓燕说完以后,就把通红的小脸埋进我怀里,再不肯给我偷香的机会了。她的话虽然让我很是得意,可是还有一些搞不太懂的地方,便忍不住问道。 f0JWpE  
q&~Qr[ B{  
“晓燕!那时候我都有轻红和小蛮了啊!你为什么还会喜欢我呢?” tGlL!)Zu  
q6_):Wt  
“有什么关系?我爸爸也有两个妻子啊!你还不知道我的两个妈妈跟表姐的妈妈,还是三姐妹呢!” U u@ ]A  
f,[v`)\Qg  
“什么!!!真的假的?太扯了吧!原来我的岳父大人也是同道中人!” "(SGOB\P%  
D6=qGnb]x  
“不许胡说!我爸爸才没你这么色呢!”晓燕一边大声抗议,一边用手在我身上做一些小动作…… D/ZsJCcg  
Gh[O]k-}  
“最后一个问题!为什么那天我要了你之后,第二天你会那么生气呢?” Vg= heN B  
n]*SnLD"AP  
“笨蛋!人家做做样子不可以吗?再说了,凭什么表姐和小蛮姐第一次跟你的时候,都是单独做的。到我的时候你就要来个大被同床!!!你竟然还敢问!看我不掐死你!” _dU2Oj[  
y2bR% ,Y  
先前我郁闷的事,终于知道答案了!可是代价却……那些小动作已经变成剧烈运动,可怜我疼的眼泪都要出来了,也只能忍住。即不敢叫也不敢躲! =s6W(9e#-  
?)Fw])S'T  
“晓燕你先停一下好不?既然这样……那我们……那我们……现在单独去做一下!你看怎么样?” %N 2DDb  
Sk=Bp;  
“我看掐的还是轻了!掐死你……掐死你……掐死你这个,脑袋里面全是色情思想的家伙!” Bq(0u RGg  
Rt:tAHB/1P  
我为了保护自己的小腰,只好含着眼泪忍痛还击。刚刚我放在她肋部的双手,有了用武之地…… K5yT#%+b  
KX lIZy}  
晓燕最后终于笑的浑身无力倒在我怀中。“晓燕!抗议无效!等着被吃吧!”说完也不管她的挣扎,抱起她就往楼上走去。 ZUb*;[s2M%  
gl:Mqbpz  
轻轻的把晓燕放到床上,反正屋子里面就我们两个人。索性连卧室的门都没关,就如恶狼一般扑了上去!晓燕见势不妙,急忙往旁一闪。结果……当然是我扑空了!这个小妮子难道会「迷踪身法」吗? (UJF$7.  
h`tPfiF  
“大色狼……老公!今天真的不可以啦!” UhYFGESzr  
0x'Kf3iZ  
“为什么?”我苦着脸问道。 u; ^<q~hl1  
{m<TR_C: l  
“今天……”最后几个字,她是趴到我耳边小声说的。 2aR91;:m{  
 1p~b=]  
“天啊!晕菜至死了!你们姐妹三个的「好朋友」,难道都商量好了?非得一起来吗?” !PQk1]w  
b0zz !d-q  
“你想讨打啊!叫的那么大声!”话音刚刚落地,拳头就打到我肩膀上…… g>@7nq*  
^ lH1T@R2  
时间就这样在「卿卿我我」中过去了。眼看轻红、小蛮快要下班了,我和晓燕决定去接她们,一起到外面吃顿饭。这些到没什么好说的。就是回来到家门口时…… 4 3sy   
XN .~  
停好车,我和大小三个美人儿正准备开门进屋。这时从不远处传来一句“轻红!这么晚才回来,干什么去了?”我们几个连忙回头一看。门口小马路对面,一辆黑色的丰田汽车上走下三个人。前面是一男一女两位老人,长相有些面熟,就是记不清在哪儿见过了。走在最后的不是别人,正是那个跟我见过两回、被我打了两回的衰人宋文斌! _PXH qf  
j-^UqV`[t  
“这家伙怎么来了?还想讨打吗?”我还在纳闷儿呢,轻红和晓燕已经迎上前去。 XY>J4a:  
1 5ri/v=Q  
“爸、妈!你们怎么来了?昨天打电话时为什么不告诉我呢?也好去接你们……”我说怎么看着有些眼熟,原来是轻红的父母啊! FmO^=]X  
6E6Y<+m3N  
晓燕先是跟二老问了个好,然后指着宋文斌说道:“你怎么会在这里?快点走开!越远越好!别让我赶你……” c8-hlqE1X  
p/*Yk4'QJ  
“晓燕!都是大姑娘了,还这么没礼貌!不许这样跟宋先生说话,快点儿跟人家道歉!”说这话的是轻红的父亲。只见他放下手中的旅行包,摸了摸晓燕的头……话里虽然明显带有责备的意思,但是语气却很轻,动作就更加宠溺了。 /nawB%  
!0TkvFDj(  
“姨父!你们怎么会跟这家伙在一起呢?你们不知道这家伙好讨人厌的!让我向他道歉?我不揍他,他就该偷笑了!”晓燕拽住老人的胳膊一边撒娇一边嘟着嘴大声说道。 X]6810"5e  
EEk%) *F  
我和小蛮也走了上来“伯父您好、伯母您好!我叫邢风……”然后扭头看了下小蛮。 9K.omGM  
+Rjday  
“伯父您好!伯母您好!我叫许云裳……”等小蛮跟二老打过招呼后,我才继续说道:“我们是轻红和晓燕的……的……” IS  =  
4#EoK?UY  
说到这儿我停了下来,在心里暗自叫苦。“伤脑筋!要怎么说才好呢?难道告诉他们,小蛮是轻红和晓燕的姐妹!我是她们三个的老公!他们会怎么想?当场抓狂是肯定会的,就地活扒我皮的可能也不是没有。”想了半天也想不出应该怎么介绍下去,最后决定还是先把「战场」转移了好。 Jz# NN<  
~"`(.83Z  
“我们先进屋……然后坐下来慢慢谈。现在还是冬天呢!感冒就不好了!晓燕陪伯父,轻红陪伯母,小蛮去开门。我来提行李……” iC*eOCP i_  
WG\O~z!<O  
“也好!”轻红的父亲转身对宋文斌说道:“宋先生!一起到屋里坐坐、喝杯茶吧!” i*i V{G[]  
]]R]mxw5  
“谢谢沈老先生!我还有事,就不打扰了。改日一定登门拜访!”宋文斌也不是完全不识好歹的人,从开始到现在除了晓燕对他说过一句话以外,我们几个就再也没正眼看过他。

long 2007-05-20 21:05
第二十九章 有惊无险 z<[Ec/)(  
1bVL`B'/  
作者:hhh X=0e',=1  
0JGQ&36`  
「寒暄」过后,眼看就要接触实质问题了!这时出现了短暂的沉默…… _EF: +2Q  
vuLB|.G<  
轻红跟她父母、晓燕之间的谈话我无法插嘴,而且也无心插嘴。我在考虑“应该怎么跟轻红的父母,说出我们几个的关系呢?” }H2T^8  
'P.3k"W.k  
二老正在用眼神互相「交流」着、轻红表面上在看电视,可是她的目光却不时向我飘来、晓燕也低着头,玩弄自己的手指……小蛮大概受不了这种压抑的气氛。站起身跟大家说了句“我去倒几杯茶出来……”然后就跑开了。 LGN2C \  
;[^B4(Pb  
我心想“算了!该来的,肯定躲不掉!不管怎么样,也要把这件事说清楚!无论是谁,也不能阻止我跟轻红她们几个在一起!” E-'5rx   
S8xB]H(  
送给轻红一个微笑,又握住了晓燕的手,才对两位老人说道:“伯父、伯母!告诉你们一件事……轻红、晓燕还有说去倒茶的那个女孩——许云裳……她们都是我的妻子!我是她们的老公!” or9Y}wq  
(LpgVpJM1  
二老的眼神又互相「交流」了一下。让人奇怪的是,并没有出现我想象中的大吃一惊。反而用一种「果然如此」的表情看着我。虽然他们没说什么!可是「压力」却象潮水一般,向我涌了过来!这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嘛!先前想好的说辞,也不知该如何说起! $c`RC]Lq  
r#jjx7[Of  
再次出现沉默…… #-_%ba}gE  
]p&OADA)  
我可以感觉到晓燕的手心开始冒汗了。跟刚开始时的紧张不同。轻红此时完全冷静下来……从她父母身边起来,走到我身边坐下。小蛮也端着盘子从厨房走了出来,在我们每人面前放下一个茶杯后,才发现!她忘记把她自己算进去了。 3smj|"N@;,  
t Ln03d=  
就在她不知是“应该回厨房,给自己再倒一杯好呢?还是将就一下,就这样坐下来好?”的时候,轻红的母亲开口说道。“姑娘!你叫许云裳吧!我身体不是很好,不能多喝茶水的!你可以喝我这杯……” x#I:# J;4  
?/Jz{G)`  
“伯母对不起!我这就给您换去……” b4!]'   
0s;  
“没关系!我不渴……云裳!你比晓燕那丫头,要懂事多了!呵呵……” I!8]IGCP0  
KI}_R   
晓燕一听就不干了,抽出被我握住的小手,大声说道:“真是的!姨妈来了就说人家坏话!人家那里不懂事了?”说完还嘟着嘴把小脑袋转向一边,做出一副「不理你」状。 >CzJ:K) r  
2y7jEI  
轻红的母亲也没理她,对小蛮招了招手。“别站在那里了,过来坐……” p{$J$^):  
1Pd1>7  
气氛总算缓和了一点,不过轻红的父亲、我的岳父大人还是没有把目光挪开的意思,仍然紧紧的盯着我看。过了一会儿才从怀中掏出一叠照片递给我。“有人寄了些照片给我们……还有一个女孩子呢!?我怎么没看到?她跟你又是什么关系?” rk(xi8}S  
!A?~>e  
恭恭敬敬的用双手接了过来,仔细一看!我也不知道,是应该为被人偷拍而感到生气好?还是应该佩服偷拍那个人的摄影技术? 4W&T_nh  
\~m /5  
从日期上看,它可以说浓缩了我一个多星期的生活。从那天我跟月容在酒吧里喝酒,到前些日子为了给晓燕过生日,我们四个在街上采买。其中有我自己的单人照两张,剩下的都是我分别同轻红、月容、小蛮、晓燕单独在一起时照的。(有街上的、门口的还有逛商场的,绝对没有屋里的,更没有床上的!)还有一张是我跟轻红、小蛮、晓燕的合影。照片上男的英俊潇洒,女的更是人见人爱、车见车载,总的来说:时机、光线、角度都拿捏的恰到好处。不错!应该是专业狗仔队干的,而且偷拍的那个肯定是个女的!要不为什么放着那些大美女不拍,只给我拍单人照呢? hf,8U:9Vn  
\VvHJ>Zq  
我把这些照片交给轻红,然后对岳父大人说道:“她叫花月容,我们也找她好久了,一直都找不到……” JmDe8ORm}  
Ff |W>(m  
那天,从晓燕口中得知月容哭着跑下楼后。我们几个就追了出去……结果当然是找不到人了!后来给她打过电话、还找过私家侦探,结果也统统没有消息!月容好象突然从人间消失了一样,连半点痕迹都没有留下。这件事在我心里隐隐作痛了好久好久。 NwMJxVu~<  
Fr9rUv=  
“难道说她也是……”咱爸(嘿嘿!轻红的不就是我的吗?)的话没说完,就停了下来。他可能认为轻红还不知道月容的存在吧!语气中难免有些难以置信。 JB'a497.  
2H1|'J1  
“差不多了……!” /4z{NE VN  
1#jb4%mt  
“你对她们都做过些什么?她们对你来说又算什么?!” (jTl  
(#,cOB|O:  
“不该做的从没做过,该做的一样没少!她们在我心里都很重要!至少比我自己重要!谁都别想让她们其中一个,从我身边离开!”我知道此时绝不能有丝毫犹豫,不然「一失足」就会成「千古恨」的哦! ^=tFpe(  
FUFK{{*X  
轻红拽了拽我的胳膊,意思是叫我不要太冲动。咱妈也对咱爸做了同样的动作,焦急的神情又重新爬回小蛮和晓燕的脸上。 MW=^G{Z Wh  
A_ V9D  
如果说眼神可以交战的话,那么我和咱爸就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了。在我们的对视中,今晚的气氛出现第三次僵持…… awH_ u='A  
|Gz Wkm  
最后还是轻红打破这次僵持。“风!你先上楼坐会儿……让我跟爸妈解释好吗?” ZFfJP[2b8  
~0W*|P~  
二楼,卧室。 G h&h">[  
IdK``Vp*0  
已经数不清走了多少个来回!刚刚坐下,没到一分钟又站了起来,继续散步。心里乱七八糟的,不知该想些什么。你们见过热锅上的蚂蚁吗?看看我就知道了。 FP{N9|sz (  
f~/'M'K6  
“他们谈到那里了?轻红能说服咱爸咱妈吗?” :NJ. s'ex  
^ip @'tUJ  
“这事来的也太突然了吧!一点儿准备时间都不给我!” r; w2p  
AKD&l }Lw  
“要是咱爸咱妈同意我们在一起还好,万一不同意的话,该怎么办呢?” ,~AtnYKOk  
AR_ehJGt  
“我的那些招数拿来对付美女还可以,拿来应付这种情况,一点儿用都没有啊!” jrp(t)bh\  
JN,Ug`fv  
“猜都不用猜,这次事件的元凶肯定是宋文斌那衰蛋,你给我记好!这笔账咱们有的算了!” #Zca-  
Qq-2]bM  
时间在胡思乱想中过去了。感觉足足有一个世纪那么漫长,就在我焦头烂额的时候,门被轻轻推开。一抬头,正好看见晓燕那张苦兮兮的小脸。我的心马上就“咯噔”一下,沉了下来…… K 0JKRl<  
pkZ"3o  
“表姐最后还是……还是……”晓燕的话刚刚说到一半,就没有下文了。难过的低下头,双肩也有些轻微晃动。 Ie]&D wz8>  
x|{9!  
“到底怎么样!拜托你把话说完好不?就算不同意!给我来个痛快也好啊!” ~QIBwG+ ,  
5@u~ DM^1  
“表姐最后还是……说服姨父,同意我们的事情了!哈哈……大色狼!吓到你没有?”晓燕这才抬起头。咧着小嘴儿,眉开眼笑的。原来刚才不是因为难过低下头,而是怕我看到她脸上忍不住的笑意! 8 r T  
Q SW7u  
“哈哈!太好了!”我高呼一声,然后抱过晓燕,先是在原地转了几圈,然后就是一顿狂亲。 1_U)U]A1  
ny`*P=  
“快点住嘴啦!我是过来喊你下去的,姨父还有话跟你说呢!” .d*[Xr5V1  
@QU ch:?  
“太高兴了!晓燕乖!最后再亲一下,我们就下去好不?” >NX1@!U  
i&gV{C[h  
“受不了你,只许一下哦!不许象中午那样耍无赖,不许亲嘴,不许……”话没说完,她的小嘴就被堵住了。心想:“哪儿有这么多的不许?有时间还不如让我多亲一下呢。”

long 2007-05-20 21:06
第三十章 天伦之乐 A \gv>'  
pXdq,ZT  
作者:hhh g7@pPFOX  
%V*`eH^?|z  
还没到客厅,站在楼梯上就能感觉到,与刚才截然不同的气氛。 xd-5H1ad!  
stRh$ #g  
轻红跟小蛮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分坐在咱妈身旁窃窃私语着,不时还传出一声轻笑。咱爸由于背对着我,看不清他的表情。不过从他一边喝着茶水一边看电视,那副悠然自得的样子,可以看出心情不错哦!呵呵……雨过天晴,当然会出现彩虹了! g/bJ/m"E  
(:;e   
“伯父!我可以坐下来吗?” ,K ~4Ud9Gy  
d/U o0 /  
听到声音咱爸转过头,看是我来了。就把身体往旁边挪了挪,放下手中的茶杯,拍拍刚才坐过的地方,对我说道“怎么来的这么慢?难道刚才又跟晓燕练拳去了?呵呵……你坐这儿。晓燕!你到你姨妈那边玩儿去。” h4j&V$7  
iZe#7]j j  
“姨父你好讨厌,我才懒得坐你旁边呢!哼!” ~Ca1"sal  
Qtk2Hd~4v  
晓燕哼完咱爸,就扬着小脑袋向轻红那边走去。我也坐了下来,端起桌上的茶杯一饮而尽……说实话,刚刚再楼上的那段时间,我真是备受煎熬、口干舌燥痛苦的快要脱水了。晓燕补充的那点儿怎么能够呢? @9jQ=F%  
S.vh,f:  
“呵呵……别紧张!别紧张!你们几个的事情,轻红都跟我说了。” oqY#p;nSo  
6j1Xdj3Hk  
“那……伯父!您是答应轻红……” +zDl2moI0  
h;QG  
“已经这样了,反对还有什么用呢?轻红是我女儿,晓燕也可以说是我看着长大的,云裳姑娘也是个好女孩。我想能同时让她们喜欢、并愿意分享的男人,应该不会差到那里去吧!而且从云裳讲的事,也能看出你是个非常不错的人。再说了,晓燕他爸爸也有两个妻子,他们生活的也很愉快、很幸福,有时我也挺羡慕他的(说这话的时候声音很小很小。估计要不是我听力极佳的话,是绝对听不到的哦!)。 }ttztn6$n  
f(MrY8K  
所以我决定!把轻红正式交给你了,她以前有过一次不幸福的婚姻。我们老两口再也不想看到她的眼泪了!也不想看到晓燕和云裳的眼泪!你……能保证做到吗?!” , IIB_(Y  
LV(- S_b7  
“伯父!你们二老放心!虽然我不敢保证不会让她们流泪……”话还没说完呢,咱爸的眼眉就立起来了。我只好赶紧往下说道“但是可以保证:她们的哭泣绝对不是因为伤心!而是因为幸福……” q 2VK,Qt=  
ps-=t  
“你小子!说话怎么拐弯抹角的?被晓燕修理的还不够?想尝尝我的老拳吗?” q. :q GE  
d!7 \F;R  
“伯父!您还年轻着呢!我怎么敢……” `!}-,u]  
F#_% ?  
“刚才叫我什么来着?上岁数的人耳朵不怎么灵啊!” t/Fx5bb+)  
u8C9b?x*;?  
“我叫您……我叫您爸爸!” %7B[Lkg"  
/D"Tx7}  
“哈哈……这样才象话嘛!你们几个也别在那边偷听了!累不累啊!云裳也快点儿叫声爸爸来听……至于晓燕……愿意叫什么就叫什么好了!” zt9tI:s  
n~PaK)__ =  
至此,这个比较棘手的事情,就这样圆满的解决了。往后的几天,我和小蛮第一次,真正享受到家的温暖、享受到父母之爱。 XK;4y%=HZ  
f0MVXylZ  
对孤儿来说,这种快乐只能在梦中得到,可是醒来后只会更加忧伤。轻红父母的到来,让我们的梦圆了!这几天小蛮几乎片刻不离、跟在咱妈身边开口一个“妈妈”闭口一个“妈妈”叫得咱妈嘴都合不上了。咱妈对小蛮也特别的好! g +f" $#R  
\5m aF/7  
有一次轻红受不了了,嘟囔道:“妈!你搞清楚,我才是你亲生女儿啊!那个……鸡汤怎么没我的份儿呢?”咱妈却说:“轻红!你不是经常说要减肥吗?要喝自己盛……当姐姐的就应该让着点儿妹妹啊!”晓燕在旁边插嘴:“姨妈!三个里面我最小,为什么不给我盛一碗呢?”咱妈又说:“哦!可是我记得你从来不喝鸡汤的啊!”只有小蛮在旁边笑眯眯的端着碗,喝鸡汤喝的一脸享受样儿…… {= XTi  
oEiEM#M   
至于我嘛!当然是跟咱爸一床两好,不对!应该是一修两好,也不对!呵呵……反正大家知道,就是我也成天在咱爸屁股后面打转。就行了这几天起来的特别早,先陪咱爸打打拳、锻炼锻炼。吃过早饭后聊聊天、看会儿新闻,没事再杀两盘儿,或者听咱爸讲他小时候、讲他下乡插队时候的故事。有一天咱爷俩儿正在下象棋,眼看我就要赢了,咱爸忽然一本正经的对我说:“小子!讲讲你以前的「工作」时候的事情吧!听晓燕说你原来是……”我当时就傻眼了,暗怪晓燕这个「大嘴巴」“真是的说什么不好!偏偏要说这个!”连忙小心翼翼的问道:“爸!你……你……都知道了?”“嗯!不过我想听听你是怎么说的……” NZ{:F5F  
"aNO(-bU'  
结果!那盘棋我输的很惨很惨!最后咱爸才说:“哈哈!我又赢了,你小子进步挺快的嘛!为了保证不败的记录。我决定以后不能跟你玩儿了!”然后凑近过来,再我耳边小声说道:“站在男人的角度上讲,我也挺佩服你的!”然后又大声嚷道:“孩子他妈!可以吃饭了吗?”我只能翻着白眼彻底晕菜…… MMC%lBps  
I[/^aSFzXv  
有什么能比天伦之乐,更加值得我们珍惜呢?好好孝顺我们的父母吧!莫要等到「子欲养而亲不在」时,才追悔莫及! X?)91c1[]  
Fa!p6";  
幸福时光,总会让人觉得太短。眼看还有几天就到大年三十了,我和晓燕只好依依不舍的,跟二老还有轻红小蛮「洒泪而别」。 xoq#lYL  
- Rc3/EW  
对了!还有一件事情要交待一下。还记得那则耸人听闻的奸杀案吗?它又有新的变故了! UWAD2N_ f  
JgZt&NW@M  
那个变态凶手不但没有抓到,而且还在发现离第一被害人尸体不远的地方,找到另外一具尸体。不过这次死的不是女性,是个男的。警方已经找到两个被害人的家属。证实他们俩是一对情侣,死亡时间相同、死亡原因相似。区别在于第二被害人的致命伤处在腕部,伤口也不大。经法医化验,第二被害人体内还有残留的麻醉药品。凶手还是个很小心的人,两起命案、两个现场都没给警方留下一丝线索……等等这些,都让案子变得更加错综复杂起来!

long 2007-05-20 21:07
第三十一章 林海雪原 lw>]6f  
i ;8E  
作者:hhh 2F!<Zkzh  
p :AU1,[[{  
晓燕的爷爷现居,内蒙古呼伦贝尔市海拉尔区。当我们到达那里的时候,却扑了个空。然后又去当地人称之为「陈家大院」,其实就是现在「精武门」在国内最大的会所,找了一圈儿,还是没找着人。后来晓燕的一个师弟(嘿嘿!他的年纪比我都大哦!)跟我们说“师祖!他老人家又上山了,临行前交待过「可能要在山上过年了,晓燕要是自己回来的,就叫她不用去找我了!要是带男朋友回来,就叫他们一起上山找我。」” aB5)%8sf  
Iy\ubr{  
就这样我们休息一晚,第二天全副武装后,就向大兴安岭最高山——海拔1404米的大白山进发了。 0iu-Q4&|  
T<`6~:9  
冬季的大兴安岭。一路走来白雪皑皑、银装素裹。虽然最低气温能够达到零下40多度,然而这里的河流却不封冻,还有浓浓的水气弥漫到山谷中去,在树枝凝结成晶莹的雾凇。河中石头上的积雪经过雾气的洗礼,显得更加晶莹剔透。我从小就是在东北长大的,但是也没见过这么美丽的雪景! QjesQ7kB  
#yC(q'  
对于爬山的好处,有诗一首是这样写的。无缘求扁鹊,改道取山泉,呼晴不独鸟,日出霞满天。爬山不仅能怡神养性,更能强身健体。当你站在山颠俯瞰大地的时候,真会有那种,一览众山小、大地于脚下的感觉……可是!有几个人试过,在冬季傍晚的时候,冒着零下30多度的严寒,爬大兴安岭?恐怕没有几个吧! B7YE7%  
Qr[X<0$6  
我赌气的往雪地上一坐,大声嚷嚷起来:“晓燕!还要走多远才能到啊!,你说这是人走的道儿吗?鞋子里全都是雪,冻死我了!” (J>4`hzN  
j W[@(d6K;  
“谁叫你要选「那双看起来比较帅!」的短靴呢!你看我就没事,呵呵……好暖和哦!”说完还跳了几下,故意气我。“起来走啦!好像再翻过前面的那座小山就道了!” \Mx6F9d  
$Dp3y+^!  
“什么?好像?你到底认不认识路……” --2ROCE_6  
Qg} OK !  
“人家以前只来过两次,一次是夏天一次是秋天。所以记不太清也是很正常的啊!别耍赖了,快点起来。你也不想在雪地上过夜吧!” \S,w\WE# V  
5-4b_B7"V  
“我晕菜了……那怎么还拒绝你师弟,不让他开直升机送我们?” '%?_|J\C.  
6:OA<^2->  
“因为人家还没有看过这里冬天的景色呗!”这妮子装作没看见我的苦瓜脸,自顾说道:“夏、秋的大兴安岭。虽然不如诗中「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那般壮美,可是却多了一份自然古朴、一份宁静祥和。你要是见过就会了解什么叫「震撼」了。所以我才选择用走的啊!你刚才不也说很漂亮、很迷人的吗?” \=B6^* 1  
4sCv;  
抓住她伸过来的小手,站起身拍掉PP上的雪。“刚才是刚才,现在是现在。鉴于我此时的心情,能想到的诗词只有那句「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嗯……「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要是改为「北风伴冰雪齐飞;饥饿共寒冷一身」!怎么样?够悲壮吧!”我正闭着眼睛摇头晃脑呢!啪”的一声,一个大雪团在我的脑门上开花了。 M)]oec^jF  
d)$l+ @  
“大色狼!我让你伴冰雪齐飞……我让你共寒冷一身……呵呵!舒服了吧!”丢完最后一个雪团,晓燕就踩着厚厚的积雪,摇摇晃晃向远处跑去。 3if&T'  
rV|s{mi  
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花儿都已经开五朵了。“晓燕,你最好跑得再快点,被抓住的话,小心我蹂躏死你的小PP!” er2vZ4r+  
Hsa8fv =H  
在追逐嬉闹之中,感觉也就没那么冷。我们好不容易爬上晓燕口中那座小山,天色已经见晚。 C>%dNTEwd  
-P(*r'n  
“哈哈……终于爬上来了!让我看看传说中的小木屋在什么位置。”瞪着眼睛四下看了一遍,要说风景嘛!还是如原弛腊象、雪舞银蛇一般,可是那里有什么小木屋啊!下了这座山,前面有一小片空地,然后再前面还是一座山! @ kS!k^  
_(`(--je  
“亲爱的晓燕大人,您可以告诉小的我。那个……那个……木屋再什么地方吗?” $cw=@25g_u  
8 5]~iflG|  
“不知道!” W}y{S6NK  
 Vza}  
“您大人不计小人过……我忘记「老婆PP打不得了!」……要不你也打回来?虽然我的PP不及你的弹性好,但是手感也还说的过去哦!考虑考虑吧!” C+M@f;H:V  
VQGk9\z:w  
晓燕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声来,不过小脸马上又沉了下去。“老公!跟你说件事……你别生气。我们……可能……好像……大概……是……迷路了!” &ak%aYd  
jC9*M4w  
“真的假的?跟我开玩笑呢吧!?”得到她肯定的答复以后——欲哭无泪。“那该怎么办?往回走吗?” O~WfJbh  
P'LN0a  
“天快黑了,回去是不可能的……前面有块空地,我们到那儿先把帐篷支起来。再生堆火、打只雪兔,对付一晚上吧!” 5&ibF>aD8  
`\y$ %  
“白天都零下30几度耶!晚上还不把我们俩儿冻成冰棍儿?” Z9w- v&iG&  
faer8RK  
“没关系的,我的师兄弟里面有一个是鄂伦春族的猎人。他以前教过我冬天怎样在外面过夜!这次终于派上用场了……” qE%li~6  
U\z<V)z  
“晓燕!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故意迷路的?” skppq?V#{  
RMu+v>;j  
…………………… "*@Cb/;<  
U0i:V(  
俗话说“狡兔三窟”,俗话还说“人老奸、马老滑,兔子老了不好抓!”。我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逮到一只又肥又大的雪兔,经过这家伙的陪练,我的迷踪步法又向前迈进了好大一步。虽然心存感激,但是烤起来的时候我也一点儿都没心软!嘿嘿…… g*/c+-pQ@a  
@w)F:bsOyL  
“老公……老公……你烤的那只后腿,看起来好漂亮呢!”刚刚害怕我抢她东西,跑到对面去的晓燕这时凑到我身边,一副小马屁精的模样。当我看见她手里的东西后,不禁笑得前仰后合起来。 D^ ?7F"a  
?+`gh rs  
“哈哈……哈哈……晓燕……你手里……拿的是……什么东西?……哈哈……你是在……烧炭吗……哈哈……笑死我了……哈哈……” OIu7M>bZ8  
u`qI"a;?  
见被我发觉了,晓燕连忙把手里的那条「炭」丢到地上,向我扑了过来。由于站立不稳,结果双双跌倒在雪地上……她趴在我身上抡圆了小拳头给我锤胸。“不许笑!不许你笑话我!作为惩罚,这个漂亮的后腿,本姑娘没收了!你想吃就再烤一个……哼!”说完一把夺过我辛苦半天、油光光、金闪闪的「杰作」后,就狠狠的咬了一口。嚼了两下,又苦着脸对我说。 W*?1X#3Dh  
>1~S4NU&?  
“怎么都没放盐呢?不好吃……”那张黑一块、白一块的小花狗脸儿拧到一起。真的好可爱好可爱哦! DXh~@6 r2  
AMyh#  
“有盐吗?在那里!我怎么不知道?” b)C|l "PQ  
R`B]=l)  
“背包里面就有啦!知道猎人进山打猎的时候,最不能少的!一是火、二就是盐……” STCr\5E38  
sq<x2o"o~  
“你不早说!先等等,我给你拿去……” Vy^^.cj|  
`Ic}gBZ  
帐篷里的光线太暗,摸了半天也没摸到。最后索性把背包搬到外面,借着火光翻了起来。“晓燕!给你纸巾,先把小黑脸儿擦擦……这个不是……连电话都有,打的出去吗……” '.*8t?|M"  
4dT:ct/|  
“当然打的出去啦!在美国的霍爷爷租用了一个卫星频道,我们精武门有自己的通讯网!这部电话还有跟GPS一样的功能哦!” p&k2Z1  
[9b8k30  
“这么说我们精武门很有钱喽?” kVRiBWW  
D [J]b  
“不是很多啦!霍爷爷曾经说过,每年租金只有……1美元!别问我为什么,因为具体原因我也不知道!”看我呆了好久,晓燕在我脑门上弹了一下。“快点儿找啦!人家等着吃呢!都要饿死了。” ,ZMq4bDx  
m>W` op#O  
“哦!你放的东西,我找起来当然会很费劲……真是的!你这么能吃,怎么就不见长胖呢?简直浪费粮食嘛!” iHsrR a  
CUL~g:  
“你说什么?敲你哦!” tK{w7B03b$  
FGSh[oe=2  
“别动……我找到了……” WR p  
`|6Eh([C  
看着手里的白色小瓷瓶,觉得有些眼熟。怎么看怎么都象小蛮用来装药的瓶子。晃了两下,还发出物体和瓶壁撞击的声音。“晓燕!你怎么拿小蛮装药的瓶子来装盐呢?还装大粒盐!要怎么吃啊?” `hWH%HWe[  
# `BhI7&{w  
晓燕看清我手里的瓶子后,小脸马上就红了。面部表情有些害羞,说话也有点儿断断续续、前言不搭后语起来。“大……老公!那个……那个……我见那个瓶子很白……可爱很可爱,小蛮姐就送给我装瓶子……是送给我装盐啦……我找不到精盐,才装的大粒盐……你先放回去……你先给我……我把它用水化开就能用了……” xX -IP 2  
F^)s8Bv~  
我心里暗想:“都这样了,还不说实话?呵呵!陪晓燕玩儿,还真是蛮有意思的。”想到这里,作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然后说道:“哦!原来这样啊!大冷天的,拿你坐着好了!老公我帮你搞定……”说完,作样子就要拔出瓶塞。晓燕见状大急,伸手就要来夺。 FsQBeU  
r@0]\2   
烤兔腿会被抢到,那是我让着她。这次当然不行了! :gl k8(kZ  
 2_L pK  
我往旁边一闪身,躲了过去。晓燕的迷踪身法果然熟练,还没等我站稳呢!她又到面前了。我连忙把左手藏到背后,右手一把楼住晓燕的腰,把她扣在怀里…… {O]J<q2v  
E& s2  
见她还在挣扎,就帮她挠了几下痒。“晓燕!你都是大姑娘了、都做我老婆了,很快就会当我宝宝的妈妈了。怎么还偷吃糖豆呢?吃糖豆也不说分我点儿……小气!” gOap[g:G  
UwlH26]!f  
“痒死了!快住手!那个才不是什么糖豆呢!那是小蛮姐用中药特制的「VIAGRA」!本来就是给你的,谁要偷吃啊!” ,gd!;K H  
+}C>H^  
“你说什么?「伟哥」?给我吃的?开玩笑!你们又不是不知道我的「厉害」!我用的着那个东西吗?” 24[' hM c  
u]-EOo.~(  
“不是……”晓燕的话没说完就被我打断了。 yPuOm(C  
/ #"FBf&  
“晓燕!你的话,强烈的伤害了我的感情……今天晚上,就用你的身体来抚平我心灵上的伤口吧!”然后便故作黯然…… w2$pD_!  
BQ|/ rsJ  
“大色狼!想的美,谁要用身体……都跟你说了,那是小蛮姐为你特制的。虽然叫「伟哥」,但是作用却相反!还是叫「痿哥」来的恰当一些!” ||Yq w"  
OjZ6aK)'  
“你们……你们要干什么?就算我常说「对狠人就要下猛药」!可是,你们也不用这么狠吧!晓燕你说说看,我要是「痿」了的话,对你们有什么好处?” .Q'fP  
s~8mNq  
“谁叫你那么……现在只有我一个人……又不会真的让你……那个!只是让你弱一些,我自己就能对付的……”说到这儿停了下来,在我腰上狠狠拧了一记。“大色狼!就知道欺负我,让人家说这些丢脸的话!看我不拧死你!”自从被我吃掉以后,晓燕这妮子就很少用拳头了。不过拧的虽然不会受「内伤」,但是却更疼了啊! g.tH rY*  
+sQ#Klp)9  
“呵呵!这样我就放心了……晓燕!我们快点吃东西吧!然后就休息……早睡早起身体好!呵呵……” \5WM{BP  
5(Y{\dZ`(  
“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什么坏主意。今天我睡帐篷,你睡外面……” hh~A[E)D  
~HElSGB  
“现在肯定有零下四十多度了!会死人哦!再说了,爱爱的时候很暖和、很暖和……晓燕!有人来了……” 7_-$lCz  
!R^yu&W2  
“在那里?我怎么没发现?谁会来这里呢?不是什么小动物吧!” %:"|+SMz*  
Dv9f$1S$  
“肯定是人,我听到脚步声了。而且都动物怕火!会不会是你师弟给爷爷打电话了?” V-*e8fN  
Sz!!w!;>@  
“也绝对不会是爷爷,爷爷他每次上山练拳的时候都不带电话!”我和晓燕都很意外!却一点儿也不惊慌,毕竟「艺高人胆大」嘛! "Dyfg9w&3  
reg9GsX$N  
不大一会儿,一道黑影(在晓燕眼里是黑影,我看的很清楚哦!)出现了。长的一般,不是很龌龊。中等身材,小眼睛贼光四射的,鼻子还有点儿歪,因为没开口,所以我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大龅牙。 O]MFnJ F  
o8P7RA4o  
来人见我们面对他的方向。身体晃了一下,可能是想躲吧!后来又放弃了,径自走过来“看来!中国武术擂台赛第三名,也不是浪得虚名。我叫……” 'Li)  
]i u(oY  
“哈哈……!”他这一说话,我便再也忍不住笑了,那家伙果然是个大龅牙!他得父母应该都是盲人,要不怎么会制造出这种产物呢? wxKB8Zwy  
v-Ylw;`Bq  
他好像也知道我在笑什么了!“我叫御守龙二……邢风!现在你笑,一会儿有你哭得时候!” ~/Sa OvF  
\0Gl2n$i  
我说呢!怎么听口音,不像我中原人士。原来是个小日本儿啊!难怪长得如此「少见多怪」。为了维护礼仪之邦的形象,我只好暗笑暗憋。眼看憋的肠子都快断掉的时候,晓燕说话了。 eUP,N e+  
chW|;,4 ]  
“你是日本空手道御守流家的人吗?” GAzee  
2$PO6> d  
“不错!你这女人知道的还挺多……”待他看清晓燕的容貌以后,那张色眯眯丑脸让我很是讨厌,说的话更让我气愤!“花姑娘!花姑娘!今晚又有的乐了……比前几天的那个漂亮好多!既然事主只要男的死,那我就让你多活两天陪我好好……” V TN'k2`  
rM.>]0i+  
“滚你妈的日本猪头不如……敢打晓燕的主意,我不宰了你!就对不起你妈……”我正想上前爆扁这个东西,却被晓燕一把拉住。看给我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后,才强压怒火、冷哼一声。 cUAn92s  
,qFn_&YOm  
“你说的前几天那个?最近的两起命案……跟你有关系?” 7(t*5.Y  
sX|Ww5"l  
晓燕的语气虽然有些轻微的颤抖,但是我敢肯定!那绝对不是因为恐惧……刚才我还在纳闷呢?“为什么有「爆竹」之称的晓燕,会这么冷静?”原来她把这个歪头瘪棒、猪头不如东西,和那两起耸人听闻的命案,联系到一起了啊!

long 2007-05-20 21:08
第三十二章 血红的乐章 IV,Xv}/s  
Lsgtb3WMa  
作者:hhh d$fI3uD"  
{(eTKHJlR  
那个叫御守龙二的小日本,显然也没料到晓燕会有此一问。愣了一下,才有些意外的说道:“没错!是我干的。不过……你们中国的那些笨公安,到现在还找不到一点儿头绪……你又是怎么知道的呢?” '6U5&/^  
bzO0bcb$  
“我是用猜的。因为我不相信中国会有那么变态的人!”如果愤怒的目光可以杀死人!那么我和晓燕对面的御守龙二,现在已经不知道死过多少回了。“你为什么要那么残忍!?还有……你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 Ow<1FCJ  
drm8s}<i  
“有人出钱,要买你旁边那个男人的命!我会出现在这里,就是因为我够残忍。”御守龙二说到这里用手指着我,狞笑两声。“嘿嘿……!他要是早点落单的话,那对小情侣也不会死了!他们两个不过是正餐前的开胃酒而已……” kvc7{@q4  
|BrZv)/s/  
我刚刚勉强压下去的怒火,此时再也按耐不住了。两步冲上前去,照着那家伙的下巴就是一记老拳! /qiD]%G   
i<$F~<,  
迷踪步法的神奇,再加上我又是含忿出手、其势如电,而御守龙二的贼眼正盯着晓燕猛看。这一拳也就结结实实的命中目标!可是让我不敢相信的是,那家伙除了脑袋歪了一下以外,身体竟然动都没动! ut%c%l  
^p?!:=  
慢慢的把头转了过来,扫了我一眼。“怎么?终于忍不住动手了吗?既然你急着送死,那我就成全你吧!” e Z( KaXpE  
xDWWRfI   
话音刚落,他的拳头就夹带风声,向我做左肩打来。好在我的反应比较快,这拳被我侧身避开。只是没想到他这一拳竟是虚招,正当我准备反击时,御守龙二的胳膊肘又,如电光火石一般向我面门袭来。看来躲是躲不掉了,只好屈臂硬接……结果被打飞在地。好险啊!我地脑袋距离火堆,还不到半尺。要是体重再轻一点儿,准被毁容了!这个变态的日本丑八怪,一定是嫉妒我英俊潇洒。要不出手怎会如此狠毒?就算没掉进火堆!要是被他打中地话,我的脸也肯定会比成烂柿子还难看。 ^?14o9# 2  
^",0)$=  
晓燕见我被打倒地,连忙冲了过来。逼退欲乘胜追击的御守龙二,挡在我身前,一边监视他的一举一动,一边急声说道。“老公你没事吧!怎么那么不小心!看不出那家伙这下的力道多大吗?还要硬接!我当初不是说过,「不能力敌的时候就要智取」的吗?” GDiYR>C  
-CEawah#?  
“这是我的第一次实战,出点儿意外也是难免的嘛!你可以把要求放低点儿不?”起身的时候,我顺手从地上捡起一块椭圆形的石头……这样做是为了增加出拳的力量。通过刚才的两次接触可以看出,我跟御守龙二根本就不在同一个级别。要想打败他,不想点儿办法是不行的! r<RiyYW4  
gZcY6W43  
走到晓燕身旁,拍了拍她的肩膀。“因为我的关系,那对情侣才会惨死!为了他们,我会亲手宰了这个混蛋。晓燕!你不要插手好吗?” xf@PEFlSeT  
#%2>H*o  
“可是……” w{Ixe.;,  
SSHir=q^  
“相信我吧!你不是也说过「迷踪拳是最强的」吗?要是我实在不行的话,我们再一起上好了!” HSRJCw"j|  
{e 6M!  
晓燕看出我的决心,往后退了一步,然后关切的说道:“老公!你千万要小心一点,要是……我怎么跟表姐和小蛮姐交待啊!”顿了一下后,又给我补了一课。“迷踪拳的要诀就在那个「迷」字上面,应该机动灵活、出其不意的打击对手。我们现在还没练过迷踪拳的心法,不能完全发挥拳法的威力。所以必要时,你可以用禁招……” r4)}?k_3y  
}h|=loeJ  
这时御守龙二也插嘴说道:“迷踪拳?你们是精武门的人?我改变主意了!原来还打算让女的多活两天……这下你们准备一起死吧!” "[*9,^[l6a  
Xg0/c _  
话不投机,当即动手。 rK#(wZe  
zm>jX N%E  
吸收了上两次的教训,现在的我完全冷静下来。低头躲过劈向太阳穴的右手刀,又借从斜下方打来的一拳之力,绕到他背后。用握着石头的右拳向御守龙二的后脑猛击过去!御守龙二眼见我从他面前消失,也知道情况不妙,连忙往前一跃,躲过去后转身侧踢…… oqgMusg  
=O;&28[^  
就这样!转眼间几十个照面过去了。 Q2}:,?\;1  
i^Vy6k}Yh  
普通的招数根本就奈何不了他!靠迷踪步法,我虽然占到一些便宜,打中他几拳、踢中他几脚,可是因为力度不够,所以攻而不克。「打架时,心浮气躁的一方肯定会输」这句话是谁说的?御守龙二的火气却被打出来后,简直象疯狗一样难缠!要不是我机灵,早就躺到地上看月亮了! FP0O}z&U  
mlAF)bu|+c  
在一旁观战的晓燕,也不时传出几声娇呼…… #/wOf#  
;pU%}j0P  
所谓迷踪拳法里的「禁招」,它不是完全禁止使用,而是禁止轻易使用,这要因对手而定。现在机会来了! GN&tej  
</ eR q  
御守龙二对我抽向他脸的那巴掌顾也不顾。照着我的鼻子就是一记重拳。我马上往后小跳一步。顺势抓住他的手腕,继续往后急退两步,带着他的身体跟着前倾。然后向前迈一大步,在他的肘关节处猛击一拳。跟着放开他的手腕,把全身的力气都用在腿上,对准御守龙二的肋部踢去。命中以后,不给他喘息的机会,以脖子、肘关节、膝关节和腋下(这些是人体最弱、练习不到部位)为目标,拳脚如暴雨一般向他打去……记不清出了多少拳、踢了多少脚。给我当了一次人肉沙袋的御守龙二竟然没有倒下!当我累得弯下腰大口大口呼吸新鲜空气时,他也恢复了行动能力,向我下巴狠狠踢来一腿。 F$ Bu9#]nv  
~ o  
我跟这个变态不一样!没有那么好的抗击打能力,要是被踢中,就真的GAMEOVER了!打起精神、看准时机,在他脚尖离我下巴不足两公分的时候,左手在他腿上一按,借这一踢之力跳了起来,用类似泰拳中的「飞膝」向他的咽喉撞去…… Vkomc(m1w  
N2F[Ai`  
“这是我的最后一击,如果还是不能打到那个变态的话。就任他宰割吧!”从空中摔下来,趴在地上时我是这样想的。“现在累得连起身的力气也没有了……下次一定要好好练拳,不能只想着「怎么占晓燕的便宜?」” V`VdS0   
9B[eqp}\2  
就这样在雪地上趴了好一会儿,也不见御守龙二有什么反应。“终于打倒他了吗?看来我也很强嘛!”抬头看了晓燕一眼,她还瞪着大眼睛、站在那里「卖呆」!便大声叫道:“晓燕!我赢了!我终于打倒他了!哈哈……” Er :%/Hns  
>v`U M8%R  
晓燕这才清醒,连忙跑过来把我从地上扶起。“老公!见到爷爷后,我们除了要学习迷踪心法以外。还要好好训练训练你。知道刚刚人家有多担心吗?” tU B;jWl82  
OS<Z:  
“嗯!我也想好好练练拳了……” q%C}fDYZa  
~:YTVj8GT  
“怎么想通的?以前你不是尽想怎么偷懒吗?” L;cz#k  
,ycMGYf  
“冤枉啊!我以前才没偷懒呢!「追花觅香迷踪掌」和「黯然销魂迷踪爪」不是已经练的出神入化了吗?” 7W_gc+>y  
h d\9;UhT  
“大色狼!你要是再胡说八道,看我不拧死你才怪……” pp6yvr  
dH[D9^  
“呵呵……先不说这个!晓燕!为什么你不会迷踪心法呢?难道……” )fk jIJ#  
2^L4h ]Uw  
“别瞎猜!等见到我爷爷后,你就知道了……” 2&g],sMpl  
),&W4m]C6  
我注意到晓燕在说这话的时候,小脸稍微红了一下。虽然逗晓燕玩儿,是件很享受的事。可我现在已经筋疲力尽,要是那句话不小心把她惹毛了,连逃跑的力气都没有。俗话说「识时务者为俊杰」啊!所以还是换个话题比较好。 $1I_L_  
rlsM;[  
“晓燕!帮我把背包里的瑞士军刀拿出来。” hJN :'"  
R=r2us   
“你拿它干什么?” 7 2|"gSq  
n`,<=lr  
“御守龙二这个日本变态应该还没死,我要他血债血还!他对那两个死者做过什么,我就对他做什么!” &(p3v$"5+  
qvp9C`N  
“不行!应该把他交给警察,让他接受法律的制裁……你想一想?假如我们被疯狗咬了,难道我们也应该反咬回去吗?” # >dVa.  
F{D]T(! >t  
“可是谁知道他会不会被引渡回日本呢!” w4wn{?X`  
7c,[/Z'  
“那就先把他绑起来,交给爷爷处理吧!我现在就打电话,叫师弟明天一早用直升机送我们过去……” EWH(v6 4;  
!`: kIb9~  
“也好……” ?U)J2.oz-  
R{Q%dWKu5  
只有一根绳子,还在支帐篷的时候用了。好在那绳子比较长,把多出来的那部分割下来,正好够绑一个人。当我和晓燕提着绳子从帐篷里出来的时候,被我打倒在地的御守龙二,又再次站在我们面前。他正在往自己的静脉注射什么东西呢! fP-8\!D  
e;i^o)\  
“你们没想到我会重新站起来吧?邢风!你不是想放我的血吗?过来啊!看看现在的我跟刚才有什么不同……我也没想到你俩会这么难对付……知道我注射的是什么吗?这种药物叫「恐怖天使」,是我们黑龙会最新研制出来的秘药。能让我的速度、力量瞬间提高十倍以上,药效持续十二小时,在这十二小时以内,还不会感觉到一丝痛苦……它将是大日本帝国称霸世界的最有力武器!”拔出注射器,丢在一旁。对晓燕说道:“如果照他的话去做,你们或许不会死……准备好了吗?马上就可以享受到死亡前的恐惧了!哈哈哈哈……”御守龙二的丑脸,在狂笑声中显得更加狰狞!!! /=$!) r  
V )u9xI>t  
雪原的夜色在跳动的火焰中显得有些妖异,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向我袭来。这种感觉很奇怪,是不安跟兴奋的混合体。我看了看晓燕,示意她走远一些。 o<\4?]ZD{  
kf=o{N  
晓燕反而向前走了一步,和我站成一排。“老公!这次让我们并肩战斗吧!” 6-7 y<~A  
w!$(XL2T  
“着急去投胎吗?那我就成全你了!”御守龙二话到拳到,速度迅捷无比,动作不再是我能看清楚的了。 `qfX9:XO)!  
?CN`xS|  
晓燕也大吃一惊,想要闪避已经来不及了,只好双手迎上,脚尖点地的同时身体往后一跃,希望能化去这拳的力道。我连忙抡起手中的绳子,抽向御守龙二的手臂。可是我们谁都没想到,注射「恐怖天使」后,他的力量会变得如此恐怖! a"VrOp P<  
.:ta (_#  
绳子虽然缠住了御守龙二的手臂,我却被他的力量带的失去重心,好玄趴到地上。晓燕也接住了他的拳头,奈何力量太大。被打的飞出好远,撞到一颗大树上晕了过去!我松开手里的绳头,刚刚向晓燕晕倒的地方跑了两步,御守龙二的丑脸就出现在面前。紧跟着腹部一阵剧痛传来,然后是脑袋…… #$9kkE}NS  
}#E Xxo(,P  
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了!慢慢的向后倒下…… $?\a/|G9  
>KU E7F  
这时御守龙二走到我身边,从怀里拿出一个金属盒子,打开以后取出一个注射器,扎在我胳膊上。“给你打一针,就感觉不到痛苦了……” RLXCF?>  
|>?;j^>  
如他所说的一样,当药液在我体内扩散开后,剧痛马上消失的无影无踪。除了头部以外,我甚至感觉不到身体其他部位的存在。“你给我注射的是什么东西?恐怖天使吗?” JyF?eJh$  
h(axqOp  
“邢风!你别异想天开了。恐怖天使那么珍贵,我也只有一支!会浪费到你身上吗?那是一种特殊的麻醉剂……会让你在头脑清醒的情况下,身体麻醉五个多小时……等着看出好戏吧!”说完,他向昏倒在地的晓燕走去。弯腰抱起她后,又走了回来。 }m{]__(K  
,eR{UBq P  
“你想干什么!?放开晓燕……我发誓!一定会宰了你的……你他妈的听见没有!?放开她!”我大声咆哮着,眼睛快要喷出火来。  Ju_k2mI  
zin$K\EQ4  
御守龙二把晓燕放到离我不到半米、火堆旁边的地上,然后说道“谁叫她长得这么漂亮!我会做什么……你猜不出来吗?” B2gT(d  
cOC=sg[[-  
“混蛋!你要是胆敢碰晓燕一根手指头,我会让所有的日本人都后悔来到这个世界!”听了他的话,在我胸口仿佛燃起一团可以焚天的怒火!等一下!御守龙二不是说他给我注射的麻醉剂,药效达到五个多小时吗?明明已经消失的剧痛,为什么会回到我的身体?心中暗喜:“哈哈!不知是碰上日本假药了,还是麻醉剂对我无效?一定要争取时间……” h(lf'5pZP  
+z{z R5J  
“我好怕啊!嘿嘿……”御守龙二狞笑两声,继续说道:“看我这坏记性!差点儿忘记给你放血了。对不起!你的刀看上去不是很锋利。多忍耐一下吧!” 6:W=-\X?r  
4tM^p8  
在我的手腕上割了一刀后,他的话多了起来。“你的表情除了愤怒以外能不能加一些恐惧和绝望呢?那样我才会更加兴奋……那对小情侣的表现就不错!你应该比他们更好才对啊!哈哈……” lo@zSd0Qg  
2tl ~F[  
“不好意思!我会令你很失望很失望。变态的!问个问题好吗?你到底是被那个日本女人刺激成这样的?也难怪……谁会喜欢一个猪头不如的家伙呢?” @*nng3Ho  
G{k>lv"3  
“住嘴!死到临头了,还这么多废话!你嫌一个手腕流血不多、死的不快吗?那就两个手腕一起来吧!” v1Iw<s  
~_@^kt  
我另外的那只手腕,也被割了一刀。 qJven< N  
8 6w6vB  
“呵呵……那也不够哦!最好在我的颈总动脉上来一下!” (( `JZ/  
/!8_b2  
“不好!死的太快,你就看不到好戏了……”想了想,才继续说道:“你是不想看见自己的女人被玩弄,才一心求死的吧!放心!我会很温柔很温柔的。” ) h i?,1h  
K1 fk!k  
双腿终于也有知觉了!此刻虽然我已经完全夺回对身体的控制权,但是仍然没有跟御守龙二再战的能力。我在心中不停的问自己“怎么办!应该怎么办才好呢?” PR~() KlHE  
uC6iFEg  
………… J-Nf_0jz4  
+IRPX@H_  
御守龙二见我不吭声,就转向晓燕,一边开始脱衣服,一边还在还放狗屁“忘记告诉你,注射「恐怖天使」后,不但感觉不到痛苦、感觉不到冷热,就连做那种事,也感觉不到刺激……所以就会用很多时间、所以不用杀她,这个女人也会死的。哈哈……哈哈哈……不行!我要给你包扎上一个伤口,不然你就坚持不到最后了!”那个变态竟然真的转回身,从还没脱掉的衣服上,扯下一个布条,打算给我包扎伤口待御守龙二弯下腰,我便用尽全身的力气把他扑到在地,紧紧抱住他,然后张大嘴,对准他的咽喉,一口咬去。猛吸之下口内立刻被鲜血注满了,不能松开嘴,只好咽到肚子里。不知道为什么!鲜血滑过喉咙时的那种感觉,竟让我产生一种快感,也就吸的更加卖力…… Zep_^  
%_]%*RJL  
御守龙二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惊的呆了一下。等他回过神来,先是拼命晃动身体、在地上左右翻滚,想把我甩开。我怎会让他如愿以偿呢?接着他又用拳头猛击我的两肋。“邢风!你一定要坚持住!如果放弃的话,不单自己活不了,晓燕还会受辱而亡。你死了不要紧,但是一定要让晓燕活下去!她是你的妻子,你有保护她的责任!”就这样,我不停的在心里告诫自己,至于骨头折断地声音,就当作没听见吧! ?'[aCf9'  
k6wf4_  
………… /7:PCMF~%  
CG~Y  
我松开嘴,把一动不动的御守龙二推到一旁。努力了几次,想要站起来,结果均以失败告终,跌倒在晓燕身上。在耳边叫了几声,也不见她醒来。只好抓起一把雪按在晓燕的额头…… !Yun@!,U  
6KZh"Em0^  
“晓燕!快点醒来好不?我支持不下去了!” LN#P$<v2  
EE&q*L"  
“肚子怎么会疼呢?大概是那家伙的血液不太卫生吧!” #?:@/1if  
^ 92eNf6f  
“哈哈……我躺的真是地方……好柔软……好舒服哦……希望晓燕醒来的时候……不要骂我才好……” tE.'1mS-  
O.?% D}i  
眼前一黑,我也晕了过去。

long 2007-05-20 21:09
第三十三章 相见零距离 3O2i]@PS  
mB{IF))  
作者:hhh < l9OR  
lCmf~{)W@%  
不知道黑暗给别人是一种怎样的感觉!孤独?凄凉?还是无助? =l"LWumb  
bVN}Lg+={  
或许早已习惯在黑暗回味,也或许本身就是个怪物。当四周一片漆黑的时候,我却感觉十分舒服。远处隐约的亮光,也就显得格外刺眼。随之而来的还有男人的狞笑和女人的惨叫…… {n b9QB  
@! ;$m.,  
“是哪个不长眼的东西犯我大忌?简直跟找死一样嘛!”正准备上前管这闲事的时候,才发现双腿象灌铅了一样。只好朝着远处亮光的方向,一步一步踱了过去。 U2([_J+  
UeryFa\Dv  
背对我的黑影,看起来有些眼熟。他右手握刀斜指地面,鲜血顺着刀尖慢慢滴落。地上躺着一个少女,我能看到的只是她的眼睛,里面包含了太多东西,绝望、恐惧、怨恨还有对生命的留恋。、她的容貌无论如何也分辨不清,身体在不停地抽搐,鲜血从颈总动脉上的伤口大量涌出…… +wuRF?  
<r3uyxR8G_  
我不是什么也没做,而是什么也不能做!就象被石化了一样,手脚都无法动得一丝半毫,只能眼睁睁看着生命的气息从她身上逐渐淡去,最后消失的无影无踪…… Ii35m#&3  
.i G7R7V<  
终于看清她的长相了,就是那个曾经出现在电视里面的、被那个变态小日本残忍奸杀的女孩!那个背对我的黑影一边狞笑着一边缓缓转过身来。“邢风!没想到在这里也能遇见你。”长得龌龊不堪、咽喉处血肉模糊,除了御守龙二还能是谁!? @%{ xp@m  
bDECGs  
“他们不是都已经死了吗?” v'DyYW  
sI~?w9{ K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V1%c`LC+  
FJ!47uc.B  
“阴曹地府吗?” p[H^pf} 1  
X ({y\5=M  
“难道……我也死了吗?” 9M!WuZ-  
W6R$u/*  
“还好!没看到晓燕!” Lz=V^%M~  
I'EGslBI)k  
“希望轻红、小蛮、晓燕她们姐妹三个,以后能开开心心的活着……” 7FAZ-{^q  
|Sr-76k)5"  
就在我脑袋里面乱七八糟,不知该胡思乱想些什么的时候。御守龙二走到我面前说道“没想到一不小心,竟然会死在你手里!现在轮到我好好折磨你了!” =BdC > !  
[:wR?T!4  
“我能杀你一次,就能杀你第二次、第三次!”话音刚落,我便用尽全身的力气,给他一记头锤。含怒出招,自然也就毫无保留。一声惨叫过后,御守龙二消失不见了、然后地上那个女孩也不见了、原本隐隐约约的亮光,也紧跟着迅速膨胀起来…… :Dg6/[Dq  
>"p5ek[q  
“想死啊!好心好意来看看你这臭小子,干嘛用脑袋撞我老人家?” 9B=u9Bg  
AlPZpN  
“奇怪了!我明明是用额头撞那家伙的啊!为什么头顶也这么疼呢?” k <K"T.  
}]{B&{&:  
………… q j"2cJ1  
 "R5 gY  
到底昏迷了多久?这个问题如果没人回答的话,我一辈子也不会知道答案!(哈哈!真是废话一句)好不容易睁开眼睛,眼前的景象让我一时难以适应。跟刚刚的幻境相比差距咋就这么大咧!? (h>%F{y  
+'O${ZU  
环顾一下四周。屋子和家具大都是木质的,只有窗户旁边的壁炉是用红砖砌成,跳动的火焰与金红色的阳光相应成辉。透过玻璃窗可以看见,就连远处的山峰和近处的树林,也都被太阳渡上一层可爱的金红。不知道现在的时间,是旭日东升呢?还是夕阳西下? l,VyNf  
p{T :z  
“喂!你小子东张西望的瞅啥呢?” yInOa  
d{'d?;f  
我被这个中气十足的声音吓了好大一跳。循声望去,刚才突然坐起的时候,眼睛还没睁开,也就没看见床头的位置上还站着一个满头华发、神采奕奕、身穿唐装的老人。他的一手握着拳头,另外一只手还在揉脑门呢! GP|(:m^  
f5Gx^^R6  
“是您救了我吗?这是哪里?那个很漂亮、梳短发、穿红色防寒服的女孩儿在什么地方?” OlT>o 6+  
#@s{^}C(  
“这是我家。你说的那个女孩儿叫晓燕吧!她是我孙女……你们以前的事情,她都跟我说过了,所以你也要叫我爷爷。” 9\T2vk!G  
*'FnEk  
“爷爷!您老就是……就是陈真?”惊喜之下,就连说话都有点儿磕磕巴巴了。 xa_5h ^a  
?+6Afy2Wv  
“不像吗?还是你不相信?” v C<aE3<q  
e;S !s w2?  
“不是那样啦!我是见到偶像太兴奋的缘故。哈哈……”当我的目光落到木桌上的旅行包时,想起里面有事先就准备好的签名本。“对了!我去拿纸笔……给我签个名吧!偶像……” v>mF2j|  
ppat,+<[D  
说完连忙翻身下床。双脚刚刚落地,还没等站稳呢!就感觉一股寒意迎面袭来,禁不住打了个寒战。再往下一看……此时的我身上连半个线头都没有!!!天啊!这下糗大了!就算脸皮再厚一点儿,当着自己偶像的面一丝不挂。谁都会觉得不好意思的不是? ..)K ZTW  
6"@H%tE|]  
手忙脚乱的爬回床上,重新盖好被子。我的偶像爷爷陈真,这才说道:“别在意!别在意!都是男人嘛!没什么大不了的……”他的话没说完便停了下来,看那不时颤动的嘴角,就知道他憋的相当辛苦。 4Aq@t&,U  
#iBQz&y  
过了好大一会儿,她老人家终于还是没能忍住。“哈哈哈……哈……你个笨蛋……哈哈……难怪晓燕说……她说跟你再一起……非常愉快!原来……原来你小子这么搞笑啊!哈哈……唉呦……我的肚子……哈哈……笑死我了!” W9b_@4r  
7sI9N^o}  
“打住好不?再笑的话小心我把你塞进木头缝里” _3,[ b#)  
bE0p n  
“哈哈!好久没人能让我笑的这么开心了,你果然是个高手啊!” {1.b RgK  
|K9Vb@C  
狠话也只能所说而已。谁叫我习惯裸睡的呢?谁叫他是我长辈的呢?“哼!让我出糗的元凶,十之八九是晓燕那妮子。这笔账等见到你时我们再好好算吧!” ,c_doEFB  
H2Z K4KK  
………… V"[T4yy.7]  
^YiCOlK  
古语有云:“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保证会打洞。”晓燕那火爆、豪爽、不拘小节的性格,我想多多少少跟老爷子有些关系吧! #E2#m9#!  
j"u_2  
这不!好不容易才止住笑声,放着现成的凳子不坐,爷爷一屁股在床边坐下后对我挤眉弄眼的说道:“小子!看起来你的身材还蛮不错的嘛!有我老人家年轻时候的风范……嗯!是个练武的材料。” cQTk%:i(  
ch5YSy|  
长这么大还没见过这样,以戏弄小辈为乐的老头。现在要是不稍微回敬他一下的话,以后这个小辫子就肯定是剪不掉了。“晕菜了我!您老是怎么当人家爷爷的啊?咱不说这个了好不?亏我还以偶像视之呢!您就是这样对待fans的?” B,ny9c5  
~Nv(p0}0  
“你把我最疼爱的孙女……轻红那丫头也算一个……你把我最疼爱的两个孙女都骗走了。都没跟你算帐!让我笑话一下有什么关系?” o"MR'2B\nA  
0E%44yB  
“关系倒是没什么,不过也不能没完没了啊!您说是不?”说到这儿,连忙把话题一转。我知道大多数上年纪的中国人,会对胡子产生一种莫名其妙的感情。 `NceB1R7 i  
jt ]'],\  
“爷爷!您老的胡子,怎么保养的?好白、好整齐、好漂亮哦……啊……啊……”没等我拍完马屁,鼻子忽然痒了起来。大家都知道那种“啊”两下都没能“啊”出个“嚏”来、酸酸麻麻、非常难受的感觉吧! $9E HJ?-R  
6Dsr$:"  
就在我伸出手来,打算使劲揉揉鼻子的时候。爷爷却一下子从床边跳到地上,然后转身用惊恐的目光望着我。样子象极了一只被人踩到尾巴的“猫”!(呵呵!到广告时间了,我有个死党叫「天平座猫猫」,他的小说《是谁在深夜那端哭泣》大家可以去看看,写的相当不错哦!妖蛙自叹不如。PS:在起点有看。) `8IuGL5{  
[$j; <\B@  
“小子!你打算干什么?不许对我老人家的胡子存有不良企图……” g<ClVX  
g"&v)L  
音量虽然提高了几分贝,可是“无助”的表情早已把他出卖。我不禁心里暗爽:“嘿嘿……谁叫你都是一大把年纪的人,还这么没有深沉呢!这么快就被我找到死穴了!?怪不得别人哦!” fRX,hL^X  
4>0{TKT'  
“喂!我老人家在跟你说话……别笑的那么阴险好不?嗯……我们打个商量……只要……只要能放弃,对我胡子下毒手这种卑鄙、无耻、下流、龌龊的想法,你今天「裸奔」的事情。我就保证不会说给别人听……” M6U-vf W?  
.ax8?ljc4  
“既然您都这么说了,我这个作小辈的当然答应……站着多累啊!您老过来坐……”待爷爷重新坐到床边后,我才继续说道:“偶像爷爷!是不是晓燕也对您的胡子敢兴趣?” Wy V;``  
yJ\iPB7  
“何止是感兴趣,那丫头小时候简直是爱不释手。知道这座木屋为什么存在吗?” `%C+''g<D  
](O,uR@  
“为什么?” ^i+OMds6  
\V .Ln6]tg  
“当初我表面上说‘为了潜心研究拳法’。其实80%的原因是为了保住胡子……” :DO&0zu`n  
y)j$6M$9L2  
“哈哈哈……爷爷你也太那个了吧!” Dh EJ!~ R  
8 9}jlF^(  
“小子!怎么说我也是你爷爷!给点儿面子,别笑了好不?!” ;Pmi6@m@  
sc%LQ!iNL  
为了享受报复的快感,我用了更长的时间才止住笑声。“爷爷……麻烦您,给我找几件衣服穿的来吧!” 0T[h/xh{%B  
TW(UI`O!  
“你不是刚刚很开心吗?我为什么要听你的、给自己找麻烦?” $K(}xI5{7  
}\&]3)X{v  
“这您就有所不知了。晓燕可是很听我话的哦!如果我说她两句,你想她会不会……” 1!jgAR  
cHkGi%pSC  
“真的吗?太好了!你先等一下,我去去就回。”再次跳下床,速度比刚刚那次还快。“你昏迷快四天了,一定饿坏了吧?顺便简单给你弄些吃的过来,等晓燕晨练回来再叫她多做几个菜,咱爷俩好好喝几盅。呵呵……没想到才几月不见,那妮子的厨艺会变的那么好!”话刚说完,就一溜烟小跑出去。 =#yo }9  
1Fa%2ilG  
人们常说的「老小孩」,是不是就是这个样子呢?跟这样的老人在一起,你会觉得有「代沟」吗?至于晓燕的厨艺,以前我是领教过的。和她表姐一样的厨艺一样,简直可以用「触目」、「惊心」来形容。就是盘子端上来的时候「触目」,吃到嘴里的时候「惊心」。 O-< z` _  
r.*V> 0  
那种食物我只吃过一次,不是不愿意吃(其实也有那么一点点)自从她俩亲眼目睹我一口气吃光两盘菜,然后十分钟之内去了六趟WC以后。就再也没见过了,就算她俩下厨房也只是给小蛮打打下手而已。竟然有人说晓燕的厨艺很好?!要遭遇过怎样的虐待,才会有此感慨呢? )d49 M'  
[nd-uN  
想了好久,终于恍然大悟。另外一个缠绕在脑中好久的问题也迎刃而解。我说当初决定下,只有我和晓燕回来陪爷爷过年以后,晓燕为什么没事就拉着小蛮去厨房?原来是练习厨艺啊!看情况效果还挺显著呢…… M,}~SZU4  
{Q)k5A*F5  
眼泪一热,眼眶差点儿掉下来。得妻如此我能不感动吗?

long 2007-05-20 21:09
第三十四章 娇燕动人(上)  JlK   
doBz 8Qt  
作者:hhh `+~&9'Gq  
:& -l*)  
在床上躺了那么久,还真有点腰酸背痛的,难免会产生想要下地走走的冲动。 6r:4X_  
N0PA QQ  
虽然在家的时候我经常以「本来面目」示人,但那也只有轻红她们几个看过。这里的环境不是很熟,而且还没有美女做观众。所以下地的时候我就把被子紧紧地裹在身上。 vDn0RN%w  
~c@!`(2$  
除了中间圆圆的、巴掌大的地方以外,窗户上每块玻璃的四周都结了厚厚的一层冰。木屋外地上的积雪,被呼啸的寒风卷到天上,风过之后又飘然落下。美丽是勿庸置疑的,然而我却无心欣赏。 &*g< [[  
,Cdf IKW}  
“爷爷说晓燕晨练去了。看来那时她只是被震晕并没受伤,也算老天有眼没跟我玩儿什么「天妒红颜」之类的把戏!” e%:Fe  
K K? <,v3  
“这里的条件不及轻红家好,肯定没有大房间给她作练功房。天这么冷,风又这么大!少练几天有什么关系?” Fz288&  
1*bp^RfR  
“晓燕!晨练结束就快点回来吧!只有看到你毫发无伤的站在面前,我才能真的放下心来啊!” w`(,Vq  
Hs"95*T)  
………… U\V)`eaNu  
Eefb{m  
就在我低着脑袋胡思乱想的时候。门被人由外向里一脚开,还没看清是谁呢!声音就先传了进来。 DJ3%CJbG:  
r#FVqMWjm  
“爷爷!我回来了!他醒了没有……咦?怎么一个人都没有……?”没错!这是晓燕的声音,此时听来显得更加悦耳。她往床边紧走两步,大概是想看个究竟吧! * _XM+\[P  
pLO%NiV#M  
望着晓燕的背影,我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M1[:z@I$  
H+aA&7  
晓燕湿漉漉的短发上面挂着少许冰珠。我心想:“既然是练拳为什么不穿运动装?现在穿的那套皮质、黑色的紧身衣,看起来跟潜水服没啥两样啊?难道真是因为贪玩儿,跑去玩儿水了?这里不会有温泉吧!?” ?[$7*r=Z<  
A(dM%4!oy  
她见床上没人,就弯下要往床下找去…… ER;R\_#  
,&pm7b .  
晓燕的动作让我哭笑不得,忍不住说道:“老婆!在找啥呢?你当我是小猫小狗?还是入室盗窃的小偷?谁没事往那里面钻啊!?” ,DXARdh>+[  
qvuW-KF4  
此时画面出现一下定格。晓燕先是楞在那里动也不动,然后猛地回头,跟着便扑了过来。我还没来的及多想,就被强大的冲击力撞到在地,身上的被子也掉到地上。再一次「无牵无挂」…… u;Z*= sED  
),<9r8&  
虽然晓燕迎接我的方式,有些别具一格、匠心独特。可是从她声泪俱下的控诉中,却能感觉到那股浓浓的情意…… G ;|Q]o`  
@H!#,U&x  
小拳头如雨点一般,落在我的胸口。“大色狼!臭老公!你总算知道醒过来了吗?昨天爷爷就说你身上的伤已经全好了,为什么昨天不肯醒呢?你不知道人家有多担心吗?你……呜呜呜……大笨蛋……呜呜……”我只好无言以对。她也不想想:昏迷这种事情,是我能控制的吗? MyL }RB3U  
( fx|ry  
“老婆!对不起!害你担心了……” =g)]3+M,  
&nd ~wn  
“本来……本来就是你不对……你故意吓人家……” Z%$o$-K@48  
dR#^I %&  
“乖!别哭了,脸哭花就不漂亮了哦……来!笑一个给我看看。” );Y>OV  
xkY|&2p`^  
“讨厌!” > HzXf C  
a<z  e"  
“我保证下次昏迷的时候,一定早点儿醒过来好不?……” Wlo%QlZn  
&9 :ciV\  
原本已经逐渐安静下来的晓燕,听了这话后就化拳为抓,给我来了记重的。“乱说什么啊!不许你有下一次!听到没有?”说完还用她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盯着我,眨也不眨一下。 .[p_ '2gi  
]U;V!=N  
所谓「三百六十度、全方位、全天候美女」指的是那种无论是正面还是背影、无论时间地点、无论穿着打扮。只要你看一眼,就肯定会有「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仙女落人间。」的感觉。晓燕就是这种美女,此时却如梨花带泪一般,让人即爱更怜。当目光落到她娇艳的红唇上以后,就再也舍不得挪开了。 }#\=qT<F#  
~ 2}2?,y`  
“老婆……”后面的半句话还没等到嘴边,就被扼杀在腹中。 n\;{{s(  
GjoEG  
以前都是我出其不意强吻晓燕、轻红、小蛮她们三个,没想到这次竟被晓燕这妮子偷袭了。报应还真是从来都不爽的啊! 'wT1UQ  
?YcG<gn  
不像往常由浅入深,这次直接如火如荼!晓燕唇齿间的芬芳与甜蜜,我早已领教过不知多少回。可是都没有这次来的强烈、清晰。 <~@6TdT>  
dwjYU\=L@  
有什么比情人之间的热吻还要销魂呢? ~"`uL-]=[  
+--0/  
“老公!把手拿开啦!别在人家身上乱摸……会被爷爷看到的……” ]\s|E,E  
iCzBR  
“我去把门锁上,爷爷就看不到了。” 3U^ *=N  
o]r   
“还有窗户啊?” @(o t%b`q  
G"vr `}9  
“把窗帘也拉上!保证不会春光外泄的……” >mVR3I  
1B$kx'w+]m  
“真受不了你!大白天也想胡作非为。” /5M~5-z]  
a}rf\\j B  
指了指身体上的变化,我苦着脸说道:“这次不关我事啊!是你先吻我的……难道你只想点火、不想善后?” FrU27GIW[  
Ai~ 7R7  
“大色狼!你就不能等到晚上吗?” g3an7`%n  
bpBNBy  
“你自己看吧!……我已经忍无可忍了……你说怎么办好?” qZ bot/Ds  
'GSNv_Z[k  
“懒得理你……”晓燕从我怀里爬起身,先是丢了个白眼过来。然后笑着说道:“这样吧!你把衣服穿上,到外面吹吹风就没事了。” nu?rdfX  
OG2`fS!  
我也从地上爬了起来,重新裹好被子。原因?当然不是因为害羞了。听到她刚刚的那句话后,我忽然觉得好冷好冷。抬头看去,原来那扇被晓燕踢开的门,一直都是开着的。要知道外面气温是零下四十多度哦! ))}F2,Xd  
=>_DBd_/t{  
“算了,晚上就晚上吧!谁叫我心疼老婆呢?呵呵……这儿有被子,要不要一起?” <.sJQD  
iU4Og=o  
“少做白日梦了,我才不会自己往火坑里跳呢!” sNZsScK d  
Xp$h0QD<  
晓燕的这句话,让我最后一个小小的愿望也破灭了。没办法只好去把门关上,又往壁炉内添了几块木头。“对了晓燕!爷爷不是说你去晨练了吗?可是你的衣服怎么看怎么象潜水服啊!你不是却偷偷跑去玩儿水了吧!” UCm@f$fTD  
 4Fvq<  
“猜对了!我是去玩儿水但也是练功!”停了一下,见我的大眼睛里写满问号,便继续说道:“说的更清楚一些就是在水下练功。” }f0`b k329  
>1< Ze{J  
我不但没听懂,反而更糊涂了,唯一能确定下来的是她真的跑到水里去了。连忙把她楼进怀里,急声问道:“你在跟我开玩笑吧!这么冷的天,在哪儿练不好干嘛要到水里去?爷爷知道不?” /HDmi(-  
=4E'}HJbr  
“这是「精武门」练功的方法,爷爷当然知道……水中的阻力很大,所以当我们习惯这种阻力了,在水中能达到以前在陆地上一样的速度。那时候……你说是不是会变的很厉害很厉害?” T5;^U}]%  
* >?:P?sF  
那样真的可以吗?在水下练拳?

long 2007-05-20 21:11
第三十五章 娇燕动人(下) Q-c}S5Wsp5  
)c/9:Fki  
作者:hhh =ejO]J8  
+;X*M'f0a  
只要我和晓燕在一张桌子上吃饭,轻红跟小蛮都会躲到餐桌最远的角落。原因我想就不用多说的吧!……可是那已经成为过去式了!此时的晓燕却象变成另外一个人似的,让我难以适应。 5 znFOFIE  
 Yw"(y  
“老公!怎么了?不喜欢喝牛奶吗?那我去给你倒杯咖啡。” 0ND)X^8ZmY  
5ui<="h  
“咖啡也不喜欢?那就喝白开水吧!多喝白开水的话,对身体有很多好处的。” Zs]7+  
FYN#h0zm4@  
“早上不可以喝酒哦!” @<Ar~%e  
RDh@&j  
“非得要喝啊?那我也陪你们喝点好了……讨厌!净瞎说,人家才不耍酒疯呢!” P':<2T@kE  
j }P|J[^  
“…………” Sn:EDw (-  
|+}.}9t|  
看来她受到的刺激还真不小啊!受宠若惊之余,我有点儿不知如何是好。两相比较一下,还是以前那个崇尚暴力、喜欢在狼嘴里抢食的晓燕,现在这个样子真的让人很不习惯。 {G*rtY  
[ILj* tF  
在盘子里东挑西拣,最后夹起一片最厚、最大的,放到我碗里“老公!这片火腿给你。多吃一些,身体恢复的就快一些……” w"pJyr'  
4& z?3VL8  
“不要这个!我要你的那片。” GV%B)C|  
xj<dBD:  
“可是这片比较大啊?” 9)K1IMh\  
D)0]a  
“你的那片看起来,要可爱一些!” P} HuI  
z)F=I@8^  
“好吧!拿去……” Vgek*zKs  
,n+xmwwQEJ  
等晓燕换过来以后,我先看看自己碗里的,再看看她碗里的。“那片真的比较大啊!晓燕……我们换回来吧?” cQ Y@+s  
m(~'8kN  
“好吧!拿去……”面部没什么变化。 +@0&<N;o\  
<;)$ >  
“还是你的那个要可爱一些,我们……” /n>+TVva  
0& K 8C&  
“好吧!拿去……”说话时眉毛动了一小下。 ;n lk*{  
?FyZX!I6  
“我才看见,那片不光比较大,而且还要厚许多……” 9mBn 3vtVI  
Y:JZjO"S|  
晓燕闭上眼睛做了一个深呼吸。“好吧……两片都拿去!”说完夹过一片不大不小、不薄不厚,长相普普通通的火腿狠狠咬了一口。 AZh,)9   
Q-pqM]m  
晕菜!我自己都觉得很过分了,她竟然还能忍住?还是那句话「对狠人就得下猛药」!“晓燕……你碗里的炸馒头,闻起来好香哦!我……” (d_T\>A  
hgr<@N\*  
没等我把话说完,头部就挨了晓燕一掌。“你别得寸进尺好不好!我让着你是想早点儿有人陪我练拳!要是还不知好歹的话,我们现在就开始吧!” LOHF3D  
!qlu  
彻底晕菜!原来这才是她真正的目的!?还以为晓燕看在我重伤初愈的情况下能手下稍微留点儿情,没想到却更加变本加厉。“我认错还不行吗?……住手啦!……耳朵快掉了……爷爷你倒是帮我说句话啊!”他老人家却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早就端着自己的东西跑到一边去了。 yB`WfE$MA  
Um^t4  
我决定以后凡事都会老老实实的!在此之前一起为我祈祷吧! LBJ-k_U9  
i9qL;Ci  
――――――――――――――――――――――――在「轻松」、「愉快」的气氛中,早餐就这样结束了。泡好两杯杯香茶后,晓燕又回到厨房,准备刷盘子洗碗。爷爷搬过一把椅子在我旁边坐下,面带笑容的看着我。 -3t?wlH9Jx  
T l19@r  
“笑什么啊?您这么大年纪了,难道从来没见过夫妻俩吵架吗?” f*{l A=^  
-X=v5`c   
“见过是见过,不过……你们在一起的时间也不短了吧?应该对我这个孙女的性格有所了解了才是啊!所以对你这种「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精神,我表示万分钦佩……哈哈哈!” G oJi  
.'R/s J 4?  
“还在笑?难道爷爷你不想我跟晓燕说,让她以后放过您的宝贝胡子了吗?” ;ah: [/$l  
]bh03|F1  
“算了吧!我现在担心的是你说完以后,情况会更糟糕。刚才是谁让我帮他求情来着?” )igcASIm  
MBc|pw.:  
“……◎#¥%※×……”欲哭无泪了!原本的打算,是想叫爷爷看一下晓燕有多乖、多听话!弄成现在的样子,是我所料不及的,一切都是天意、造化弄人啊!  D*MoEd  
H<"z0jzP$I  
“好了!好了!不跟你废话了,我们谈谈正经事吧!” Q,ktQ2   
+_>rY#  
“什么事?” o Fj- /mN  
_*<Y\`F~  
“我一直都很奇怪……你刚来的时候受了那么重的伤!晓燕那丫头却怎么也不同意,送你到医院去?……那伤没过两天居然又自己好了?按理来说没有一两个月是别想下地的啊?我问过晓燕原因。她不肯说,叫我自己问你。” bCGv{] a5  
6R<VKi Y  
“这样啊!爷爷我先问您……您相信奇遇吗?” 21jZ*v6z6  
a ]kIIk/  
“有关系吗?” P J3+q   
"$Y9_)\\vO  
“是的!因为我遇到了一个生活在外星上的地球人,说的跟确切一点,那个人还是中国人呢!……” J^7|n:D  
my( *+`LA  
“什么乱七八糟的啊?你小子快点从头说起!” e9^\A15  
=~D;kR  
“呵呵!着什么急呢?反正时间有的是……” (|tm\  
%Bv3!0_"  
“吊我胃口是不?讨打!”话音刚落,我的头部就中招了,出手之快,另人防不胜防。 U[C+4H=  
g f,:%R  
“你们爷孙两个,干嘛都喜欢打人脑袋啊?要是打失忆了咋办?” T ~2W3!$  
_c9> G5QU  
“是吗?那我倒要看看是不是真的会失忆。”说着说着,爷爷又把手抬了起来。 !]aZd_<`C|  
A,s%vx  
“您高抬贵手!我招供还不行吗?”人在矮檐下,还是低头好些。 6n`fBkYdtW  
ix0%tu~0=  
“那天我在轻红家,忽然听到……” f@ ^r+^X#  
Kd4i%J4[jQ  
“说重点!” 0sh"-;@J;L  
%6^l'$&@TY  
“…………………………” Y -F{dg$;  
3##G<EED  
“就这样!所以伤才会自己好、所以才不能去医院!” ae-4`}:  
nW,YxUME(  
我把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从头到尾讲了一遍。然后向爷爷望去,见他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也就没好意思打扰。“不知道晓燕在干什么呢?去了那么久也不出来!”一边想着,一边起身往厨房走去。刚到门口,一股香气就迎面而来。 a+h3j||  
a>1!_z  
“老婆!你在干嘛?是不是刚刚没吃饱……现在偷着做好吃的?” p}?X9m8$8P  
6%g~!6E  
晓燕转身瞅了我一眼“偷吃你个头啦……去!去!去!我在炖鱼呢!没空陪你……!”这是老婆跟老公说的话吗?怎么听起来跟撵孩子似的! ;PD}^b4H.<  
eyAL^3,a  
当然不甘心就这样被美女冷落。我走到晓燕身后,把她揽进怀里,低下头悄声说道:“想吃我「头」吗?怎么不早点儿说?先把厨房门关好、吃的时候再小声一点儿!不用等到晚上,现在也可以……” ^F07r2 A  
'[d %rD  
“大色狼!你找死啊!什么话都说的出来……”果然跟料想的一摸一样。晓燕摆脱双臂的束缚后,一拳向我腹部打了过来。 6Hq<WVS,  
h'BZY#2$  
我先侧身躲过她的拳头,然后一手抓住她的手腕,一手伸到她的后腰,把她重新固定到怀里。“晓燕!你不乖哦!怎么可以无缘无故打人呢?” >5Zi~_}>  
+0~MsL1;S  
“什么无缘无故!谁叫你大白天就说……就说那种话的!你快放开我……” O]~ve!cby  
4m}sF@).  
“那话怎么了?你又不是没吃过我的「舌头」。”说到这儿,我装出恍然大悟的样子“你是不是想歪了?……那种事肯定要等到晚上才能做啊!……还说我是色狼,我看你才是小色女一个哦!” 7l#7b$ |  
QQ[ 8.]  
晓燕见自己的挣扎没什么效果,(由于正面拥抱可以感觉到她带来的「压力」,所以这次我抱的很紧^_^),便威胁说道:“住嘴!你敢再说……信不信我咬你?” fR=s'<  
l]+p  
我好怕!真的好怕!为了不受皮肉之苦,只好封住她的小嘴了。

long 2007-05-20 21:12
第三十六章 神秘的能量 ix)S;|YTG  
<o^IYw,  
作者:hhh iJAb(o?dg  
8;iT"pn  
说起来真的很奇怪!原本已经可以感觉到真气在经脉内形成,而且成愈来愈强的趋势。可是那股真气刚刚进入血脉(就是真气刚过所谓的天地之桥的时候),就马上消失的无影无踪,连个尾巴都不给我留下。 |F 7 -S  
o.dgh!v  
“该死……怎么会这样!”经过多遍尝试以后,结果还是一样。“到底什么地方错了呢?是不是我在爷爷讲解如何修炼迷踪心法时,只顾着跟晓燕眉来眼去没认真听,所以方法搞错了?还是因为曾经跟神浩那家伙融血,所以不适合修炼内功?不应该啊!神浩不是说过,虽然融血成功了!那也只不过是改善一下身体状况而已。想获得强大的力量,还需要刻苦修炼吗?” 08eX@!  
_Az@'  
脑袋都快想破了,也得不出一个合理的解释,最后我决定暂时停止迷踪心法的练习,先去找爷爷问个究竟。 us}8du3 B  
l!@82p="\  
………… @;Y{[[*n  
7~xT6WP*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第一次练心法就能感觉到真气?而且还贯穿天地之桥?骗人的吧!”爷爷一下子从摇椅上跳了起来,然后目瞪口呆的望着我。 3=vrZz712  
:(GTU9q&  
“没骗你,都是真的……怎么很奇怪吗?”我有些懊恼的说道:“到底为什么……爷爷你给个解释吧!” 4wQ$ !bK5  
D,/bRi6d#G  
没人理我。 QJ _JE/vS  
i S)-3+  
“说话啊!为什么我的真气回消失的无影无踪?” sPe677-  
$Aj"4Z7hQ  
还是没人理我。 ^NBV<  
72}eGqC9  
“爷爷你在那里扮雕像是不?” <{H>(c5p-  
t0bS MN4  
依然还是没人理我。 (zbV/ ^W V  
AY]9a^e  
没办法了,只好扯开喉咙使出一招「魔音灌耳」。“快醒醒!狼!来!了!”  SZt\TF  
WGYp?U4 Q  
这招果然有用——只见他老人家双眼紧闭,两手手捂住耳朵,抡圆右腿向我的PP横扫过来。“闭嘴!你小子欠揍啊……叫那么大声” Ll<Uu$;^  
!?aqSu>f  
虽然——我早有防备,后撤一步躲过了这快逾闪电般的一击…… X]K xG:  
1'mq(Rr(b  
但是——爷爷的功夫也不是普通的厉害。没等我站稳呢!爷爷便借余劲,腰部稍微用点儿力气拧了一下,身体离地能有半米多高。紧跟着左腿旋转画出一个大约三百六十度的漂亮弧线,整套动作如行云流水一般干净利落,且速度又不知比先前快了多少倍…… :yc?bw9K=F  
gT_kO\>T  
结果——避无可避的情况下,我也只能憋住一口气、咬紧牙关用肩膀接下来…… gN"gAo  
=2;MiFy  
命中目标后,爷爷不但没解气,反而有些「恼羞成怒」。大声嚷道:“笨蛋!怎么不躲开啊!你知道我这一腿有多大劲儿吗?碗口粗的松树都能踢折了!而且还是大碗碗口粗的那种……赶紧过来让我看看你伤的重不重!” O| &^n  
D}{B  
“真是的……您以为被人踢很爽吗!”活动活动感觉没啥问题。“爷爷您吹牛呢吧?踢折松树?我一点事也没有啊!” xim3;a7:  
DF6K^dz  
“不可能!中我一腿后,你可以毫发无伤的话,就不会被萝卜头小鬼子打的那么惨了。” &H-}E>:vk  
d T57)Q  
我低头想了想“好像有点儿道理。御守龙二那瘪犊子玩意(东北骂人话)的出手力道,就算注射「恐怖天使」以后,也确实没您这一腿的杀伤力大啊?……奇怪……搞不懂了……” uB*?{T}}  
D/Q]   
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儿。抬起头「目露凶光」的盯着爷爷咆哮道:“既然这样!您第一次没踢中就应该算了啊!怎么还会再补一腿呢?想让我再躺几天是不!?” r 6C%P  
: 50Z  
“别激动!先听我说……那些是……是一个武者的习惯反射。再说你也看到了,那时候我闭着眼睛、捂住耳朵……看不见也听不到,没想到真能踢着你……” 7a{5 yk  
8^$3Cu`Z  
“您说不是故意的?……谁信啊!” +dJYO @  
~=@c?H!+j  
“我们不说说这个,把手腕拿来。我看看你是不是真的没事!” {o-?;-f5=  
;I`,<{  
我自己认为没那必要,不过为了满足老爷子的「好奇心」与「求知欲」,还是乖乖的把手伸了过去。 }B5RUDfM  
,{vyMg<0  
过了大概二十多分钟。爷爷从刚开始时的焦虑不堪,到后来的心平气和,再到最后的若有所思,这些表情变化把我的好奇心和求知欲也勾了起来。 xp}(GrG_  
ItcC1Z8*  
“怎么样?我没……” CI~NE\  
l&/Hg- V  
“小子!不是说你的真气,在进入血脉的时候就全部消失不见了吗?为什么我在你体内却发现到一股异常强大的能量呢?” B&~oRF^;  
ToE}&\ dW%  
“有这种事?那股能量有多大?拜托您老说的具体一点。我怎么一点儿感觉也没有?” P8'+wK  
PRxck,[(]~  
“具体多大我也不好说,简直可以用深不可测来形容。”顿了顿才继续说道:“我的真气在你经脉内溜达的时候还平安无事呢!可是刚一进入血脉就遇到那股能量,然后就不受我控制了。我原本想抵抗一下的,谁知这一抵抗,那些真气马上就四分五裂,最后变得无影无踪。这种事情我也是第一次遇见,当时很不服气,所以又试了两次,结果还象那样肉包子打狗——有来无回。” gla l~T)  
y3a,Z2-%d(  
“呵呵……您的形容词用在这里,倒是挺有特点的。”说完我绕过爷爷,走到摇椅前,舒舒服服的躺了下来。“早就跟您讲过了的,这下相信了吧!” 'x,S[Jv|  
KiBi J  
“可是……那么强大的能量,你也不可能一点儿也感觉不到啊?” SipJ{s 0  
C^3)=m  
“又在怀疑我的话了?”见爷爷不吭声,便接着问道:“您为什么称之为「能量」而不是「真气」呢?它俩有啥区别?” ag1"i$sL  
Em+ts)k  
“还记得我给你讲的气血之说吗?” Dk/lzD  
5LEZ`|d  
“记不清了……” !s wf0  
q ju"kQ  
“什么记不清了!压根就没认真听吧!别以为你跟晓燕眉来眼去的,我没看见!”爷爷忍不住在我头上重重的敲了一下。“血补气、气壮血。气能帮助血更好的循环,那样又能产生更多的气,只有生生不息才能孜孜不倦……” t!5}]OJM  
4"g(-rQF  
“嗯……知道了……然后呢?” ap=T`q)?TP  
5`^|6H8]  
“我们可以通过修炼来控制体内的气,血却是无论如何也控制不了的。你体内的绝不是气又不像是血,所以暂且称之为能量。” tWF G$TM  
iF\:)C!X  
看样子爷爷绝对不是信口开河。他说的那股能量,为什么我会感觉不到?为什么爷爷踢我一腿都没事,却被御守龙二打的半死?神浩那家伙也说过,融血的时候我身体内也产生过抵抗吗?那股能量从什么地方、什么时候产生的呢? QWD-^~O`  
H6l.wb  
我越来越迷糊了。

long 2007-05-20 21:13
第三十七章 玉女?欲女!(上) ; bgSW6  
<E%17Bd  
作者:hhh gDuz*(:I  
lr`*b``o  
花!是雪花。光!是月光。 z'83Hyb+  
&LX. $p  
花前月下的「故事」通常都是比较浪漫、温馨的那种。 X@dNJ(~  
TeuX LkL  
晓燕穿了一件只能「欲盖弥彰」的丝质睡衣,盘坐在床上。除了肌肤隐隐透红以外,运功的姿势倒是跟电视里武侠片演的没什么不同。 K'*31d|x?  
edlgd   
她身上的那件睡衣是我送的,当时一共买了三件。轻红和小蛮早已沦陷在威逼利诱与软磨硬泡之下,被我看了个怎么也不够。而以前每次跟晓燕商量,叫她也穿上给我瞧瞧的时候,这个不解风情的美女,也同样只用拳头回答。屡试屡败之后我放弃了。今天这么自动自觉,还真是破天荒啊!把这当作勾引、挑逗、暗示应该没问题吧?况且我还给她下过药…… )4isl^*  
w6Ln3FN  
话说当时,吃完晚饭从爷爷那里回来以后…… JS~~ga\~Tk  
uD`>RZ%  
“怎么跟她说呢?” YA^s& @)  
3Ght++NvL  
“……晓燕!我练不成内功了,你就把这个双头雪蛇的内丹一起吃了吧!跟你的那个正好凑成一对……不行!这样说的话,她肯定不会答应……” Y~E,`RJK  
sBQ zr  
“……晓燕!听爷爷说,双头雪蛇的内丹一起服下后,功效不只翻几倍哦!你把这个也吃了,就会变得很厉害很厉害!到时候就能保护我了是不?……靠!这是男人说的话吗?要是因为这个被晓燕看不起的话。多划不来!” ^l?\[2@  
o7{6![F  
“……晓燕!我用老公的身份命令你把这颗内丹也吃了!……主意不错,可是在我们一家四口里,最没地位的人好像就是我……” ,9^d$!8B  
x Zxp(  
正当我焦头烂额在屋子里绕来绕去的时候,晓燕踢门而入。 LlPsc'Xhr  
"u~Q10s  
“老公!你还是蛮用功的嘛!这么晚了还在练习步法……精神可嘉表扬你一下!”走到床边先是伸了个懒腰,然后坐了下来。懒洋洋的说道:“在水底下练一天了,好累啊!” 'xloQs,  
N3@bj,jS]R  
由于晓燕还没来得及换衣服,那个动作的杀伤力,简直可以令天地无光让风云变色,悄然流下的鼻血就是最好的证据。我死盯着她胸前的「罪魁祸首」,吞吞吐吐的说道:“老婆……累了……就要……休息……我们……睡觉……好吗?” T~7lF7  
kX(rYqZYl  
“看你话都说的不利索,想必也累坏了……”觉察到我的目光以后。“大色狼!往哪儿看呢!找死是不?……你先转身……我要换衣服” X`gVUSd  
I$x+wCa5  
“小气!你说你身上什么地方我没见过?看一下有什么关系?都老夫老妻……”后面的半句话,被飞来的枕头硬是给挡了回去。 =hO^ e6G  
| $aKj l  
“每次都这样……”烦躁、郁闷有什么用?该转身还是得转身! ;tl^C`p.  
P'P#Kl  
“光转身有屁用,脑袋也要转过去!” 20 5E6W5  
zkVhuS`>  
“女孩子是不可以这么粗鲁的!” iC!+g 'CL  
-^JKH^ !  
“要你管!” (/Av@40kP  
bj%fqS5 BB  
——————————————— p)mm  
U*q$DIkY  
大家是不是看的一头雾水呢?那就说的再详细点儿吧! vO.Odjg  
e!ZQvJYm  
双头雪蛇虽然叫蛇,可是形状上却和普通的蛇差了十万八千里。它……简单点儿说!就好像是两条蛇长到一起去了。还有四个爪子、爪间有蹼、两栖类、(还没绝种,不过我想快了),不出意外通常双头都是同性,或雄或雌。雄性的双头雪蛇,剧毒且凶猛无比体内结有内丹,内丹大家都知道吧!就是那种吃了以后可以如何如之何的东东,而雌性恰恰相反,无毒、温顺,只有苦胆没有内丹,除了体形稍大一些外,就只会下蛋了。为什么雌雄之间的差距会这么大呢?我也不懂!因为这些都是爷爷告诉我的。 rnN<2 CN|T  
; oS& P  
他老人家说。「本来雄性双头雪蛇的两个头是「和平共处」、「相濡以沫」的。可是到它们长大了该娶妻生子的时候,却偏偏要斗个你死我活(可以想当然啦!谁也不喜欢洞房花烛、那个那个的时候有个哥们儿再旁边看着不是?)。剩下的那个嘿咻嘿咻以后,也会因为失血过多、不治而亡!想要内丹,就得等到那时候才能取。我当时联想到的是:什么叫「红颜祸水」?什么叫「唇亡齿寒」?现成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啊!」 2(@7G0'p  
' f%n  
他老人家还说。「雌雄同体的双头雪蛇也有,那可是宝贝中的宝贝啊!人家夫妻恩爱、相敬如宾,自然会白头到老。难得的是雌性那只体内也结有内丹!(晕,不知不是雄性做过手术,才变成雌的)弄来一条这样的双头雪蛇,取其内丹,再交于习武练气的夫妻俩分别服下,假以时日……嘿嘿!不说无敌天下也差不多了。」 i_,4V=U"  
| )puYg  
也怪我多嘴问了一句。「如果两颗内丹被一个人服下,会有什么后果呢?」 4(_XdE>  
(/}e.{e)  
他老人家又说。「如果真那样的话,对另外那个人来说……很惨!雌雄两颗内丹一起服下,虽然功效会翻倍,但副作用也是不小的。久别的夫妻遇到一块儿会做什么?当然是干柴烈火了!所以那也是一味立竿见影的催情药。第一次不能淋漓尽致,日后就会余波不断、功效长久……所以还是分开服下比较好!」 !|ffD92c  
 W$Nf=kB  
「外人都很奇怪,为什么我们精武门的人不论男女结婚以后都会进步神速呢?你小子是不是也很奇怪为什么我以前只教晓燕拳法不教她心法?非得等到她结婚以后才教?……所谓孤阴不生、独阳不长,迷踪心法强调阴阳调和、刚柔并济。而且刚刚给你的这颗和晓燕服下的那颗,就是宝贝中的宝贝呢!你们现在修炼迷踪心法,可以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虽然还是搞不懂,不过也懒得计较了,爷爷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j<\" 7y6  
fhoeO8B,p  
我以前最讨厌看那种把爱爱当作练功手段的武侠小说了。所以便脱口问道:「一心岂能二用?不能专心致志何来尽善尽美?叫我那时候练功?想都别想!」 qnYc'"K<  
rnoXt-?5X  
「我没叫你跟晓燕……我没叫你那时候练功啊!「水」到了自然成「渠」,两件事本来就互不干涉的,你们不用想那么多……内力足够强的话,大没准儿就能控制那股能量呢!」 py%Pu$R  
V! AWcH.4  
记住的就这么多了,再往后的话,只记了个大概。当时想的是:「哈哈……谁叫晓燕跟我爱爱的时候,比小蛮还害羞,这下好!只要骗她把这颗内丹吃了……晓燕不但可以变的更厉害,我还可以趁机为所欲为……」 q/q-nG:  
Ods*}LmPL  
—————————————— r,d:ax4`  
UuP>5![c8c  
晓燕换好衣服叫我可以转回身来,抬头望去先是楞了一小下,然后便喜出望外。同样一件衣服,穿在轻红身上的那种风情叫做「妖艳」,穿在小蛮身上叫做「销魂」,穿在晓燕身上就更加「诱人」了(大家都能理解我吧?嘿嘿!)“老婆!你这是为了表扬我的勤学苦练,而给的奖励吗?” F{% WX\N  
wM_Zm@7  
晓燕被我看的有些不好意思,垂着小脑袋轻声问道:“怎么样?是不是没有表姐和小蛮姐穿起来好看!” X>n9!D9B0h  
>vNj{U  
“哪儿的话!漂亮太漂亮了!我也有礼物送给你,把头抬起来、眼睛闭上、嘴张开!” Tg$0="|  
Mlxf^` z  
“什么礼物?” LyAlLvL$  
pxUdQ%jnQ3  
“要是能说的话,就不叫你闭上眼睛了。乖!照我话做啦……” I:<S 2sQ  
P/\tVPn  
晓燕的小嘴刚刚张开,我把那颗内丹喂进去后,没等她反应过来,嘴巴便又凑了过去,紧紧吻住那对阔别几小时之久的唇瓣。 RZZ(/bR  
~]M'P~O"  
………… Z k '</  
Jqbs S  
“这是……双头雪蛇的内丹……大色狼!你会害死我的……” 4X>ZsY:_D;  
vRqxvLa  
“还有时间说那么多吗?快点儿做好准备练功吧!”

long 2007-05-20 21:16
第三十八章 玉女?欲女!(下) E^c'cZ9  
)F+ >buG  
作者:hhh {~36%U fN  
&4W^2}*F  
等待!是件让人十分郁闷的事。 80s X"U  
JDAu$"c: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困的上下眼皮都开始打波儿了,从刚开始时蜻蜓点水般的轻吻,一直到后来缠缠绵绵的热吻……就在他们已经水到渠成,准备「合为一体」的时候,晓燕才长长的出了口气。伴随她慢慢睁开的眼睛,我的睡意也逐渐消失的无影无踪……  aPFF9  
qeEg*UHE+  
不等她从床上下来,我便快步走上前去,把她搂在怀里轻声问道:“怎么样?感觉到什么变化没有?” m>W \rxC  
98Ox Ys`  
晓燕翻着她那双美丽的大眼睛,狠狠白了我一眼“大色狼!你到底想问什么?是我的内力有什么变化呢?还是……”说完还在我腰际软肉处「轻轻」的「摸」了一下。 mm5]d~bC  
> Gvd  
“乖老婆!你知道我关心的不是这个……” \]_;@9  
sbvQ[Ql  
“什么?你再说一遍!”这次「摸」的就不是一下那么简单了。 8T.n?SNIr  
.0 mlN96"  
“不是……刚才是说走嘴了,其实我关心的就是那个啦……乖老婆!……晓燕!……咱不掐了行不?” dn(wG4bJ  
4DCvCa*/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的是什么!”缓缓地把她的小脑袋,靠在我肩膀上,呼吸也变得有些急促“老公!你把那颗雪蛇内丹也给我了,虽然功力会大增,可是……那样……带来的副作用……爷爷跟你讲过吧!” x  48H  
W(vG Ti  
由于她说话时微热、芬芳的气息直接作用于我面部包括耳朵这一危险地带……所以我只好先在晓燕那娇艳的红唇上痛吻一番,然后才慢慢悠悠的说道:“能让乖老婆提升功力就好……我才懒得管他什么正作用、副作用的。不过话又说回来……爷爷告诉我「如果第一次不能淋漓尽致,日后才会余波不断、功效长久」……到现在还不了解我吗?……保证会让你「淋漓尽致」的……嘿嘿……” S]]E8?>  
>VzgS`mD  
说到这儿,我停下来想了想才继续说道:“其实……那个……如果……日后你要是余波不断、功效长久……才真的好呢!” sx }kK dFS  
eXvLTY-@k  
“就知道你没安好心!想看我出糗是不是?咬死你这个大色狼……”话音刚落,我的脖子便遭殃了。 V1$R)MSZ  
Haoz+)M  
“晓燕……先住嘴好不?……我也是逼不得已,才出此下策的啊!谁叫你在我们爱爱的时候那么害羞……” dM@]`qH  
K..;|g>t  
“以为谁都跟你着大色狼一样?人家是女孩子,当然会不好意思!” r|.su.7T  
mGG,3cr3  
“轻红和小蛮不也是女孩子吗?她俩都要比你活泼许多……” A//su+x  
\cm)knFqL  
“那不一样……表姐跟你是老夫老妻、小蛮姐跟你是青梅竹马。只有人家跟你在一起的时间最短了!所以……要求不要那么多!” y/7y@O  
{sj75^.  
“表乱找借口。首先你们三个都是我的亲亲好老婆,其次……你忘记我们俩同生死共患难过吗?” ?s S`^"[o  
,`z57fvcO  
“你才乱找借口呢!自己想想看……御守龙二事件,发生才几天?” 1/Wm#r  
j6~\x&g~ "  
听晓燕这样一说,我的目光当即一亮,再也压抑不住心中的渴望了,于是便美了叭滋地说道:“老婆……你的意思是说……从今以后……会完全放开吗?……在床上?” 1]Vy_]O  
v!3RR2(?  
“笨蛋!你还有多余的时间在这儿罗哩叭嗦啊?”把红彤彤的小脸埋进我怀里,然后悄声说道:“老公!你不知道……那雪蛇内丹带来的副作用……让人家忍的……好辛苦!好辛苦!” r:Y lG!L'  
lrr |l2iJ-  
“呵呵……那东西真的那么厉害?”我不是故意表现的如此惊讶。换做从前,这番话从轻红那妖女嘴里说出,还不觉奇怪。多下点儿「功夫」的话,从小蛮那里也能听到!至于晓燕嘛……是决计说不出来的!  X2y|C  
duC 2  
晓燕抡起粉拳在我胸口轻锤两下“还好意思说呢!如果刚刚亲人家的时候,你的手能老实一些,不到处乱摸……人家也会好过一点儿!” !=ZlO2{_Z  
I^4u6|5  
“不是我的错,是你魅力在惹祸……”抓住她的玉腕,在小手上吻了一下“老婆!你先乖乖的等一下,我马上就回来……” cG}<wAv  
jPqyzzT  
“都这么晚了,你要干什么去?” hAL>Q^U}K  
|[F s m  
“往壁炉内添点儿木头啊!我怕一会儿「动」起来以后就没时间了(看我想的多周到)哈哈……” F4mj}6=16W  
[og#GH  
当我再次回到床边,迎接我的是晓燕那具熟悉而又陌生、背对我的娇躯。  XFp^y  
H$|Pg[0  
当目光从她的肩背处,滑落到那个浑圆、结实的翘臀上的时候。我身上某个部位,立刻变得「朝气蓬勃」起来,大脑在瞬间充血,双眼也在瞬间尽赤…… .J1^e7Jn,  
-t[r%G\  
“老婆……!晓燕……!你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你老公我……可是不得已而为之的哦!” {;cz.)c`  
n}14?ez2  
……………… ze[Z  
~ jIV p  
木屋外寒风凛冽。还不时传来几声,好像是猫头鹰的叫声……(我听的不是太清楚) %X f 2  
bB}TmoQ;BD  
木屋内激荡的却是高涨的情欲和足可燎原的爱火…… i0{3>|>:  
q' /-*Sv.  
晓燕对我的痴缠如滔滔江水般,连绵不绝…… @k3|:b x  
mpX`I@l  
我对晓燕的眷恋也如黄河泛滥,一发而不可收拾…… ?Nv^"Kd1 F  
;M=* YA  
个中滋味岂是这只言片语所能表达的?还记得唐朝时期的元植写过一首《会真诗》,其中有一段是这样写的:“戏调初微拒,柔情已暗通。低鬟蝉影动,回步玉尘蒙。转面流花雪,登床抱绮丛。鸳鸯交颈舞,翡翠合欢笼。眉黛羞频聚,唇朱暖更融。气清兰蕊馥,肤润玉肌丰。无力慵移腕,多娇爱敛躬。汗光珠点点,发乱绿松松。” `,<nT#j@  
4B#-{CDX9  
这段诗词,应该是这场缠绵悱恻的「二人战争」的最好写照了吧!? e !ml ;b%  
|%lH)-U5  
……………… TxVO~x#h  
)fA z;i  
在极度的畅快中,我和晓燕终于一前一后攀上那座名为“巫山”的最高峰。 T<4TeH><  
4o cXm~AC  
虽然我稍微领先那么一点点,可是却笑不出来。晓燕恰恰相反……那妮子笑的特甜!因为我们是比“谁会晚到一步”的! hc;+i_@.l  
E<ON+0a?A  
虽然只是一步之遥,但是在残酷的现实面前,我不得不承认自己输了。第一个回合就丢盔弃甲、溃不成军,还是开了我自从「成人」以来的先例。 T-gN]S  
__z}B@lK  
虽然是败给自己人,但是初尝败绩难免会有些落寞吧? 9 <cP01+B  
?Te@}Mv7E  
晓燕见我在那儿郁闷呢,便爬到我身上。用两只小手,在我脸上揉了几下,然后又扯了个笑容出来。娇声说道:“老公……别那么小气好不?笑一笑嘛……你笑起来才比较帅哦!” 3^yR"glkZ  
'_>&Cj  
“仔细想想,其实也没什么的。要不是给你吃了那颗雪蛇内丹,我又怎么会输呢?” OBh$&dbZ  
q`dgQ8r$1  
“你想耍赖?” ts]aw7u];  
gP4d Q  
“啥叫耍赖啊?本来就是我败的冤枉、你胜之不武嘛!”我把抱住晓燕的双手紧了紧“不如这样……我们先休息一下,等会儿再从新来过……” Em94\=R  
fJ|:4g0} B  
“想都别想!小蛮姐特意告诉过我,说那药的功效只有……”晓燕说道这儿就停了下来,还用手捂了下嘴巴然后又连忙松开。此时的画面,象极了一个偷了颗糖果小孩,正吃的津津有味的时候,忽然被大人抓个现行的样子。 C[zVSQ  
5'PmutqT%K  
“糟糕!一不小心就说漏嘴了……” O.Ly<A  
vHw/ E;7  
一般情况都是我给别人下药,还从来没有人给我下过药呢!晓燕今天倒是开了不少「好头」啊! s 2#&&Q!  
- !a/.X{D  
我似笑非笑的看着她“说下去啊!那药的功效只有什么?” 5( uh ta  
jPh!c5&P  
“嗯……嗯……人家……给你吃的是……胃药啦!功效可以健胃消食,另老公你胃口大开……” Ep 9~':  
(T[LA2]  
“编!继续编,瞎话编的再圆一点儿,我就信了……”伸手在她的PP上不轻不重的给了一记“还不老实交待吗?难道非让我动用「笑」刑才会招供?”说完双手便向她的两肋滑去。 D!=q3"[  
gV| cp  
晓燕不堪刺激,在我身上笑的花枝乱颤。她一边扭动身体,一边告饶道:“呵呵……住手……呵呵……人家说还不行?……快住手啦!” f]8s3)  
[L[0{" 9  
“好吧!你的解释最好能让我满意。不然……嘿嘿!” ?{UoM{^c  
 -W-2N  
“就是吃饭的时候,我在你喝的汤里面,放了一点点……小蛮姐给你特制的「痿哥」。” Yn[h9"#  
F+u:u-&  
“晕菜了……在此消彼长的情况下,就难怪今天「爬山」的速度会这么快!……那你说的药效又是怎么回事?” dLM5w`>>x  
MgQP=gv  
“……就是……你爬到山顶以后「痿哥」就会失效呗!” Gc Aw^%H  
MSVv&~,w  
“那太好了!俗话说「从那里跌倒,就要从那里爬起」……我决定:为了男人的荣誉而战!”迎着晓燕的目光和她深情对视片刻,然后「一本正经」的说道:“老婆……你要好好的配合我啊?” rH')kn  
x?qT vHpT  
大概雪蛇内丹造成的副作用还没有完全消失吧!刚刚经历过一次风雨洗礼的晓燕,在我双手的挑逗之下也逐渐兴奋起来…… qbLiz9@Dy  
WGu8R m_  
她的双眼由于燃烧着情欲的火焰,所以显得格外妖艳。先是甜甜一笑,然后把小嘴凑到我的耳边,用可以腻死人的语调轻轻说道:“大色狼!这次特批可以不用「温柔」了,今天如果你想「粗暴」一些的话……人家可以原谅你的!” 3+ja1 {l  
Q{7"vM_  
“遵命……老婆大人!” =-' I&#"Q  
+Qpf k@S  
“老公……还有件事情差点儿忘了跟你说……” e[tcx:IC  
n@gy6lIGj  
“还有啥事?不重要的话就等明天再说吧!关键时刻……请老婆你专心一点儿……好不好?” v pjpVi  
:|oydiU#  
“你都醒来这么久了……难道没发现身上少点儿什么吗?” De{(:X/  
]uQ|bv68M  
我想都没想一下,就脱口而出。“没有啊……脑袋还在、身体健康、四肢……不!应该是五肢完好。除了醒的时候一丝不挂以外,还没发现少什么呢!” H GEAZC52  
jGNKo>s!N  
“去……什么五肢完好……没一句正经话……摸下脖子看看……你戴的那条项链和「逍遥指环」……都不见了!” /`m2(P) 2  
$d@`d~Ef  
我闻言便伸手摸了一下,果然脖子上空空如也! l'@|F  
?i{55o=T  
大惊之下害的我差点「疲软」,连忙急声问道:“老婆!是你帮我收起来了吗?”  @%,b  
RB" jp{Qm  
“不是!那天给你脱衣服时就已经不见了……我知道「逍遥指环」对你来说很重要……所以就去你和那个小鬼子打架的地方找了找……” zN1&m^  
4eN8,Xt  
“那……找到没有啊?” 1Lo_.jn  
6bV$gPo3  
“不光是找到了……你猜还我看见谁了?” -{I?-r&  
wMSlatO~.j  
“找到就好!找到就好!看见谁都不重要……呵呵……事情的详细经过明天再说……来!我们专心「比武」吧!” ab{oCNm  
 h*#T:Ba  
“那人你见过……是一个红衣、红裙、银发的外国美女哦!”

long 2007-05-20 21:17
第三十九章 似雪“柔情” )G8f!2I%  
s+8k2d'  
作者:hhh n[ST< LB  
`/~)o $  
第二天,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晓燕已经不在床上。 u;aIlr~T  
cSvzW?  
坐起身靠在床头上,然后点燃一只香烟。自言自语道:“大清早就跑出去玩儿。估计是昨天晚上没累着,看来有必要加大一下「运动」的强度。” >y6\ |t-  
Cgp#?Gusj  
想起昨晚荒唐的经历,我的嘴角便禁不住微微翘了起来。战场本来是在床上,可后来由于战争的不断升级,战火逐渐遍布到房间的各个角落。虽说把玉女变成欲女是我长久以来,一直苦苦追求的目标。但是昨晚引起战争升级的元凶,竟然是那个一向爱好和平的晓燕,如果轻红看见她“体现”(身体表现)出来的热情,也会自叹不如地。 P?9Q8o#  
P=Q|eWO)  
想到轻红自然而然也就想到了小蛮,不知道她俩现在怎么样了? XCjT.:O wN  
 3E\Sz^  
我和晓燕走的时候,轻红公司自主开发的那款网络游戏正处于紧要关头。“她现在还是那么忙吗?有没有按时吃饭?失去晓燕这块挡箭牌,她能应付的来那些苍蝇的骚扰吗?” W$.`A^g)  
Z|x8Ei  
“小蛮那丫头胆敢和晓燕串通起来陷害我。以为搞个“萎哥”出来,就可以有持无恐了?就可以向我男性的权威挑战了吗?回去一定家法伺候。” Y d3w=c  
_OVoZFrRo  
最让人放心不下的是月容。 zX}J|b~  
|U)T1 i/  
“月容啊!你到底藏到什么地方了啊?地球这么大!如果你打定主意,一辈子老死不相见的话,我上哪儿找你去啊?” X<9_~0k  
M?KqYV!>  
“那些私家侦探都是干什么吃的?这么久了一点儿消息都没有。我是不是应该联系几个小报记者请他们出马?这些家伙找人的本事或许比私家侦探还厉害也说不定。嗯……下山以后试试这招。”不知不觉中,香烟已经燃尽,指间传来的疼痛让我本能的一甩手,烟蒂朝着房门飞去。 e~nV8 E  
vb0HF1]A  
巧不巧的就在这时,晓燕一脚踢开门,正打算进来。看见这颗夹带风声,直奔她檀中大穴而来的烟蒂,也本能的低头、收腹、含胸、侧身闪了过去……身手是好的没话说。不过这一侧身也恰好暴露了她的“险恶用心”。只见两个又圆又大的雪团在晓燕的手上,隐隐冒着寒光。没错就是寒光!感觉背上一凉,我知道冷汗铁定是出了一身。 4Jf+n5)  
o"Mw9@/%  
把目光从她的小手移到她的脸上,瞪着眼睛没好气的道:“晓燕,你手上拿的是什么啊?还藏!我都看见了,给个解释听听……那雪团打算用到什么地方?别跟我说「刚才跟爷爷打雪仗来着。弹药没用完,顺便带回来了」哦!” w^D@ )"  
 G),5g  
晓燕皱着眉头,一脸郁闷的样子,嘟着嘴巴说道:“老公,你平常不是挺能睡的吗?今天干嘛起来这么早?一点都不好玩儿!” wkw>K~_e5O  
!I"=Ad  
“你……你不是想拿那俩东西叫我起床吧?”我说话的音量逐渐升高。 ;cwj,C  
Xp}!z~u  
“嗯……嗯……就是这样的!”点点头,然后继续说道:“老公你不是常说「对狠人就得下猛药」吗?” FX5}5WiN  
M H8ee  
“可是你下的药是不是太猛了点儿!?你小蛮姐也不过用的是杯水。” [VIs*Hz  
l WS \U..  
“杯水对于车薪来说,当然是无济于事啊!再说了,人家又没有小蛮姐那样深厚的功力,所以只好用两杯水咯。”晓燕的大眼睛眨巴了两下,神情有些幽怨,好像受了多大委屈似的。“把这俩雪团化到杯子里,说不定还不到两杯呢!” I5 >v|  
gy'X3vIs  
既然强攻不克,那就智取好了。我先顿了一下,然后把音量压低,用最温柔的语气道:“外面风大,快点把门关上,有啥话进来再说。要是宝贝晓燕冻坏了,还不心疼死我啊!……那个……在这之前先把雪团丢掉好不?” $ebVF:  
nW Ffkoq  
应该是被我感动的吧!晓燕的眼睛一亮,先前的幽怨消失的无影无踪。往前走了两步才娇声说道“老公,你对人家这么好,人家怎么会不听你话呢?丢……马上就丢……” X6`A[BEi  
rS%#>&B  
虽然她的声音嗲的可以腻死人,但是自觉却告诉我“危险!非常危险!”果不其然。话音未等落地,只见她小手一杨,两只雪团一前一后向我袭来。 SKZ?S!m  
+Fp[BP0;  
虽然我们的距离很近(不过五尺),但是我早已有了防备,再加上经历那次死斗之后,我目力和判断力也不是当初那个吴下阿蒙了。看着它们愈来愈近,心念急转“前面那个雪团方位不对,取的是头顶五寸二分,肯定是虚招!不用理它。后面那个直奔额头而来的,才是真正的杀招。嘿嘿……晓燕!你也太小看自己的老公了吧!” Vk.|(H  
ZO %S=9  
“我接招……我接不着……”就在我洋洋自得,打算没收那枚「暗器」的时候,变故发生了——不知道晓燕那丫头用的什么方法,原本朝额头飞来的那个雪团在空中画了一道优美的弧线,而且突然加速。在我认为是虚招的那个雪团正好到达预定位置时,它们相遇了……然后……然后……我用陈毅老将军的一首诗来形容吧!大雪压青松(我),青松(我)挺且直(我的反应)。要知松高洁(可以想象一下我的心情),待到雪化时(晓燕,你准备倒大霉吧!)。 1=p(t+l^  
6Z& X`  
见自己偷袭成功。晓燕高兴的跳了起来!左手在胸口握拳!右手前伸做了个表示胜利的「V」字!还向我晃了好几下!怕气我不死吗? :r7  
*&*^.D*#f  
我深深吸了口气,缓缓比上眼睛,心平气和的说道:“说实话……晓燕……这次偷袭你做的很成功,我不得不夸你两句。无论从出手的角度、手法、力道、战术运用、时间差上的掌握、还是对手的心里研究,都是可圈可点的,都是非常出色的!”声音越来越大“但是!既然我都已经醒了!这招是不是可以不用了呢!?”说道最后一句时猛的睁开眼睛,用的是喊的。“你准备好被我打屁股吧!!!” 'kqR0PIG  
NN?)Dr*:  
那丫头见我发飙了,连忙转身跑了出去,边跑边说:“老公!还没吃饭呢吧?你负责打扫战场(床上的雪)我给你端早餐去哦!还有以后记得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衣服穿好……”声音逐渐远去。 \W`O]\o  
x3]CJ uqT  
“开玩笑!人家好不容易做的那么大、那么圆的雪团,怎么可以白白丢掉……”这是听到的最后一句话了。 SJc1}Ai1  
2bz* ~KL6  
“天啊!你告诉我,我该拿她怎么办啊?”我叹了口气,把双手重叠放在额头上,向后做了个自由落体运动。后背和床稍做接触,又马上跳了起来。可能是被晓燕折磨的昏了头——我忘记了穿穿衣服,也忘记了打扫战场……难怪人们常说「人倒霉的时候,喝凉水都塞牙!」 Q_b~'M$hz  
nmbaZR"  
********** HrTV ^#iE  
(xvY/WO  
当我一口气喝完那碗味道鲜美的素烩汤,并且打了个长长的饱嗝后,向对面望去的时候才注意到。相对于我面前的杯盘狼藉,晓燕的周围显然冷清了许多——只有一个杯子,里面还有少许没有喝光的牛奶。 |c2c5!ks  
yn$ua:RZ  
“晓燕!你什么时候开始不食人间烟火了?怎么?难道你打算修练成仙吗?”我们俩在吃饭这个问题上有着相同的共识,那就是「只有抢来的才是最好吃的」。她现在这个样子,让我失去了很多乐趣。 qlJ6OM  
x6SN' 4O.  
晓燕见我吃完了,便起身一边收拾碗筷,一边恨声说道:“哼!要不是人家一会儿还要继续练习内功、要不是爷爷说空腹练习内功才能达到最好的效果。你以为你还会吃的这么过瘾?” ]MRQ45okQY  
1?(rT_MF  
“干嘛非得空腹练习呢?不行!我才不管什么内功不内功的,你得先把饭吃了……不然饿坏了咋办?”一听这话我就急了,吃饭的乐趣还是次要,如果晓燕饿出了胃病,怕到时候哭都找不到地方。“爷爷呢?我找他算算清楚先!没事乱出主意。” :x= hy^  
hb2!/  
“你就会添乱……家里有点儿事,爷爷一早就下山了。不过留了封信下来。交代我们:服下双头雪蛇内丹以后,未来的一周之内每天练功时间都不要少于六个时辰,当不用换气可以让内力运行一个大周天的时候,再到后山的水潭里练一星期。以后我们如果不愿意继续待在这儿的话,也可以下山了……” Ar6P<W))  
xH]P4V,I_M  
“哦!必须要空腹练习吗?”我端起收拾好的盘碗,晓燕从背后轻轻搂住我,还她的小脑袋贴在我背上,我们一起往厨房走去。 W<$YH]2{  
y}~Ax+  
“也没说一定要空腹,不过以前听爷爷教精武门弟子练习内功的时候说过,空腹的效果最好了。” Ymsu &p  
OaYC'"2  
“那你就是在自作主张喽!早知道这样,我也不吃早饭,陪你一起好了。” 6_'frO`U  
Lh=)9R.  
“不一样嘛!谁教大色狼你要骗我把两颗内丹都吃了呢?再说你又不是我一个人的老公,要是有个三长两短,表姐和小蛮姐责怪下来,人家可陪不起呢。对了!还有一个内定的花月容差点儿漏算。唉……”叹了口气,在我腹部狠狠抓了一把,然后继续说道:“不知道以后会不会再多几个姐姐妹妹的……” W/*cTV  
=>(f] 8!  
“别以为转移话题,就可以混淆视听。练内功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可以慢慢来啊!你干嘛那么拼命虐待自己?” !=h2=7iQ  
?"KeA5&H  
晓燕没有说话,只是搂在我腰间的双臂逐渐开始加大力度。感觉到背后传来的异样,我连忙把盘碗扔到流理台上,然后转身把她微颤的娇躯抱进怀里。 ~!Mw[%W A  
sbYvJ_SQ  
“乖老婆你别吓我好不?刚才还好好的呢怎么说哭就哭啊?也不事先给个暗示什么的,让老公我准备准备……” Z_;Tz<B  
1f`$A  
“呵……你……你真是讨厌……什么暗示、什么准备啊!乱七八糟……”虽然这话被晓燕说的断断续续,可是她的两只小手却一直没闲着——正不停的在我胸口上练习「击鼓」。 XLW4]6 e+:  
""I;F4A  
“既然没事了,是不是该回答我刚刚的问题呢?如果答案不能让我满意的话,那就乖乖的吃完早饭再去练功。” 9}M;KQ  
Y &$YUv  
“因为人家想快点儿练好内功、想快点儿变得厉害起来……” m`nT}@z5 ;  
p ! e V<7h  
“老婆你已经很厉害了啊!不用那么着急吧?书上说欲速则不达,练内功应该循序渐进,心态不好很容易走火入魔……”说道这儿捧起晓燕的小脸儿,故意逗她道:“不会想早点儿练成,好欺负老公我吧?” P?bf6+b#  
o_"8v1/*Wz  
“才不是那样呢!人家是想要保护你啊!”说着说着眼圈又开始红了起来。“每当想起你遍体鳞伤的样子,人家就伤心的要死,恨自己没用……为了以后不再让你受伤,最起码不会让你自己受伤,所以……你怎么可以误会人家!” A+)JZ3O  
cm5xR4WX  
感动! NpR8#.x  
Kv=s,n  
真的被她感动了! D.rLh"RK  
W^9[\kiv  
说实话,在发生御守龙二事件以前我对晓燕的感情……虽然也很爱她,但是认真算起来的话,论亲厚比不上小蛮的青梅竹马、论痴缠她不及轻红那妖女令人着迷(谁教她那么害羞了)甚至连月容也比她要感觉熟悉一些。不过现在对她我已经死心塌地了!也就自然而然地吻住她那娇艳的红唇。 GY!eU 9(  
r42fgOpE  
过了好大一会儿,分开的时候显得有些意犹未尽。“晓燕!别把你老公我说得那么不济、连打架也要靠老婆好不?” Z&vE@q7  
,E"<bOol  
“你……你原本就是吃软饭的!做你份内之事……没什么不对的嘛!” [J!h#&(0  
p<=1m\  
想打她PP,又有点儿舍不得,没办法只好搔她痒。不大一会儿,小小的厨房就被晓燕的笑声充满了。 t|KIh  
Ra}&5;a"  
“哈哈……不要……不要闹啦……哈哈……快去换衣服……陪人家练功去吧……” +hPQ{IJ.  
cK Cdr1_  
“换什么衣服?” +m2x0wY^  
3oI 6v\  
“当然是在水里穿的衣服呗!笨笨!” \'>:+B2  
aKJ >9 s  
“我也要下水吗?不干!大冷天的会冻死人喔!” |+~CY10*  
Vuj~`Wf  
“那里的水一点儿都不冷,还挺暖和呢!” I jlYjsCg.  
kj<KD V?  
“真的假的?逗我玩儿呢吧!” NRAdp)06  
iy>#aJ>  
“哪儿来闲功夫逗你玩……还不快去!要是在碗洗好之前,还没准备好的话,就别想我告诉你见到妮娅的经过!那时候可别怪我没有事先警告过你” z{R=%j71  
? 2N2A-  
没等话音落地,我一个健步就窜了出去。 4j5j&9  
51F0bh-!  
********** e t7t,  
iE | <*  
后山。顾名思义就是后面的山。可是在我们居住的木屋后面有好多好多的山啊!踏着厚厚的积雪,拉着晓燕粉嫩的小手,一路走来已经翻了两座山,我连一个小水坑的影子都没有看到。 5%/k  
<4H1B  
比起寻找那个在零下四十多度的严寒下仍不冰封的奇怪水潭,晓燕所讲的故事反倒是引起我更大的兴趣。倘若真如她说得那样,我的身世之谜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就会解开了。 !UOUHk$Z  
<L\<1pz1  
那天……

long 2007-05-20 21:17
第四十章 细说从前(上) UUnmR`>'Qg  
%q\ N^PAK  
作者:hhh !DY63]S  
; F{/UXB  
后山。顾名思义就是后面的山。可是在我们居住的木屋后面有好多好多的山啊!踏着厚厚的积雪,拉着晓燕粉嫩的小手,一路走来已经翻了两座山,我连一个小水坑的影子都没有看到。 nt/_XAvgC  
|_KyDb?8Y  
比起寻找那个在零下四十多度的严寒下仍不冰封的奇怪水潭,晓燕所讲的故事反倒是引起我更大的兴趣。倘若真如她说得那样,我的身世之谜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就会解开了。(以下故事由晓燕口述,邢风复述,妖蛙整理。全体起立并鼓掌,以示感谢!!!) gN5t^oF@  
'*93SE3gCk  
那天…… ~!8rnmY  
$Q<Xp1  
晓燕慢慢的睁开眼睛,感觉有个「重物」压在胸口上,及其不爽。先伸手把那「东西」拔拉到一边去,坐起身环顾一下四周。见我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身上挂着一堆破布条,脸上青一块紫一块还有一大片血迹(她用万紫千红、色彩地带来形容当时的惨样),旁边不远处的御守龙二的尸体跟我比较起来就要显得干净许多——除了脖子上那个血肉模糊的伤口。 1I1=<d\  
a)O&\NC'b  
先让自己冷静下来,找出手机给她在大兴安岭护林队开直升机的师弟打了个电话,让他赶快查清楚坐标,过来接我们。 0V  =@ \?  
"` i / 6  
见到爷爷后,晓燕请他老为我运功治疗内伤。 S{kAnw*3A  
8%,nNX  
查看一下我的伤势,爷爷说除了断了很多根骨头外,呼吸、脉搏都很正常,跟常人无异,叫晓燕不用那么担心。然后告诉她内功只能强身健体,不能包治百病。问晓燕为啥不直接送我去医院?晓燕说我跟正常人不一样,所以受伤也不敢医院。就是因为一切正常,所以才特别不正常、才特别让人担心! ckj3.<  
/[\nKute  
仨人商量了一会儿最后一致决定:如果我的伤势到明天还是不见好转的话,无论如何也要送去医院,大不了多花点儿钱封住医生、护士的嘴。 cdm:kM  
5#{1bs!  
爷爷问起事情的经过。晓燕又把从两起命案开始,直到她被击晕以前的大致情况说了一遍。至于怎么解决御守龙二的尸体问题?三个人持有两种不同意见。 Uq()^5[hW  
Z=6gVrLv f  
晓燕和她师弟原本就对小日本没啥好感,虽然那厮作下两桩令人发指的命案,但是俩人认为“我们中国人最讲仁义了!忍一忍可以不去「鞭尸」泄愤,不过也没必要挖坑埋它。放在那里要是能给山里的野狼当个点心什么的,也算那厮给自己积了点儿阴德……” }HZj[Y5DH?  
h0_+jOAB  
爷爷却说“既然已经死了,说明它已经遭到报应,我们就吃一点亏,不要计较那么多了。而且也不能让那对被害的情侣死不瞑目啊!就算他们在天之灵,知道杀害他们的人已经伏法,他们瞑目了。可是早点把这案子结了,也早点给他们的家属一个交代不是?” mD3?LKz  
Nqjr,6q  
“还有!晓燕你不是说御守龙二曾经注射过一种叫「恐怖天使」的药物吗?那我们更应该把尸体交给有关部门,好好研究一下……看样子御守龙二是被咬死的吧?你难道一点儿都不担心咬他那人会不会被药物影响吗?” _{fPfP-  
@U60a^L  
晓燕和她师弟都不吭声了。 !W;~`t  
JH y|  
“我给你们在呼伦贝尔市公安局当局长的五师叔打个电话,叫他派人过来处理一下。铭锋(晓燕的师弟)再辛苦一趟,陪你师姐做个笔录……” dmv.]kc=q  
0 7a6Uw`MD  
晓燕本来不愿意在我昏迷不醒的情况下离开半步,可是又想到刚刚给我擦身子的时候,发现我脖子上那条系着逍遥指环的项链不见了。她知道逍遥指环的重要性,再加上那条看起来黑了吧唧的项链虽然不起眼,但也是我从小戴在身上的物件,所以就答应下来。 1LmC|M  
W"U@"tu7  
“铭锋师弟!大过年的,这么晚了还要麻烦你,真是不好意思……” @ %Pa!thV|  
$f^z("*g8  
杜铭锋向来都非常照顾这个比自己小了七岁的师姐,见晓燕心情很怀,一副郁郁寡欢的样子,便故意逗她。“师姐!这说得是哪儿的话啊?以前你跟我可是从来不会客气的……现在交了男朋友果然很不一样了!” ?;Zp"d  
-UnY@[!fD  
“他才不是我男朋友呢!他是我老公……如果这次没事就算了,要是有什么意外……我就去日本找刘爷爷……哼!” yl.">-wQ  
SIPev6BRE  
仔细想想我跟晓燕的确不是像普通人那样,先做朋友然后成为恋人,最后从恋人升级为夫妻。而是直接由表姐夫和小姨子变成有亲密关系老婆和老公。这也难怪她师弟杜铭锋听了这话以后手会抖那么一大下,害的直升机差点从天上掉下来。 ,_Lh}%%[  
[0WOFvw?  
一阵手忙脚乱之后,杜铭锋好不容易重新控制住飞机。瞪大眼睛在晓燕身上扫了一圈儿,特别是在肚子上停了一下,神情颇为古怪。“上次见你是什么时候?那时还没听你说有男朋友呢!这次居然带个老公回来了……是不是「也」准备给师父他老人家一个「惊喜」啊?” }L4y TE O  
AAEdX0HxX  
“说话再清楚一点儿,什么叫「也一个惊喜」?” >u\u`zLM  
Zc'FQ.]  
“还不知道呢吧?你宝贝弟弟陈劲前些日子也带着两个女朋友……一家四口回来了。” |_TE'>~<|  
=hhmhsl?  
“一家四口?” -ye!IZD)  
:bR~P.xq  
“对啊!其中一个估计再过两个多月就要生了,你说算不算一家四口?算不算「惊喜」?看来还是你弟弟的动作比较快……” y Wo(&  
4G4{L w  
“天啊!他才多大点儿?十八岁就有两个女朋友、就要当爸爸了……我爸呢?我爸啥反应?” eIyF/<@H  
,o;_p $k  
“当时就怒了呗!拿着鸡毛掸子撵得陈劲从房里跑到院子,又从院子跑回房里,一边撵一边骂「你个不孝子,小小年纪就要学人家当老爸!」「这么大的事也不说跟家里知会一声!眼里还有没有你老爸老妈了!」「文文肚子都那么大了,还敢她带出来乱跑。存心想气死我们是不?」「还没登记呢吧?担心没有奶粉钱了吧?现在想起回来了!找死啊!」「臭小子!给我站住!」……当时把好多师兄弟都笑翻了……哈哈……” N\Ne&P'JS  
}?p& g  
“呵呵……那小子确实欠扁,后来呢?怎么解决的?”晓燕被她弟弟的光辉事迹逗的笑出声来,心情逐渐好转。 bxMsh.t5  
V+ ~B40i  
“后来师父跟二位师娘商量一下,觉得事情已经刻不容缓了。为了安全起见,让大师娘陪他们在家待产,师父跟小师娘买了一大堆礼物给你弟弟陈劲提亲去了。” X N)o  
AwQ3rtxU  
“弟弟小时候就说过「老爸你等着!迟早有一天我会超过你的」,没想到老爸还真的被他比下去了……呵呵……”笑过之后又问道“他们在家吗?为什么我到家的时候没看见人呢?” gM8HTB,r  
pgj_|=H  
“可能正好赶上去医院检查,所以……师姐!到地方了,帮我把探照灯打开……准备降落……” }*K::$.lTc  
Em-f=>LW+  
灯光亮起的瞬间,俩人被眼前的景象吓出一身冷汗!!!

long 2007-05-20 21:18
第四十章 细说从前(下) 1N BcAx&  
ZcETDX\bB  
作者:hhh x)D&bno/  
iLzjWz.Py  
灯光亮起的瞬间,俩人被眼前的景象吓出一身冷汗!!! !/[+X(  
< lZ[]m  
御守龙二的尸体旁边…… 4@8g*  
l_Q#]Jk:f  
一个身着红衣的女人…… O'H*XB5  
iC7Mx7u#  
银色的长发随风而舞…… #])*Z6M/m  
L"EcL2.F  
红衣女人转过身,抬头往天上看了一眼。跟着便一闪身脱离探照灯的势力范围,不见踪影…… o$ *\R7  
K HN=[ sK  
“师……师姐……你看见没有?我们……是不是……遇见……遇见鬼了?”晓燕明显感觉到飞机晃了几晃。 u_U$_C )  
AlA "sGi  
说实话,刚开始时她也吓得不轻。不过等看清那个红衣女人长相后,就镇定下来,嘴上还乘机调侃几句。“铭锋师弟!你不光驾驶技术越来越差劲,连胆子也越来越小了。快点儿降落吧!那人我以前见过一面,(还记得第一集里面,我刚刚出院时碰到的那个开F50的洋妞妮娅吗?没错!就是她!)绝对不是女鬼。奇怪!她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呢?” b ~oi[f  
C,Z6"sHa  
没等直升机停稳,晓燕就从里面跳了出来。在四周找了几圈,结果连个人影都没看见。“真是的!跑得比兔子还快。算了!还是先帮大色狼把项链找回来吧!” J tl'k3S:  
HCv"*xL(F  
杜铭锋见她先在四周转悠半天,后来又拿根木棍在地上拔拉来拔拉去。便忍不住开口问道:“师姐!那女人不可能钻到地里去的……黑灯瞎火你找啥呢?要不要我帮你?” H[2y0 _  
{KO )e|  
“对了!你在小日本的尸体周围帮我找找,看有没有一条黑色的项链,上面还系着个戒指。” TMj?O  
:6,u|&v8;  
杜铭锋听了这话,暗叫一声倒霉——但是怎么说不能叫一个千娇百媚的大美女,去翻那个恶心吧咧尸体吧?而且这个大美女还是自己师父的宝贝女儿,是自己的师姐。 ,6~9(>_% m  
XD XRNM7  
就在他向晓燕学习,拿了根木棍准备向御守龙二尸体走去时。 QMfl7!$4J  
}A%i<DE%  
“你们要找的……是不是这个东西?”一阵飞扬、清新、带有异国情调的声音还没落地。声音的主人已经出现在晓燕面前。“你好!我们又见面了,我叫妮娅……”说完缓缓伸出右手、反转、张开。 YFp~GhEr:  
x^GOOZW  
往后退一小步,见妮娅手心里握的正是我从小戴在身上的项链和逍遥指环。晓燕呆立片刻,才一边用小手在心口轻拍两下,一边开口笑道:“姐姐的名字真好听!不过今天在不到十分种的时间里,你吓到小妹两次了哦!这里太冷,看姐姐衣服穿的不是很厚,不如随我们坐在直升机里慢慢聊……”话说得让人感觉很窝心,可是刚刚还在拍打心口的小手,却猛的一把向妮娅右手抓去。 jH=' ?gXr  
eL!E4=d+  
妮娅既然能够无声无息的消失,又能无影无踪的出现,其实力可想而知。胳膊稍微往上一抬,避过晓燕那快若闪电的一击后,慢慢收了回去。微启朱唇:“这两样东西可是姐姐我在地上拣的哦!” B8S4Gu   
zj^o E9R  
扫了旁边的杜铭锋一眼。继续说道:“难不成妹妹欺负姐姐人少,打算硬抢过去吧?” v`&ctI  
KA6yE  
晓燕虽然以往经常被人称为「爆竹」「暴力女」之类的,被人说成强盗还是第一次。俏脸立马变得通红,低头狡辩道:“人家想拉姐姐一起走了啦!才不是打算硬抢呢!怎么看姐姐都不像不通情理之人,如果我告诉姐姐,你手上的东西原本归小妹老公所有,姐姐肯定会还给我的是不?我又何必去抢呢?”这番话不但把妮娅听得目瞪口呆,就连杜铭锋忍不住丢过来一句评语:“嫁人了就是不一样!令人刮目相看啊!”(晓燕一脚踹了过去……) M#{qi"rM  
?bLTo?  
“妹妹的老公是不是上次……” b>RP% |  
gfN]ZB   
“对!对!对!你还向他问过路的那个,想起来了?” f~ zh\.  
;}4.8r4  
“既然这样,就还给你啦……” 6E:6H`^  
Q t-x  
接过项链和逍遥指环小心收好之后,晓燕这才眉开眼笑的拉着妮娅向直升机走去。“还要等一会儿警察才能过来,我们到飞机上说话去……姐姐你汉语说得真好呢!”刚刚坐下又迫不及待的问道“听说上次姐姐问的是去孤儿院的路吧?那应该是在找人喽?怎么会大半夜跑这儿来了呢?方便的话说给我听听好不?” U D.Y_@>?  
kQ}9gc[\\  
妮娅好像不太习惯跟人有过多身体接触似的,抽出被晓燕握住的右手,整理一下头发。“实不相瞒,我来自法国一个非常古老的家族。这次出来一共有两个任务,一个任务是寻人,另外就是找回很久以前家族遗失的宝石。我要找的那个人身上戴一条黑色的项链。”说完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晓燕猛看。 .~]X&V)g  
zBjK&;g3!  
“不是吧!有那么巧?妮娅你肯定我老公的项链,跟你要找的那条一模一样?” _67aA"*  
"62boDhx  
“链子一模一样没错,就是少了个蝙蝠形挂坠。” [ M%Iko~t  
KZ^XpG;  
“我只知道逍遥指环,没见过其他挂坠,或许是姐姐搞错了也不一定啊?” nwylV  
T}m0>]g$9W  
“应该不会……问问你老公,不就什么都清楚了!” 8DW%GvV  
O~4AL|b  
“好吧……不过我想肯定不会那么巧……姐姐,你跑到这里来的?难道……你也一直跟踪我们?” qWHJCd  
DX H>r  
“不是跟你们,我是跟他来的。”指了指飞机外御守龙二的尸体。“电视新闻我也看了,被害人死亡后的情况,跟我掌握的线索有点儿联系。一路追查下去……最后就怀疑到那家伙身上了。” ym/[ulv_f  
n;G i[C"  
“姐姐真的好厉害!警方出动那么多人力、物力,连一点儿头绪都没有呢!” }V-/({z  
n H4u4)pKi  
“我用的办法很特别,不好给你说……那家伙非常狡猾,我没敢跟的太紧。睡知道竟然差点儿迷路……”说到这儿,妮娅也有些脸红。“要不是空气中的血腥味儿,估计现在还在树林里打转呢……没过多久你们就到了。” AWt1SikC{  
|9WvjoB  
“呵呵……不瞒姐姐说,我也经常迷路呢。” M0xb{~R  
4P.'sDt  
……………… |*:V`"l  
2(fN-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妮娅说:“我不想和警察打交道……”“我真的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过些时候我肯定会去找你们……”问过地址电话以后就走了。 qVT8>4[  
xgu-*M  
晓燕做完笔录打算回来陪我的时候,她那个位居局长大人的五师叔非要跟着一起来,说要给晓燕的爷爷、她的师父请安。在所有长辈里面,晓燕最不喜欢的就是这个五师叔了。他虽然是个清廉的好官,可是在晓燕的记忆里一天到晚都摆着一张扑克脸。还说她小时候经常被他吓得哭呢! ;)C%~*S+  
[1QO{62k  
「五师叔!差点儿忘记告诉你……御守龙二注射的恐怖天使,据说药效只能维持十二个小时……」这句话说完以后,所有人都该干嘛的干嘛去了!

long 2007-05-20 21:18
第四十一章 娉婷(上) s5nIlO]   
HT,1eJa`&  
作者:hhh *YIHpMX-  
DM974}LW  
在前面一直拉着我走的晓燕忽然停住脚步,转过身和我迎面而立。“老公!你不是妮娅要找的人对吗?你是不是根本就没见过什么蝙蝠的挂坠?” JYq}NBW  
.)r> 2le0  
当听她把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仔仔细细讲过一遍之后,我就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我有种感觉:如果没有别的什么意外发生。我应该就是妮娅要找的人了! `'^gz"`?  
w>8'6~  
那个蝙蝠挂坠不但见过,而且还是我从项链上取下来的。虽然做工精巧、栩栩如生,但给人的感觉却太凶、太恶、太邪最主要的是太丑!!! X2OX*h/  
x $EIo seG  
以前因为这个坠子,我还埋怨过未曾朝过面儿的父母呢!「那么大一点点就把我遗弃,到也罢了,什么物件都不给我留那也罢了。既然给我留,那就留点能拿的出手的也行啊?(比如钻石项链之类的什么东东)行!拿不出手也可以原谅你们。可是为啥偏偏给条那么老(这里用来强调,意思同「非常」「特别」)丑的链子啊?想邢风我英名神武、一表人才、风度翩翩、沉鱼落雁、招蜂引蝶…… (~MLk]M  
:4?SKQ  
坠子丑本来没啥大不了的,但是!假如跟MM「坦诚相见」时吓到人家,那就是我不对了。所以取下来打算扔掉,可转念一想:毕竟这是父母留下的唯一纪念!便把它收了起来。至于具体收到什么地方,我是怎么也记不起来了。 ['|Hbb \  
Y^{4lCWON  
“晓燕!我家里是有一个蝙蝠挂坠,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妮娅要找的那个,要等她看过才清楚了。” NG vR*e1  
6E."DHx#a{  
晓燕的脸色瞬间变得十分苍白,没有一丝血色,身体摇摇欲坠。我连忙把她搂到怀里,急声问道:“老婆你怎么了?说话啊!拜托你别吓唬我好不?!” 0UzR5  
gRK< 7( -v  
“我不要生离!不要死别!一次已经够我受的了,我不要你再离开我!半步也不行!无论是谁决不答应!” h_/"}!Jj!B  
h#` VmbZa  
苦笑一下,我开始嫉妒起御守龙二对她的「影响力」了。“傻瓜!你想哪儿去了……我怎么舍得……” 1A^b5A@'-  
'~{F: t^  
“妮娅找来你,也不跟她走?” Kq\ "+E$  
X\gk 28  
“不走!” 9,X%hpHh  
5QM]0CKpV  
“你肯定?她长的那么漂亮!” ,Ja{If  
> ;^-:>\h  
“她漂不漂亮和我有啥关系?(虽然我也想有「关系」,不过这话是绝对绝对打死不能说的)而且,你、轻红、小蛮谁都不比她差啊!” uYqk\5  
^jEcr 5L  
“人们常说「物以稀为贵」……她是外国产,我们是本地造……你难道……” 97.;r%P_:  
=6H__eka  
欲哭无泪、欲笑无声、晕菜致死了!在她PP上打了两下。“说什么乱七八糟外国产本地造的,能够拥有你们几个,我已经很满足了(?)。” <Hl/$"Y6  
)H&I f7%  
“老公!你喜欢我什么呢?我知道自己脾气不好……不象表姐和小蛮姐看起来温温柔柔的……” +_gFgZ_  
11pq.s  
“你也说了,他们只是「看起来」温温柔柔。” mv.?Z0"5  
'@f X{}<o  
“人家皮肤比较黑,表姐她们白白净净多漂亮……” J*0jJqW}  
Au$8N.,e  
“黑色多健康啊!看起来比较性感。” {U*:"6A.  
!?39pa.8  
“我们去非洲吧!哪儿的MM更性感……” S&DRQ ~'m:  
UsG(#'21$  
“不去!你到哪儿就变成白雪公主了,我不想成天跟黑GG打架。” I-U+0{*}*  
sEBdX^M  
“可是我的身材也没有她们好,特别是妮娅……她的……她的胸部真的好大好大!” 8HzJ F  
"$xr(da3x  
“你的也不小啊!”握住被她「嫌弃」的地方,轻轻揉了两下。“如果还不满意,我保证以后会更加努力一些,好让她们「茁壮成长」的!!!” ]VtcnFr)Wg  
Rf9A7kof  
晓燕的脸色立马变了回来,象极了关二爷的妹妹。“大色狼!你找死是不?”抬手就想给我一拳。 'SC@A9  
UAOQ[{ Z  
人家早就有防备这招啦!在晓燕那句话说完以前,我已经开始跑路了…… =:r<i @Z  
4SOndvh  
********** v/D: u8  
T.%rGQ"j  
当嚣张跋扈的寒风,穿越山峰和那些挺拔参天的雪松树,来到这片腹地的时候,已经变得如猫猫般温顺。水气经过阳光的照射,形成一道彩虹横跨在那个“传说中的”、奇怪的水潭上,可能是由于空气温度极低的缘故吧!彩虹的高度不但触手可及,而且还不停的变幻颜色。 YiKnrL>&V  
U/=A6Hd  
水面不是很大,能有五百平就很了不起了,与其说是水潭不如说是个水坑贴切(大概是「水坑」俩字没有「水潭」来得文雅)。但是水质却非常清澈,可以看见水底石头上面的坑坑包包。 6jd&$P,=  
0&MN3>A'B  
晓燕会用「奇怪」两个字来形容它,不光因为水潭最深的地方(大概有二十几米)不在潭底中央(中央反而隆起一块),而是……打个比方!整个水潭就像鸵鸟蛋壳内又扣了个鸡蛋壳似的。主要原因这潭子里的水是热的!大家想想:大兴安岭、零下四十多度、死水不可流动,就了解有多神奇了! -a&Ed o  
3ss27Js5(  
虽然温度照比度假村里的温泉要差上许多、泡起来不是十分的爽。不过对于只求简单洗洗的我来说,已经很奢侈了呢!谁教咱人特好、特容易相处呢? IeygAZ4q:  
3G(hrcG*  
“这地儿真是不错!漂亮不说,还有热水澡可洗……老婆你怎么可以吃独食,不早点儿带我来呢?……白疼你了……呦呼……真是舒服死了……有人给我搓搓后背就更好了……晓燕!快点儿下来一起……”晓燕再次被我的速度惊呆了,从把手套丢到地上、到浑身上下一丝不挂、再到跳进水里向她招手,总共用时不超过十秒。 } ]KJz =1  
4Mvjh)  
见我正跟她招手呢!晓燕连忙转过身去不敢看我,说话有些断断续续而且还不知所谓。“不用了啦……你……怎么?嗯……我洗过了,就在昨天……要去收衣服,快下雨了……家里还有条鱼,中午炖给你吃……好不好?” I:h$?T.L  
S;OW1T%2nb  
“哈哈!老婆……我服了!你也太能扯了吧?” 843e$ro  
B8%N'+H  
“大色狼!臭变态!暴露狂!快把衣服穿上!带你来这儿,是叫你在水里练拳。你却给我跑去洗澡?!”到这时她才完全清醒。 m|FuG3Y  
'mBkz 0)J}  
“别叫那么大声,多不淑女呀?”在这句话后面我低声跟了一句:“这种场面你见的次数还少吗?又不是第一次一起洗澡了……怎么反应都差不多呢?” vq$-9 $#h  
>7'Rt(R5?  
“什么?!竟然还敢在那儿游泳……”清醒过后当即暴跳如雷,好在她没听见最后那句。 b+gODgyc5'  
$dHPE>&kC|  
“嗯……狗刨、蝶泳、自由泳都试过……换个蛙泳玩玩。” J|_7`=F-  
Z`x%;!t't  
“叫你存心气我!我……我……”暴跳过后,发现手中没有趁手的家伙,便弯下腰握了雪团。(又是雪团?没办法谁叫这儿只有东西得天独厚、资源丰厚、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呢?)见我游的远了,又在里面夹了个冰块,然后使劲丢了过来。不知是我幸运,还是她舍不得,或者盛怒之下失了准头……反正是没丢中!

long 2007-05-20 21:19
第四十一章 娉婷(下) sPP'`%1Ri  
xDI<V}*Gy  
作者:hhh X/EQ0-)G  
O+E@fm 9  
PS:写到这儿,大概没人会再说,邢风跟晓燕之间过于平淡、没啥感情基础了吧?那么下半章请我们的娉婷小姐出场大家也不会有啥意见了吧? wjYx+:jQ  
j=02zE8[  
“在水下练拳!” gKe rx1  
`PJ3pT"  
这句话虽然说起来简单,但是听的时候就已经感觉很难了。 ^g z?U#?  
Wb |i  
先不说我的耐力是如何如何的好、体力又是怎么怎么的强——就算轻红、小蛮、晓燕三人联手跟我「过招」,我依然能游刃有余、全身而退,单单从这点上看也应该有所了解了吧? xTDQUA}r  
,Mfnv._}EN  
甚至在我跟神浩融血这么长时间以后,而且还比别人多占一个优势的情况下——大家早就知道我的心率时快时慢,快的时候和正常人一样,慢的时候,根本就感觉不到吧?其实不仅心率如此,呼吸也是如此,这样我就能不用换气在水里停留很长很长时间。 FbEU LJW  
qO9pA<  
可是!当我穿好水靠兴致勃勃的潜到水底、用尽所有力气打出第一拳的时候才知道——真正做起来更难! l-W<s5  
?RXD%R-o`  
这还是平时那个,以快速、狠准著称的谜踪拳吗?现在看起来比清晨公园内,老头老太玩儿的太极都要差十万八千里呢! KR<C 'I2|  
G2!+"U`  
平时在陆地上,从头到尾打完一套迷踪拳,外加一些招式上的变化,也不过三、两分钟而已。现在足足过去了十多分钟,还有一小半都还没完事呢!四周原本清澈的潭水,逐渐变的一片混沌。好在没有波及到百米开外,正在练内功的晓燕。仔细想想,她刚刚做演示的时候根本就不是这个样子的啊!动作虽然不及她在陆地上快,但也没差到哪儿去,至少跟我在陆地上差不多了!每次出拳、踢腿、换位带起的泥沙只有一点点,而且还只在她脚面以下波动。不象我把方圆十几米(且有愈演愈烈的趋势)之内搞得乌烟瘴气、一片「狼」藉…… fQ p^a:  
%b~zN4yW8  
在逼不得已的情况下,一套拳法没等打完我就收招了。心里当然会有点儿不服气啦!暗骂道:“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哥哥我不趟你这道混水总可以吧?那么多好水等着被我糟蹋……不!是欢迎我去练拳呢。” [o=\N P  
'O.QBqV\ 4  
然后,三五分钟过去了…… ksn=]\aa  
lp;LeO^z  
“不好意思,哥哥去别家窜门儿……” pnp1]j[6  
l(Lwt<;y  
再然后,又过去三五分钟…… u#XgU;C'  
04KFD&  
“打扰!打扰!留步!留步!哥哥照顾下一边去了……”就这样连续作业。一个小时以后,除晓燕周围我不忍荼毒以外。潭内其他地方的水都被祸害饴尽,无半点可以容我立锥之地,便回到岸上一个人生闷气。 1n VfC#h&  
GBbbZ22hxK  
又挨了两个小时。终于等到晓燕圆满一个大周天,到岸上换气休息。 y=kOrkO+  
dJ!w$;!v2  
我健步如飞冲到她面前,一边帮她抹去头发和脸上的水一边诉苦道:“老婆!我抗议……你一定要给我做主啊!” /UZ''#]  
Y%#k5<{  
“抗议?抗议什么?被谁欺负了吗?可是这儿不可能有其他人啊?”晓燕的大眼睛里充满疑惑。 7jE_}5QF  
.K9,_ &  
“欺负我的一定不是人!是人都不会欺负我!” X}-Yc *I{!  
l&,G-Z;|  
“别贫嘴了!说重点!” Z? b:Wzj  
3BxWi< @|?  
“潭子里的水跟泥沙都不欢迎我,联手跟我作对,我到哪儿去哪儿就变的一片混沌……想想我还真可怜,前几天被小日本欺负,今天又被……所以!老婆你一定要给我做主啊!” Ot 850  
8vg ]R~/~  
晓燕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呵呵……我就知道那种情况肯定会出现!” pZrHM`Q  
h&A:-;d3C  
“你都知道?可是看你演练的时候也没那样啊?” i=^*ZY,ma  
xG8+p[  
“你猜……我没练习内功以前,在这儿练了多长时间的拳法?” -|4v''5;(  
pka@h7  
“难道不是就这三、两天吗?” }:fH#  
iEk!>&("  
“想咧!”晓燕不但屈指在脑门上敲了一记,而且还送了个大白眼给我。“十年!知道吗?整整十年!在我把十年的心得告诉你之前,让你吃吃我当初吃的苦也是应该的吧!?” t5u|&xjNR  
9+q'3 Ue  
还能说啥?为了不想继续吃泥巴,我只能昧着良心说话。“应该的!应该的……如果不是从照顾老婆晓燕你情绪的角度出发,再吃几天也是应该的!” -4m\<H<V  
;~'3'   
“照顾我情绪?” <;k@]  
k7Be^NeE  
“是啊!是啊!我问你……你很爱我吧?”见晓燕红着小脸点了点头。 o!F?P0|g  
kc_,r*/;(Q  
“那样的话你就不会反对我经常亲你喽?”小脸比刚刚红的稍微厉害一些,但还是点了点头。 PxrsG4fE[  
IM2EXA  
“那样的话……想想看!如果我吃了一嘴的泥巴……到时你也不能幸免不是?”然后我用很深情很深情的目光盯着晓燕,用很温柔很温柔的语气继续说道:“老婆!你已经吃了那么多苦了,为夫的又怎么忍心让你事隔多年以后……还要再尝那种苦呢?所以……把你的心得全部都告诉我吧!” {^klO*mF  
k"; voI  
“那还真的要麻烦你了?!!!”晓燕先是笑骂我一句后,才缓缓道来。“水,可以说是一种矛盾的综合体,既能载舟亦能覆舟、能蕴育生命亦能毫不留情的夺走生命。” {9;  -  
w@.sL2t?|  
“这个我知道,光看对待我们俩的不同态度就可想而知了。” ; + 9R+  
,?FsizgE&  
“不是告诉过你,刚开始我也那样吗?要是再打岔,我就什么都不说了,等你吃泥巴吃到饱,也省得我做饭” 1,9bN[1  
#'OL+A5&  
“大人且息雷霆之怒!我闭嘴!我老实!乖乖的!” y t<8\+  
sf~8jh- @  
………… e@<jey!  
(WN',Sa  
“其实很简单,只要你(精神)能跟水融为一体!当你能够感受到她的灵魂,你就知道怎样控制她了……空气的阻力只有在高速的时候才能感觉到,而且速度越快阻力也变的越大。在陆地上你是不是认为自己速度已经到极限?没有其他什么……比如内力帮助的情况下很难有所提高了?”晓燕见我点头,便继续说道:“今天之所以让你在水下练拳…… edM+@YM4b%  
"pqJ[0  
因为毕竟水的阻力要比空气的阻力大了许多。抛开外在情况,单指身体肌肉能够产生出来的力量、速度来说,其实跟原来一样。只是在水里表现出来的跟以往差了好多,你有点儿不适应吧……! l`<4-]3]  
2QFv1U[/  
仔细想想看:现在(水里)的速度跟以往比起来差的多少倍?如果提高一点,那么在陆地上将要提高多少?如果提高一倍,那么在陆地上又将提高多少?如果在水里如履平地,那么在陆地上还有人能在速度上超越你吗?还有人是你的对手吗……? }98jB ZY  
X_C[\UG  
当然了!那样想要达到那种情况很难很难。我现在也只是可以感觉到她的变化而已,今天给你演示时能够做到那种程度,跟迷踪心法和两颗双头雪蛇内丹有直接关系。不过还记得曾经告诉过你,你的天赋很好,不管是学习拳法还是实力的提升都非常快吗?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你不能练习内功,但是在找到原因之前……你要用心去感觉她(水)的灵魂明、白、了、吗!?” $;q|>o"8  
I,9xHj  
“明白了!老婆!”虽然没有完全领会晓燕这段话含义,不过大概意思还是听懂了。 45> D} X  
s8mj?+u   
“明白了还不快去?” 5=EIqHH3-  
!%`%r j  
“老婆!你先看看我说的对不对?所谓就是随着水流变化,来改变自己的动作对不?我说今天你在水里打的那套拳法怎么跟平时的顺序不太一样呢?” O~57g6Q5q  
fh LaF`  
“以前教你的时候就说过「谜踪拳里的每一个招式,都没有固定的顺序,不管那招在前那招在后,都能天衣无缝的配合在一起、都不会影响整套拳法的连贯性。所以谜踪拳也是招式变化最多的拳法」吗?” ,zOYR,  
LTP}vu%[  
“嘿嘿!搞忘了嘛?” `%uz\,{  
~gemXt\<  
“你说什么?!”看不出晓燕的情绪有啥波动(这才可怕)。不知不觉中,她牵着我的手已经走到岸边。 u '/ 8 f  
4:(J'M`5B  
“那就慢慢回忆吧!”这是我被她一脚送入水里之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Ru"2)@  
a& cE M#  
********** 4hHB8Ys7l  
.Rt:^z{L  
一个人专心致志做某件事情,就会感觉时间过得飞快。 U.zltK#y]R  
BYY;4j${  
转眼间我像个木头撅子似的闭着双眼一动不动的已经在水里泡了七个多小时。晓燕就算有「神功」护体,每次收功后也忍不住要到岸上换口气才能继续。 wX/Q8DvB  
 }\8-%*j  
俗话说「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 x4sh  
Q%:5J i  
俗话还说「会则不难」吗! 0g34Jimiy  
`xd g79]*"  
不知是因为有了晓燕的指点,还是我果然是个天才!差不多八个小时以后,那种「传说中」和水融为一体的感觉,终于被我找到了!当我完全放松下来的时候,可以十分清楚的觉察到四周轻微的水流变化(由温差造成的对流引起的变化)。勉强压抑住想要过去抱起晓燕雀跃一番的冲动。心想:“这样应该可以了吧?再练趟拳试试……” 5oV|F!/  
K@NI95,  
打出的第一拳,并不是谜踪拳的起手式「无影无形」,而是第十二式「水中捞月」。紧跟着的也不是第十三式「雾里探花」,变成了最后一式「万影千形」…… A$&_$@sL1  
d$W@+Wq6  
总的说来,成绩还是比较令人满意的。 \k;e!HY m  
xxG)0b(  
虽然用了十多分钟,不过却没有先前那种顿涩、力不从心、无处下手的感觉,用一蹴而就来形容可能夸张一点,勉强算是行云流水吧!被水流带起的泥沙,也能控制在腰部以下,不像先前那样铺天盖地。 Rkj`)szo  
W[k5OA5o  
虽然比不上晓燕,不过对于新手来说,已经很了不起了!“嘿嘿!不错不错!可以休息一下了……嗯!一会儿记得要跟晓燕要「礼物」,奖励奖励自己……” |Ge7_  
Fib:!z Ct  
打定主意后便回到岸上,大概过了二十多分钟晓燕也上来了。 9?  Oj  
#XuAG5p)R-  
她见我正坐在石头上抽烟,连忙走了过来。“老公!你也感觉到水里的变化吗?” uatn;%2i,e  
"#d'qA  
“是啊!现在能够觉察到水流的变化,只要再努力努力就可以做的象你那样好了……怎么样?不愧是你老公、传说中的……不!应该是现实中的天才吧!?” t#ZP:x f  
H SC"n+   
晓燕闻言先是愣了一下下,然后用不可思议的眼神望着我。“你说得都是真的?!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 %~nEGs|  
oU_9/GY$eA  
随即又像忽然想起什么似的。“我说得「水里的变化」不是指那个……难道你没感觉到水温有什么变化吗?你不觉得温度越来越低?” @mo L+.}  
Z9drX2N  
“是有一点点,不过很正常不是吗?看看现在几点钟,天已经黑了那么久。晚上比较冷一些有啥不对吗?” ;#KW'.\ q  
U7ULV@;9  
晓燕摇摇头。“你不知道,这里的水温一年四季都相差不大!” z|N#{z"@  
<L2<Xi&Y  
“那就奇怪了……”就在我盯着水面,喃喃自语的时候。突然“轰”的一声传来!水潭中央仿佛瞬间被人掏空似的,周围的潭水一齐涌了过去。原本平静、清澈见底的潭水,立时变得浑浊、沸腾起来! (rG?o=g2  
* l1 !  
晓燕由于背对水潭的关系,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一大跳。惊叫一声冲到我怀里,恨不得把她的小脑袋挤进我身体里面去! +!N{@TC  
bK]# Z!"  
过了好大一会儿,我才捧起她的小脸说道:“老婆!水底肯定有不小的变动,你在岸上等一下,我下去看个究竟……” A>1+Cg1a t  
7?)eTcet  
“不!要去一起去!” sk0~3*G3!  
v6,E'D14  
“虽然现在水面平静下来了,可还是那么浑浊啊!你不怕再吃一嘴泥巴……?”原本还想说些什么,可是晓燕那坚定的眼神,却让我打消了念头。 <nc>.| =  
+=Va=0k-9  
当我们潜到水底中央部位的时候,惊奇的发现本来那块隆起的地方(前面说过水潭的形状,看起来就像一个大蛋壳里面扣了个小蛋壳)竟然完全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个不知什么金属做成、两米多长、色泽亮银、状似蚕茧一样的东东。  ,EMF#D[  
B7H#<<P@  
晓燕的目光向我望了过来,意思是问我“现在该怎么办才好?” ^<IDm#%&)  
pY})UmV  
我冲她摆摆手,指了指「蚕茧」又指了指头顶,回答她“不管那么多,先弄上去再说。” J-jB*1'NSU  
-tl_&  
********** 8-=lT#T  
'?R?x&| ^  
等我们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累得呼呼直喘好不容易才把「蚕茧」弄到岸上。又开始犯愁了…… Z%YK+I00F  
m6_(Z_Wmq  
“这玩意怎么打开啊!旁边那个微动按钮不是摆哪儿留着好看的吧?”狠狠踢了它一脚,结果疼的我呲牙咧嘴。 bKO@<_O  
EA*H3  
晓燕忙活半天仍然无功而反,火气也上来了。“算了老公!还是先抬回去好了,家里撬棍、手锤、钢锯、木据……什么都有,我就不信弄不开它!” .9~f(iA  
<ASwc|T4+  
“还要弄回家去?好远的路呢!估计里面也不能有啥宝贝,干脆丢掉算了。” qoEH Wj>H*  
zV!%m>PR.  
晓燕知道我打算偷懒,便诱惑道:“不好奇吗?以前这里的水是热的,现在水面都开始结冰了。以前水底隆起一块,现在那地方消失不见,它却冒了出来……这些都应该与它有关才对!” m}%E5R  
! uylk`  
“也是哦!走吧!” F@ ZIAC  
g&~fBuJ  
一路上翻山越岭,下坡时还好办骑在「蚕茧」上一“哧溜”就到坡底下了。上坡可就费了牛劲咯,先不说重量(想想看:两米多长、金属结构、那么老大一块)最欺负人的是:它居然连个扣手的地方都没有!只能两个人一左一右,硬推上去! ?d/*anE  
7|=j^j(T  
“晓燕!你别怪我埋怨爷爷他老人家……当初把木屋建在水潭旁边,不就省事许多吗?那样的话练功的时候既不用长途跋涉,我们现在也不用喘的跟什么似的?” {k o9OJ  
'}ph3iNo;3  
“你哪儿来这么多废话呀!使劲干你的活儿吧!” ?rVikC  
\j|n*]5  
“真是的!抱怨一下都不行……” du~.WV}  
eaf |  
“爷爷说这样有助于练习轻功身法,等练到踏雪无痕的地步,你就不觉得远了……” -K2+t!  
^_>w!  
“哦!原来这样啊!”我恍然大悟,顺口说道:“爷爷还真是老谋深算呢!” o9 {D++  
:4 ?~1/+  
“你说爷爷什么!?扁你信不?” Vp$ `S  
yVnb7  
“我的意思是爷爷比较老奸巨……别敲我头!”没等话说完一个爆栗就敲到我头上。 sXHu%4)-J  
o+Z@r  
“不!不!我说……还是爷爷深谋远虑!刚才是脱口而出、词不达意……我没啥文化,这你是知道的啊!” Gl:=VQ9E  
c{u$2n-:  
见她背着小手在我旁边晃来晃去。“老婆!你怎么忍心叫我自己推这么重的东西爬山呢?”我苦着脸可怜兮兮的说 8d:R%{( k$  
7*"hPr  
“这叫惩罚!没叫你背我就已经很给你面子……加油!翻过前面最后一个山坡就到家了。呵呵……” y k2@q7  
@ w<h$s@x  
********** R9og*hfZ  
 (Z3EB  
好在爷爷回去了,房间空闲下来,如果把那玩意放到我和晓燕房间的话,恐怕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呢!我俩换好衣服,拿着汽灯、手锤、撬棍、钢锯,刚刚推门进入爷爷房间,展现在眼前的景象又让我们连忙退了出去,还不停的道歉:“对不起!对不起!走错房间了……我们……我们什么都没看见……啥都没看见……” A8 (PR|  
qixa*Cq  
情况是这样的…… o Oi8g  
GS-G(M  
屋内的「蚕茧」分为两半。一半斜扣在地上,而另外那半个「蚕茧」里面。竟然坐着一个身材诱人、面容姣好、一丝不挂的女子。(真的是一丝不挂哦!连头发和眉毛都没有哦!其它地方?她是坐着的嘛,当然看不见咯)那女子身上、地上、还有她座下的「蚕茧」内,有一大片看起来有些粘稠的、不知名的液体。她正在打量周围环境,发觉我们进去后,就盯着我猛看估计是没见过帅哥。 z~2cus   
p$9RJ4zN<  
晓关好门后「恶狠狠」的瞅着我,「咬牙切齿」的问道:“大色狼!坦白交代……这个女人你是从哪儿弄来的?” )I{e^t  
jDoO5  
“切……晓燕你吃醋吃昏头了吧?明明是我们一起弄回来的嘛!”看她终于回过神了。“放过我的衣领好不?” Tu"x)Iu`2~  
O3Dg Vg8  
“哦!那你刚刚看见什么了?” Q h0q% -  
qwF'u}[  
“什么都没看见(才怪)。” kmdd MFp  
F[XCn>1  
“哦……” :5T|>6)i_K  
`"a^xB B  
“老婆!我们是不是应该给她找件衣服穿?” -wN_dtB`E  
e 2%OG  
“刚才还敢说没有!明明什么都看见了!!!胆子不小敢骗我咯!!!”晓燕举手刚想敲我头,房门在这时再次打开,传来一阵如风铃般清新悦耳的女声。 ?a /$+  
A~* `r)  
“你们好!我叫娉婷,请问这里是什么地方?” |,),-q2  
EeezfpP>  
晓燕不由自主的转回身挡在我面前。“你也好!这里是……中国、大兴安岭、我爷爷的房间门口……” j| -E_nS<  
+z_OU7_.z+  
听到她的回答,我禁不住失笑出声。“哈哈……太细致了吧?” Mls/y4$w  
$g)}]vg  
“很好笑……是吗?还不快去拿一套我的衣服过来!!!”扬起拳头。“回来晚了,罚你个二罪归一。”

long 2007-05-20 21:19
第四十二章 由来(上) Ib*X;r  
gv[+W bj  
作者:hhh %Hq{m0I   
kw~zNk']  
墨子姓墨名翟,春秋末战国初期宋国人。据说他不但是个伟大的思想家、军事家、政治家,还是墨家学派的创始人,还是个非常了不起的发明家和游侠。由他所著的《墨子》一书,内容十分广博,包括了政治、军事、哲学、伦理、逻辑、科技等很多方面,其价值不但在他所处那个时代是无价之宝,在现代也是无法估价的宝贝(当然了!珍贵文物嘛!)。 H*AZ]9I  
G\1Fy Tj%  
据说墨子守城是出了名的厉害! -*giazc_i  
K>(d]@(.  
跟墨子处于同一时代,还有一个非常了不起的人物名叫公输般。据说他曾经用黄杨木做了一只木鸢(鸳),在天上飞了三天三夜才掉下来,这应该时人类历史上最早的飞行器了吧?! Y*DdR!SmzS  
UTD``o  
据说公输般攻城是出了名的厉害! a'@SX8:_  
4XpU$lr  
据说当时楚国雇用公输般,利用他发明攻城的武器准备进攻宋国。墨子得讯后唯恐两国开战以后,生灵涂炭、百姓不得安宁(墨子也是出了名的心慈面软),于是便前往楚国,劝阻楚王出兵。 QFjRl,?/E  
TmVZ(<h"@  
在楚王面前,公输般演习他准备的十八种新式攻城武器,墨子则拿出他准备的防御武器。结果公输般的攻城武器都被墨子的防御武器挡住了。 +$DmgXF{z1  
#3Fz 9/{K  
据说到最后公输般还是不肯认输,他说:“我知道怎样击败你,但是我不说。”墨子回答:“我知道你想用的那个办法,我也不说!”楚王脑袋立马就大了,于是便问他们,到底是什么意思?墨子回答说:“公输般想跟我玩儿阴招。但是,我的弟子门生共三百人,都会制造我发明的武器。就算我挂了,楚军也无法获胜。”楚王听后说:“如此说来,这场架就不要打了!” 5k6 E[%I  
%;0__  
那是什么年代?是百家争鸣的年代!什么儒家的孔子、孟子,道家的老子,法家的韩非子,兵家的孙武、孙膑等等,对了还有一个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博古通今、能掐会算、招神驱鬼、武艺高强、无人能敌非常非常牛B的人物——鬼谷子! GW ,B>Bf"  
Dz#0Kw  
了不起的大人物可以说数不胜数,举不胜举。为什么非得说墨子和公输般他们两个?还不是因为他俩跟娉婷那丫头有关吗!她说她来自艾玛斯星系一个叫宋的星球上面的一个叫楚的国家。她还说墨翟和公输般是那个国家…不!是那个星球上的圣人!她还说她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人」! @d_E0]S  
5'\1E5(Y  
当时我就怒了。“甭管你打哪儿来!也甭管你是不是「人」!就算我历史学的再烂一点、就算我的记性再糟糕一点,不记得美国的历史,忘记美国是什么时候建国的?但是我还知道墨翟跟公输般,都是我们中国人好不!啥时候成你们的圣人了?等等……你刚刚说什么?你不是人?”(没有历史的国家是可耻的;忘记历史的人是可悲的!) 7[4yTsc?  
RHMGT9 -V  
说完还在她身上这儿摸摸、那儿捏捏,还用两根指头抬起她下巴一阵猛看。 ~u~5Uz]k*  
L_$+U*x=  
结果,晓燕也怒了!!! MoC(\  
\t-wc=  
详细经过……大家先去泡杯茶水,听我慢慢道来。 yIY`*>7B"  
\h%A>+< C  
********** A :+7872[  
ZT)v )=6  
说实话娉婷的身材真的非常特别好。虽然只是匆匆一瞥,但是却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第一印象就是白,比白面馒头还要白!第二就是完美,就像经过精心设计的一样,无论身材的高矮、胖瘦还是比列都恰到好处。全身上下找不到半颗斑啊痔啊什么的。唯一的瑕疵就是没有头发了吧!如果那也算瑕疵的话。 P~UA'`<A-+  
jM8.BdZNF  
以前我很喜欢看女人长发飘飘的样子,比如轻红、小蛮还有月容,觉得那样很有女人味。后来我又被晓燕那好像男孩子一样短发打败了,没想到现在看见娉婷的光头竟然也觉得诱人、性感!不知是我彻底堕落了,还是只要美女不管她是梳长发,还是梳短发,还是不用梳头发都一样光彩照人呢? 4Iz0Sgx  
/BtGnnc  
我拿着晓燕的衣服,站在爷爷房间的门口敲了两下门。 4cq\|:0>*  
}TI#%rb  
门开了,我正想往里走的时候,被晓燕拦了下来。“站住!把衣服给我就可以了。你先去抱点儿木头过来,然后再去厨房把那两条鱼收拾干净,今天晚上我们吃水煮鱼。” `u8 m`M&S*  
 h-IXcl  
“郁闷啊!偶还打算多看两样美女来的……”这话也只能在心里说说。 #Jw6qE-a  
s3\2E9(`  
跟往常一样,每次她们做鱼的时候都由我来动刀。「人家不忍心下手嘛!所以只好由老公你做“凶手”了。」这是她们千篇一律的借口,不过为了美味香辣的水煮鱼,别说“凶手”就算当“屠夫”我也认了! oE#n$4j?  
?W%_x#K  
……………… 8@rd=F fla  
Pwr=G  
饭菜都做好好长一段时间了,也不见娉婷那丫头过来。晓燕便起身过去找她,临走之时义正严词警告我“别轻举妄动!还有一会吃饭的时候斯文一点儿,有客人在,你要是敢给我丢脸的话……哼!哼!哼!” *3QzO>O91G  
D`s|_G{  
可是我真的很饿啊!早餐到现在差不多十三个小时,又经过一天的超负荷运动,老早以前就前腔贴后腔了。转念一想晓燕比我还可怜呢!只喝了一杯牛奶……就在我左右为难、天人交战的时候,晓燕和娉婷小手拉小手一前一后走了进来。 (C!sxG%h  
X.8GuD$lo  
看我还算老实,晓燕先是冲我笑笑(值!就算再让我再为难、再交战一会儿也值了)然后对娉婷道:“先坐下吃饭吧!没啥好的,一点家常菜娉婷别见怪哦!” }U? Juu  
qd 5*,|f  
我见娉婷落座以后,便拿起筷子往晓燕的碗了夹了一堆菜。“是啊!是啊!娉婷小姐你把这儿当成是自己家,千万别客气啊!晓燕!你也多吃点儿,早上就没吃东西……饿坏了吧?”忽然觉察到有些不妥,连忙也给娉婷夹了一堆。“你也多吃点儿。” `7bf  
+@,.E T  
娉婷微笑着对我点了一下头,说出的话却带有「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味道:“谢谢!我刚出生没多长时间,还不觉的饿。” yK;h#?w\n  
LO0>D,[  
“什么?真的假的!?”晓燕和我异口同声,显然被她吓到了。“你刚出生?”

long 2007-05-20 21:20
第四十二章 由来(下) iDf]j|Z;  
7E0 &aCus  
作者:hhh KY,.t  
DPMZ_  
“嗯!就在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而且从生物学的角度上来说——我不是真正的人!”娉婷见我和晓燕一副目瞪口呆的样子盯着她,笑得便更加灿烂了。显然对自己那番话所展现出来的杀伤力颇为满意。继续说道:“我在刚才的那间房里找到一套《中华五千年》的书,大概翻了一下……三皇五帝、夏商周、春秋战国、唐宋元明清、鸦片战争、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最奇怪的是……在你们的历史里也有墨翟、公输般,也有钜子、墨家学派…… XXqYs"  
o|:}@#$  
我来自艾玛斯星系一个叫宋的星球上面一个叫「楚」联邦帝国的国家……我们帝国的第一代钜子(圣皇)就叫墨翟!他跟公输般……说起来话就长了……那书可以借我好好读一读吗?我在想他们会不会……喂!你们有听我说话吗?” (u-(z4j  
+A }_kS5  
话音刚落我立马就怒了,声音逐渐加大。“听了!但是……甭管你打哪儿来!也甭管你是不是「人」!就算中国历来都是以「仁」治国(到那种骂不还口打不还手的地步)、就算中国的历史悠久(悠久得让某些国家眼红到想把端午节申请为自己的传统节日)、就算中国地大物博(博大到被阿三侵占几万平方公里的土地、蒙古独立出去以后还拥有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领土)、就算钓鱼岛、西沙群岛、高句丽之争没有平息、就算我历史学的再烂一点、就算我的记性再糟糕一点(不记得美国的历史,忘记美国是在什么时候建的国)!但是我还知道墨翟跟公输般,都是我们中国人好不!啥时候变成你们的圣人了?等等……你刚刚说什么?你不是人?”说完在她胳膊上捏了两下,又模了模她的小手,最后还抬起她的下巴一阵猛看。 a=N,8M,r~  
?Ui,.={  
晓燕的巴掌立刻拍了过来,冲我怒目而视道:“大色狼!拜托你正经点儿好不?……娉婷小姐!什么叫「不是真正的人」?” .GC v+m"  
|+ *)y  
娉婷没有马上回答,却反问一句。“你们难道只对这一点感兴趣吗?” 7>U.=6pE>4  
Rmm+I`"v2  
“不!当然不!但是问题总得一个一个问吧?” gfgJzuX-W  
>Pt=$89  
“先简单给你们介绍一下,我们星球记录下来有据可查的历史好了,虽然只有两千两百多年……再早以前由于没有史官的记载,遗留下来的只是一些传说,所以不说也罢! 1H||\;:>  
f+,PuIA;  
……我们把帝国第一代圣皇钜子墨翟出现的那一年定为宋元年。”说到这儿娉婷还强调了一下“听清楚了是「出现」不是「出生」,因为没有人知道他们(墨翟和公输般)那一年?出生在什么地方?!” VEtInkNl  
jN |]<v3C  
“他们的出现不但结束了战乱时代,让人民得以安居乐业。而且由他们创立的墨家学派还奠定了我们星球的科技基础,使之得以飞速发展。从宋元312年第一台电动机的出现,到宋元497年第一次短距离星际旅行为止,只用了短短不到五百年的时间…… !$ZHXA8[  
2d?4, {*a  
……你们的书中不是也有记载:墨翟和公输般曾经发明了不少攻击防御武器吗?还有象机关人、木牛、流马之类最早的机械人,木鸢之类最早的飞行器等等吗?这些在我们星球不但统统都有记载,而且还有实物被保存下来呢!所以我刚刚才怀疑他们根本就是同一个人?”娉婷朝我望了过来,眼神里充满好奇。“你叫「大色狼」吗?很奇怪的名字哦!我看你改叫「大嗓门」好了……刚刚吼的那么大声!” 56)lyo  
lbL=WHW=>  
我彻底晕菜了,只好本着发现问题及时处理的原则解释道:“你……我……别听晓燕乱叫,你可以叫我「帅哥」,也可以叫我「风哥」,还可以叫我「邢风哥哥」……” | DK,  
%$k#yr  
晓燕夹起一片水煮鱼塞我嘴里。“老公你先别打岔,让娉婷小姐(至少表面上看起来是)把话说完!” /"cJPlygt  
 g$T+G 3  
“后来发现同在艾玛斯星系内,一颗距离大约200光年,我们称之为火云的星球上,也有类人型生命存在,他们自称倭奴族。当时的倭奴族非常非常落后,别说科技了,就连文字也是我们后来传授给他们的,而且他们睡觉都不知道用床,象牲口那样直接睡地上…… smGk'XGed0  
=dqN`~T  
……你们也知道墨家学派反对战争主张兼爱,于是我们就教给他们很多技能,还把一些倭奴族的小孩子带到回们星球上义务培养教育他们,甚至我们最先进的科技也毫无保留的传授给他们。那时的倭奴族也非常听话,对我们敬若神明。可令人想不到的是:我们竟然在养虎为患! `>XDqWc  
4gLAZV  
……知道为什么称他们的星球叫火云星吗?因为那颗星球非常不稳定动不动就火山爆发,要不就是地震。当倭奴族把那些我们原本用于民用的科技完全消化吸收,进而发展出军用科技以后!倭奴欺我国善良淳朴,科技虽然先进但举国无军,便开始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了。终于有一天,他们的狼子野心逐渐暴露出来。 ! M#aL9;  
c8pKt#i$  
……曾经每年的1月1日这天,都是我们举国狂欢的日子。这天不但是我们的新年,也是我们的国庆。但是从宋元1538年以后,每年这一天整个联邦帝国都会沉浸在极度的悲伤之中。因为这天变成了我们的国耻日!因为这天倭奴族对我们不宣而战! Xi,]LiYmE  
y(+8Z[  
……看着身边的亲人、朋友一个一个倒下,人们这才翻然悔悟:「禽兽只能用棍棒来对付!忍让不能唤起它们的良知!」虽然倭奴族打了我们一个措手不及,但是毕竟当初我们打仗的时候,它们的祖先还不知道在哪儿棵树上摘果子吃、在哪个山洞口和稀泥玩儿呢。我们反对战争、不制造武器,并不代表我们不会制造武器、可以任人宰割!「民转军」对我们来说并不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ZlPD  
M8/W;Uf3<k  
……这场令无数人家毁人亡、历时99年零136天的「百年战争」!最后虽然以火云星被摧毁、倭奴差不多被灭族而告终。但是我们付出的代价也是沉重的。共有六亿多人在战争中丧生,其中在1538年1月1日这一天大概就有差不多两亿人失去生命。” h}{8h   
a1Sn"Ax4  
“娉婷……”我张了张嘴,却又不知该说些什么。过一会才继续说道:“怎么说你们也算报过仇了,比起我们要好的太多太多。很久很久以前「母亲」养过一只小狗,喂了它不少好东西。等它长大的时候才发现:原来那并不是狗而是一只白眼狼!当时也没怎么在意,心想「毕竟是自己亲手喂大的,就算它凶悍了一点、就算它不懂报恩,也不至于咬自己的主人吧!」谁料想那白眼狼当真会趁她睡熟的时候咬她一口,而且还在胸口上厮下好大一块肉来……「母亲」很疼很疼! Lr q ,5  
7|4u;Gd"  
……母亲小时候非常聪明,很多很多老师都曾教过她(诸子百家)。其中她最喜欢老师来自儒家,被儒家主张的人性善、施仁政深深打动。她开始对其他老师爱搭不理的了,来自墨家的老师很失望,于是留下本名为《墨子》的书后便不知所终了。咱不是说儒家的主张不对!「人性善」重点是「人性」吧?牲口、畜生、动物有人性可言吗?讲仁义也得看对谁不是?对白眼狼有用吗?「母亲」偏偏心慈面软,醒来以后只是踹它几脚、抽它几棍子就完事了。打完还担心出手太重。自己的伤口没等处理好呢,就去帮那白眼狼包扎。这不!白眼狼好了伤疤忘记疼,又开始呲牙咧嘴、做势欲扑了……我的母亲叫中国!真不知道她的那根筋没对路。唉……啥都别说了!叫人郁闷啊!” W@V\%#]  
DL@=HK+58|  
晓燕见气氛越来越压抑连忙转开话题。“那么娉婷你怎么到这儿来的呢?还有……「你不是真正的人」又是怎么回事?” uf |3hlE  
Vw|tv%f1  
“我们星球上的第一台电脑,是由墨翟的第六代子孙墨兴宇,在宋元416年发明制造出来的。公输般的子孙公输慎当时很不服气。他编写了一个,拥有学习和自我保护能力的智能程序,用来跟墨兴宇捣乱(电脑病毒?)。他给那个程序起名叫「娉婷」……呵呵!就是我啦! Ibw9Vkv  
Mz:Ph|  
……别看俩人平时是非常要好朋友,可谁心里都有个小九九,都想让对方心甘情愿说一句「大哥!我服了,你确实比我厉害」。他俩就开始耗上喽……直到墨兴宇研制出生物芯片(用有机分子而非硅或锗制造的计算机芯片)以后,公输慎才极不情愿的认栽。公输慎放弃了,我还没放弃啊! Gu/^X}*  
v8_d 9|;]  
……其实在生物电脑出现以前,我就被公输慎完善的差不多了。后来我又努力一小下下,就能让自己以类似神经元(能产生、传导和接受神经冲动的细胞)的形态进入生物芯片,再后来我就有了自己的思想。 *&wv G=y  
O b4,9  
……「百年战争」结束以后,我得知有艘战舰奉命要去追杀最后一小撮倭奴族流寇。你们想啊!那种见证历史的时刻,谁不愿参加?于是我就藏到那艘战舰的主控芯片里面,偷偷跟着去了。俗话说「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俗话又说狗急了跳墙、兔子急了也蹬鹰」,俗话还说「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ZV}!.|&'  
dkt_d}L9  
“停!停一下好不?你们星球上也有这样的俗语?”说这话的是我,晓燕虽然也觉得有些奇怪,但是还能忍住不问。 ]Udmxs,5-  
e{dVI80X?  
“那倒不是,刚刚在另一本书上看到的。” |Q}~ ,$  
Pb%{gR   
“我才想起来,你怎么会认识我们汉字呢?” #8 9%gx  
Q?D0kzBH  
“两个星球的文字原本就差不多啊!你在小看我吧?” D93w1(LA  
$} lzj4!5:  
“不敢!不敢!您请继续。” " (q839XZe  
"*75b3~  
“倭奴族最终在宇宙中除名了,但我们的那艘母舰也遭到了重创,防御系统全部瘫痪。在返航的途中不幸遭遇陨石群。除舰长和我以外,所有人都乘维生舱或小型战机逃了出去。这时的灾难不过才刚刚开始……经过一阵陨石的洗礼以后,母舰几乎成为一堆废铁。后来我们又遇到了宇宙重最恐怖的——黑洞! b.{hQh}*  
&bl@'l[  
……舰长李雅楠少将找到我,说「刚才穿越陨石群的时候,有几次战舰突然失控,却躲过几颗超大陨石的正面撞击,那时就察觉到你的存在了,你就是传说中的娉婷对吧!」要不是我一时技痒,她怎么可能逮到我呢?我想「这下惨了!如果这次能够逃出生天、回去以后还不得被人解剖……就是数据分割了啊?」 , joXc^  
csW1/O-V%  
……她却说「早在我当上“春秋号”舰长的时候,就决定要跟她共存亡了。虽然剩余的能量只有不到五个单位,但也足够维生舱用个几百年,一会我再用自己的细胞为你制造一个身体。答应我!以后无论在什么地方,都要好好活下去,就算代替我好吗?」 {_3ksboo  
@"W!w: \  
……用的是问句,可她也不管我答不答应,就把我寄身的生物芯片取下来,装到维生舱上。然后我一睡,就是将近五百年。再然后维生舱耗尽能量、保护壁消失的时候,我就醒了过来……” W{#2Z&  
2dmU cV  
当「意外」,收获的比较多的时候,你就不觉得那些是「意外」了! \avv/J`  
Y5o_av?  
晓燕现在不就处变不惊吗?“娉婷你怎么知道过去五百年呢?” -z /Gj>m=  
JH~Yi \(  
“老婆你笨笨了不是!娉婷是谁?超人知道不?比超级电脑还厉害哦!” ?8#m)"d34  
ULJhI???f  
“超人我知道……去别瞎搅和!”晓燕白了我一眼。“其实……其实我是想问:什么能量那么厉害!五个单位可以使用五百年!” Lu3xt\>0  
/*?>tW2  
娉婷解释道:“说白了就是一种高能电池,普通一点的是把电子固化,再压缩成晶体。高级一点的是把由核子通过一系列聚变、裂变产生的能量,压缩成晶体……我用的就是这种!” (PrYXYVH  
Hx<Iqx0  
按耐不住心中的激动,我脱口而出道:“乖乖……世上竟有「宝贝」!” ")L lY  
%lr49]g+O  
“大惊小怪!电池而已,也算宝贝?你们这儿不会……不会……连电池都没有吧?” gdVqI8%]Y  
Ncnj  
“电池我们当然有啊!”然后又非常小声补充一句。“比你们的「稍微」差点罢了……” R[-'xEU  
Q)bM.'Q   
娉婷把耳朵往我这边凑了凑。“你说什么?我听不清楚!”  `Tln`YXg  
P6Y+*37(d  
“我问你还有什么好东西吗?” > _ gw|"  
q~#ChJ=17  
“有不少呢!”娉婷指了指自己的脑袋。“都在这里……” z6&NsHBU  
A}* >h+  
霎时间! #CR'.!  
7H]U_ i  
钟鼓齐鸣、百花绽放……今天的春天来得太早了吧! +X)qk!y&J  
1*&,/?P u  
我和晓燕「捡到」的不但是个大美女,而且还是个超级「宝贝」哦!!! g)4cz@  
z3h o'  
********** ~T; *EU$T  
#ygRW&Gb0  
PS:大家想看——如果古时候的那些曾经辉煌一时的技术不曾没落!墨家能够象儒家那样受到历代君王的推崇!机关人、木牛、流马、木鸢要是能够不断进化……那么世界将会怎样?

long 2007-05-20 21:20
第二集 云起风动 第四十三章 陈家大院(上) !R!~D1  
 ^whD n{  
作者:变 @=+5N)Fk  
v! VLl\-/  
晓燕的老家之所以叫「陈家大院」,那是因为她家的院子很大!真的很大! Zp8BMDd  
'rleT=1if  
如果院子里种上草坪、再立上两个球门的话就是一个标准的足球场。 '`Y.t)y  
adUkP,[:  
如果把她家比作一个小型体育场也不为过!什么单杠、双杠,练功用的沙袋、木人等等应有尽有。最夸张的是那栋大房子——或许称为居民楼更恰当一些!虽然不是很高只有三层,但绝对够长。得亏我来过一次,要不肯定吓个好歹了! =BYd,   
H5=85}  
晓燕的几个师兄弟们正在院内练拳。当他们看见我们一行三人出现在院门口时,纷纷跑了过来,非常“热情”的打着招呼。 7|/.:-hEW  
GKt=#Tf\U8  
“师姐好!回来也不说通知大伙儿一声,我们好去接你啊……” >m&Ipty{t  
Q#J&}bh\Q  
“师姐!这次回来有没有给大家带礼物啊……” (,H#+X3Lm  
!d|O@kNc  
“师姐怎么回来了?不是说你和咱「姐夫」在山上练功,还要一个多星期才能……” hJyGMb6j  
=>F/j  
“师姐!才几个月不见,更漂亮了哦……” r3wP nv  
bktbgdV]  
“师姐!你旁边的那个……就是咱「姐夫」吧!” [86FHzXx  
/c3CG?  
“师姐!你身后那个……带帽子的小姑娘叫啥?嫁人……有男朋友没?” >z~;n/`  
[O18hw*  
“师姐……” 4}Kp+nq'  
}Ej^H]4.  
………… j*Ilod:  
z(` D /  
我作为一个“旁人”,都不免有那种招架不住,想要落荒而逃的感觉,更别说处于“当事人”位置上的晓燕。我十分有幸的目睹了,她这短短不到半分钟之内的表情变化。笑容逐渐从晓燕脸上消失(这段时间最长,大概17秒),变得平静如水。后来……眼睛闭上了,眉头开始微蹙(5秒)。然后……双唇抿成一条直线,眉毛成倒八字型(不到两秒)。最后……睁开双眼,微笑竟然又回来了! )[,#W# x.  
x4N)X`X  
暗叫不好,拉着娉婷往后退了几步,并示意她象我学习,用手指把耳朵眼堵上。娉婷傻乎乎的看看晓燕,又看了看我,没等她明白怎么回事呢!就突然开始「打雷」了…… )`_r7AFq  
f!mZ\ %   
“你们几个臭小子!到底有完没完!该干嘛干嘛去!很闲是不?还是皮痒?”“等一下!别跑……都给我回来!”“跑的挺快,看来精力很充沛嘛……围着院子,你们每人跑50圈……记得要把「装备」带立整。”“小师弟!你刚才比较乖,所以就免了……这样!你去找根儿棒子,看着他们……跑最后的,给我使劲抽……”“不行!换根粗点儿的……别怕他们打击报复!有师姐我给你撑腰,还有啥好怕的?” D7"n#  
&IS8(,Pe  
“师姐!我们知道错了。您大人有大量,就饶了大伙儿这次吧?哥儿几个也是关心您不是?还有……师父他老人家中午出门前交待过,叫我们好好练拳。如果师父回来验收……到时候,您忍心看我们再受罚?”说话这小子,就是刚刚问娉婷有没有男朋友的那个,嗯……长得不错!我记下他了! e!}Idh9M&Z  
DS~LtG XQ  
“呵呵……没关系!到时候我帮你们「求情」……师姐可不是白叫的,我很「疼」你们吧?”晓燕「发泄」过后,心情大爽。笑眯眯的说道:“干脆也不用练拳,你们一直跑到我爸回来好了。如果我爸一直不回来,你们晚饭的时候也可以停下来。还不快去?还是你们想跟我单挑?也行!赢了的就不用跑步了……” PD(?jy  
S%Jz>U3->  
“师姐饶命!” PUl *Goz`  
(\UKi::  
“跑步!我们去跑步……” 02Eu !$kI  
xwcY$Ls~K  
“走!大伙去取装备……李想!特别是你!跟我们一起去吧!顺便「聊」两句。”他们口中的李想,就是另我印象比较深的那个。 ssWFY1wx{q  
$!@w4U1B  
“师兄!干嘛敲我头啊?” 2FNk`Pbm  
$P,mK`58;  
“还用问?要不是你多嘴,大伙儿跑50圈也就没事了,犯得着跑到八点吗?现在连两点半还不到……” pilEg   
Ndl:`,D6!  
“可是万一师父三点就回来了呢?” &3E?2c y  
3 } /uP  
“你个笨蛋!忘记师父说今天不用等他回来吃饭了吗……” u{OZ1:K^  
>\ ,ZI  
“还不是被爷爷误导的……说师姐有嫁人了。说师姐竟然会煮饭了,而且味道挺不错。还说师姐能跟咱姐夫一起回来……你们不也没想到,当咱姐夫面师姐也会发飙吗?啥都别说了,赌输的人记得回去以后,把钱如数奉上……干嘛又打我头!” Odpi>HD5  
Y0rnbN  
“打的就是你个没记性的……” )=tqq7+V  
;xx: 40]P  
“小点儿声!这话要是被师姐听到,就真的死定了……” ''.sPz  
~#QO}@  
这话晓燕听没听到不好说,我可是听了个一字不差!嗯……改天找时间要挟要挟你们一下吧!李想你问过娉婷有没有男朋友是不?你还是早点儿打消这个念头的好,不然……呵呵!嘿嘿!哈哈哈!这时的我完全一副小人嘴脸,奸笑出声。(想有多奸就有多奸) =S<+)  
?hju!oV:/  
………… FYY5&  
4M#|\  
看着他们渐行渐远,晓燕这才回过头来冲娉婷无奈的笑了笑。“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他们没吓着你吧?” QE]R>%5e  
<=< [UG&  
“没有……没关系的……”娉婷望向晓燕的目关,比平时多了一丝敬畏。估计“畏”可能要比“敬”多一点点。因为我看到刚才晓燕“打雷”的时候,娉婷她有缩脖子哦! 5S'yj|e0[  
~ZIp m@  
“老婆你搞明白先,娉婷就算被吓到。也不是因为你的师兄弟……”话说到一半,见晓燕冲我怒目而视,连忙改口道:“是因为……因为天上打了好大一个雷?” 1=]rl  
jtn!Pk_gL-  
“邢、风、你、是、不、是看天气不错,挺风和日丽的?又看自己今天的运动量不够?也想跑两圈?早说啊!好在现在也不晚……” :-5KT_G/H%  
l i:= Q_k  
“晚了!晚了!累死了!累死了!我们还是赶紧进屋,看你弟弟和弟妹还有那个没出生的外甥好了。”

long 2007-05-20 21:21
第二集 云起风动 第四十三章 陈家大院(下) rUJBcc'bwN  
=y#Fyp$  
作者:变 OO[tTv5  
KX/.i[Af  
终于快要见到那个另人刮目相看、让我仰慕已久、十九岁就要当爹,晓燕的弟弟陈劲了。 vV3u8 QA  
ui!v`.8U  
当我听说了他的「所作所为」之后,便开始在脑海中拼凑他的形象:“长得应该很帅气,嘴角常常挂着那种坏坏的微笑,体型高瘦结实,神情冷酷,眼睛深邃,目光锐利,嗓音低沉,作风强悍,气宇轩昂,还有就是少年老成。” v$'Y=A#  
s :'.,cK  
晓燕走在前面跟娉婷有说有笑,还不时的回头督促我一下,叫我走的快些。开玩笑!她看不见我走的多辛苦吗?我只有两只手,却要拿三个旅行包,而且这三个包一个比一个重。其中一个是我和晓燕当初山上时拎的那个,也是最轻的那个。另外两个全是娉婷的,小一点儿的装了满满一下的书,大一点儿的里面全是从维生舱上拆下来的设备,那些可全都是铁器哦!而且这三个旅行包居然没有一个肩带。 N"_=@}[  
d.#]:Sk  
孤身一人,自然会比较无聊。思前想后我总结了一下经验教训,大致分为以下几点: mk,'vu"Y`  
JlZ3t?wFu  
1,「宁可得罪十个小人,也不要得罪一个女人。」至少不能得罪你在乎的女人。 >&zl"VY  
RaoOZ|jjy  
2,「多用眼睛看,少用嘴巴说。」言多必失就是指我这号的……  V]bWCbl  
BDM4:%,>_C  
3,「正义感不能过于泛滥。」害怕晓燕误会,总想纠正她认识上的错误,最后倒霉的只能是自己。 ge&*Jz@d  
.re08,  
…………………… K "8oIiv|  
f '|^#Z  
刚上三楼,耳边就传来有人争吵的声音。 mr!ejWb1`  
K-5@W,8  
“你怎么可以这样……摆明了在耍臭无赖嘛!?”语气有些愤慨也有些无奈。要是我没听错,说话这个是爷爷。 YL,i7|%T  
UmC)R( wP  
“我就耍臭无赖了,怎么地?反正你没能赢我……哈哈!还是不败的记录,以后不陪你玩儿了!”忽然想起,来内蒙之前跟轻红的父亲下棋时的情形,如果不是嗓音对不上的话,我一定会认为这话是岳父大人说的。 "fhj8#&`oB  
Q `HUA[`T  
“信不信我修理你?”爷爷还在那里「危言耸听」,可是没人甩他。 P|`\dV87  
DI5bRSg  
“苏丫头!梨子还没削好吗?爷爷最近火气比较大……听说多吃水果对老人的身体有好处……拿来给我弄,难怪你随身带着创可贴,削个梨子也会把手割到?真是没见过你这么笨的蛋……你是不是跟我姐陈晓燕一样啊……她吃水果就从来不削皮。”虽然这话不怎么中听,但是也多多少少能让人感觉到,说话这人对那个「苏丫头」的关切之情。还有就是他很贫(嘴)。 O7eEX;LB  
dn3-ow  
对他我只想说一句话:“小舅子…你要倒大霉了!” C= ,b= d  
tgA4X 2  
这不!晓燕听了这话以后,立刻放开挽着娉婷胳膊的手,怒气冲冲向那个敞开大门的房间跑了过去。 &X.Dhf  
7() Mu  
“陈劲!我的宝贝弟弟,姐姐给你一秒钟时间为自己祈祷!” gph.738  
_y!J|r!R  
“姐!你怎么会在家里?爷爷…苏丫头…救命啊…晓燕!姐!姐姐!小弟我知道错了……”屋子里好象有人在跑步,还是追逐跑的那种。 EdyspWKC  
5 \51@o \  
“哈哈!小子…修理你都不用我老人家亲自出手…晓燕加油!替我好好教训教训他!” XM;|xIWA  
8eC5d1/  
“呵呵!劲哥哥跑快点儿啊!晓燕姐姐也要加油哦!小心那个花瓶!” iaF iE<W  
aY"V dn$Dl  
可以白看的全武行好戏,焉能不看?既然序幕已经拉开了,那么浪费时间就等于对不起「演员」,要知道我可是一个很好的观众哦! . H?j Z?  
ZVAxpS{ +  
丢掉手里和腋下的行李。拖着站在那里不知所措的娉婷,踏着晓燕的足迹也向那个敞开大门的房间冲了过去。 |@ 9fZw  
<k.3d 7^  
“娉婷!进去以后记得找个安全一点的位置。要知道拳脚可是不长眼睛的……”进门之前我不得不扭头对娉婷小心叮嘱一番。“武侠片好看,但是池鱼是绝对不能当的。” +hlnC&7  
@ DCy -?  
就在这扭头的瞬间,耳边传来一声爆喝!“门口?闪开……来不及了!”紧随其后的是一股巨大的冲击力。刚刚还在警告娉婷呢,没想到自己偏偏当了第一尾被殃及的池鱼。 U N&o(E7  
\+L#gJc  
我被撞翻在地的时候,感觉到怀里多了一个人。 5Cjknc|N   
!vd&i!V  
“身体很软,柔若无骨。”这是第一反应,紧随其后的是:“嗯!小腰也是蛮细的……” wQJtnS<"  
[t0>(J-Xa  
我眼睛被这人一头乌黑的长发遮住,看不清她(?)的长相。而且被人压在下面的滋味也不是很舒服。(换个地方或许就不一定了哦^_^)“拜托!挣扎不用这么剧烈吧?我也不是故意吃你豆腐…干嘛踢人啊?没看我早就松手了吗?姑娘!起来说话好不?” FC_ s.;  
EEL |B"  
怀里的那人飞快的跳了起来。“姑娘?你说谁是姑娘!你眼睛长到屁股上了?”把我「拉」起来以后,拽着我的手往她胸部按去。“女人有这么平的吗?有这么硬?有这么结实吗?” f e9"8N  
l3akk[;  
“姑娘?…老公你惨了…踩到我弟的「地雷」了…哈哈…姑娘…哈哈哈哈!”不用看也知道晓燕笑得非常不「淑女」,她竟然还提醒别人。“小弟!不可以揪人家的衣领…那样…那样非常不「淑女」哦…哈哈哈哈……” :nz]gA&'1  
.835xsrp  
我仔细打量了一下这个晓燕口中的小弟,嘴里还念念有词。轻声道:“好似弯月一般的眉毛…有如悬胆一样的鼻子…跟向日葵花瓣差不多的嘴(现在这些因为恼羞成怒,所以逐渐扭曲在一起,跟个包子似的)…一头连黑貂都比不上的漆黑秀发…还有连老婆你也望尘莫及的雪白肌肤……”转过头对晓燕问道:“晓燕!他真的是你弟弟?不是双胞胎妹妹?跟你长得好象啊?” %23)(V$U  
]DVY&'B  
“可以肯定的告诉你:我叫陈劲,是她「弟弟」!我是「男人」!我们不是「双胞胎」她比我老…大六岁!”陈劲看见我眼中的怀疑了。“要不要找人出来证明一下啊?”头也不回的喊了一声:“苏丫头!你去叫文文起床,出来见见咱姐夫。”然后松开我的衣领,还帮我抚平上面的皱纹。“我有关系比较密切的女友,而且再过两个来月就有人叫我爸爸了……如果姐夫您对我的性别不再怀疑的话,我们哥俩出去好好聊聊,您看咋样?” %YC$9  
B1b L>a#  
虽然陈劲最后这句话说的心平气和,但是在刚才的对视中,我从他那两汪清泉般的大眼睛里捕捉到了一闪而过寒芒……错了!不是一闪,是好几闪。 7< eVuS  
0~xl`@+  
“这小子看来也是个不亚于他姐姐的「狠角色」。跟他打架会不会很惨?”“我该怎么应付才好?”“想象和现实之间的差距也太大了吧?”“我哪儿知道,自己的小舅子竟会如此「绝色」?” b#"]/<YF  
Mp@Fl&gt9  
一堆一堆的问号在我面前飞来飞去…… QrX|_Wj-  
z]XJxu{iu"  
此时我的大脑也没闲着。“想要逃出生天,定要一些非常手段。最好的办法就是先转移那小子的注意力。”眼睛飞快的在屋子里扫了一圈,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利用的物件…… FFFj|+PtT  
iQ@p2;lrnt  
此时我的大脑并没有闲着。“他的身高跟晓燕差不多,足足比我矮了半个头,体型偏瘦但是很结实,他刚才轻而易举的把我从地上「拉」起来,力气看来不小,应该是个「李元霸」类型的人物!想要逃出生天,定要一些非常手段。最好的办法就是先转移那小子的注意力。”  ::.}KN  
Xbh`PP|tg  
目光越过陈劲的头顶,飞快的在屋子里扫了一圈,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利用的人或者物件。 [yv&xnVI  
ESOu 0@M!  
爷爷惬意的靠在布艺沙发上,笑呵呵的看着这边。一副等着看好戏的样子。晕菜了……看戏?那原本是我要做的事情啊!“从观众到演员算是个不小的飞跃吧?”我只能靠这种想法给自己解嘲。 ?IycY /tP  
1_V:{HqV  
在爷爷的身边坐着一个长得象洋娃娃一样的女孩,她那一头漂亮的金发绝对不是染出来的。因为她虽然有一张东方人面孔,却有一双蓝色眼睛。看她穿的衣服……唉!又一个蔑视冬季的MM。最让我恼火的是她跟爷爷一个德行,坐在那儿等着「广告过后,马上回来」。嗯…就差手里没捧着一桶爆米花了!晓燕居然还在这时拉着娉婷凑了过去。三朵花儿似的美女勾肩搭背坐在一起虽然很养眼,可我哪儿有闲心欣赏啊? k m{RWH  
 +J.xvtF  
有几个KOF2004的人物正在墙上的大屏幕等离子电视里,上窜下跳、你来我往、拳打脚踢,拼斗的不亦乐乎。然而音箱并没有传出动感十足的音乐,只是安静的摆在那里。因为电视屏幕的下方有红色「静音」俩字儿。(妖蛙语:只要不丢板砖,其他随便)^_^ "N 4A]"  
UR%8-I  
“看来不用指望这一老三少能伸出援手了。别人不知道,爷爷和晓燕我还不知道吗?他俩只要不来个釜底抽薪、雪上加霜,我就应该烧香拜佛,跪地磕头高呼谢主隆恩。然后还够「没事偷着乐」几天的了……” 92 K }t6  
:kml5^rn  
我正在那儿愁眉苦脸暗自神伤呢,我那小舅子陈劲有些不耐烦了。“姐夫!我刚才说的难道不是国语吗?我们哥俩出去好好聊聊,您看……” Zs^_fr  
P|?H 8W)P  
这时我的目光忽然扫到了矮木几上的一件东西。顿觉眼前一亮!连忙把他那弱不禁风的「娇躯」扒拉到一边,快步向那件东西走去。 :^1D|RQ0yl  
r?g JZ%O  
“乖乖…没想到在这里竟然找到宝了!”


查看完整版本: [-- 色狼计划 ----888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7.5 SP3 Code ©2003-2010 PHPWind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